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麗咋了……哎呦,麗麗對、對不起,我啥都沒看見。」陳浩抬頭看過來一眼,忙就拿手捂上了眼睛。

因為在這上一秒,他竟然看見年小麗上半身,只有一件黑色的內衣,裙子已經爛的沒有了樣子。

「麗麗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是剛才放平座椅的時候,把你裙子給扯壞了。」

「嗯我知道,陳浩大哥沒事的,你還是把手放下來吧,我都給你弄的有點尷尬了。」

「麗麗那個,那個你,你先在車上等會兒,我去附近給你買見衣服換上!」

「哎不用了,陳浩大哥我穿的是泳裝,之前過來看你的時候還在排練,沒有把泳裝換下來。」

「不是麗麗,泳裝跟內衣,好像沒啥區別吧?」

「呵呵,陳浩大哥你真好玩兒,是不是一樣,你把手放下來,看看不就知道了嘛。」

年小麗的聲音很輕,很甜,好像還很害羞的樣子。

陳浩猛的一愣,頓時感覺心頭咯噔了下,正不知道該怎麼辦呢,卻突然感覺有個冰涼的小手……抓上自己胳膊,給從眼睛上拽了下來。

瞬間,一個近乎藝術品的年小麗,蹭蹭蹭的鑽到了他眼睛裡頭。

春光燁燁盡飛鳶 「陳浩大哥,一、一樣嗎?」

「麗麗你,你聲音好像,有點抖。」陳浩把頭抬起來,見她緋紅著臉頰笑了笑,竟然閉上眼睛湊了過來。 第二天,景伍並沒有醒過來。

一天的奔波、驚嚇,才三歲的身體終究是撐不住,發燒了,等燒好不容易退下點。水痘也慢慢開始發出來了。

這一折騰就是十天。

而這十天里,開始的三天昏迷,其實景伍都是在系統里。

那日被綠蕪壓著睡著后,景伍就被強制帶進了系統。實際上除了景伍出生的時候,系統有過一次變化外,這三年來,系統彷彿是卡機了一樣,一點反應都沒有。以至於景伍一度以為要完成第一個任務,才會有後續的變化。

而現在,巨大的屏幕上,居然顯示了【與任務目標建立關係完成,系統正在優化升級】。

這一升級,就是兩天。期間景伍企圖醒來,但很快又被系統拉回意識。

表現在身體上,就是景伍陸陸續續短暫醒過來,雖然始終被系統壓制住不得離開,但好在是安了景信和綠蕪的心。

直到第三天。優化升級終於結束了。

大屏幕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景伍點開【任務管理器】,依舊是只有【任務介紹】和【任務需達成事件】兩條,而這兩條下的描述和要求,也是一字未差。這是升級了個毛球?還以為會來個bug提示。

退出【任務管理器】,景伍正欲破口「吐槽」,卻注意到另一個圖標,有了變化,多了一個後綴,變成了【應用商城1.0】。

景伍曾試圖去打開【應用商城】,但無論怎麼點,或者是念咒、意念傳達。都沒有任何的變化。

嘗試著伸出手,觸碰了圖標。屏幕瞬間變換了場景。

一束光隨即打向景伍,略一恍神,景伍突然就知道了眼前這個【應用商城1.0】的作用和相關規則。

簡單來說,【應用商城】是給任務者開的金手指,但為了防止任務者到達任務世界后,只顧著自己生活不管任務。【任務商城】有需要任務者和任務目標,達到一定的親密度,才能開啟的設定。

【1.0】則代表目前開啟的兌換許可權。

另外,【任務商城】里的兌換,需要用到任務積分。

而任務積分有且只有兩個獲取途徑,一個是任務事件的達成獎勵,另一個則是任務目標的好感度折算積分。

好感度在【任務商城】開啟后,正式每日結算。

出於好奇,景伍隨手翻看了一下,商城裡的東西。

(一件好看的衣服)-1000點,無特殊功效,沒有其他就是好看。

(一碗好喝的燕窩粥)-500點,略微滋補。

重生之廢后不好惹 (一支好毛筆)-1500點,讓寫字更加好看。

……

一共十個兌換物品,沒有一個,能讓景伍看見閃閃發光的金手指屬性。

這些個東西,不說白家女兒,就是景伍想要,也是輕而易舉的。畢竟她有個好爹。

懊喪地閉上眼,「我要你這系統有何用」,隨即景伍就退出系統,醒了過來。

之後景伍,就開始了自己悠閑的養病生活,期間睡覺時,也懶得多看系統,只是關注下積分的變化。

【今日好感度5】

一天5點,很棒棒,一百天可以喝一碗好粥。

但當再三日後,好感度降低到3點時,景伍有點慌了。

可奈何心急無用,哪怕急著要去刷好感度。生病中的景伍,被綠蕪看的死死的,完全不得出。

直到第十天,病情徹底轉好。

而這十天里,白家確實也發生了很多事情。

林姨娘意外身亡,大夫人很是處置了一幫下人。白大爺以林姨娘一雙女兒,驟然失母,而大夫人還要照顧,十二小姐白纖柚為由,求了白老夫人代為照顧林姨娘的一雙兒女,老夫人起初並不答應,反倒是大夫人出人意料,前去幫忙說項,最終老夫人才收下了這對姐妹。

當景伍徹底好透時。白纖柚早已活蹦亂跳,自那日起,白纖柚彷彿是突然開竅般,說話越來越利索,不同於其他小孩剛會說話時,只能一個字、兩個字地蹦字,白纖柚從一開口會說話,基本就是說短句。若是碰上實在說不出來的,寧可不說,讓別人猜,別人若是猜對了,就點點頭。若是一直猜不對,就乾脆懶得理會。除了偶爾念叨「姐姐」,平時也不會「咿咿嗚嗚」說個不停,基本上能不開口就不開口。

…………………………

夏日已經過了大半。

徹底好轉的景伍,依舊被綠蕪拘在院里。 掌上嬌妻,二婚寵入骨 甚至,在景信的要求下開始認字。

只是這種事情,完全難不倒景伍。但為了不顯得誇張,也為了逗綠蕪,景伍裝著傻,一次又一次和綠蕪說,不記得這個字念啥。

景伍樂此不疲地折騰著綠蕪。倒是把一向脾氣極好的綠蕪,給逼的快沒招了。

「今天認識三個字,就准你出門。」綠蕪無奈道。

「吼喲,綠蕪你自己說的嗷,那你快問吧。」一聽可以出門,景伍自是激動。昨天的好感度已經降低到1了。這樣下去,猴年馬月才能喝碗系統給的粥?

綠蕪拿出一旁的字帖,翻到教過景伍的一頁,隨手指了一個字。

「人呀,簡單。」景伍快速回到。

又是隨意一指。

「這是,苗字。」

綠蕪翻頁到下一頁,指了一個字。

景伍下意識一挑眉,心裡一驚,這是炸我?

「綠蕪,不給出門,也不能這樣欺負我呀,這頁的你可沒有教過。」

綠蕪卻神色未變,「沒教過,就不會了嗎?你要不好好想想?」

一個「致」字想什麼?致?致寧院的致?

自己見過大夫人致寧院的題字,自然也知道大夫人處叫致寧院。

所以,自己想多了,綠蕪沒有炸自己?只是出了個拓展題?

「致?」景伍裝作不確定道。

「嗯,對,是致,看來你平時還是長腦子的,走吧。」

景伍被綠蕪一句「長腦子」說的正欲爆起,但一聽「走吧」,卻又狗腿道:「走哪兒啊,好綠蕪?」

「去找大管家吧,把你交給他,我感覺我最近管不住你了。」綠蕪道。

景伍:「……」

「噗嗤」,綠蕪看著呆住的景伍笑出了聲。「走吧,去致寧院,你這一天天巴望的。」

景伍意識到自己被耍了,哇呀呀,張牙舞爪撲向綠蕪。奈何,直接被綠蕪一把撈進懷裡,抱著走了。

雖然綠蕪,經常吐槽景伍胖。但是若非經常抱景伍,又怎麼會知道重不重? 陽炎眼開啟,一道厲芒自眼底閃爍,這才能看到對方身影行動的一絲軌跡,手臂驅使之處冰刺林立,暫缺封住了對方的身形,絲棒甩出擊向對方的頭顱。

「咔」

魔族男子狂打於一點,眨眼間冰刺全都被破開,趙信的冰刺陣居然被硬生生的打通了一條道,琴額木打在了空處,一拉金絲琴額木收回。隨後趕忙後撤,自己可不想再收到對方的攻擊,畢竟對方的速度太快,幾乎已經到達神出鬼沒的地步了,現在趙信想的就是要拖下去,直到粼子鋒或者復葵那裡結束之後,來幫助自己這邊。

做好準備之後,趙信的做法就簡單多了,那就是用堅冰護住自己的身體,魔族男子的拳風急促,仿若白駒過隙,拳勁卻不大,如果能避開一個點的話,就如同斷他其一臂,是很難傷到自己的。

對方也了解自身的弱項,正所謂守易攻難,趙信不動如山的做法,讓魔族男子十分的頭疼,最為可氣的是,每當自己想要去幫助自己的隊友時,對方就用堅冰圍困自己,讓自己難以分身,只能怒目而視卻又無可奈何。

「認輸吧」那鬼族男子雖說力量強勁,但是面對復葵這樣過江龍,也只能被動掣肘,兩個人的力量完全就不在一個等級上,況且復葵的境界也遠超於對方。就在趙信這邊還在僵持的時候,復葵已經將其完全壓制,使得對方進退維谷,眼看就要落敗。

「想讓我認輸?沒門」哪知復葵的對手完全就不領情,雙手立刻交叉,身上如同包裹了一層水霧一般,身影逐漸模糊。

「白費力氣」復葵冷哼一聲,根本就不留情面,也不等對方運功完畢,長拳直入,趙信可是知道復葵的力量有多麼的強,一陣重擊聲響起,復葵拳重如山,每一拳都如雨一般砸在鬼族人的身上。霎時間那層水霧便破去,鬼族男子在連續吃了復葵不下百拳之後,哐當一聲跪在了地上,當場氣絕。

「混蛋……」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隊友被打死,頓時激起了剩下兩個人的血性,一時間氣勢如洪,身體皆發出震耳的轟鳴之聲,妖族那位直接妖化成一隻吊睛妖虎,而魔族則祭出了偉岸魁梧魔神虛影的法門之象,開始了反擊之勢。

「哇」

粼子鋒也不甘示弱,祭出了自己的法門之象,有了法門之象的加持,頓時氣勢暴漲,竟將對方的反攻強行的壓制了下去。而趙信這邊就有點承受不住了,論力量自己不如對手,而自己的法門之象只能做防禦之用,加上對方的速度看的自己眼花繚亂,所以漸入下風,復葵見狀急忙過來先幫趙信。

「轟」

復葵橫刀闊斧的擋在趙信的身前,彪悍的身體硬吃了魔族男子的一連串攻擊,但是身形卻佁然不動,轟鳴作響。隨後怪叫了一聲,在對方攻過來的一瞬間揮拳就砸了下去,摧枯拉朽之力頓時打在了對方的肩頭,一團血霧登時撞在空中散開,「嘭」的一聲炸響於天際。

這時趙信觀去,發現對方的手臂已然報廢,只剩下了幾縷肉絲相連。在有法門之象的加持下居然還被複葵傷成這個樣子,復葵的力量可見一斑。這時趙信心中也有些后怕,想當初自己和她交戰的時候,如果也這麼拚命的話,估計自己也難逃厄運。不過那魔族男子也十分的硬氣,就算傷成這般,也沒有吭出半聲,而是怒吼的揮動另一隻手臂沖向復葵。

就算對方沒有受傷的時候都不是復葵的對手,更何況現在斷了一臂,速度也慢了許多,復葵抓准機會又打斷了對方的一腿,這時那魔族男子已經沒有任何的機會了。不過可能是隊友戰死的刺激,讓他沒有半分的退讓之心,即使已經半殘,仍就上前。對此復葵也沒有任何憐憫之心,雙拳匯聚,一拳打爆了對方的頭顱。

「嗖嗖」

隨著兩團閃爍的輝光升上了半空,趙信知道這兩人黯然落幕了,就算是他們有倖存活,重新再來過,估計也難成大器了。就在自己的對友接連死去之後,剩下那唯一的倖存者也只能選擇了投降,不然的話自己一定要去補隊友的後塵了。

「呼」

就在認輸之後,從天而降三名黑衣人,在他們的手中各拿著一個凈瓶一樣的物件,其中有一個人落下之後抓起了認輸的那位縱身一躍,穿過了圍牆離開了。而剩下的兩人則抬起了手中的凈瓶,將瓶口對準剛死去兩人的命源,頓時一道紫芒閃過,那兩人的命源也被吸了進去,隨後轉身便離開了,而這時趙信則皺了皺眉頭,若有所思。

「哈哈,真過癮,沒想到今年的對手居然這麼弱,看來是我成長的太快了,那些曾經拋棄我的人,讓他們後悔去吧」粼子鋒大笑著走過來,先下一城后自然很是開心。趙信也還以微笑,這確實值得高興,隨後十分隱晦的將拿出幾滴精血遞給兩人,畢竟剛才都有不少的消耗,恢復一下還是很有必要的。而復葵兩人也知道趙信精血的強悍之處,掩飾了一下,一口吞下。

「好,漂亮,必勝」

趙信他們三人的勝利自然也被在高台之上風華絕代中班的人看在了眼中,頓時人群中一片歡悅,不說平時關係怎樣,但是在這種對外的比試中,都向著自己方的人,這就是所有人心中都存有的榮譽感。粼子鋒也聽到了自己人的歡呼,對準風華絕代中班的方位,抬手示意,算是作為回應。

「轟隆隆」

好像根本就不給休息的時間,又一堵高牆在三人的眼中緩緩落下,這回兩人因為有了趙信精血的補充,身體狀態雖然不能相比於是巔峰時期,但是也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了。所以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懼意,反倒是因為第一場的勝利而躍躍欲試,粼子鋒更是興奮的活動身體,大有一展身手的意思。

「這麼強……」

當高牆落在的那一刻,趙信的表情瞬間凝結,粼子鋒和復葵估計也是如此,不過因為面具的原因看不到。(未完待續。) 年小麗,主動朝他靠過來那一刻,時間彷彿就按下了快進鍵。

就跟他平時看電視一樣,不想給別人看見的畫面,一般都會按下快進鍵。

一晃三個多小時后,他開車來到家,盡量放輕著動作推開卧室房門,見小雪在懷裡抱著本雜誌,已經靠在床頭上睡著了。

陳浩沒有說話,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光是在蘇墨雪旁邊躺下來,關掉燈閉上眼睛就迷糊了起來。

直到眼下,他側躺在大床上,迷迷糊糊的聽見小雪的聲音……

「老公,老公醒醒,起床了!」

這聲音很輕,很甜,呼吸的時候還能聞見淡淡的香味兒,這是小雪的體香,他不用睜眼就知道小雪在床邊。

或者小雪現在,正蹲在床邊拿眼睛看著自己,還在往耳朵身上捋著頭髮咯笑……

「笨蛋呵呵,笑什麼笑,趕快睜開眼了。」還是蘇墨雪的聲音。

「小雪,我也想強迫自己睜開眼,可強迫不了。」陳浩迷迷糊糊的,睜了幾下也沒把眼睛睜開,光是伸著胳膊胡亂摸了過來。

醫毒雙絕,第一冥王妃 還真別說,他這一伸胳膊,真就摸到幾縷頭髮,光光滑滑的手感很好。

「哎呀老公,不許亂摸,才剛梳好的頭髮,趕緊起床了。」

「小雪乖,聽話再讓我睡一會兒。」陳浩咧嘴笑著,繼續摸著她頭髮,「昨天回來太晚了,眼睛實在是睜不開。」

「哼,還好意思說呢,昨天誰說讓我洗澡等著的,等到你後半夜也沒等回來。」

小雪的聲音不高,語速也不快,語氣里還有些撒嬌埋怨的意思。

陳浩突然聽到耳朵里,猛就感覺心頭咯噔的下,滿腦子回放著昨天晚上和年小麗的那些事情……

「小雪,你做飯了沒,我有點兒餓了。」陳浩睜開眼,見她真的蹲在床邊,就伸胳膊摸上她腦袋笑了笑。

小雪沒有說話,光是抿嘴笑著點了點頭,任由自己摸著她腦袋,慢慢把身子站起來輕喊了聲笨蛋。

「笨蛋,趕緊起床洗漱去,我在樓下餐廳等你。」蘇墨雪走到門口,又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停了下來。

「哦對了老公,今天換身衣服,衣服給你放在床頭柜上了。」

「嗯好,我這就下去。」

「那你快點兒,一會兒包子都涼了。」

陳浩沒再說話,光是哎呦聲半靠在床頭上,看小雪精緻的轉身離開,她今天這身火紅色的連衣裙,真是有種說不出的迷人。

就連眼下,好像多看一眼她的背影,都特想一路牽手走到白頭的樣子。

只是蘇墨雪這一離開,房間就瞬間安靜了下來。

這個卧室,以前是小雪的閨房,現在是他倆的新房,一個沒有入過洞房的新房。

「哈,我這是怎麼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