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將來必成大器,不過現在步入社會為時過早,仍需在磨鍊幾年,方可錄用。」

「呵呵,很年輕啊,長的又這麼英俊,怎麼想起做警察這一吃力又不討好的職業呢?」女警面帶職業性的微笑說道。

「為了抓人。」洛川說道。

「嗯?你要抓什麼人?」這回這位女警小姐姐倒是對洛川的話來了興趣。

「具體的還不清楚,可能是一個秘密的犯罪團伙吧。」洛川說道。

女警聽到一個19歲的孩子說出這樣的話來,剛想開口笑,可又看到洛川認真而又執著的眼神,便強行忍了回去。

「嗯…當警察這麼重的執念可是不好的,警察是要為人民服務的,也就是說有人需要幫助時我們就要出動,而不是特地去針對某個…呃,秘密團伙而存在的。」女警小姐姐正心裡想著怎麼才能拒絕洛川,便支支吾吾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那我這就回去了。」洛川站起身說道。

「啊?你不當警察了嗎?」看洛川瞬間就改變了主意,女警小姐姐吃驚的問道,似乎忘了自己的任務是拒絕這個少年。

「你的眼神飄忽不定,從我進來開始目光便常常掃向手機屏幕,而據我所知在錄取警員時考官是不允許帶手機進入的,為了防止所謂「走後門」的現象發生。並且你刻意的避開我的目光,就代表你在手機上看到的內容一定與我有關,在結合你對我所說的這些話,可以推斷出。不管我說什麼,都不會讓我入職的,對么?洛川看著這位女警考官的眼睛說道。

「你…哎,你說的都對。」女警本還想爭辯一番,可看到洛川那彷彿將人看透一般的眼神,無奈的道出了實情。

「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先走了。」洛川說完,便起身離開了房間。女警看著洛川離開的身影,嘴裡喃喃說道:「看來你說的沒錯,這孩子是個好苗子,可惜眼裡執念太重了,希望這幾年大學生活能消去他心裡的陰霾吧……」

三日後……

「小川,不通過就不通過唄,你這苗子到哪都有人搶著要呢,聽叔一句,先收收心,穩住自己的心態。等你念完大學后,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當一名警察了,嘿嘿。」一名有些禿頂的男子說道。

「嗯,這不也是你們所計劃的嗎。」洛川沉聲說道。

「哎,小川你可別這麼說,你爸媽忙於公司的打理,你大哥已經成年開始接手公司的事業,現在家裡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以前那件事你就別……」

「好了趙叔我知道了,那件事就別提了,我會好好上學的,但你們不許把我的身份公開,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煩,讓我老老實實的念完這四年大學就行了。」

「行,這個可以答應你,諾,到校門口了,那叔就送你到這了,你也好好的注意安全,有人欺負你就給家裡打電話。」

洛川回頭無奈的看了趙萬興一眼,趙萬興才反應過來。

「哎呦,我忘了你的功夫底子了,年紀大了連記憶力都衰退了,嘿嘿,去吧去吧,記得和同學好好相處啊。」趙萬興笑著跟洛川擺了擺手,之後便攔了輛計程車離開了。

洛川往前看去,前方就是上海市最好的大學,上海明珠大學。 重生之青絡公 基本上來這所大學讀書的學生,除了那些用分數和實力考進的學霸們,剩下的大部分都是軍政商三界的子弟們。家裡沒有錢沒有權學習成績還不好的,在這學校你恐怕挖地三尺你也找不到。

洛川深出了口氣,調整了下心態,悠閑的走向了大門衛。

「出示錄取通知書。」由於新生報到的人數過多,忙的門衛大爺頭也沒抬的就對洛川說道。

洛川便將通知書遞了過去。

「洛川、男、19歲對吧。哎呦,741分,真是個小學霸啊。給你宿舍門牌。」門衛老大爺笑著遞給洛川。

洛川接了門牌,掃了一眼便走進了校園。

「B203,嗯…看來得找個地圖看看了。」洛川向四周望去,在不遠處發現了校園地形導引板,便直接走了過去。可圍著看地圖的人實在太多,洛川本身又不喜歡這種人多的感覺,只能無奈的等在後面。

「卧槽,卧槽,讓小爺我出去,別擠……」一個被擠得滿臉通紅的胖子拼了命往外沖,最後終於依靠那一身肥肉沖了出來。

那胖子看到離人群三米遠的洛川,便對洛川喊道:「喂,老兄,你站那麼遠,排個什麼隊啊,後面來的人都跑你前面去了。」

洛川無奈的看了看胖子的體型,又看了看自己的體型。

胖子見洛川不為所動,急的跑了過去。

「喂,你門牌號多少,小爺我幫你去看。」之後胖子也沒管洛川同意沒同意,就直接把他握在手裡的門牌搶了過去,洛川剛想說話,就聽見胖子嗷的一聲吼。

「卧槽,咱倆還一個宿舍的,走走走,小爺我帶你尋找溫暖的家。」

我成了反派祖宗 胖子說完就拉著洛川往前走,洛川滿頭黑線,事到如今也只能跟著這胖子走了,要不然真要排到猴年馬月去。

「介紹一下,我叫林勇松,你叫我胖子就行,以後就是舍友了多多關照哈。」胖子說完后,還努力擠出了一個自以為可愛的笑容。

「嗯,我叫洛川,多多指教。」洛川簡短的回了一句。

「這屆大一新生大約有1000人左右吧,男女人數對等,我剛才看地圖導引上刻的,男女各有五棟宿舍樓,分別是ABCDE五棟樓,每棟樓有五層,每層有五個房間,一個房間能住四人。」胖子也不管洛川態度積極不積極,自己在那便開始喋喋不休的說道。

事實上洛川還真不怎麼習慣別人在自己耳邊這麼叨叨,不過看胖子熱情十足的在這給自己講解,也不太好意思直說,但是不過…你丫的看自己的門牌號就得了唄,還順帶把女生的樓區給記下了,這事辦的,真可謂一個棒字。

洛川跟著胖子走了大約五分鐘吧,就在洛川讚歎這明珠大學規模真大的時候,宿舍樓出現在了眼前。

二人走進了B樓二層。推開自己房間的宿舍門,發現空無一人。

「嘿嘿,走運,那倆倒霉蛋還沒來,咱倆可以先選床鋪,你要上鋪還是下鋪。」胖子嘿嘿一笑說道。

「嗯…上鋪吧。」洛川回答道。

「那本胖就睡你下鋪了,晚上多多關照哦。」胖子說完后詭異的一笑,之後便開始整理自己的行李。

洛川聽胖子說的心裡直打怵,怎麼感覺住個校還要發生一些不為人知的事呢,這胖子雖然不像練家子,但是這一身彪肉可不是白長的,洛川還真怕自己招架不住,難不成前一陣子郊外百頭母豬一夜之間懷孕的事是他…… 「好!就這麼定了!」蔣介石一拍沙發扶手說道:「這小子一直給我們驚喜,說不定這一次也能給我們驚喜!」

與會眾人一想也覺得對!之前眾人認為最棘手的平津問題,被他搞一次實彈演習全部擺平!小鬼子連喘口氣都不敢!

把這個猛將放過去搞事,興許能搞出一個新天地來呢!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姓韋的小子搞砸了,我們再出面去談也不遲!

……

第二天,國民政府和軍事委員會分別派出一個人,拿著委任狀乘坐飛機來到崖州。

韋步平同時收到兩張委任狀,不由得目瞪口呆!

國民政府的委任狀:「滋委任韋步平為察哈爾省代理主席……。」

軍事委員會的委任狀:「滋委任韋步平為察哈爾省駐軍司令……。」

伍朝樞和唐紹儀也驚呆了。

「這……這算哪回子事?這政府和駐軍的擔子一肩挑!」

「南京哪些人就不怕你成為河北省、察哈爾省的新軍閥嗎?」

韋步平苦笑道:「什麼新軍閥是以後的事,他們又把我推出來解決張北縣的事,就是把我充當擋箭牌!」

唐紹儀老成恃重、人老成精:「別去趟那淌渾水!你不在瓊崖,我們都沒了主心骨!萬一你有個三長二短,瓊崖怎麼辦?」

伍朝樞也說道:「如此一來,我們的兵力越攤越薄!之前分了一半兵力到河北省,現在又分了一半兵力去察哈爾省,這樣下去不好搞啊!」

韋步平說道:「兩位大人放心,自從瓊崖成立特別區之後,經濟、文化、軍力已經高速發展快3年多時間了!瓊崖自成一體,軍**防已經日趨成熟!

如果有日軍侵入瓊崖,必定會淹沒在人民戰爭的海洋當中,不論是軍隊還是村民,都可以拿起槍,抵抗外來侵略!」

伍朝樞、唐紹儀頻頻點頭。

韋步平喝了一口水說道:「今時今日,日軍就算欺負我們,他們也得認真想一想,打不打得過我們!我們海陸空均有一拼之力!

我們的海軍雖然戰艦少,但實力也不俗!之前跟法國軍艦對抗,絲毫不落下風,如果是實戰的話,他們派來的艦隊已經全軍覆沒!日本的戰艦比法國厲害多了,但跟我們拼,至少也要他們損失三、四成!

至於空軍,論單機水平,就算是一對三,我們分分鐘幹掉日軍軍機,他們想贏我們,除非日軍大批戰機來襲擊!但是我想日軍不會來跟我們拼個魚死網破!

至於我們的陸軍,雖然賈萬年副總司令已經把陸軍帶到了密雲、赤峰一帶,但是如剛才如說,我瓊崖人民人人是戰士,個個能打仗!日本陸軍登陸之後,也占不到好處!」

伍朝樞:「聽你這麼一分析,我真是豁然開朗,沒有後顧之憂了!好!那就按你說的去做吧!」

唐紹儀也是鬥志昂揚:「如果日本以為你們北上了,瓊崖就成空城,那麼他們就算錯數了!」

韋步平道:「有兩位老大人支持,那我就氣勢洶洶的北上了!」

「氣勢洶洶?」

「對!一定要氣勢洶洶!把實力亮出來,小鬼子也是欺軟怕硬之輩!我們硬,他們就軟了,至少一段時間之內不敢亂來!」

伍朝樞和唐紹儀面面相覷:不知道這小老鄉所說的氣勢洶洶是什麼意思?

但是第2天,伍朝樞和唐紹儀明白了!

……

先是日本張家口領事橋本、察哈爾特務機關長松井源之助接到國民政府從南京的來電:免除宋哲元的察哈爾省主席職務,有關「張北事件」的談判待新任察哈爾省主席上任后,雙方談判!

然後先是幾家報紙連篇累牘刊登:新任察哈爾省代理主席韋步平高調上任,與100輛坦克一起隆隆北上!

纏綿33日,總裁嬌妻帶娃跑 這真是一石激起千重浪!

舉國愕然:有這樣的陣勢?

接著各種質疑接踵而來!

什麼100輛坦克?怕是汽車不如的破爛貨吧!

我國什麼時候有坦克?還是100輛!這牛逼吹的太大了吧?

……

接著各種報紙的記者去集瓊州海峽,因為瓊崖保衛隊的坦克正在隆隆渡過瓊州海峽!

……

大龍湖的坦克生產早就開工建造了,只是缺少一個發動機!

在發動機的問題上,韋步平與薛思漳的意見有了分歧!

韋步平想用柴油機。

薛思漳主張用汽油機!

韋步平的意見是柴油機有力,可以實現重型坦克,到時縱橫馳騁,無與爭鋒者!

薛思漳認為汽油機發動方便,重量輕,同樣功率的柴油機比汽油機體積大1.8倍,重2.5倍以上!

而且汽油機發動機是完成的!有現貨的!

直接使用目前的飛機發動機小改,就可以裝在坦克上!

由於兩人意見分歧,近200輛坦克,除了發動機之外,其它部件已經安裝完畢!

現在韋步平作為擋箭牌,要出任察哈爾省代理主席,這日軍肯定要嚇唬嚇唬一番,否則這驕傲的樣子太氣人了!

坦克用柴油機只有樣板,航空發動機生產有很多,於是一夜之間,100輛坦克全裝上航空發動機,也就是汽油機!

出發前,韋步平對薛思漳說道:「結果證明你是正確的!還是使用汽油機合算!」

薛思漳說道:「下一批安裝柴油機也是可以的!」

韋步平點點頭說道:「可以試試!」

薛思漳說道:「從瓊崖到察哈爾省路途達遙遠了!我們的坦克最高時速是65公里,考慮到公路不好走,平均每小時速度不知道有沒有35公里,我建設用輪船把坦克運輸到天津!」

韋步平搖搖頭說道:「我這樣高調做作,目的是要震懾日本人!讓他們知道我們也有坦克,而且我們的坦克比他們好多了!」

薛思漳皺起眉頭說道:「萬一打起來呢?」

「那就打起來唄!我們又不是打不起!我們在河北省、察哈爾省、熱河省的部隊超過10萬!小鬼子真要打,那就轟轟烈烈來一場!」

薛思漳點點頭說道:「我就是擔心你的戰線拉得太長了,瓊崖、****、河北省,再加上察哈爾省!」

…… 「走,咱們去班級看看吧,估計這會都進班了。」胖子整理完床鋪對洛川說道。

洛川點了點頭,跟胖子走了出去。操場上的人依舊零零散散的,什麼,你問我為什麼零散?不是一千多名新生嗎,那我負責任的告訴你,這特么學校快有四個足球場那麼大了,又沒有活動讓學生扎堆,哪來那麼多人!

洛川和林勇松一步步的向教學樓走去,洛川不停的環顧四周,努力的將校園的地形刻在腦子裡。這是洛川的一個習慣,不過這種小事對於這種記憶力超乎常人的變態來講,還真不值一提。

「聽說班級是按高考成績分坐,你多少分啊,我527分,沒準咱倆還能坐一起呢。媽的,這破學校分數線580,還是家裡托的關係才給小爺我塞進來。」胖子說道。

「741。」洛川回答道。

「嗯,前面就到教學樓了…卧槽,你說多少?741???你在給我玩什麼蛇皮,你確定不是541?641?」胖子不可思議的喊道。

洛川白了他一眼,看著旁邊吃驚的胖子,一字一句的說道:「7!4!1!這有什麼好吃驚的。」

「卧槽,純學霸啊,我還以為你是個公子哥呢,一副小白臉模樣,原來你是考進來的啊。」胖子看著洛川說道。

當魚愛上貓 洛川滿頭黑線,這胖子什麼理論,難道世家子弟就不能好好學習了?學霸就一定要出身貧苦人家,從小男耕女織,勤勤懇懇挑燈夜讀嗎?想到這裡洛川沒有在理會胖子,因為他們已經走進了教學樓。

胖子也不在意,進了教學樓后就開始拉著洛川到處找班級。

「老師您好,我想問一下大一3班在哪。」胖子笑嘻嘻的問道。

執勤老師看著胖子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熱心的給胖子指明了道路,胖子謝過之後,拉著洛川蹦蹦跳跳的走向了不歸路。

「嗯,就是這。」胖子停了下來,猛的推開面前的門。

「哈哈哈,咱們又是第一個到……呃。」胖子的笑聲戛然而止。因為教室里已經坐滿了人,目光全部看向胖子和洛川二人。

「呃…大家好,我叫林勇胖,啊不對,我叫林勇松,以後請大家多指教。」胖子倒是反應快,借著尷尬的局面向大家推銷……介紹一下自己,而洛川就不一樣了,洛川很不喜歡這種被一群人注視的感覺。

「哇,來了個帥哥啊……」

「什麼帥哥,哪個肥頭大耳的胖子嗎?哈哈……」

「不是啊,你看那胖子後面那位小哥哥……」

「我靠,還真是個大帥哥啊,不行,這個獵物是本萌妹的……」

……

「同學們靜一靜。」講台上,一位穿著粉色長裙,留著一頭金色捲髮的女子說道。

「嗯…林勇松同學你坐在倒數第二排那個空座那。」金髮女子說道。

胖子此時心裡無數個羊駝在奔騰,倒數第二排啊!這是按成績分的坐,難道小爺我堂堂527就這麼掉檔次了嗎?不過胖子也就是心裡想想,要是開口說出來的話,怕是會惹民憤,原因無他,正是因為這說話的金髮女子長了一張秀美的臉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