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蘇眉,在被輕薄的一瞬間,整隻貓都石化了!

她居然就這麼被摸了——渾身上下!!

在上個世界里也是如此吃別人豆腐的她,終於來了報應……

「喵嗚!」 狼王日記 回過神來的蘇眉,不滿一聲直接咬住玄明子的手,但又不敢咬的太重。

隨後哼哼唧唧。

「如果你不是女的,剛才你這麼對我,我就會把你吃了!」 盛世奪妝 蘇眉忽而開口說話,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看著玄明子。

玄明子饒有興趣,隨即挑了挑眉,假意驚訝道:「你是妖怪嗎?」

蘇眉又高傲的揚起腦袋,「怎麼樣,害怕了吧!若不是看你貌美非凡,本包子才不會理你呢!」

「原來你叫包子。」玄明子眼中好似帶上笑意,大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單純沒腦子的妖怪。

「呸!」蘇眉惡狠狠呸了一聲,「你要叫我狸兒包大人,知道嗎!」

「你的意思是,這座山裡還有許多你的隨從了?」玄明子總是在捕捉蘇眉話里的重點。即使他已經在暗中聯繫上月娥公主,把赤雲山的情況摸的差不多。

不過這隻不知是什麼身份的狸花貓妖,卻是一個意外。

「當然——」蘇眉的眼睛眯了眯,似乎很享受在玄明子懷裡。「不是!」

轉了一個大彎,蘇眉一口氣差點沒把自己憋死。

「唉……」忽而幽幽一嘆,蘇眉話鋒一轉,「看你這麼漂亮,卻什麼也不懂。我就勉為其難帶你游一次我們赤雲山好了!」

玄明子心中差點沒崩住笑意,也不知這隻妖怪是從哪裡來的。 追尋幸福的定義 雖然並非他想象中被妖怪抓起來,還要假意擔心受怕一時。

若是能以好奇的姿態一路走進去,倒也不錯。

「此話當真?」玄明子問。

蘇眉就差沒拍著胸膛保證了,隨後叫上「豺兒狗」三個字。

豺兒狗就從樹的後面走出來。

「這是我們最有名的巡山妖怪,豺兒狗,整個赤雲山他都知道,厲害吧!」蘇眉跟獻寶似的,把豺兒狗給暴露在玄明子面前。

在豺兒狗的心裡,玄明子這種級別的美人,大王肯定不會放過了。以後她也是終生不得離開赤雲山,所以對於蘇眉的暴露,他沒有一點抗議。

「果然厲害。」玄明子總是不咸不淡地搭話,也沒有一絲害怕。

若是聰明的人早該發現玄明子的不對勁,但是蘇眉和豺兒狗一點也沒在意。

反正這是必經之路,在不在意有什麼不同呢?

「那你叫什麼名字?你告訴我們了,我們才帶你游山。」蘇眉伸出粉嫩的舌頭舔著自己的爪子,肉墊軟軟的踩在玄明子胸口處,光明正大地吃豆腐。 「我叫玄月。」玄明子隨口說了一個假名字。

「玄月,這個名字不錯啊喵~」蘇眉搖了搖尾巴,故意往玄明子的頸脖處撩。

直到玄明子忍不住,一手抓住蘇眉的尾巴,往她身下放好。蘇眉又道:「你身上的味道真好聞,是人類經常說的胭脂嗎?」

當然不是了。

蘇眉其實心裡也清楚。

玄明子修鍊的心法叫寧心咒。那是以清心、靜神為主,渾身散發著寧靜之氣,最惹妖怪注意。

這也相當於是誘餌,將妖怪勾引過來,才好一除了之。

但此刻,玄明子自然不能說是因為他的心法緣故,故而只能依著蘇眉的猜測點頭。

「大約是吧。」

「不是!」蘇眉又自己反駁上了,「我亦見過不少人類女子,但她們身上的胭脂味道十分濃厚,與你不同。」

「你這是……從身上發出來的。」蘇眉的褐色鼻子又朝玄明子身上狠狠嗅了一把。自顧自說道:

「我聽別人說起過,唯有少女才會散發體香,一旦破了身子,香味就會自行消失。你還是朵苞兒吧!」

玄明子面露尷尬:「……」

隨即又想到,妖怪並非人類注重禮儀教道,說話往往比較露骨。

但是作為一名「女子」,被人這樣說出來,應當顯現羞澀才是。

玄明子暗自運氣將臉憋出緋紅。

又聽得懷裡的狸花貓說一句:「誒?這個體香又濃厚許多了!」

玄明子:「……」

這一次,玄明子不是運氣憋紅臉頰,而是真的臉色發燙了。

豺兒狗一直在前面帶路,每隔一個小山頭就有三四個小妖怪在把守,赤雲山雖不大,但也不小。這樣的妖怪數量已經算是「眾多」了。

玄明子光明正大地打量眾小妖,眾小妖也因為他身上的那股寧心咒而紛紛看向他。

所有妖怪看到玄明子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美!

山裡居然來了個大美人兒!還是讓豺兒狗和狸兒包帶上來的!他們倆可算是立了大功,肯定會得到大王的很多賞賜了!

玄明子對於這些目光不甚在意。

他懷裡的狸花貓也總是不斷跟他說話,讓他沒辦法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他地方。

於是,一人、一妖、一貓,異常和諧地在赤雲山走了一圈。

越近傍晚,蘇眉終於開始提出正題。

「天色都這麼晚了,不如你就在我們赤雲洞里睡一覺好了。」

蘇眉提出的要求已經不算突兀了。因為白日里,他們經過不少妖怪面前,都能聽到這些小妖怪的議論紛紛,無非是說大王不久之後又要納新夫人了。

而這個貌美的新夫人,就是他自己。

那些妖怪們大大咧咧的站在他面前議論,一點也不顧及的樣子,讓玄明子幾度生氣又無奈,最終化作一口氣吐出來。

「你家大王是不是想要娶我做新夫人?」玄明子開門見山,似笑非笑。

經過一天的相處,他已經把這隻貓的鬼胎脾性摸得七八分。如此耿直的提問,主要也是想看看這隻狸花貓什麼反應。

蘇眉舔了舔自己的爪子,斯條慢理地梳理自己的毛髮,「做我們大王夫人有什麼不好?喵~」 「做一個妖怪的夫人有什麼好?」 一痣傾心 玄明子再問。

「好處很多啊!」蘇眉理所當然,「幾年前我們大王從大晉擄來的月娥公主不也當了大王的夫人?她想要什麼大王就給她什麼,就連房事都沒有強迫與她!」

「是嗎?」

玄明子神色之間閃過詫異。

可他在暗中聯絡公主時,月娥公主把自己說的多慘多慘,儘是那虎妖強迫她做事。

「你若不信你便去看看!」

蘇眉一爪子又拍上玄明子的胸脯,不輕不重的,帶著柔軟的毛和肉墊子,簡直能酥到人心裡去。

「不過大王今天早就心癢難耐了,你還是去見一見我家大王吧。」雖說虎赫是山大王,可也沒殺多少人禍亂民間。

妖怪自有妖怪的修鍊之法,也不全是吃人來增長自己的修為。

吃人的,那叫邪魔歪道。他們只不過是佔山為王,外加時不時去附近城鎮里做些偷雞摸狗的事情罷了。

比如,赤雲洞門口的石獅子,就是虎赫看城裡大戶人家門口都擺著,看起來比較氣派,所以他也學著擺了兩個。

再比如,把貌美如花的月娥公主擄來當夫人了。

「也好。」玄明子心裡自有想法,反正他的任務是將公主救出。而這群妖怪……若非如公主所說的十惡不赦,放他們一條生路也未嘗不可。

虎赫一大早就聽到豺兒狗和狸兒包拐了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上山來了,他早就等得不耐煩,要不是豺兒狗跟人再三交代說不要驚擾了美人,讓美人兒對赤雲山的印象不好,虎赫估計直接出現強行把玄明子抓進洞里去了!

這會兒美人終於要來了,虎赫直接把洞里所有好吃好喝的拿上來。

然後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斷向門口張望。

終於,傳說中的絕世美人走了進來。

一眼過去,虎赫瞬間就覺得自己山洞裡的珠寶都黯然失色。

如此美人,就是以江山獻上博之一笑,都讓人心甘情願!

虎赫本就是山野修鍊成精的老虎,喜愛什麼討厭什麼,皆以自己的喜好為準。但這個標準,一下子就被打破,變成皆以玄月的喜好為準。

可見,玄明子幻化的女子擁有怎樣絕世無雙的模樣。

「美人,快,請上座!」

玄明子還未開口,虎赫便連忙從上方下來,把玄明子邀請上去。甚至還想用手拉住玄明子,但是被他美目一瞪,只能嘿嘿訕笑。

蘇眉這時已經從玄明子懷裡跳出來了,畢竟她一個小妖,在虎赫面前可不敢隨意放肆。

蘇眉退到一旁,暗戳戳的化為人形站在一群小妖之間,等待虎赫的吩咐。

玄明子自顧自的走到為他擺好的一桌酒席面前,有米有飯、有醬油醋、有葷有素,皆以人類的標準來進食。

「這些……都是為我準備的?」玄明子素手一指,挑著眉忽而問他。

虎赫一愣,隨後點頭,「美人不喜歡嗎?假若不喜歡,本王再讓他們重新弄!」此話說的霸氣,大有一副你想怎樣我都依你的意味。

「大王費心了。」玄明子沒說喜歡,也沒說不喜歡。 「不費心,不費心。為美人準備的,當然是越精細越好!」虎赫自己也找了個座位,就坐在玄明子旁邊。

隨後想到什麼,大聲一吼,「豺兒狗與狸兒包!」

豺兒狗和蘇眉當即跑出來,躬身面向虎赫。「大王!」

而玄明子身體也是微微一僵,看著蘇眉的方向,有些綳不住的表情。

一整天里,他都以為對方是不能化形的小妖怪,所以對被蘇眉吃豆腐、以及摸了她下面來判別雌雄都沒什麼感覺。

但是現實卻是給了他當頭一棒:

這隻小妖怪居然是可以化形的!

玄明子一下子就石化了。

他今天都做了些什麼不可原諒的事情?!

雖說妖怪對於這些比一般女子開放許多,但是他本是男子,如此光明正大輕薄一名女子這種感覺……

玄明子尷尬了。

而沒有人注意到玄明子,他們更關心的是,豺兒狗和狸兒包這次真是走大運了!不知道他們會得到多少賞賜!

「今天是你們立了大功!豺兒狗,我就讓你當——我赤雲山三百二十六名小妖怪的總教頭!」

豺兒狗的眼神瞬間亮了,他一下子從一個巡山小妖變成了總領小妖怪們的總教頭,這級別一下子跳到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怎麼可能不高興!

「謝謝大王!謝謝大王!」豺兒狗連忙磕了好幾個頭,整個人都樂乎乎的。

「狸兒包,是你出的主意讓本王見到了美人。總教頭已經賞給了豺兒狗。那我就賞你……讓你當我的義妹好了!」

眾小妖,尤其是女妖精,看著蘇眉的表情更羨慕了!

這可是大王的義妹,相當於二大王!

早知道將一個美人帶回來就有這樣的好處,他們應該早點下山去搶才對!

「謝謝大王!啊不,謝謝義兄!」

蘇眉改口倒挺快。虎赫的反應在她意料之外,不過也是一個驚喜,這樣就不用她再費心思找借口去接近玄明子了。

這一趟下來應該算是三喜臨門。蘇眉當晚就換了個自己睡覺的大房間,裡面除了有些怪模怪樣,但好歹也算個獨間了!

這一夜裡,虎赫與玄明子相談怎樣,蘇眉不去關心。總之她只知道,玄明子不會輕易讓虎赫佔了便宜就是,同樣也不會輕易暴露出來。

隔天,蘇眉一大早就把自己里裡外外修整了一遍,不再是穿著破衣褲,而是找來了一件符合自己尺寸的布衣,加上披風。出門就是幾個小妖怪在後面跟著,看起來還真有點威風八面的感覺。

「玄月!」一直爪子不斷拍門,蘇眉也沒有一點不好意思。

玄明子這時才剛剛修鍊完畢,聽到蘇眉的拍門聲,又給自己施了個法術,變幻成玄月,開門。

「哇!玄月,你的體香又濃郁許多了!」才見面的第一句話,蘇眉就大呼一聲,讓跟在她身後的小妖怪們都笑起來。

玄明子瞬間面紅耳赤。

明明是他修鍊了一晚上,才使寧心咒的功效遍布整個房間,本被人誤會成體香並沒有什麼,但是……

但是他的臉依然不爭氣地紅起來。

【別問我昨天幹嘛去了只有四章,我匡扶正義去了……】 「當你家大王的義妹滋味如何?」為了避免尷尬,玄明子開始主動找起話題。

蘇眉怎麼會看不出玄明子轉移話題呢?她偏偏不想就這麼早放過對方,而是把頭湊過去,低下看著對方挺起的山峰,深呼吸一口氣,表情要多單純有多單純。

「啊~」長嘆一口還帶著迴音,隨後才幽幽回道:「滋味特別好~」

也不知說的是玄明子的「體香」,還是回答玄明子的問題。

玄明子再度表情龜裂:「……」

蘇眉又嘆:「為什麼我都沒有聞到我自己的體香呢?」

這根本不是體香!

玄明子在心裡默默回答,可惜的是,這個答案他卻不能說出來。

「也許因為我不是人類?」蘇眉自顧自說話,在玄明子發怒之前愉快的把這個問題拋到一邊,開始說明自己的來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