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金素妖也並非見利忘義之人,她還是拒絕了鹿茗的邀請,鹿茗也沒執著於此,只是開口道:

「我們的物資搜集挺多的,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應該不出門了,妖妖姐可以來我們小區找我玩呀。」

「好。」金素妖還是挺喜歡這個小姑娘的。

今天見了小姑娘,回頭看見了霍林,她就順勢談起來,「我見那戰隊的阿元小妹妹這樣可愛,葉靜徐也落落大方。還有那隊長事事以阿元為先,氣氛融融,我都想加入這麼個戰隊去了。阿元還邀請了我去他們戰隊小區做客,據她說是物資已經收集夠了,最近一段時間內不會再出去。」

金素妖對此充滿了嚮往,有空她得過去找阿元培養培養感情。

霍林卻不怎麼高興,「你說裴雋以嗎?他不過是想要追求阿元而已。」

「這個男人慣會油腔滑調,你可不要被他騙了。」

「嗯?」金素妖轉過頭來看他,霍林在她面前好像還是頭一次對別人的事情反應這麼大,平日里他除了對喪屍感興趣之外別的都沒什麼反應,今天這……

哦,對。

她差點忘記了,霍林跟天下第一美女的人都認識的。

「阿元妹妹這麼漂亮,誰看見了不心動呢。裴雋以這樣的舉動也是正常的吧。」金素妖噗嗤一笑,調侃他,「聽你這酸溜溜的語氣,你當初不會是因為追求阿元妹妹不成,所以才跟他們分道揚鑣的吧?」

霍林臉色頓時黑了下來。

金素妖便知道自己猜對了。

「還真是啊。」她對此並沒有什麼特別看法,漂亮的小姑娘嘛,霍林會喜歡也是很正常的事,她甚至還拍了拍霍林的肩膀鼓勵他,「其實你現在也不差,裴雋以雖然有錢,可是他的實力沒有你高,只是不知道阿元妹妹心儀什麼樣的男生了。」

「她說過二十五歲以前不考慮感情。」霍林瞳孔幽深,對於鹿茗說的這句話始終抱著懷疑的態度,他更願意相信是他的那位前女友在阿元面前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所以導致阿元拒絕了他。

但是這些都是他的猜想,並沒有證據。

加上金素妖剛才所說的阿元喜歡什麼樣的男生還不清楚,也許她就是被死纏爛打的裴俊以感動了呢?

想到這裡,霍林心中有些著急。

「你不是說阿元邀請你去他們戰隊小區嗎?」他忽而笑起來,「那你去的時候也叫上我吧。」

金素妖一挑眉,「你打算再去追阿元?」

「這有什麼不可以的呢,你也說了,阿元這麼漂亮,萬一她真就放下了自己的原則提前談戀愛,有什麼不好?」

「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金素妖的心裡總覺得怪怪的。就好像本該屬於自己的東西,忽然又要失去一樣。

她不知道的是這個感覺來自於女主對男主。他們目前已經處在無話不談,有些朦朧曖昧的狀態之內,忽然霍林提出要追求阿元,可不就是要即將失去?

知只是金素妖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她的注意力已經放在阿元身上,所以誤將這一感覺認為是阿元這麼可愛這麼小,就有好多頭豬想把她這顆小白菜給拱了。

「那就過兩天吧,等我們隊伍出完任務回來以後。」

「好。」 順著動靜過來的喪屍不少,讓裴雋以的數十個保鏢和男女主酣戰了半天,每個人都累得筋疲力盡了,面前也堆著密密麻麻的屍體。

被裴雋以騷擾的鹿茗終於得到喘息機會,轉身就跑去把筋疲力盡的葉靜徐攙扶回來,小小一隻的偎依在葉靜徐身邊,從自己背包里掏出紙巾給她擦拭身上髒的地方,這細緻周到的服務,看得兩個男人心生羨慕。

霍林不知道阿元不喜歡和男人接觸的,他只當是自己和阿元接觸的機會不多,所以感情才會不上不下的卡著。

這一次阿元給葉靜徐擦拭髒東西,一旁的裴雋以看著露出難掩之欲,對阿元的濃烈興緻,讓霍林的危機感瞬間提升。

故而,他走上前來,把兩個妹子遮擋在自己的身軀之後,故意插在裴雋以的視線之間,「靜徐,你沒事吧?」

葉靜徐搖搖頭,對自己的男朋友露出笑容,然後把自己之前殺掉那些喪屍腦子裡掏出來的晶核交到阿元手裡。

「我沒事,就是有些疲乏而已。」她一抬眼,又瞧見霍林放在阿元身上深藏慾望的眼神。

頓了頓,葉靜徐重新揚起一個笑容,將裴雋以的注意力牽走:「你快去搜集晶核吧。」

雖然加入了裴雋以的隊伍一起走,但是他們是什麼心思雙方都心知肚明,實際上並沒有達到物資共享。

所以,霍林殺掉的喪屍晶核,沒有必要讓裴雋以的那些人得了便宜。

「好。」霍林高興的是自己的女朋友還關心著他,又有些不舍好不容易和阿元近距離接觸不到一分鐘又因為其他的事情離開。

他的目光定在鹿茗身上好一會兒,充滿了意味的深沉,然後返回去用刀子一個個破開喪屍頭骨取出晶核。

裴雋以在一旁把他們三個人的關係看得清楚。

就他才和阿元聊了一會兒,就知道阿元很聰明。聰慧又純凈美好的女孩子,因為知道葉靜徐的男朋友對於自己有所企圖,所以才會一直黏在葉靜徐身邊,用葉靜徐作為自己的擋箭牌。

雖然裴雋以沒有瞧見霍林看阿元是個什麼眼神,但是猜也能猜得出來,阿元這樣的小姑娘如此容易就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他不信霍林和這個小姑娘朝夕相處這麼久,會對她一點意思也沒有。

霍林被支開,裴雋以就想要繼續之前和阿元聊天的話題,看見葉靜徐身上因為和喪屍交戰有許多臟污的東西,就提議找一個高層居民樓,然後好好休整一番。

現在日頭偏西,他們忙了一天也累了。

霍林在收集了晶核之後就發現裴雋以又趁著他不在勾搭他的女人們,立馬黑了一張臉從中間擠出去,橫插在裴雋以和兩個妹子之間,臉上還一本正經的和他探討行程。

「你們來到A城多久了?」霍林一邊把晶核用布擦一擦,再從包里拿出一小瓶礦泉水沾濕布塊,仔細擦過一遍。

儘管物資緊缺,但是對於這種從喪屍腦子裡取出來的能量快,他還是做不到不管不顧直接扔嘴裡吃掉。

「也不久,來了三天,找到幾輛滿油車子,就停在郊區。」因為怕喪屍會破壞他們的交通工具,好車在第一時間就開出城市,等他們搜集了一遍物資后,再去郊區把車開出來直接離開。

裴雋以還是衣冠楚楚的,他所需的晶核都有保鏢打了喪屍后交給他,自己完全沒下場。最多也就是撩妹的時候隨手捻出幾個攻擊的水箭水波,所以那些髒東西並沒有染上他的衣服。

整個隊伍里唯二乾淨的,就是阿元了。

霍林雖然也不臟,但是用了太多的異能,整個身體消耗了不少能量發出汗水,也是要清洗一下身上黏糊糊的勁兒。

大家都筋疲力盡,就近找了一棟居民樓,保安翻窗從裡邊給他們開門,一行人輕鬆上去,要比霍林三人時先撬門再堵門方便的多。

霍林第一次體驗到權力帶來的便利。

儘管他並非權力的中心,而是沾了阿元的光,讓裴雋以把他們當做客人才會這麼客氣。

今天雖然來的喪屍不少,可是他們戰鬥的人也不少,平均每個人下來,就算鹿茗沒有暗中搶人頭,霍林也沒有完成每日任務。

彷彿上天的耐心用盡了,霍林作為氣運之根,居然低迷了這麼久,一次任務也沒完成。所以從居民樓里直接衝出來幾個被困的喪屍,奔著他們一行人過來。

霍林反應迅速,兩個火球打出去,讓他們直接燒起來。又是兩個人頭收入囊中。

隨後他就聽到了來自系統提示的美妙聲音:

「叮!恭喜宿主首次完成每日任務,獎勵雙倍無系晶核。」

霍林的口袋裡多了整整一百顆灰色的晶核。

他喜上眉梢,有了這些晶核,他的二級火系就可以直接衝到三級還有剩餘!

如果不是不想在裴雋以面前暴露阿元是空間系異能的話,霍林還想把剩餘的晶核給阿元,讓她升級。

看來得找個機會把晶核悄悄給阿元了。

霍林想得很清楚,讓阿元成為自己女朋友的獎勵是免費讓技能升級,這個完全可以留到後期去做,技能升到第七級以後,直接就能升到最高級,這才是最划算的。

而目前來看,第二個比較值的任務就是儘快進入基地組建自己的小隊,達到十人他就能夠解鎖一個新的異能了。

所以霍林一點也不著急。

再者,他今日也不知殺了多少個喪屍,看樣子是越多越好,每日的任務就能得到額外五十個晶核,這樣一來,他的技能升級也比其他人容易,難道還怕他將來不強嗎?

這座居民樓還是有不少喪屍的,不過因為一直被鎖著,久久沒能吃到食物,所以行動要比街上遊盪的那些喪屍遲鈍不少,他們一行人花了一小時把居民樓的喪屍都清理一遍后丟到最頂層,把門關上,那些腐爛的氣味會隨著頂樓大風吹走而不會蔓延到居民樓里。

裴雋以的保鏢手腳利落,很快就收拾了幾間房子出來。 霍林覺得他今天跟著金素妖走到這個小區之內就是一個錯誤。

明明身懷系統,比其他人更有資本。可是卻因為這個系統太坑,即使他現在雙系五級,在這個基地之內也是首屈一指的強者,裴雋以也比不上他,可是偏偏這個傢伙有錢。

不但有錢,而且他們隊伍齊心協力,實力不弱。

除此之外,更是不知道這個男人使了什麼手段,讓葉靜徐和阿元跟他的關係如此要好。

這是讓霍林最痛恨的地方。

「我來這裡不過是因為阿元,」他咬牙切齒的回答,「你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省省吧,阿元才不想看到你。」裴雋以齜牙咧嘴,絲毫不因為霍林的恐嚇而害怕。

還是鹿茗看不下去,以免兩個男人就此動起手來拆家。

異能者的破壞力很強,他們要是在這裡打起架來,她還要不要住了。

「裴雋以,」鹿茗從身後拉了拉裴雋以的西裝邊,「沒關係的。」

得了鹿茗開口,這個傢伙才勉強給了點臉色,讓出一條道來,露出身後的兩個女人。

有阿元的首肯,霍林像是得了聖旨一般揚起一個得意的笑容,掃過葉靜徐身上,他的臉色有幾分僵硬,隨後把目光落在鹿茗身上:

「阿元,你什麼時候是雙系異能者的?」

「當然是在你走之後。」

裴雋以咧著嘴笑,儘管剛才被鹿茗叫退,可霍林開口提及雙系異能,裴雋以就不得不炫耀。

阿元說過,不願意讓霍林知道自己有雙系異能,才故意隱瞞。在霍林離開以後,她才開口相告,豈不是變相的打了霍林的臉嗎?

果然,霍林的臉色又有幾分僵硬。

金素妖看他們幾人之間氣氛過於怪異,眸光落在葉靜徐和鹿茗身上好一會兒,驀然笑得風情萬種,「阿元妹妹,我帶著我表哥前來投奔你們啦。」

「誒?」

金素妖的一句話果然暫時吸引住了火力,裴雋以站在鹿茗右邊看著站在對面的佟諸,作為戰隊的隊長,裴雋以可是把這個基地的能人都摸了一遍,就屬佟諸最神秘。

今天還是頭一次見到本人來著。

「投奔?」裴雋以深深地懷疑,「金女士不是過來挖人的吧?」

怎麼可能啊,這兩個人,一個是魂火的隊長,一個是副隊長,放著基地第一的位置不坐,來投奔他們這個排名第十的戰隊?

開玩笑吧。

金素妖燦爛一笑,「是投奔沒錯,實話實說,我表哥看上葉女士了,所以……只要葉女士答應,表哥願意禪位魂火隊長,與葉女士百年同好。」

眾人:……

葉靜徐完全是猝不及防的被趕鴨子上架,金素妖帶了兩個男人來,她還以為又是一個強者看上了阿元,結果……

是自己?

佟諸真不愧是第一強者。

由自己的表妹開口「提親」,他還能一臉淡定的點頭,「妖妖說的沒錯,葉女士願意的話,我便加入天下第一美女戰隊,把魂火戰隊的隊長讓給妖妖。」

「呃……」葉靜徐愣了愣,有點不敢相信這就是魂火戰隊神出鬼沒的強者隊長。

在場的人恐怕臉色最複雜的就是霍林了。

金素妖之前把佟諸一起帶過來的時候,他還以為是裴雋以他們隊太張揚,佟諸產生好奇。可是等金素妖開口以後,他就深深的感到了後悔。

裝逼沒成,反而還讓前女友打臉了可還行。

「我還有事,先走了。」霍林再沒臉呆著,鐵青一張臉扭頭就走。

來得氣勢洶洶,走的莫名其妙。

鹿茗倒是知道原因,但她不說。

裴雋以看這個討厭的男人走了更不會挽留,霍林可以說是灰溜溜的跑了。

原劇情中葉靜徐跟霍林來到這個基地創建自己的戰隊並上了前五,佟諸也對葉靜徐一見鍾情,所以霍林與佟諸有些瓜葛。之後便是為了守護自己的女人,霍林提升自己的能力跟佟諸來了一次決鬥,不但狠狠打了佟諸的臉,還把金素妖挖到自己的戰隊來。

當上了實至名歸的第一強者。

但是現在……

鹿茗微微低頭露出一個溫柔的淺笑,「原來妖妖姐跟魂火隊長是表兄妹關係,我還以為基地里的那些流言是真的呢。」

「那都是嫌麻煩沒澄清,省得我們倆一天到晚被人騷擾。」金素妖不在意的擺手,「可是現在就不一樣了,我表哥擔心葉女士因為這個流言誤會什麼會拒絕,所以迫不及待一腳把我踹開了。」

說著,她還楚楚可憐的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眼淚,「我孤苦伶仃,若是表哥被葉女士收下了,魂火戰隊我也不想要了,攜猛男來送給你們可好?」

她這話是朝裴雋以說的,彷彿是在針對裴雋以之前誤會她時刻想挖人,現在可好了,魂火兩個隊長拱手送上自己的戰隊。

裴雋以:……

雖然實力增強了,可是他為什麼還是覺得這兩兄妹有陰謀?

不對。

他是那種爭第一的人嗎!

不過現在裴雋以也不是很慌,據他跟葉靜徐阿元相處這麼久的了解得知,葉靜徐可不是什麼隨便的人。

果然,面對佟諸的赤誠決心,葉靜徐不為所動,只是在最開始愣了愣以後迅速恢復冷靜,客氣又疏遠:

「佟先生,我跟你並不認識,你似乎也是才見過我,這麼說話不妥吧。」

葉靜徐是少有的現實性的女生,她不會因為感情而沖昏頭腦,更多的是考慮現實,這也就造成了她並不相信一見鍾情。

準確的來說,一見鍾情或許有,但是她並不相信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她更相信自己身上經歷的一見鍾情,更多的是見色起意。

葉靜徐一直都知道自己長得漂亮,但是她並不會因為這份漂亮而驕傲。她更希望的事其他人能略過她的容貌,而看到她擁有的真憑實學。

「葉女士,我希望你認真的考慮一下我,如果可以的話,請給我一個機會。」佟諸一個正氣凜然的傢伙,一臉的莊嚴肅穆,明明只是一句懇求的台詞,被他說的硬是多了發誓的莊重感。 葉靜徐:「我覺得不行。」

佟諸滿目悲傷。

鹿茗:「我覺得可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