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誰以後說蘇靈兒不是毒奶我就和誰拚命。

這尼瑪說的也實在是太准了吧?

隨著外面的一陣嘈雜,然後我就聽見了狂風瞬間席捲而來。

聲音能穿過靈器製造的魔法屏障,那麼也就代表著保護我們的魔法屏障已經消失了。

突然我感覺腳下一陣失重,然後馬車突然向著蘇靈兒那裡傾斜過去,我一下子沒站穩直接向蘇靈兒摔了過去,得虧蘇靈兒反應及時一把抱住我,我這才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我又不傻,這種情況都出現了只能證明兩點。

第一,我們馬車的質量真不錯,這樣都沒損壞。

第二,我們好像被沙塵暴卷跑了。

而就在此時,保護著我們的馬車突然發出了一陣「吱牙吱牙」的聲音。

我一下子就急了,直接對蘇靈兒說道:「靈兒,快,用永恆玄武號。」

蘇靈兒抱著我也沒辦法點頭,只能用實際行動來證明。

靈力光芒隨之閃爍,下一秒,已經達到極限的馬車瞬間被內部出現的一個七八米高的金屬怪物從內部所破壞掉。

得虧我做的是利用靈陣傳送進駕駛室啊,這要用別的辦法我估計我連駕駛室都進不去。

站在駕駛室就沒有在馬車裡面那種旋轉的感覺了。

這個可和我的設計有關。

因為控制機甲用的是修鍊者所謂的精神力控制,所以說避免了很多電線啊傳輸管啊什麼的麻煩的東西,所以我乾脆就把控制室設計成可以抗旋轉的那種設計。

這種設計具體叫什麼名字我忘記了,但是它的作用還是很明顯的。

那就是不管外面怎麼晃悠,在裡面我都感覺不到就是了。

只不過我的心可還沒那麼大,永恆玄武號才剛剛升級完裝備,我可捨不得讓它在沙塵暴里亂飛亂撞。

所以我連忙鬆開蘇靈兒,幾個健步就來到了駕駛位。

隨著駕駛位合璧,我的眼前瞬間就……

真的,我不想多說,我就是個智障。

隨著我進入駕駛位,永恆玄武號機甲隨即啟動,可是我的視角卻是在不斷的旋轉!

我都忘了,我的視角是隨著永恆玄武號的視角而發生改變的。

也就是說我現在和玩高3D遊戲一樣,而且是那種畫面抖動特別嚴重的那種的3D遊戲。

太古龍象訣 真的,這要不是我的機甲的話我絕對得吐在這裡。

現在我還強撐著不吐,甚至心念一動,隨之而來就是我的眼前瞬間出現了一道柔和的藍色光芒,從外面看的話,永恆玄武號機甲的兩個手掌心和兩個腳掌心上瞬間噴射出了悠悠藍光。

絕色王妃:王爺,你不乖 有誰還記得我的四核連動噴射裝置嗎?

既然我都把機甲都造出來了,那麼我為什麼不能像我的偶像托尼史塔克(鋼鐵俠)那樣把自己送上天啊!

別忘了,永恆玄武號可是融合了我所有創意的巔峰之作。

在這種能把十幾噸的玩意吹得滿地轉的沙塵暴里,我所選擇的應對方法就是硬來。

只要發揮出比風還強的動能,那麼我就可以停止移動。

(本章完) 我覺得我還真是個小天才。

我居然能在這種生死危機的情況下想到這麼一個……傻逼的辦法。

我都忘了我現在正在狂風之中翻滾的狀態了,在這種狀態下我開啟噴射裝置基本上就是四道噴射流在這亂噴。

在這種情況下我得到的最直觀的感受就是我的視角翻滾的更厲害了。

即便是我沒什麼3D眩暈症,但是視角滾成這個樣子我還是很難受的。

我連忙切斷了對機甲的控制,然後搖搖晃晃地從機甲里鑽了出來。

因為毒奶這個事,蘇靈兒現在還有點不高興。

只不過現在基本上智商歸零的我沒反應過來,所以直接對蘇靈兒說道:「靈兒,以後咱們別亂說話了。真的,這也有點太准了吧?」

然後……

蘇靈兒快步上前,抬手,下落。

「哎呦!」

妖王她立志做好人 我一聲痛呼,我是實在沒想到蘇靈兒居然把我收拾黎雪用地招牌動作爆栗給我來了一下。

我揉著被打的地方,而蘇靈兒卻氣呼呼地說道:「我不是毒奶!黎雪說的真的准,對付你還就得動手。不動手的話你嘴實在是太損了。哼!」

合著這丫頭這招還是和黎雪學的啊?

疼是疼了點,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有點高興。

自從從她哥哥那回來以後,蘇靈兒在我這的人設就逐漸發生了變化。給我最大的感覺就是蘇靈兒從原來一個活潑可愛的貓耳蘿莉逐漸向知性溫柔的大姐姐的轉變。

都說女大十八變,蘇靈兒是越來越好看,可是這性格的轉變卻也讓我有點猝不及防。

只不過看現在的情況,蘇靈兒的性格沒有一點變化,只不過她好像因為什麼原因給收斂起來了而已。

現在能看到蘇靈兒本性暴露我確實還挺高興的。

我乾笑了兩下,連忙道歉。

好不容易把蘇靈兒的情緒給安穩了下來,然後我就發現了一個很嚴肅的事情。

靠著永恆玄武號極強的防禦力,我和蘇靈兒倒是很安全,可是那些虎人和我們的車夫可是還在外面呢,我們這麼心大真的好嗎?

我有些擔憂地對蘇靈兒問道:「靈兒,你說那些虎人和小峰子現在怎麼樣啊?他們能安全地度過嗎?」

和我的擔憂相比,蘇靈兒就很淡然了,只見她隨意地擺了擺手,無所謂道:「放心吧,虎人在這片地方都生活多久了,這種沙塵暴對咱們來說可能很危險,可是對虎人來說也就是難受一點而已。這種沙塵暴雖然大,但是對虎人來說最多也就是造成點經濟損失。還有,別亂給人起外號,人家叫張文峰,不叫小峰子。」

對蘇靈兒的後半句我就有選擇性地遺忘了。

我只是對蘇靈兒所說的虎人的生存能力感覺到十分驚訝。

我這十幾噸的玩意都得在這種沙塵暴裡面翻滾成球,虎人居然沒事?

對這個細節我本來想細細地了解一下,以後不一定能研發點什麼靈科產品來。只不過我又想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好奇地問道:「靈兒,你說虎人戰國就這個環境,那喜歡大自然的精靈和住在沼澤的蜥蜴人為什麼會來進攻虎人戰國啊?難道是因為虎人戰國和人類聯盟,所以才來進攻的嗎?」

這個問題是真的有意思。

精靈一直都把自己當成是大自然的守護者,天生喜歡生命和綠色,而蜥蜴人又是喜歡有水的地方,那虎人應該是免遭戰亂的啊,為什麼還會有部隊來攻打呢?

雖然和蘇靈兒道了半天歉,可蘇靈兒現在還是有點不高興,但是她還是回答道:「連這個都不知道,你還當什麼議員呢,乾脆辭職算了。好心告訴你,即便是在沙漠之中也有著很多資源的,就比如最簡單的黃金。虎人戰國的黃金儲備是四國裡面最多的,由於大陸上唯一能製造出日用品的國家是人類聯邦,而人類聯邦的貨幣是金幣,所以說四國的通用貨幣也都變成了金幣。雖然四國金幣樣式都不相同,但是在質量上都是一樣的。而黃金對虎人戰國地下蘊藏的資源來說都是九牛一毛,很多修鍊者才會用到的資源虎人戰國的儲備也是最豐富的。可以說誰掌握了這片沙漠,那麼誰也掌握了一個巨大的財富!」

我嘴巴張開,一幅震驚加渴望的樣子。

修鍊者用什麼東西我管不著,但是黃金可是一個讓我垂涎三尺的東西。

一定要把康孝公司的生意做到虎人戰國,一定!

我突然覺得這次被龍傑逼得來當使者還是很不錯的,莫名地讓我發現了這麼多商機。

別看這個世界僅僅只有著一片大陸,但是這其中藏匿的能掙錢的機會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很多事情不出門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

周樹人曾經說過:行千里路,看世態炎涼,方知自己乃是井底之蛙。

雖說他說完這句話后就因為有人抓魯迅把他就給帶走了。

臨走之前還留下一句:「你們抓魯迅,關我周樹人什麼事?」的經典語錄。

在金幣的誘惑下,我的好奇心突然大漲,即便是在這種沙塵暴的天氣裡面我也和個十萬個為什麼一樣抓住蘇靈兒各種問有關虎人戰國的事。

聊來聊去不知道聊了多久,反正是蘇靈兒都被問煩了之後,機甲外面的風聲慢慢變小直到徹底消失。

蘇靈兒實在是受不了我了,跑到駕駛位用機甲看了眼外面然後下來就連忙對我說道:「沙塵暴沒了,快點出去吧,在這裡面都快憋死了。」

「憋?」我反問了一句,我問的高興,可是一點都沒有這種感覺。

只不過蘇靈兒的眼睛瞬間眯成了針縫狀,手掌也緩緩變成了一雙貓爪。

「趕緊開門!」蘇靈兒冷聲說道。

既然美女有求,那麼身為男孩子的我自然是要遵守的。

嗯,我肯定不是怕威脅才打開門的。

等我們從機甲裡面出來,放眼望去,這可都是一望無際的沙漠,黃沙堆積,望向遠方,突然有一種橫看成嶺側成峰的既視感。

景色還是相當不錯的,但是我好像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我看向蘇靈兒,一臉尷尬地問道:「靈兒,我們這是在哪啊?」

蘇靈兒此時此刻也是一臉尷尬,無奈道:「我也不知道。」

得,這次連對虎人戰國了如指掌的蘇靈兒都不知道了。

我個人認為,我們好像應該可以上失蹤名單了。

找了圈太陽在的地方,我勉強辨別了一下方向,只不過因為我之前一直在馬車裡作者,所以我對我之前所在的位置也不怎麼清楚。

在這種沒有辨識度的沙漠里,我想找回回去的路好像確實有點尷尬。

沙塵暴過後,之前原本還不算很熱的溫度好像突然就高了起來,尤其是在太陽的暴晒下,這溫度已經高到讓我的皮膚都有了灼熱的感覺。

我是真好奇虎人即便在沙漠里有著各種各樣的生存手段,可是虎人是怎麼在這種高溫下生活的啊?和我又不同,虎人身上的毛髮可不在少數,難道他們的毛還能用來散熱啊?

實在是曬得不行,我連忙對蘇靈兒說道:「靈兒,我們回機甲吧,這裡實在是太熱了。」

身為修鍊者的蘇靈兒對溫度的變化可沒有太大的反應,只不過蘇靈兒看到我額頭的汗珠之後就點了點頭。

隨後我們又進了機甲裡面。

真的,這一下子沒有太陽的暴晒我突然覺得我獲得了新生。

這和上輩子我家那種地理位置偏南方的城市不一樣,在南方,熱這種東西是根本無處可避的。

為此,我還特地在機甲裡面設計了一套空氣置換裝置和製冷裝置,簡稱就是空調。

有著靈陣的存在,這種原本需要佔地很大的東西很方便的就可以安裝上去,我連忙把機甲的空調打開。

一時之間我只剩了一個感覺。

爽啊!

只不過蘇靈兒一直沒露出擔憂這種神色的臉現在突然出現了幾分擔憂之色,順便又被我這個沒有空調活不了的人給看見。

只見蘇靈兒身上靈力光芒一閃,而原本就不大的空間裡面就出現了很多雜物。

蘇靈兒看了一眼,眼中擔憂之色更加濃郁。

我好奇地問道:「靈兒,怎麼了啊?」

能讓這個丫頭露出擔憂之色的情況可不多見,即便是遇到強敵我估計這丫頭都不帶害怕,直接掄著鎚子就上去了。

可蘇靈兒接下來的話讓我好奇的連直接就僵在了那裡。

只聽蘇靈兒擔憂地說道:「樂天,我們的水和食物不多了,水省著點用的話估計也就只能用三天。食物的話恐怕連兩天都撐不了。」

此時此刻我的心中只剩下了一句媽賣批想講。

有這麼慘的嗎?

我連忙焦急地問道:「咱們出發之前不是準備了很多吃的和還有水嗎?怎麼現在這麼少了啊?」

兒行千里母擔憂,即便我家老媽在性格方面和別人打架的不太一樣,但是我出門的時候我家老媽還是給我準備了很多食物和水,這個我記得一清二楚啊。

可蘇靈兒露出一個無奈地苦笑,然後對我說道:「之前咱們也沒預計到會有這種情況發生啊,所以說那些食物和水基本上都在路上消耗了,而且咱們中途也沒有補給,所以說就剩下這麼點了。」

我一時之間突然有了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貝爺在上,請受小弟一拜。

上輩子我可是真的沒少看《跟著貝爾去冒險》啊《荒野求生》啊什麼的節目,像貝爺這種超級牛逼的野外生存高手自然也就成了我的偶像之一。

可是我也沒想到我現在能遇到像貝爺在節目里所遇到的這種情況。

莫名地我現在突然有一種為什麼當初不好好看節目反而每次都看貝爺吃蟲子的懊悔感。

靈力光芒再閃,機甲裡面的雜物被蘇靈兒收集到了儲物戒指之中,蘇靈兒繼續說道:「虎人戰國的搜救隊伍雖然很厲害,但是想要找到咱們至少也需要十天左右的時間。樂天,咱們怎麼辦啊?是在原地等候還是去尋找補給?」

這個問題可是把我難到了。

如果我和蘇靈兒在原地等待的話,那麼搜救隊伍順著風的方向是很容易找到我們的。

但是這個尋找的時間卻實在是太長,我們的補給還不夠,這樣的話基本上和在原地等死差不多。

蘇靈兒是修鍊者估計還有活下去的希望,但是我這種弱雞怕是看不到修鍊者來的那天的太陽了。

但是第二個選擇的風險也實在不小,在沙漠里尋找補給哪有那麼簡單,剛剛放眼望去基本上都是黃沙,別說水了,我就是連口能吃的都沒看到。

找到的話萬事大吉。

要是找不到的話,一則是沒有資源,二則可能因為我和蘇靈兒兩個人因為改變位置而讓搜救隊伍的搜救難度加大,這樣的話可能兩個人都跑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