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星:「噴水妞,你樂什麼樂啊,我們進不去,你有什麼方法沒有?」

小溪:「給你說了,不要叫我噴水妞,我有什麼方法,這不是你的地盤么,你作主,我告訴你,沒有方法,你不能挺能牛逼的么,這裡風景不錯,我就在這裡欣賞風景等你解決了,我有大把的時間。」

劉星咀的一聲,耐心的給護衛解釋他是這裡的老闆,這不說還好,一說護衛立即發出了警報,來了十幾個護衛圍著劉星,還帶裝傢伙。

護衛隊長:「什麼情況?」

護衛:「這個人在這裡奈著半天了,就是不走,說要見我們王總,他自己又沒有聯繫方式,最後他還說他是這裡的老闆。」

護衛隊長:「兄弟,你這樣就不對了,這邊請,你先坐著等一下,等警察過來了再處理吧!你這假冒就是犯法了。」

劉星嘎的一聲,跳了起來,這尼瑪解釋了半天毛用都沒有。

小溪向護衛隊長走了過來,亮出了工作證。

小溪:「我是外交部外交官,找你們王總有工作上的事要談,請你通知一下,這是我的證件。」

護衛隊長:「那你也留下來吧!你們這倆個年青,不知道天高地厚,一個冒充是我們老闆,一個冒充是外交官,你們這是違法了,必須等警察來處理。」

劉星看著這噴水妞也吃憋了,想著就笑了出來。

小溪:「你這傢伙,我是來幫你的,你笑什麼笑,很好笑么。」

小溪又對護衛隊長說:「我這證件真的假的,你驗證一下不就知道了。」

護衛隊長:「那好,我就讓你心服口服。」

護衛隊長拿著小溪的證件在身份識別系統的感應器上的掃,信息顯示出來,護衛隊長傻眼了,還真是外交部的外交官。

護衛長隊的太度三百六十度的轉變,讓小溪稍等,聯繫了種植基地的公關部,公關部經理親自出門迎接。

公關經理:「外交官,您好!我這裡的公關經理,裡面請!」

小溪對劉星眨了眨了,意思是怎麼樣,來你的地盤還得靠我才能進,劉星突然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沒有各企業的聯繫方式,但王希有啊!

先讓王希通知一下其它產業,免得自己去的時候又吃憋,但劉星最終還是放棄了想法,他想要看看現在企業真實的一面,自己十年不在,現在的企業是什麼的樣狀態。

來到公關部的接待室,公關經理和小溪簡單的談了一下,小溪說有重要的事要找王總談,小溪和公關部經理軟磨硬泡,最終公關經理無奈,通知了王音詩。 公關部經理傻眼了,這是什麼情況?還是我們的王音詩王總嗎?什麼時候見到男人就抱的。

小溪也是愣住了,我靠,還真是的又是一個大美人,真想罵爹,小溪直接懷疑這傢伙是吃軟飯起家的,靠女人發家致富的嗎?靠的就是這些一個二個成功女人養起來的小白臉,小白臉能當成這樣,本事還真是不小啊!

劉星安慰著王音詩,「好了,好了,不哭了,我這不是來看你了嗎?這十年不見,你還好嗎?」

王音詩嘟著嘴,「不好,一點都不好,每天都在想你。」

劉星:「好了,不哭了,像個小女生似的,你就不能幹練點,顯的成熟點。」

王音詩用拳頭捶了一下劉星的胸膛:「那是在你面前,人家我永遠都是小女生。」

公關經理聽到王音詩的話,胸口當的一聲,差點沒站穩,捽倒,手趕緊扶牆。這打擊心裡承受不了啊!

這公關經理也是迫不急待的想要知道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看著一旁的小溪,小溪攤了攤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王音詩雙手用拳頭不斷的打著劉星的胸膛,讓你這一走就是十年不回來的,讓你不回來看我的。

公關經理聽到王音詩的話覺得不可思議,眼前這個陽光的男孩比自己都還小,一看就只有二十來歲的樣子,十年前他才十來歲,不可思議,完全沒有看懂劇情。

王音詩完全忽略了在場的其他人,這一刻在她的心裡就只有劉星。

小溪嘆了嘆氣,唉,沒意思,又跟著他來看這傢伙泡妞的,這傢伙是帶我來看看他有多少女人的嗎?

王音詩才不管三七二十一,這一刻她才不裝那個清高了,在劉星面前就是一個小女人,一點都不用掩飾自己,就只圍著劉星在哪裡轉來轉去的。

王音詩發現旁邊還站著一堆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她和劉星,感覺有點不自然了,清了清嗓子。

王音詩:「大家都在,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老闆,也是我的男人,他是科技空間的老闆,也是葯膳餐和這種植基地的老闆,都是他創建的。」

現在所有人哇的一聲,這還真是我們的老闆啊!大家議論著劉星,他是富二代嗎?還是王總的小白臉一枚。

藥材基地的副總聽說王音詩的男人來了,他和王音詩共事快十年了,就沒有見過王音詩有過男人,他追求了王音詩這麼多年,一聽來了個男人,還將自己苦苦追求的女人給搶走了,這副總氣的肺都要炸了,火急火撩的來到接待室,看著王音詩挽著劉星的手臂,一怒之下大手在接待桌上一拍,啪的一聲巨響。

副總指著劉星說:「你小子是誰?你給我放開她,她是我的女人。」

劉星一下愣住了,這怎麼會有一個傻逼跳了出來了。

王音詩:「你要幹嘛,你給我出去,這裡沒有你的事。」

副總:「好個王音詩,我在這裡追求你了快十年了,原來你養了個小白臉,你個騷貨,你個狐狸精原來是喜歡小白臉啊!」

王音詩:「你夠了,你現在出去,我就當今天的事沒有發生過。」

副總:「什麼,你現在讓我出去,老子追求你十年,連你手都沒碰過一下,憑啥子你讓這小子碰你?」

劉星終於明白了,原來這傻子是這藥材基地的副總,一直在追求著王音詩。

王音詩:「他就是我養的小白臉,怎麼的,我就喜歡這小白臉,關你什麼事。」

劉星嘎的一聲,什麼時候自己變成小白臉了,小溪在一旁看著熱鬧,這場景她非常的喜歡,聽著王音詩說劉星是她的小白臉,心裡頓時覺得平衡了,一邊臉紅耳赤的在罵街,小溪確在這裡嘿嘿的傻笑著,看熱鬧,樂開了花。

副總:「王音詩,你必須給我個交待,追了你十年,十年,你不答應就算了,你找個小白臉算什麼東西,你要是不給我個交待,有你好看的,或者是陪我睡一晚也行,不然老子我不幹了。」

王音詩氣的胸脯上下起伏,王音詩:「你不要太過份了,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確定你不幹了。」

這副總心裡咚的一聲,剛剛是自己一激動,心想要說是自己隨口說的,但硬著頭皮說:「是的,老子不幹了。」

劉星:「好吧!我批了,你去財務結算工資吧!」

副總:「你小子是誰啊!這裡還輪不到你說話。」

劉星:「行了,都讓你去結算工資了,還聽不懂話么,還在這裡啰哆個啥子,浪費大家時間。」

副總靠近指著王音詩的鼻子大罵:「好你個王音詩,老子在公司為你幹了十年,來了一個小白臉說翻臉就翻臉,說不認帳就不認帳,我告訴你,你可不要後悔,我也出去創建一個藥材基地,老子搞垮你。

劉星二話不說,一飛腿直接將這副總踢飛了出去,嘣的一聲撞上牆上,滑倒在地,劉星走了過去,拎起這副總才勉強的站了起來!

劉星:「我看你的安穩日子是過的過頭了,太舒服了,你在這裡上班是工作的,不是讓你來泡公司老總的,同樣你工作也給你報酬的,是誰讓你想入非非的?」

副總:「你放開我,你給我等著,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

劉星:「不好意思,你沒有機會了,在你死之前我告訴你我的身份,剛剛你們王總已經介紹了,只是你來遲了,我現在讓你心服口服。」

副總:「小子,你嚇唬誰呢!我告訴,你這打人可是事實,我要告你。」

劉星又是一拳打在副總的肚子上,副總嗷嗷叫,劉星又是一巴掌翩了過去,副總哪裡受的了。

副總大喊:「我求求你了,別打了。」

劉星:「我是科技空間及這基地的老闆,我讓你死的明白,你已經沒有機會了。」

劉星用通訊儀通知科技空間的機器人戰士立即駕駛飛艇到種植基地拿人。

一旁的副總聽到劉星的呼叫,嚇的大頭直冒汗,他已經忘記了疼痛,但還是有點不敢相信,眼前這個青年會是科技空間的老闆,也是這藥材種植基地的老闆,自己身為副總來到這藥材種植基地快十年了,從來沒有聽說過還有什麼老闆之類的,就只知道王音詩是我們老總,還以為她就是老闆呢!

劉星拎著副總來到辦公大樓外的廣場上,劉星大手一甩,直接將副總給甩飛出去,嘣的一聲副總摔在地上,又嗷嗷大叫了起來!門口的護衛隊沒有明白這是什麼情況,大步跑了過來!

副總對著護衛隊長命令:「你們給我上,揍死這小子,我給你們發獎金。」

護衛隊隊員接到副總命令,打人還有資金,一伙人向劉星圍了上去,不斷確被劉星一腳一個的踢飛。

王音詩和一群人跑了出來,王音詩對護衛隊大喊:「你們住手,他是這裡的老闆,你們要翻天了,要造反嗎?」

一群護衛已經被踢的趴在地上嗷嗷叫,他們是普通退伍軍人,哪裡精的起劉星的一踢。當聽到王音詩的話,護衛一個二個的傻眼了,原來這小子真是這種植基地的老闆,剛剛在大門口還不讓他進來,不會找我們算帳吧!護衛隊長也是怕了,低著頭,不敢在直視劉星。

這時天空中飛艇緩緩降落,現場人的看見這飛艇張著嘴,他們哪裡看見過這場面啊!這飛來的是實現中的ufo嗎?一個二個的感嘆的不要不要的。

飛艇下來兩名機器人戰士,走到劉星面前,對著劉星敬了個軍禮。

機器人戰士:「報告長官,機器人戰士501號,502號前來報道,請指示。」

劉星:「將這個傢伙給我帶走,執行槍決,再找個沒有人的地方處理掉,或給我拋到外太空去。」

副總一聽,嘎的一聲,原來這都是真的,副總對著大喊:「我知錯,饒了我吧!」

不管這副總怎麼求饒,一切都晚了,機器人戰士上前架起副總上了無人飛艇,飛艇一眨眼就飛走離開了,在現場的人感嘆的不要不要的,這尼瑪是在做夢嗎?

王音詩:「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繼續去工作吧!」

劉星:「看來我不在你們都會遇到麻煩和糟受不少的委屈吧!回頭我給你們每人配發倆名機器人戰士保護你們的安全,機器人戰士聽從你們的命令,有機器人戰士保護你們,我就放心了。」

王音詩:「謝謝親愛的,還是小老公你想的周到。」

劉星:「小老公,怎麼,你還有大老公?」

王音詩:「我哪有什麼大老公啊,你看你離開了十年,還是十年前的樣,你是怎麼保養的。」

劉星:「別急,一會我也會讓你年輕十歲的,教你保養的方法。」

劉星嘿嘿一笑,王音詩一聽興奮的不要不要的,王音詩迫不急待的想要知道。

王音詩:「是么?那快告訴我。」

劉星:「不急,晚上我們慢慢的談這個事,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王音詩也不管劉星是去還是不去,牽著劉星的大手就開走,剩下小溪和公關經理怵在哪裡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的。

公關經理:「外交官,要不我也帶你去參觀參觀我們藥材種植基地吧!」

小溪:「好啊!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有個人陪著總比自己一個人亂竄要好的多,還有人招呼著,挺好。」

公關經理咀的一聲,心裡想著不用說出來吧!

走在種植基地里,公關經理和小溪坐著觀光車,公關經理一路上向小溪介紹著藥材種植區域及基地里種植的藥材,這裡種植的是石斛,小溪看著這石斛都長在石頭上,喲呵,什麼玩逸,但聞著花香還挺香的,這是蘭草的香味啊!

公關經理:「石斛的種類很多,是蘭草的一種,當然是蘭花的香味了,它有著讓人體有抵禦癌症及延年益壽的功效,可以泡茶喝,燉湯等。」

小溪感嘆了一下,這次來藥材種植基地是長見識了。公關經理不斷的給小溪介紹著藥材的功效,對身體的作用。這裡種植的是天麻,三七,白合,這裡……

在這大山中的葯基地里,小溪看著各式各樣的藥材,藥材花開鮮艷,挺美麗的,這香味聞著就讓人連想翩翩。小溪都不想走了,她想要留下來,這裡就是世外桃園,看來這次跟著劉星這傢伙出來是來對了,除了有好吃的,終於有長見認的地方了。

劉星和王音詩在藥材基地轉著,看著基地的發展和聽了王音詩的介紹,劉星對王音詩是讚不絕口,十年時間將藥材基地的規模,現代化種植,不斷對王音詩堅起了大拇指,王音詩得到劉星的誇讚,是樂開了花,自己這十年的努力付出得到了肯定。

王音詩和劉星在藥材基地里悠閑的散著步,聊著劉星在這十年在遙遠號外星球的開發經歷,王音詩也向劉星彙報了這藥材基地的發展規模,種植範圍又擴大了整整十倍,劉星聽了非常驚訝,高興的不要不要的,王音詩牽著劉星的小手甩來甩去,就像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一般。

倆人來到小溪邊,劉星控制不住內心的激動,想要好好的感激一下王音詩,抱起王音詩就往小溪邊的草叢裡一鑽,消失在了草叢裡,王音詩啊的一聲,倆人在小溪邊的草叢裡深吻的打著滾,一會王音詩在下面,一會王音詩又在上面,翻去腹來的,小溪的流水聲嘩嘩作響,伴隨著草叢的幌動聲及王音詩的小鳥聲,交響曲進行著,正好應了那句話,十年如一日。

小溪發現了山中那邊還有一條小溪,要求要過去看看。公關經理將觀光車停在小溪旁,小溪坐在小溪邊的石頭上,手伸到小溪水裡,冰冰涼涼,爽爽的,這是正宗綠色無污染的山泉水啊!溪清澈見底,真想在這山泉水中洗個天然澡,就是這溪水太涼,太冰,小溪幻想起了在這裡生活有多美好的樣子,心裡有些許的期待。

這時小溪看著遠處的草叢在幌動,這是什麼情況啊?還有那熟悉的聲音,我靠,小溪把應過來,一定又是哪傢伙了,這還用說嗎?小溪感嘆了一下,我那個去,這是傳說中的打野啊!

小溪翹起了嘴罵了一句:「姦夫*。」確被一旁的公關經理給聽見了,他是過來人,那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公關經理:「我們王總還沒有丈夫,他們正大光明的,不算姦夫*。」

小溪:「你們王總沒有丈夫但劉星有老婆啊!她是偷人家老公,你們王總就是小三。」

公關經理:「我們王總說了,劉星是她的男人。」

倆人開始對罵,爭論起來!爭論了幾句后,小溪發現不對,我為那傢伙爭論什麼啊!聽著遠處草叢的動靜越來越大,小溪無奈的搖了搖頭。

小溪:「唉,走吧,我們再去其它地方看看,這大好的風景不要因為人家歡快的打野而影響了自己的心情。」

公關經理聽到小溪的話,說的也是,倆個旁觀者在這裡爭論不體的,和我又有啥關係。公關經理和小溪乘著觀光車,在茫茫的山海中穿梭,山裡的風景讓小溪忘卻了剛剛對劉星的不滿,她也是女人怎麼看的下去,一個男人的女人遍地開花。

劉星和王音詩倆人躺在草叢裡,白白的身軀昂著天喘著氣,王音詩唉喲一聲,發現身上好多的黑色污漬,這是怎麼回事,嗯,聞起來好臭哦!

劉星:「沒事,前面有溪水,我們過去清洗一下吧!感受一下這純天然的泉水。」

劉星的一個頭冒出了草叢,左看看,右看看,沒有發現人,光溜溜的走了出來,對草叢裡的王音詩招了招手,示意外面沒人,快出來吧!

劉星撲嗵一聲跳進小溪的小水潭的,咚的一聲,劉星嗷嗷叫,冰冷刺骨,嘴裡發出哦,啊的聲音,對著王音詩說好爽,其實是冷的不要不要的。

劉星:「快下來,這清澈的小溪水,純天然的,對身體皮膚很好,你一下就跳下來了。」

劉星自己在水裡冷的受不了,發著抖,欺騙王音詩跳下去感受一下,將身上的污漬清洗乾淨,王音詩被劉星說動了,一下就跳了下去,只是雙腿在了水裡,王音詩哇的一聲,好涼爽啊!好冷。

劉星雙手一拉,王音詩撲倒在了水潭裡,王音詩冷的啊啊啊的叫,緊緊摟住劉星。

劉星:「天然的溪水雖然有點涼,但在水裡多呆一下就會好一些,身體適應了就好!」

王音詩在溪水裡冷的身體不斷的在擅抖,左手勾住劉星的肩膀,右手打著劉星,劉星哈哈大笑。

王音詩:「你個騙子,大騙子,這麼冷,還說叫我下來,我打死你。」

王音詩和劉星在小溪的水潭裡嘻戲,清洗完身上的污漬,人像倒影在溪水中,王音詩不斷的照著自己的模樣和看著更加白澤的皮膚,摟著劉星,愛的不要不要的,倆人在水潭中打著水仗。

王音詩不敢相信自己的皮膚白澤了,劉星將在外生球發生的情況簡約的告訴了王音詩,王音詩不斷的在劉星的臉上打著啵,一個接著一個的,這一刻她是更加的愛死劉星了。

劉星:「小溪里泉水很冷,讓我來給你一點溫暖吧!」

劉星摟住王音詩,看著水上漂浮著的兩個皮球,劉星把玩了起來,倆人再次深了吻著,溪水的冰冷,也止不住內心的火熱,又來了一炮,二次進攻在水潭裡,弄的水聲是碰碰直響,戰況之激烈,這就是鴛鴦戲水的快樂和和生活的無限美好。

參觀完藥材種植基地,晚上繼續吃藥膳美食,在酒店裡,劉星住的是一個套間,小溪住在套間內的另一間房間里。

王音詩發現自己的皮膚白澤細嫩,照著鏡子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容顏居然年輕了,但這都是事實,皮膚更富有彈性了,外表貌似年青了十歲,走起路來的步伐輕盈了許多,心裡是樂開了花似的,又來到劉星的房間,敲了敲門,她還要,只為了能年輕美麗,豁出去了。

劉星一打開房門,王音詩就撲了上去,劉星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是第三次了,是要抽空老子的節奏啊,劉星是有心無力的進行著,最後只能運行能量來完成。

小溪聽了一晚的噪音,這傢伙怎麼這麼厲害,一次三次還天天搞,這尼瑪跟著劉星就是讓我來向他學習是怎麼把妹的嗎?老娘可是女人。

心裡想去想來就是不安逸,老娘是陪著你來看你睡女人的么?這傢伙到底有多少女人,見一個睡一個,睡死你個龜兒子的。

第二天,三人一起吃早餐,劉星是有精無彩的坐在桌前,打著哈欠,小溪看著劉星這樣子就樂了,看樣子這傢伙是要廢了的節奏,一不小心嘿嘿笑出了聲。

小溪:「你一天天的能不能做點正事啊,別一天天的只顧著泡妞睡妹子,你這都妻切成群了都,我就沒有搞懂為什麼你會有這麼多的女人圍著你,天底下的男人都死絕了,只能圍著你。你要是再帶著老娘去泡妞,老娘衝進去現場進去給你閹了它。」

劉星:「怎麼的,這你也要管,過份了吧!我不去睡我的妞難道還能睡你不成?」

小溪:「你,你,你」的,氣的小溪直跺腳。

小溪:「你有多少女人,能不能給我說說,我給你計計數,統計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