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糖果,艾薇兒帶來的還有不少名貴精緻的點心,一下子就贏得了希爾的好感。

「艾薇兒姐姐,這些東西可以分給希露姐姐和米婭么?」希爾拿著糖瓜看向自己的親姐

艾薇兒的笑容越發燦爛:「當然可以啦,你想分給誰由你決定。」

希爾鬆了口氣,將這些零食分給了希露和米婭,隨後又來到重新投入研究的楚雲面前。

「楚雲哥哥……」

「嗯?」

「哥哥手臟臟,希爾喂你吃吧。嘻嘻~」

不愧是希爾小天使,楚雲感覺自己的心都快化了。

有了良好的開端,屋子裡的氣氛頓時緩和許多,楚雲更是取出之前買的,這個世界流行的桌游讓她們四人好好玩加深下感情。

等到了中午時分,中心廣場即將開始公審的時候,希爾已經接受了艾薇兒這個漂亮溫柔的新姐姐。

「楚雲,你要去看看公審么?」艾薇兒轉頭看向楚雲問道。

楚雲搖頭,現在他只想找出最佳的通訊方案,沒空理會這點小事。

「雖然副城主已經招供,不過我作為事件的當事人,一會還是要到那邊作為證人。畢竟宴會上死了幾名貴族。」艾薇兒也不喜歡公眾場合,不過這件事和她關係密切還是參加比較好。

「我來之前,我父親和城主也委託了我邀請你參加公審。當然,如果你不願意的話也可以不去,到時候我和他們解釋下,畢竟教會到時候會作為受邀陪審團參與其中,他們似乎和你有不小的矛盾。」

聽到教會這兩個字楚雲突然來了精神,畢竟聖水這種東西還是得找教會拿。他不覺得普通人得到的所謂聖水能滿足體驗值提升條件,那種聖水說白了就是魔法加持過的普通河水罷了。

「教會也在啊,那我倒是得去看看!」楚雲笑著將地面上的東西一股腦收進空間中。

「楚雲哥哥,你們都要走了么?公審是什麼呀? 霸道至尊:女人你是我的 希爾也想和大家一起去。」小希兒歪著腦袋看向楚雲。

「希爾年齡還小,乖乖待在這裡哦。」希露擔心一會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急忙阻止了希爾。

希爾還是很聽話的,不甘心的留了下來,不過她很快就發現窗戶可以看到廣場那邊,美滋滋的來到窗檯湊齊熱鬧。

楚雲和艾薇兒來到樓下,子爵家的馬車已經在底下等候多時,看到楚雲也出現老管家急忙上前打招呼。

中心廣場人潮湧動,不過好在有專門留出來的貴族通道,而且最中心區域的位置也都被留出來給貴族和名流坐。

楚雲雖然還只是個審查期的流民,不過有艾薇兒小姐在,更何況還是這次事件的主角之一,所以也被安排在了最靠前的位置。

看到楚雲和艾薇兒的出現,眾人頓時將目光轉移到兩人身上。

「天啊,艾薇兒小姐的病居然真的被治好了!」

「艾薇兒小姐還是和以前一樣漂亮,要是能成為艾薇兒小姐的騎士隨從就好了。」

「做夢吧,聽說艾薇兒小姐和她旁邊的楚雲已經好上,下個月就要結婚!」

「什麼!這不可能,我的女神怎麼可以和別人結婚!」

……

人群中混雜著各種各樣奇奇怪怪的言論,艾薇兒有些害羞,偷偷看了眼楚雲。結果楚雲卻壓根沒有理會他,反而直愣愣的看著遠處的弗拉迪斯,嘴角的笑容彷彿看到了煮熟的鴨子。

艾薇兒有些沮喪,似乎自己在楚雲眼中總是那麼沒有吸引力,總是無法讓他多停留哪怕一分鐘。

其實艾薇兒不知道的是,她之所以這麼注重和關心楚雲,除了多次被楚雲救下的原因外,更大的原因還是她體內流淌著楚雲的血液。

某種程度上來說,艾薇兒也算是楚雲的女兒,而且血液聯繫比一般的血親還要更加密切。

因此每當艾薇兒靠近楚雲就會感覺無比親切,不自覺的將注意力全都擊中在楚雲身上,這一幕看在不知情的人眼中就更加明顯了。

在外人眼中,艾薇兒的眼神就像是找情人一般深情的注視著楚雲。

「唉,女兒終究還是長大了。」雷蒙子爵看到女兒的樣子不由嘆了口氣,好白菜終究要被豬拱。

無論多麼優秀的女婿,在老丈人面前都是渣渣。

楚雲沒有注意到這些,他徑直來到主教弗拉迪斯身旁的位置坐了下來,同時還挑釁道:「弗拉迪斯大主教,今天的臉色不大好嘛。」

弗拉迪斯的臉色早已黑的可以擠出墨來,恨不得一團聖光砸到楚雲臉上去。 「楚雲!你這個惡魔的信徒,不要坐在我身旁!」弗拉迪斯憤憤的說道。

錦衣衛的自我修養 他可是聖光的代言人豈能與惡魔為伍?

弗拉迪斯的反應引起了周圍貴族們的注意,遠處的民眾也好奇的看了過來。

畢竟在聖光日報裡頭,楚雲可是罪惡的代名詞。

在塞卡城裡職業者信徒不多,但是普通民眾卻有大半都是泛信徒,弗拉迪斯可是他們心中的神。一些性格不穩健的人差點都要衝上去找楚雲麻煩。

看到弗拉迪斯反應這麼大,楚雲不由感到好笑。

「主教大人可是因為我作為使用了惡魂來協助破案,所以對我心生不滿?」楚雲沒有提之前的事,而是說起昨晚的情況。

「哼!只有惡魔的信徒才會使用如此邪惡的手段。」弗拉迪斯已經站了起來,看樣子是打算換個位置,不屑與楚云為伍。

楚雲搖了搖頭毫不避諱的說道:「主教大人,請看著我的眼睛。」

弗拉迪斯白了楚雲一眼:「哼,夏亞人的黑眼睛,簡直就是惡魔的象徵。」

楚雲曾聽希露提起過,在這個大陸的北方有著一個名為夏亞的王國,裡頭的人和楚雲一樣都是黑髮黑眼。

「主教大人,黑夜雖然給了我黑色的眼睛,但我卻一直在用這雙眼睛尋找光明。」楚雲意味深長的說道。

聽到這話眾人不由愣住,弗拉迪斯也皺起眉頭一臉認真的看向楚雲。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弗拉迪斯有些不明白楚云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說這話。

楚雲看向眾人取下腰間的火焰流光劍,長劍亮起熊熊火焰弗拉迪斯嚇得後退了好幾步,還以為楚雲要殺他泄憤。

「一把武器在獵人手中是狩獵魔物的利器幫手,在罪犯手中是行兇殺人的犯罪工具,在城衛軍手中則是守護公民安全的利器。」

「昨天我用黑魔法道具幫助城衛軍找到了被困了亞人,找到了偷竊稅金的罪犯,一個人的好壞不該以他所擁有的力量來判斷,而是要以他的行為來定義!」

「則是卡米拉王國聯合憲法第十章第七節第八小節中提到的重點知識,弗拉迪斯主教大人作為塞卡城重要組織的頭目,應該很清楚吧?」楚雲笑著看向對方質問道。

弗拉迪斯本以為楚雲是要服軟,要投入聖光的懷抱,可是當他聽到頭目這種低賤的辭彙頓時明白自己在異想天開。

「卡米拉王國的律法我自然是知道。」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指使手下在教會的報紙上污衊我?誹謗我?還要我的朋友蕾娜,你們也是毫無證據就毀她名聲!今天正好是公審,不如把這事也一起審審!」楚雲義正言辭的斥喝道。

一旁正在維持秩序的蕾娜聽到這話不由身子一震,不敢置信滿臉感激的看向楚雲。

楚雲找回了被盜稅金,對塞卡城的民眾來說無疑是件好事,否則沒了稅金的塞卡城雖然不會重複收稅但是下一季度恐怕要加稅不少。

今年由於魔物攻城的緣故經濟本就不好,這場突如其來的意外,讓本就不富裕的塞卡城民眾雪上加霜。

好在楚雲找回了稅金,而且副城主這些年來貪污的錢款也都被充公,偉大城主甚至宣布下一季度的稅金會適當減少。

當初死掉的財務官就是因為知道太多秘密,所以才被副城主處理掉。

民眾對於楚雲的感激讓不少人站在了楚雲這邊,但是教會畢竟在塞卡城經營已久,依舊有大批民眾選擇支持弗拉迪斯。

雙方劍拔弩張,大有當場開打的跡象,正在椅子上休息的城主急忙拖著重病之軀在助手的攙扶下走了過來。

「別衝動,別衝動,有話好好說。」

城主是個留著一字胡的中年男子,本是中級戰士職業者身體應該不錯,但是自從魔物攻城受傷后就被副城主暗中下藥,病情不僅沒有緩解反而越發嚴重。

「楚雲,多謝你為塞卡城所做的一切。弗拉迪斯,你的治療術也幫我我許多。給我個面子,你們有什麼恩怨我們結束后再好好談怎麼樣?」城主凱迪拉是個和善的人。

弗拉迪斯也不想在公眾場合和楚雲爭論,那樣無疑降低了自己身份。

楚雲卻不打算等:「有些事還是當著公眾的面來進行比較好,你不是口口聲聲的說我是什麼惡魔之子?魔王轉生?邪神信徒?」

「哼!」弗拉迪斯冷哼一聲沒有否認。

在他看來楚雲這種褻神者、邪神的信徒安上這樣的名號一點都不為過,這樣的事他不知道做過多少次。

「不知道是這邪神厲害還是聖光女神厲害?」楚雲繼續問道。

聽到楚雲居然將女神和邪神相提並論,弗拉迪斯憤怒的說道:「自然是聖光女神!你這是在褻瀆神明!」

信徒們群情激奮,一些人甚至開始謾罵楚雲。

「都給我閉嘴!」

強大的氣勢和精神衝擊從楚雲身上猶如洪水般傾瀉而出,嘈雜的廣場頓時鴉雀無聲。剛才還叫囂著要給楚雲顏色看看的信徒們此時瑟瑟發抖,如墜冰窟。

「好,好強大的精神力!」

陪審團里的魔法師公會分會長對於精神力的感知最為敏銳,即便是他,此時也被這股強大的精神力給嚇得不輕。

好在楚雲沒有攻擊的意圖,否則僅憑精神力衝擊就能將這群信徒脆弱的精神力擊潰。

終於,當眾人全都安靜下來,楚雲再次看向弗拉迪斯。

「既然你覺得聖光女神比邪神要厲害,而且又把我當作是邪神信徒,那不如比比看?」

弗拉迪斯已經感受到了楚雲的強大,此時自然是沒勇氣和他比試。

不等弗拉迪斯反應,楚雲繼續開口道:「聽聞聖光教會的聖水包治百病驅邪除惡,不如就用這聖水來驅驅我這邪神信徒身上的罪孽?」

「我願意當著大家的面喝下聖水,如果聖水沒能驅散我的邪惡那說明聖光也不過如此。」

「如果聖水讓我得到了洗滌和凈化,那麼將迷途的羔羊帶進聖光女神的懷抱,主教大人也是功德一件。」

「當然,如果我真是罪無可赦之徒,到時候灰飛煙滅也是自取其辱。」

楚雲這張口就是一連串成語的話語讓周圍的貴族不由點頭,這些成語用法只在上流社會流行,看樣子楚雲很可能是夏亞王國的貴族人士。 楚雲的日行吸血鬼是吸血鬼中的異類,不僅無懼陽光而且享受陽光的洗禮,更是可以將陽光里的力量通過光合作用轉化為自身能量。

擁有永恆生命,不消耗這個世界的資源便能存活,某種意義上來說算得上是完美種族。

【體驗值:50%,身為一名日行吸血鬼,何不痛飲一杯純正的光明聖水?】

體驗值提醒欄里的提醒,都是當前變身可以做並且該做的事,楚雲很好奇當自己喝下蘊含龐大光元素的光明聖水時會產生什麼樣的變化。

普通的聖水是騙人的玩意,純正的光明聖水珍貴無比,想要讓弗拉迪斯拿出來給自己享用可不容易。

因此楚雲這才提出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做測試,為的就是確保可以讓對方拿出純正的聖水。

不僅如此,此時的楚雲正肆無忌憚的釋放出屬於吸血鬼種族的邪惡氣息,雖然楚雲很可能是一隻光明系的吸血鬼,但本質上還是魔物。

這股邪惡的氣息能讓下位魔物顫慄,也能讓面前的主教倍感屈辱,這是對他赤裸裸的挑釁。

「這可是你自找的!」弗拉迪斯不知道楚雲到底在搞什麼鬼。

原本還有些擔心的弗拉迪斯,在感受到這股氣息后頓時放心了,畢竟之前的確是在污衊楚雲。

聖水的確可以對邪惡生命體以及邪物造成巨大傷害並且凈化對方,楚雲身上的氣息已經足夠邪惡。

而且楚雲當著這麼多信徒的面提出挑戰,若是自己不接受的話聖光的威信將大受打擊,而且自己攻擊楚雲的言論也不攻自破。

「這小子大概是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聖水,把教會販賣給信徒的劣質品當真了吧。你會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價的!」弗拉迪斯心中不由冷笑。

隨後他從空間戒指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一瓶包裝精美的瓶子,瓶子上鐫刻著華麗的浮雕和祈禱用的文字,看上去還真像那麼回事。

楚雲的眼前浮現出一行文字,看樣子弗拉迪斯沒有做手腳拿瓶毒藥給自己喝,要是自己遇到這種事絕對會用劇毒給對方安排的明明白白。

【高級聖水(紫)Lv42,擁有強大光屬性的藥劑,可以驅除詛咒凈化邪惡】

「這瓶聖水來自聖光城,是總部每年頒發給各地優秀主教的慰問品,和普通的聖水可不是一個水平。」弗拉迪斯得意的看向楚雲。

只可惜他沒有看到楚雲面上的驚慌,反而看到他舔了舔嘴唇。

弗拉迪斯心中隱隱感覺不妙,不過手中的聖水卻被楚雲一把奪走,楚雲的速度很快,他根本來不及反應。

「等等……」

弗拉迪斯可沒打算一整瓶都給楚雲,他原本只是想要倒出一部分就夠了,結果楚雲奪過聖水后直接一口氣全都喝了下去。

不愧是聖光城總部頒發的4階紫色品質聖水,當聖水入喉,楚雲的口腔、咽喉、胃部隨後是整個身體都燃燒了起來!

「啊!!!」

楚雲忍不住張口叫了起來。

白色的火焰籠罩楚雲全身,周圍的貴族和主教紛紛後撤。

「邪物!果然是邪物!快,快把他殺了!」主教興奮的大吼,這正是聖水凈化邪物的表現,楚雲這是玩火自焚。

不等眾人發起攻擊,楚雲的聲音再次傳出。

「啊……爽!實在是是太爽了!」

「???」弗拉迪斯滿臉問號。

「不愧是光明聖水,比起最高濃度的烈酒都要暢快!」

楚雲體內充斥著龐大的光明之力,身上的氣勢驟然提升起來,五臟六腑和四肢彷彿沉睡猛獸開始蘇醒。

「喝!」

楚雲不由暴喝一聲,光明之力噴涌而出,身上的衣襟不由漲裂開來,完美結實的肌肉讓在場的少女不由尖叫。

【叮~恭喜你,等級提升至Lv101,屬性值獲得提升。】

【叮~恭喜你,獲得體驗值28.64%】

【叮~恭喜你,身體獲得洗禮,鮮血渴望技能發生改變】

【體驗值:78.64%(喝下聖水的你已經是個成熟的日行吸血鬼了,現在是時候為種族做出貢獻,殺死你的宿敵「月夜狼人」)】

體驗值的提升有點多,不過讓楚雲更加意外的是,自己的等級居然也提升了一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