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這是唐家後門的市集!」

唐玉認出了眼前的景色,而低頭一看,自己正被綁在那根立柱上。 鬼將軍的冷夫人 地底的昏暗也隨之變成了烈日當頭。

「我這是回到了半年前!」

「隨後,就應該是唐熙義出現了!」

唐玉正想著,從熙熙攘攘人群中,就出現了一個白衣少年。

「不!這不是真的!一定是幻覺!」

唐玉想要喊出來,可是當唐玉想要開口的時候,卻發現,根本開不了口!

當時的情節再度重演,唐熙義依舊是假仁假義的上前,裝模作樣的痛哭一番。

「不!這一定是幻覺,我心裡不去想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這幻覺就不攻自破了!」

唐玉強作鎮定,抱元守一。

「唐熙義已經被蘇家處理掉了!不可能出現的!」

唐玉不斷的告訴自己,眼前的這一切都是幻覺!

可是當僕人的鞭子抽打在身上的時候,唐玉還是感覺到了那種疼痛。

鞭子抽到被暴晒的皮膚上,疼到了極點!

「啊!都是幻覺!給我破!」

唐玉聲嘶力竭的一聲暴喝!

忽然之間,飛在空中將要打在唐玉身上的鞭子停頓了下來。好像一幅畫一樣,鞭子停在空中,詭異的厲害。

而且底下的那些個看熱鬧的百姓們,也都停止了說話。

好像時間被暫停了一般。

停頓了約兩三秒之後,唐玉眼前的世界唰的一下,再次發生了巨變。

原本在市集的一切都消失不見,轉而變到了密林之中。

唐玉仔細的觀察著這一切,發現這個地方似乎有些眼熟!

「對了!這是我救陳彤的地方,而這個角度!就是我要刺殺歐陽夏的時候!」

唐玉一下子想了起來。

果然,遠處的景物逐漸清晰,陳彤和歐陽夏就在不遠處!

「彤姐!」

唐玉如同那天一樣,再次刺向了歐陽夏的后心!

當唐玉以為還會像已經發生的事實一樣演變的時候,那背對著唐玉的人影突然轉了過來。

原本應該是歐陽夏的面孔,卻突然變成了歐陽雄!

轉身迅猛的一拳就朝著唐玉的臉上打了過來。

歐陽雄的實力,那可不是唐玉能夠撼動的。唐玉一劍刺如歐陽雄掌心。

可是歐陽夏身上爆發出強大的靈氣,不僅僅將唐玉可能逃跑的方向,全部用靈氣進行了封鎖。而且那拳頭上的力道和靈氣,也不是唐玉能夠抵抗的。

就當那致命一拳眼看就要打到唐玉身上。

唐玉終於從那種驚恐中醒悟了過來。

「都是假的,幻覺,我不信就是了!」

「幻境!破!」

「破破破!」

隨著唐玉的大喊,本來氣勢如虹的歐陽雄,隨著唐玉的暴喝,變成了粉碎。

場景再次轉換,經過這兩次的幻境之後,唐玉自我感覺良好。

覺得這環境的殺傷力,似乎並不是很大。

可是隨著第三個場景一出現,唐玉心裡有些發苦。

這個場景變換成了侯輕語林間小筑後面的湖邊。

就是那塊大石頭的邊上。

而水裡,果不其然的有一個俏麗的身影。

唐玉深吸一口氣,捏緊拳頭,隨時打算爆發破掉眼前的幻境。

可隨後的場景,卻並不是唐玉見過的那樣,隨著一個雪白的背影出現后,第二個光著的後背,也出現了。

「這個背影是……陳彤!」

唐玉對於湖水裡同時出現的兩個人,感到一絲震驚。

「難道說,這個幻境,還能出現我沒有經歷過的?可是這個場景之中,我好像沒有受傷啊!」

唐玉一時間有些拿不準,這個環境到底依靠什麼來傷人。

而隨著唐玉這一點簡單的思考,湖面下,又鑽出一個人來。

「這是!那個神秘的白髮女子!」

賴上霍先生 一頭純白的頭髮,這個女子,唐玉在夢裡見過好幾次,雖然沒有見過正臉,可是每一次這個白髮女子的出現,都會有一些曖昧的美夢。

這就讓唐玉,對於這個白髮女子,也是有十足的好感。

「可是,這個環境要怎麼傷害我呢?」

唐玉陷入了苦思。 「不對!」

唐玉想著想著,突然想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

「隨著這個場景我沒有見過,也沒有經歷過!可是出現的這三個人都是我見過的!」

「也就是說,這個幻境,只能出現我腦海中有的東西,也就是說,一切看起來很奇怪的東西,很有可能就是殺機!」

唐玉想通了這一層,感覺心中把握大增。

湖水裡的三個女孩子似乎相互都不認識,各自玩著水,雖然三個光潔的後背和六個香艷的肩膀都露給了唐玉,可是唐玉卻無心欣賞。

隨著湖水裡的侯輕語輕輕一拋,一條白色的紗巾被丟到了空中,緩緩的朝著唐玉飛了過來。

唐玉的目光隨著那條紗巾移動著。

「不對!這個紗巾有問題!」

唐玉立馬反應了過來,然後避開。

果然,隨著那條紗巾落地,突然變成了那條小綠蛇。

「就知道是你搞的鬼!還有什麼招數,都使出來吧!」

唐玉警惕的看著那條小蛇說道。

小蛇隔空吐著蛇信子,像是在考慮用什麼辦法弄死唐玉。

唐玉也想著辦法,怎麼把這個小畜生給做掉。

一人一蛇對峙了起來。而他們所處的場景也一直在變化,從沙漠變化到樹林,草叢,甚至宮殿廟宇。

之後的所有場景里,都沒有了其它人,為二不變的,就是這一人一蛇。

終於,在新的場景變化到一片草地上之後,那條綠幽幽的小蛇轉頭爬進了草叢中,消失了。

隨著小蛇的消失,整個場景也消失不見,唐玉眼前的景色再一次回到了那地下河的隧道當中。

依舊不變的是那個發著光的小盒子,而那條綠幽幽的小蛇,卻消失不見了。

「真是稀奇古怪。世上居然有這種蛇!」唐玉回想了在無道子那裡看的那麼多書,認識了那麼多的動物植物,還沒有聽說過,一條蛇居然懂得幻術。

唐玉知道那蛇已經逃走,面對發亮的小盒,唐玉無所畏懼,伸手就抓了過去。

因為唐玉知道,一般這種珍寶,附近只會有一個強大的生物,因為如果有其它的強大生物,那麼他們兩個老早的就會打起來。

而當唐玉手指頭觸碰到那小盒子的一瞬間,唐玉感受到了。

盒子上有一股強大的力量。

「靈器!」

隨後,當唐玉把那個發著光的小盒子拿在手上之後,那盒子上的燈就變得黯淡了不少。

唐玉將心神沉入其中,一瞬間,唐玉就驚呆了。

不像是芥子戒指中那種固定大小的空間。

也不像是一般的靈器,沁入心神能夠看到靈器上篆刻的銘文符籙。

這個小盒子裡面的世界,好像是混沌宇宙!

唐玉心神看到的畫面,好像是在深夜的高山上,仰望宇宙星辰。

好像置身於星河之中。

幽暗的宇宙,萬億明亮的星辰。

「不對!」

唐玉突然感覺到,那星河似乎並不是沒有邊際的。

果然,畫面一變,就變成了一個乾乾淨淨的四周密閉的空間。

淡黃色的牆壁,不停的轉動著,上面隱隱有各種奇怪的畫面。

「我明白了,那些虛幻的東西,原來是這個盒子搞的鬼!」

隨後,唐玉為了驗證這個想法,心神退出。然後挽起袖子。

「果然!一切的東西都是你搞的鬼!」

袖子下面,根本沒有那條小蛇咬下的痕迹,那淺綠色的斑點,根本就不存在。

「能夠讓人產生的幻覺,進入幻境,如果用來拷問罪犯,應當是個不錯的選擇。」

「至於有什麼別的用處,還是之後問問殿靈吧!這種靈器,他應該見過的!」

唐玉將那小盒收好,仔細檢查起這個隧道的牆壁來。

經過一番細緻的檢查,唐玉再沒有什麼發現之後,終於開始想要打算離開這裡了。

「也不知道這裡深不深,直接挖土,能挖上去不!」

唐玉走到了掉下來的那個地方,運起靈氣,開始順著那個彎彎曲曲的隧道,慢慢的爬了上去。

整個過程也不難,很快就找到了那塊石頭。

當唐玉把手放上去的時候,發現了一點異變。

原本那塊石頭是又光滑又冰涼,而現在卻變得跟一般的石頭無異。而且好像也沒有那麼滑了。

唐玉帶著好奇,緩緩的轉動了那塊時候。

沒有絲毫作用。

「難道這個機關是單向的?這個隧道裡頭還另有出口?」

「不對,可能是這個石頭已經失去了力量,所以直接找個地方挖出去就好了!」

想通了這一環,唐玉抽出「冶金聖尺」,很容易的就在那塊石頭周圍的土地跟前,打開了一個口子。

隨著巨量的水開始下涌,那塊石頭也鬆動了不少。

很快的,在極端銳利的工具和唐玉誇張的體力下,那塊石頭順著隧道滾了進去。

而唐玉則是順著水流沖了出去。

「重見天日的感覺還真是好啊!」

唐玉站在岸邊,痛快的呼吸了幾口氣。

「也不知道侯輕語找過來了沒有。」甩了甩衣服,唐玉開始朝著下流走去。

整個下游水流都開始變得緩慢了起來。因為上游多了一個大口子。不過隨著水流的注入,當把底下隧道灌滿了以後。那河流就會恢復正常。

在老遠,唐玉就看到了坐在礁石上,等著他的侯輕語。

「呼,她沒事就好。」

本來唐玉還想走近了給侯輕語一個驚喜,可是想想那個熱情洋溢的樣子,唐玉有點擔心,想了想,還是決定普普通通的吧。

猶豫沒有刻意的隱藏腳步,因此,唐玉距離侯輕語還有三十米的情況下,就被侯輕語發現了。

「你終於回來了!」

看著轉過頭來的侯輕語,唐玉鬆了一口氣。唐玉知道,侯輕語已經變成那個冷淡的侯輕語了。

這就意味著,唐玉會少很多麻煩,起碼不用每天這樣一個傾國傾城的女人惦記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