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你進入了試煉之塔。

試煉之塔內部的空間極大,林岳站在哪裡,茫然地看著眼前的情景,一個空曠無比的圓大廳上,中央是一個巨大得難以形容的光球,它彷彿太陽一樣給整個圓形大廳提供光亮,而大廳的四周圍是無邊的漆黑,那是一種沒有任何一絲光亮的幽暗。

「不對,這裡根本不是試煉之塔,試煉之塔內部不是這樣的!」回過神后,林岳忍不住驚叫道。

印象中,試煉之塔是「境界ol」後期開放給高級玩家的活動場所,它分為100層,玩家每攻略一層可以得到相應的裝備,寶石和聲望。

但是眼前的大廳,卻跟林岳過去認知的試煉之塔大廳完全不一樣,甚至可以說是完全兩個不同的空間。

「難道因為我接到了相關的主線任務,所以試煉之塔才會變成這樣?」

林岳心中驚疑不定之際,一把聲音突然傳來。

「我等你好久了,手持神器之人。」

林岳嚇了一跳,循聲望去,只見那個巨大光球的背後緩緩走出來一個赤著腳打得小女孩。

小女孩約莫6,7歲,留著一頭銀色的長發,黑色哥特風的打扮,右手還提著一個看上去十分殘舊的兔子玩偶,此時正用一綠一紅的雙眼注視著林岳。

手持神器之人?

聽到這話,林岳不知怎的下意識看了一下自己手中拿著的那把匕首,從進入試煉之塔開始,匕首上金色的花紋越發明顯。

系統:你完成了主線任務「深入黑暗」,獲得經驗值8000點。

收到任務完成的提示,林岳才注意到這個哥特蘿莉正是他要找的npc——菈菈。

「小妹妹,這把匕首是你的嗎?」林岳抓住匕首走到她的面前,並且嘗試跟她交流。

「匕首曾經是我的,但是它現在已經屬於你。」菈菈面無表情道。

「我的?」林岳感覺這句話有點莫名其妙,於是想了想,又換了一個問題,「你剛才說的神器,是指這把匕首?」

「是的。」菈菈點了點頭。

「那麼我接下來要怎麼辦?」急切想知道下一個主線任務的林岳接著問道。

「很簡單,殺死所有跟你一樣手持神器的人。」菈菈再次說出一句讓林岳感到一頭霧水的話。

殺死所有跟我一樣手持神器的人?這是什麼鬼?

林岳看著手中的匕首,又看著眼前這個全身上下散發著神秘氣息的npc小女孩,眼中儘是茫然。

「神選者啊,快去完成你的使命吧,收集所有的神器,去天界的彼岸,打開境界之門。」菈菈的聲音再次響起。

「喂,我完全聽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林岳正要追問,系統卻突然彈出新的信息。

系統:你觸發了神之任務「境界之門」,任務難度s,殺死所有跟你一樣手持神器的玩家,並奪取其神器。齊集所有神器后前往天界的彼岸,打開境界之門。

誒?

看到這個任務提示林岳懵了,停下來仔細又看了一遍,還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大概停頓了兩,三秒,林岳扶額道:「擦,真的假的,s級任務?」

林岳還想問對方這個任務是怎麼回事,可是當林岳重新抬起頭的時候,那個叫做菈菈的npc居然不見了。

人呢?

正當林岳要衝上去找人,然而毫無徵兆地,眼前的景物突然扭曲了起來,接著白光一閃,林岳駭然發現自己已經離開了試煉之塔,重新回到了外邊的世界。 獃獃的看著眼前那座高聳入雲的試煉之塔,半響,林岳不信邪向前走出,結果重新被擋住了去路。

系統:警告!前方為未開放區域,禁止玩家通過!

系統:警告!前方為未開放區域,禁止玩家通過!

……

連續試了幾遍,但是結果一樣,系統一直重複著這句話。

「靠,剛才明明可以進去,現在為什麼又不成?」

林岳皺了皺眉,目光落在手裡拿著的匕首上,不一會人,林岳的瞳孔微微收縮。

神之刃-災厄(無):世界道具,品質未知,神器效果:持有該神器玩家在攻擊的時候,有1%的幾率造成一擊必殺,該效果對同樣持有神器的玩家無效。(註:灌注了世界真理的神物,由神打造出來的兵器,持有神器的玩家在一定範圍內可以互相感應對方。)

匕首顯示的信息改變了,之前明明是任務物品,現在變成了一種名為「世界道具」的物品。

「按照字面上的理解,持有神器的玩家一定不止我一個,任務要我去殺同樣持有這些神器的玩家,這是什麼跟什麼?」

一時間,想不通的事情好像越來越多,林岳又打開了任務欄,下一秒,他卻傻了眼。只見任務欄上面,原本的主線任務徹底不見了,既沒有原來「深入黑暗」的任務,也沒有後續的任務。

「絕對不可能,主線任務怎麼可能會消失?」

主線任務是「境界ol」所有玩家從離開新手村開始就會接到的固定任務,它貫穿這個遊戲的故事。按道理,主線任務會隨即玩家的等級提升而刷新,偶爾出現不同的發展方向,但是最終的目標都是殊途同歸,絕對不會無緣無故消失。

林岳注意到,任務欄上主線任務消失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那個所謂的神之任務。

系統:你觸發了神之任務「境界之門」,任務難度s,殺死所有跟你一樣手持神器的玩家,並奪取其神器。齊集所有神器后前往天界的彼岸,打開境界之門。

「神之任務嗎?」林岳抿著唇,陷入了深思。

作為重生者,上一世他雖然不敢說對「境界ol」所有的任務了如指掌,但是他從來沒見過有這樣一個任務,居然讓他去殺別的玩家。

這不科學啊喂?

越看越覺得這個所謂的神之任務不靠譜,林岳嘴角抽搐了一下,接著打開了好友欄,並且在搜索欄上輸入了一個名字。

幾分鐘后,林岳關上了私聊頻道,表情變得更加凝重。

剛才林岳主動聯繫了那個提供情報的玩家,對方聲稱在試煉之塔的外邊見到過那個叫做菈菈的npc。

林岳回頭看著不遠處的試煉之塔,自言自語道:「那個npc小蘿莉看上去也很可疑,明明是沒有開放的地圖,她怎麼可能在這裡自由出入? 初戀撞上大明星 還被別的玩家看到?」

實在想不明白,林岳只好暫時離開,反正繼續呆在這裡也沒辦法進去試煉之塔看個究竟。

……

接下來的兩天,林岳基本上過著三點一線的生活,白天上學,晚上偶爾上線練練級,把自己的等級控制在等級榜第一名的位置上。

至於那個神之任務,林岳到現在都沒有任何的頭緒,他曾經一度認為那是bug,為此還諮詢過「境界ol」的在線客服。可是得出的答案,卻是被告之的數據沒有異常。

聽到這個答案,林岳感到頭疼之餘又暗鬆了口氣,因為連「境界ol」的客服都這麼說他的賬號正常,除了證明那個古怪的神之任務沒有問題外,還順帶說明他從滿級賬號郵寄過來的錢並沒有被發現。

當晚,林岳很大膽的從滿級賬號那邊轉移了足足一百萬的金幣,到現在這個賬號的背包里。

那麼多的錢當然不是林岳一個人自己用,現階段遊戲里根本不需要用到那麼多的錢,事實上是林岳最近在研究一套新的掘金計劃,一百萬金幣是起始資金。

此外,還有一件讓林岳感到頭疼的事情,那就是小饞貓公會,儘管那天下線以後,林岳第一時間退出了企鵝群,可是他們好像認定了林岳就是他們公會的成員,時不時私聊林岳,讓林岳去參與各種莫名其妙的公會活動。

後來林岳實在被那些人煩得不行,只好把他們一個個給拉黑,這才耳根清凈。

撇開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剩下的時間林岳只需要靜靜的等待沖級競賽的結束。

這兩天林岳練級的時間駛入變少了很多,等級還停留在28級,但是依然穩坐等級榜的第一位。

第二位的炎黃血帝現在才26級。

今天是10月10日,距離沖級競賽剩下最後晚上的幾個小時,林岳幾乎可以肯定自己穩拿競賽的冠軍。

但是為了保險起見,最後幾個小時林岳還是發了點力,到赫連山脈群刷了一個晚上,把自己的等級最終定格在29級。

系統:全服公告,敬愛的玩家們,沖級競賽已經結束,玩家等級排名以及獎勵發放名單將會在明天伺服器維護后公布,請各位留意官網消息。

系統:全服公告……

系統:全服公告……

林岳從滿山偏野的怪物屍體上站起來,看著面前剛剛刷新出來的公告,忍不住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雖然是預料中的事情,不過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等級榜最頂端的位置,林岳心中多少有點激動。

等級榜第一,往下是一些林岳過去只能仰望的存在,如今自己卻站到他們的頭上,沒有比這個更加爽的事情。

「炎黃血帝居然不是第二?」

查看等級榜的時候,林岳發現了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那就是前幾個小時還在等級榜第二的炎黃血帝居然被人擠了下來,現在佔據第二位的,是一名叫做惡夜的玩家,27級戰士。

「惡魔心臟的會長惡夜?」一看到這個id,林岳腦海里情不自禁的閃過一個不可一世的男人。

第三名才是炎黃血帝,他雖然在最後半小時升到了27級,不過速度似乎比惡魔心臟的惡夜要慢上了半拍。 沖級競賽結束的當晚,不管是遊戲的線上還線下都熱鬧得不行,尤其是這次沖級競賽的冠軍,居然落在一個名不經傳的傢伙身上,實在令人大跌眼鏡。

小饞貓的土豪哥。

林岳這個id,瞬間霸佔了華夏各大遊戲的論壇,雜誌的頭版,一些專業的網游評論員開始對這個突然橫空出世的神秘高手進行猜測。

有人說林岳是某個大公會秘密培養出來的武器,也有人說林岳是是wgpr(worldgameplayerrank全球遊戲玩家排名)上排名前列的玩家,只是隱藏了原本的id而已。甚至有人說,林岳極有可能是「境界ol」運營商旗下的gm。

不管怎麼樣,關於林岳的身份從昨晚起眾說紛紜,各大公會向林岳拋出了橄欖枝,希望林岳可以加入他們的公會。

果然,跟完成哈洛特遺迹首通那天一樣,林岳很快收到了各種私聊請求,早有先見之明的林岳及早把私聊設置弄成了「拒絕陌生人請求」的模式,否則光數以千計的私聊請求就足以把林岳煩死。

林岳的好友欄里,只有幾個跟林岳比較相熟的,在得知林岳獲得沖級競賽第一名后發來了賀電。

當中包括聖域九州,冬天鳥兒真冷他們,就連張超也沒有例外,第一時間就找上了林岳,還喋喋不休的問道:「林岳,你真的拿到了第一名?沖級競賽的獎勵是什麼?」

林岳實在不勝其煩,直接丟下一句「我也不知道」便關掉了張超的私聊,順便把他屏蔽掉。

除了這些人外,讓林岳感到意外的是,一直自稱林岳「頭號小弟」的寂寞的魚居然沒有發來賀電。

「真是的,老大得了第一,居然連問候都不來一句?」

出於悶騷心理,林岳主動向寂寞的魚發起了私聊,不過得到她的答覆后,林岳便滿臉黑線的扶住了額頭。

「什麼是沖級競賽?」

直到關掉了私聊,林岳腦海里還回蕩著寂寞的魚這句充滿了無辜味道的說話,林岳暗暗後悔自己多此一舉。

不管怎麼樣沖級競賽總算結束了,自己的等級也暫時拋離了大部隊一段小距離,林岳也不急著繼續練級,而是早早下了線。

翌日。

林岳如常回到了學校,剛進教室,張超便急急撲上來問道:「坦白重寬抗拒重嚴,講,沖級競賽給了什麼獎勵?」

林岳沒好氣道:「大哥,昨晚系統公告不是說了嗎?獎勵要等今天系統維護完畢再發放,我現在哪裡知道獎勵是什麼?」

張超一拍腦門,乾笑道:「擦,我忘記今天維護了。」頓了頓,張超又推了林岳一把,「死林岳,領到獎勵別忘了給我看看,沖級競賽第一名的獎勵,一定很牛逼,讓哥們開開眼界也好。」

說完,張超自己又一臉懊惱的說了一句,「可惜我不知道你玩了人族,還玩得那麼厲害,早如此,當初哥們跟著你選人族,說不定還可以沾點光上等級榜前十。」

林岳哭笑不得,雖然他真的有能力帶他上等級榜前十,不過可以的話,他不希望把自己底牌告訴別人,就連好朋友也不例外。

兩人又閑聊了兩句,林岳才坐回自己的座位,不過這時候,同桌的姜文雪卻突然沖林岳微微一笑,輕聲問道:「你們剛才談論的是『境界ol』?」

林岳奇怪的看著她,顯然被她這話驚到。

姜文雪掩嘴笑道:「別這麼驚訝,全班的同學都在議論,我又怎麼可能不知道?」

林岳這才注意到,班上的同學三五成群圍在一起交頭接耳,聲音不時傳入林岳耳中,內容都是關於作為的沖級競賽結果。

不得不說,「境界ol」真的很火爆,就連他們這種重點高中也沒有例外,差不多接近九成的學生知道或者正在參與這個遊戲。

林岳說道:「我只是很好奇,我們的學習委員怎麼會關注這種事情?畢竟遊戲於學校來說其實玩物喪志的東西。」

姜文雪眨了眨眼道:「怎麼啦?學習委員不可以關注網路遊戲?別把我看成老古董,書獃子。再說,說玩物喪志太誇張了。只是一個網路遊戲而已,只要不沉迷其中就不會有事,何來喪志?」

驚訝於姜文雪這番言論,林岳失笑道:「學習委員說話果然不一樣,我都無言以對了。」

姜文雪掩嘴笑道:「林岳同學也不差,以前我沒想到你會這麼幽默,還會玩遊戲,不知道你在遊戲里玩得如何?」

林岳淡淡道:「還行!」

姜文雪聞言,忽然半開玩笑道:「還行就是不錯咯,不錯應該挺厲害的,林岳同學,不知道那天我想玩一下這個遊戲,不知道你可不可以教我?」

這麼什麼邏輯?

林岳真的有點無語,他怎麼以前沒發現這位文靜的女孩會有如此調皮的一面,而且聽她口氣,好像不像開玩笑。

大概因為有共同的語言,過去不怎麼互相關注對方兩人好像多了不少說話的機會,林岳還是頭一次覺得有這樣一個同桌不錯。

……

放學后,林岳馬上回到出租屋。

今天伺服器維護的時間是從今天早上的7點到下午的14點,也就是說維護早就結束了,林岳也很想快點知道沖級競賽的獎勵是什麼。

戴上連接器,下載並更新了維護后的遊戲客戶端后,林岳再一次回到遊戲中去。剛完成登陸,林岳面前率先彈出了這次系統維護后的更新內容。

系統:維護公告(一):公布沖級競賽獲獎名單,第一名,小饞貓的土豪哥(29級),第二名,惡夜(27級),第三名,炎黃血帝(27級),第四名,天堂明哥(27級),第五名……

系統:維護公告(二):發放沖級競賽獎勵,發放辦法以郵件的方式郵寄到每位獲獎玩家的郵箱,請每位獲獎玩家注意查收。

系統:維護公告(三):開放公會駐地系統,每位等級超過10級,並成立公會的玩家,可以通過擊殺30級以上boss獲取「公會令牌」,持有公會令牌的玩家在達到特定條件后可到各大主城的「公會管理員」處申請公會駐地。

系統:維護公告(四):開放寵物系統,每位等級超過10級的玩家可以在各大主城「寵物管理員」處購買寵物蛋和飼養寵物的物品。

系統:維護公告(五):……

ps:哭暈了,昨天手殘點了系統自動更新,結果更新完畢系統自動重裝,這一章剛碼完連保存都沒保存就自動重啟了機器,連自動保存的臨時文件都被系統刪光了,怎麼找也找不著,最後只好重新寫過/(tot)/~~ 維護公告的內容幾乎都是新增遊戲功能,並沒有修復bug之類的內容,看到這個,林岳心中更加篤定自己那個滿級賬號的安全性。

拉開系統菜單,果然有官方發過來的郵件,附件上掛載了這次沖級競賽的獎勵。

好歹也是「境界ol」公測后第一次舉行的活動獎勵,林岳多少還是有些期待。打開郵件,提取附件后,一堆的信息刷新出來。

系統:你獲得了聖弓-幽影(橙)

系統:你獲得寵物蛋(金) 影帝vs影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