耿鬼眼睛紅光一閃,慢慢地浸沒到了陰影中,火焰雞邁著帶有特殊節奏的步伐,徑直朝著對方衝去,正面戰鬥這第一炮,就由火焰鳥打響!

縱身一躍,竄起的速度非常快,對方距離地面的高度,以火焰雞的實力,只要稍微的一個跳躍就能夠抵達。

捏著拳頭就像是手心中攥著火焰,朝著三首惡龍迎面而去。

阿銀的臉上以及帶著笑容,「你這樣讓火焰雞單獨衝鋒,這不是讓他深陷於危險境地嗎?」

說著,三首惡龍的六隻眼睛同時撒發出紅光,三枚暗影球瞬間在口中凝聚成型,不止如此,其餘的精靈也紛紛對準了火焰雞,算準了他的飛行速度以及軌跡,在這種高空中,無法飛行就代表著無法變更速度與方向。

「誰說火焰雞是單獨衝鋒!」

青木的話音剛落,從火焰雞身後,突然就竄出了一隻耿鬼,它藉助火焰雞為跳板,朝著不遠處的拉帝歐斯與拉帝亞斯飛去。

「我猜到了!」阿銀說著,拉帝歐斯和拉帝亞斯,幾乎是同一時間,將自身的超能力化作利刃,朝著耿鬼斬去,以超能力系對他的剋制,這樣的兩次攻擊可能就會直接讓耿鬼失去戰鬥能力。

「別急。」青木說著,獃獃王一個閃身來到了波士可多拉的身旁,然後再一個閃身消失不見。

波士可多拉出現在了拉帝歐斯的上空,而獃獃王的超能力,則阻攔在了耿鬼的面前。

盈盈蓮步 「我可沒急…因為我還是猜到了!」

說話間,就像是兩個小孩在比誰更聰明。

緋色豪門:通緝潛逃前妻 ————————————————————

第三更!求月票! 阿銀的精靈都是能夠飛行的精靈,佔據著空中的主動權,只要她不主動進攻,對方想要對空中的她發起進攻,必須先能衝到空中,那麼這個時間,她就能夠針對對方的行為作出一系列的反應。

反正她任務就是拖住青木一定的時間,並不是要擊敗他。

當然如果青木在進攻的過程中,損耗了太多的實力,而她有保存完好的時候,未嘗不是一個不可取的選擇。

但她現在的任務依舊是拖住青木。

波士可多拉從拉帝歐斯的上空落下,拉帝歐斯卻並未管,因為一直壯碩的快龍已經在他的身邊等待好了迎接波士可多拉的衝擊。

聽到對方說她都猜到了,青木的臉上也浮現出一個笑容。

嘭!!!

總裁女人一等一 波士可多拉與快龍來了一個非常親密接觸,快龍以為他能夠承擔起波士可多拉的體重,但他卻是高估了自己的力量,或者說低估了青木波士可多拉的體重、噸位。

見識過一隻身高達到三米,並且全身還都包裹著密度堪比鑽石的鋼鐵盔甲的精靈,從天而降的一種技能嗎?

在快龍反應過來想要掙脫的時候,卻是來不及了,波士可多拉死死地抓住了快龍的兩隻短小的翅膀,同時從他的身上還升起了四條岩石鎖鏈,將快龍與自己牢牢地捆綁在了一起,並且班吉拉的沙子也及時地出現,將他們捆綁在了一起。

阿銀看到這一幕有心想要指揮別的精靈去幫助,但她卻是沒有這個機會和心力去命令了,因為此時的火焰雞捏著拳頭已經衝到了她的不遠處。

三首惡龍、沙漠蜻蜓以及音波龍的攻擊立刻朝著火焰雞砸去,但卻看到火焰雞的雙腳在半空中猛地一蹬,再次竄天而起,躲開了這次看必中的技能。

因為在那個關鍵時刻,班吉拉的沙子及時的形成在了他的腳底,就好像是配合過無數次這樣的戰鬥方式,一個對於什麼時候自己腳下會出現沙子了如指掌,而另一個則對什麼時候自己的同伴需要自己在其腳下生成沙子借力了解得恰到好處。

誰說一隻不會飛的精靈,在到半空中的時候,就會完全成為一個活靶子?

前提是他需要有一個配合非常默契,熟悉到彼此的一個動作就能夠猜到對方想要什麼的夥伴!

這麼長時間的相處下來,火焰雞與班吉拉的默契不言而喻。

不止如此,火焰雞直接在半空中跑動起來,他所到之處,就是沙子所在之處,明明面前就是一片虛無,火焰雞就是沒有任何畏懼地抬腿快速地邁動這步伐,而當他踩下去的時候,周圍的沙子就會恰到好處地在他腳落下去的時候形成一片有沙子組成的落腳點。

阿銀還是第一次看到有這樣的配合。

因為這樣的配合,根本就不是訓練家所能指揮動的,完全看精靈之間彼此的默契。

調轉方向,放棄三首惡龍,朝著沙漠蜻蜓衝去,而另一邊,也正是在這個時候,波士可多拉成功地將快龍撞下去。

兩邊的意外情況同時發生,那麼阿銀就沒有那麼多的反應時間。

緊接著,做出了防禦準備的沙漠蜻蜓卻看到火焰雞一個轉身,燕返技能完美地融入到了他的動作中,當沙漠蜻蜓再次反應過來的時候,火焰雞以及出現在他的背後。

現在阿銀有兩個選擇,第一是將快龍撞下去的波士可多拉,另一個則是此時突然出現在沙漠蜻蜓背後,雙手捏拳,蓄力零點一秒的火焰雞。

這並不是一個多麼難以做出的選擇,就在這零點一秒內,阿銀做出了選擇,先解決火焰雞!

很簡單的選擇也很理智的選擇。

首相相對於波士可多拉來說,火焰雞明顯要更好解決,這是從精靈的特點上做出的分析。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一點,現在的拉帝歐斯和拉帝亞斯明顯是被獃獃王和耿鬼糾纏住了,短時間內無法掙脫,而波士可多拉已經要將快龍拉到地面上了,哪裡可正有班吉拉和花潔夫人在等待,快龍顯然是有些凶多吉少。

但火焰雞就不一樣了,別看因為他和班吉拉的配合,打了她一個措手不及,但現在火焰雞的身邊可是有著三隻精靈,而他只有一隻精靈,只要能夠在青木解決快龍之前,將他解決掉,那麼局勢將會再次回歸到一開始的情況。

所以,做出這個選擇,看起來並不是非常困難。

轟!!!

地面發出巨大的轟鳴聲,以及大量皸裂的地面。

好似在向兩位訓練家抱怨它此時的憤怒。

不過比較可惜的是,它的申訴非但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反倒只會讓某隻精靈更叫有破壞它的慾望。

波士可多拉迅速地從地上爬起來,好似剛剛的撞擊對於他來說,沒有任何的傷害。

但緊接著,從泥土中竄出了四條巨大的藤蔓,不用緊張,這並不是大地的報復,而是我們花潔夫人的打草結技能。

剛剛想要爬起來,被摔得七葷八素的快龍再次與地面來了一個非常親密的接觸。

這件事情告訴人們一個道理,如果說要落井下石,要儘快!

雖然好像這個道理和這件事並且有太多的因果關係,但是!他來了!他邁著矯健的步伐來了!

班吉拉三步並作兩步出現在了波士可多拉的身邊。

岩石系的技能可是對於飛行系的精靈有很強得客克制效果,特別是一隻正躺在地上無法起飛的飛行系精靈。

尖石攻擊、落石那是不用說了,最恐怖的還是波士可多拉的雙刃頭錘,幾乎可以把這隻快龍打出屎來。

再加上花潔夫人的月亮之力,那是真的讓快龍有來無回。

可惜了快龍一身的實力,碰上了無論是在力量上,還是在體型上都能完全壓制住他的精靈,而且一碰還是兩隻。

當然就沒有多少的反抗之力,很快就失去了戰鬥能力。

而在另一邊,阿銀也帶著三隻精靈展開了對火焰雞的圍剿。

如果說火焰雞與快龍有什麼不同之處的話,那就是快龍從一開始就失去了身體的自主權,而火焰雞則一直能夠保持身體的靈活。

班吉拉在和波士可多拉一起對付快龍的時候,可並未放棄對火焰雞的幫助。

——————————————————

第四更!求月票!感謝致臻大佬的五個萬賞!

大家有空可以多個角色點點贊,比比心謝謝! 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區別,才會導致出現完全不一樣的結局。

火焰雞一個燕返竄到沙漠蜻蜓的背後,捏緊的雙拳中,火焰蓄勢待發,但最後卻並未發出。

因為在青木的計劃中,火焰雞最主要的目的還是牽制住對方,給另一邊的同伴們爭取到足夠的時間來穩定這場戰鬥的結果。

所以就在沙漠蜻蜓的身上浮現出一個綠色的能量罩時,火焰雞果斷地後撤了,拉來了與沙漠蜻蜓的距離。

對於這個結果,阿銀肯定是沒有想到,所以她皺著眉頭讓音波龍和沙漠蜻蜓立刻發起了反擊,各種遠程技能就朝著此時在空中翻滾的火焰雞攻擊而去。

但火焰雞身形和步伐,就像是在空中跳起了一段美麗的華爾茲,加速特性加上劍舞技能的速度加成,早就讓他在這個時候已經將自身的速度提升到了極限,就算是非常零散的攻擊,在空中有地方借力的情況下,閃躲並不是特別困難的事情。

曾經的過動猿就能夠做到,那還是在空中他沒有自己能夠借力的情況下,現在青木的火焰雞在他刻意的訓練中,早就比那時候的過動猿還要強大且靈活地多,又有班吉拉的沙子能夠在空中輔助,所以這對於他來說,並不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就算是對方抓住了他身體行動的空隙,班吉拉的沙子依舊能在關鍵時刻擋在他的面前,這就是火焰雞敢隻身一人挑戰對方的原因。

因為對方是莽夫,莽夫最怕什麼?

最怕的是自己足夠莽,卻無法將對方莽死,反而是被對方耍得團團轉。

火焰雞非常稱職卻完美地完成了這項任務。

當阿銀看到快龍失去戰鬥能力的時候,她憤怒了,直接動用自己的超能力,給了火焰雞一個措手不及的拖拽。

雖然這不會對火焰雞造成多大的傷害,但卻讓火焰雞原本完美的閃躲節奏出現了瑕疵,被三首惡龍的攻擊正面擊中,從半空中掉落在地上,所幸班吉拉的反應速度足夠快,用沙子承接住了摔落下來的火焰雞,並且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火焰雞的身旁。

另外的獃獃王、耿鬼也立刻放棄糾纏他們的對手,瞬間移動出現在了火焰雞的身邊,目光灼灼地看著原本想要乘勝追擊的三首惡龍他們。

三首惡龍與青木交戰過,知道青木的精靈們爆發起來會是一個什麼樣子,所以看到這種情況,果斷就認慫了。

而阿銀倒是也沒有怪罪他,在那種情況下往前沖,不過是在自己送死罷了。

所以雙方的精靈再次回到了自己訓練家的身邊,隔著一段距離相互防備著,就和一開始差不多。

區別只是阿銀的快龍倒在了一旁的地面上,而青木的火焰雞隻是受了傷,雖然不算小傷,但也不算是重傷,並且在花潔夫人的幫助下,正在快速地恢復著。

阿銀的眼中帶著憤怒,和看起來淡定的青木,兩人的面容從一開始發生了一個完美的調轉。

「怎麼?又不打了?」青木淡淡地問道。

聽到青木的話,阿銀很快臉色就恢復了過來,甚至還浮現出一絲笑容,好似快龍失去戰鬥能力,對於她來說,並不是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

「看來青木天王對自己的實力是很有自信,而且還是那種非常有底氣的自信。」阿銀笑著說道。

聞言,青木也笑了,「哦?看來阿銀小姐是對自己的實力也很有自信,不過在我看來,卻好像是有些底氣不足啊。

為什麼不使用你們神教的特殊方式呢?我相信你的實力還能夠再提升不少。」

「看來你對神教了解還真不少,不過也是,黑使者都被你給做掉了,現在是真的挺想看看那些老傢伙們的臉色,他們可一直都沒有將青木天王你看在眼中,現在看來倒是有些來不及了。」阿銀搖晃著腦袋非常惋惜地說道。

但是聽到阿銀的話,青木卻是心中一動,老傢伙…們?

看來神教隱藏的東西還真的挺多的,就是不知道有幾個老傢伙,不過看樣子對方是不會在這點上多說。

「如果你不想戰鬥,那我就要告辭了。」青木直言道。

「這場戰鬥是我輸了,我也心服口服,不過之前說的大禮,我還是要送到你的手上,並不耽誤你返回聯盟。」阿銀說道。

「說。」

「等會我先收回精靈。」說完拿出精靈球,將自己的精靈一隻只地收回,只留下了拉帝歐斯和拉帝亞斯保護她的人身安全。

但是當她準備將倒在地上的快龍也收回時,卻遭受到了阻攔,獃獃王橫在了快龍的身前,將精靈球的紅光給擋住。

阿銀臉色微變。

青木淡淡地說道,「不好意思,這傢伙是我的戰利品,可不是你想要收回就能夠收回的。」

這隻快龍的實力並不弱,或者說實力很強,畢竟是一隻准神精靈,並且還是擁有著冠軍實力的准神精靈,其價值完全能夠抵得上一個中小型家族的全部資產,青木如果願意那他換取資源,相信有非常多的勢力願意。

雖然他沒有精靈球,但卻並不妨礙他帶走這隻快龍。

「你!」阿姨吐出一個字,又很快收斂了情緒,繼續說道,「給我一個交換條件,否則就算是全部搭在這裡,你也別想參加這次關都地區的分割儀式,你大概還不知道這個儀式對你代表著什麼。」

柔情總裁的腹黑霸愛 青木皺了皺眉,一個分割儀式又能夠代表什麼含義或者擁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用那隻三首惡龍來交換,同樣是准神精靈,那隻三首惡龍並不是你的精靈,培養價值更低,而這隻快龍的身上,你應該是投入了不少的資源和精力。」青木說道。

「這隻三首惡龍的等級明顯比快龍高!而且你都沒有快龍的精靈球,就算是留下快龍,對你也沒有太大的用處!」阿銀反駁道。

但青木卻是攤攤手,「那我無所謂,反正本來就是不義之財,我可以把他交給聯盟,換取一筆不菲的資源,而某人卻要因為一隻不是自己的精靈,而丟失一隻成長上限顯然更好的精靈,這筆賬你比我會算吧。」

話音剛落,一枚精靈球就從天上快速地甩過來,能夠看到其中正是那隻不知所措的三首惡龍。

————————————————————

第一更!求月票! 最後阿銀還是將快龍給收走。

青木則得到了曾經黑使者的那隻三首惡龍,可以說是皆大歡喜。

反正對於阿銀來說,三首惡龍也不過就是她一個比較貴重的玩具罷了。

而青木則得到了一隻能夠真正出售的精靈,其價值肯定是比那隻沒有精靈球的快龍高不少。

「現在可以說說你所謂的禮物,如果說是讓我加入你們神教,那恐怕要讓你失望了。」青木說道。

阿銀卻是展顏一笑,「怎麼可能,我也不是不知道那個被人命令去拉你進入神教的人,已經被你解決了,我可不想成為第二個。」

「哦?那你想說的究竟是什麼?」青木眉頭一挑。

「先告訴你一個小消息,算是附贈的禮物,不用感謝我。

這個消息就是,新的黑使者人選已經確定,並且你應該也是認識他,而且這次他就會出現在這裡關都的分割儀式上,希望你能夠找出來哦,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一個人。」阿銀臉上的笑容更甚。

但青木卻是皺起眉頭。

新的黑使者?

對於會有新的黑使者出現,青木並不意外,畢竟對於神教來說,所有的使者都是通過他們的手中的特殊卡片聯繫他們手下的,而他們的手下也無法確認這個所謂的黑使者,究竟是不是曾經聯繫過他的那個黑使者,反正只要遵從命令就可以了。

甚至於那個被青木所擊敗的黑使者,就說不定並不是第一任了。

只是對於面前這個女人所說的話,青木還是持懷疑態度。

自己可能認識的人成為了黑使者,那是不是以後看到認識但不是很熟悉的人,都要帶著懷疑的目光和態度去看對方么?這對青木來說沒有半點好處。

是神教的人先找上自己來惹事,自己已經間接地結束了他們的一名黑使者算是報了仇,如果對方選擇息事寧人不來找自己的麻煩,青木也不願意去惹這麼一個算是半公開敢於找聯盟麻煩的強大勢力。

只要這個新的黑使者不再找找他的麻煩,青木也不願意多生事端,當然對於神教的防備青木是一刻都不會鬆懈的,如果對方一再找麻煩,青木可能就要和他們死磕,但是現在他們還有「一線生機」。

看到青木的表情,阿銀也沒有在這個話題上多說,點到為止!

「下面來說說我一開始跟你說的大禮,不知道青木天王有沒有聽說過阿羅拉地區?」阿銀笑眯眯地問道。

「我知道,精靈聯盟剛剛發現的新地區,據說目前還在洽談中,並未完全公布出來結果如何。」青木直接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