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罡充分的讓楊風體會了一把什麼叫話不投機三句多。已經懶得多說的他舉起青銅劍就朝雷罡殺去,不過這青銅劍宰了雷罡應該還能賣錢吧。

「喝!」

雷罡大喝一聲,澎湃的陰邪之力噴涌而出,凝聚在手上朝著楊風抓去。

「當!」

當楊風感到意外的是青銅劍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彷彿碰到的不是雷罡的手掌,而是一塊鋼鐵,更讓楊風吃驚的是青銅劍之上覆蓋了一層厚厚的石頭。

「桀桀!我會將你變成一個石頭。再殺了你!」

雷罡大笑著朝楊風撲來。

「有幾分門道這是什麼邪術?意然能將碰到的東西變成石頭,果然夠邪門的。」

楊風看了一下手裡的劍微微搖頭。抬起手指對著劍身彈了一下澎湃的靈力注入青銅劍內。

「咔咔!」

青銅劍之上的石頭瞬間炸開散落一地楊風不退反進。手裡的青銅劍畫出一朵劍花逼得雷罡不斷後退。

「撕拉!」

衣服破碎的聲音響起雷罡面色鐵青捂著肚子不斷後退,他的肚子上被青銅劍畫出一條長長的傷口好在不深。否則腸子都可能掉出來。

「雕蟲小技罷了。」

再彈了彈青銅劍將上面的石頭弄掉楊風不屑的看著雷罡一陣冷笑。

「你就這麼點能耐?那我對你的邪功還真失望,不是說修鍊邪功的人實力都很強嗎?你的降頭呢。」

「啊!我要殺了你!」

雷罡被楊風這話氣的眼睛都乎要冒火抬起手一招。一個盒子飛來,雷罡一把將盒子拍開楊風看到了一塊牌子飛向雷秀,是毛小方的藏魂牌。

還以為要浪費一番功夫才能藏魂牌弄回來,誰知道雷罡竟然將牌子隨身攜帶。

「起!」

破廟裡一根根木頭飛了起來,這些木頭造型很特殊。是經過特殊手法雕刻出來的。能配合雷罡使用降頭術。

「轟!」

一根根木頭像是鐵棍一般、砸在了地面硬生生將石頭鋪墊的地面砸開威力驚人。

「哇哈哈!」

一陣鬼哭狼嗷的孩童笑聲響起在破廟裡飄蕩嚇得旺財不斷向後躲。渾身都在發抖。根本不敢回頭來看。

為了能殺死楊風,雷罡將自己養的小鬼給放了出來。

「雷罡!」

放出小鬼設下陣法正準備和楊風大戰一場的雷罡忽然感到危機襲來。

當他的小鬼飛出來那一瞬間,楊風就停頓一下,這小鬼的氣息,他在任珠珠的父親身上感受過,那麼就等於在南洋對任珠珠父親出手的人就是雷罡!

「轟!」

強大的氣勢衝天而起原本有些懶散不大在意的楊風。像是一頭髮怒的雷電獅子,一條條猙獰可怕的雷龍瀰漫而出。圍著楊風不斷咆哮。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跑進來,雷罡你可曾記得我之前說的話!」

之前楊風曾經問雷罡是否認識一個姓任的商人,雷罡說不認識但這小鬼跑出來后。一切都暴露了。

「嗚!」

原本兇惡的小鬼在楊風那天師氣勢全開后嚇得躲了回去。哪裡還敢囂張來攻擊楊風。就是罡本人都嚇傻了。

「你怎麼可能達到天師境界?這絕對不可能天地靈氣匱乏沒有人能達到這個境界!」

道路不同楊風能了解毛小方一脈的特殊點和境界,反過來對方也可以了解他和他們一脈的天師不同,楊風這一脈的天師,意味著絕對實力和絕對權威。堪比巨頭的存在。

「任何人不包括我在內,本想輕鬆殺了你但我現在改變主意了,我也要讓你體會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

怒吼一聲楊風抬起一隻雷龍組成的巨大雷電手臂朝著雷罡身邊的小鬼抓去

「啊!」

楊風的速度太快氣勢太強,雷罡根本反應不過來那小鬼就被楊風一把抓住。

被楊風抓住的小鬼因為被雷電觸碰不斷發出慘叫渾身冒起了黑煙。

楊風冷冷說道,「給你一個投胎轉世的機會,給我反噬他,上他的身用劇毒降頭讓他品嘗一下,劇毒降頭的滋味。聽到沒有!」

這時候的楊風哪裡還有往日里的溫和,活脫脫就是一尊地獄魔神嚇得那小鬼使勁點頭。

雖然他是雷罡煉製出來的。但為了保命為了不魂飛魄散。為了能投胎轉世他寧可選擇聽楊風的話。

至尊小市民 儘管這也會讓他自己受到不輕的傷害,但受傷好過被弄死。

「噗!」

楊風手一甩。一道雷電抽在雷罡身上,讓雷罡慘叫一聲摔出老遠砸在了柱子上噴出血箭,雷秀驚呼一聲。

「開始!」

楊風看都沒看多看雷秀一眼,直接命令雷罡煉製出來的小鬼用劇毒降頭反噬雷罡。

「我會削弱他的魂魄,你儘管放手去做,我保證讓你安心回到陰間投胎轉世。」

大不了找鬼差塞點錢,楊風也要雷罡好好品嘗一下被劇毒降頭折磨的滋味。

你不是用這招對付別人嗎?現在輪到你來品嘗一下這劇毒降頭的滋味如何。

「啊!」

小鬼聽話的沒入雷罡的身體之中,雷罡慘叫一聲渾身的皮膚馬上變成了綠色紫色相融合的紫紅色。

劇毒降頭有多可怕雷罡心裡很清楚。 諸天之從新做人 他萬萬不敢相信自己煉製的小鬼寧可拼著魂魄受傷。也要將降頭弄到自己身上來。

「殺死你,殺死你,哈哈哈!」

沒入雷罡身體之中,小鬼不斷大笑。

侵蝕雷罡的身體以自己為中心給雷罡種下劇毒降頭,小鬼本身就是用嬰兒和各種有毒的藥材毒蟲毒蛇煉製出來的,用他種下劇毒降頭,比尋常毒蟲毒蛇弄的還恐怖。

只要種下了,雷罡將痛不欲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還敢反抗!」

楊風一鞭子抽了過去。雷罡慘叫一聲心神分散。直接被小鬼給徹底鑽到了魂魄之中將劇毒降頭種下。

「不要啊!不要!」

雷秀連滾帶爬,來到楊風身前,苦苦哀求他希望他放過自己父親。

「啊!」

劇毒降頭種下、雷罡的小鬼變得很虛弱凝實的身體也變得透明起來,楊風快速結印一掌排在了雷罡的背上幫助小鬼穩住自己的魂魄。

「等任務完成後我自會幫你輪迴,安心呆著。」

「走開!」

一把提著雷罡,楊風將雷秀推開,拿起毛小方的藏魂牌離開了破廟。

任老爺的事一直是任珠珠的一個心結,現在心結終於能被打開。

況且對待雷罡這樣惡毒的人,就不能讓他死的太快,直接殺了他反而是一種獎勵。

他害人的手段施加到他自己身上去。讓他自己好好品嘗一下那種滋味。

什麼邪術。什麼降頭術。什麼小鬼,面對代表實力和權威的天師不值一提,不過是雕蟲小技罷了、而且楊風還不是一般的天師。

「不要!」

楊風在雷秀的哭喊聲之中帶走了雷罡,雷秀慌了神,哭哭啼啼的跑出破廟。前往伏羲堂。

「師叔求求你,救救我爹救救我爹吧。他被人種了劇毒降頭,會被活生生折磨致死的。」

「將她轟出去,她還有臉來求救!」

阿初氣的想拿棍子敲雷秀幾下,就是你們父女將我師父害成這樣的。現在還想求助?簡直是個笑話。

「抱歉,我幫不到你,我現在法力全失。」

毛小方嘆了口氣,以他楊風的了解,現在誰去說情都沒用。

而且楊風拿走藏魂牌,沒有第一時間給他,就是不想他毛小方前來幫雷罡。

你用邪術害人。害死別人岳父,現在別人用你害人的惡毒手段用在你身上這也算是一種因果報應。

拒絕了雷秀,但毛小方還是親自前往陽神閣,他覺得應該去一趟。不論結果如何。

「哦?這麼厲害?」

還以為這小鬼需要呆在雷罡體內很長時間。才能讓劇毒降頭無法根除,結果不到一天時間雷罡的情況就達到了惡化的地步。

這也側面的說明雷罡用了什麼惡毒手段煉製這隻小鬼,幾乎是怎麼毒怎麼煉製,現在好了神仙都救不了他雷罡。

「那你進來吧,等此事結束后我必定送你去陰間。」

楊風拿出一個小布偶將小鬼收了進去。

「姑爺。毛師傅來了在店鋪內等你。」

「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看來自己不需要留著雷罡了反正誰都救不了他留著反而礙眼,楊風想了一下,提著雷罡走進了商鋪內。

「這……」

毛小方看著雷罡大吃一驚,這才多久雷罡就變成了這副鬼樣子?

頭髮蒼白整個人全身都是大水泡。水泡顏色都是紫色的,雷罡全身都是劇毒,這劇毒降頭也太毒了吧。

毛小方感到有些后怕。同時也覺得不忍心。

「道友,我不用說了。」

楊風將雷罡丟了過去,毛小方急忙接住還差點將他給帶倒。

「這是你的藏魂牌。另處提醒你一下,他沒救了他煉製的小鬼很惡毒,手段令人髮指小鬼親自種下降頭,還引發了反噬,神仙都救不了他,任何施救都只會讓他更痛苦。死的更快。」

將藏魂牌丟了過去楊風淡談說道:「道友別怪我狠心,我那岳父就被他下了這樣的劇毒降頭,我現在不過是讓他親身體驗一下而已。」

。搜狗 「你走吧。」

楊風不在乎毛小方是否會因此對自己有看法。誰勸說都沒用雷罡不會有好日子過。

「唉!」

說到底一切都是雷罡罪有應得,毛小方長嘆一口氣拿著藏魂牌捏在手裡上很快他消失的法力就回到了體內。

法力全失又回來的滋味不太好受,毛小方咳嗽起來。

待身體穩定下來后,帶著雷罡走了。

雖然雷罡罪有應得,但始終是伏羲堂出來的人,毛小方只能替他辦理後事。

「等等!」

楊風叫住了毛小方抬起手放在了他額頭上,毛小方愣了一下,扛著意識都已經模糊的雷罡站在原地沒動。他相信楊風不會加害自己否則就不會將藏魂牌還給他。

惡魔總裁的契約嬌妻 「這是……」

腦海里閃過一段段記憶片段。原本還有些同情雷罡的毛小方恨不得將他丟在地上去。

雷罡竟然用活生生的嬰兒煉製小鬼。這是小鬼給楊風看的片段,楊風用特殊手法讓毛小方看了一遍至於活生生的嬰兒怎麼來的。不傻的人都能猜到。可憐的孩子可憐的母親。雷罡該死!

毛小方沒有了任何對他的憐憫之心黑著臉向楊風說道:「多謝道友幫忙,此情我會記在心中,若有事需要儘管前來找我」

可憐?手段惡毒到雷罡這種地步的根本不值得同情和憐憫。

都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話一點沒錯,最合適用在雷罡身上,他若是安心修鍊。不練邪功根本不會發生這些事說不好還會成為一個比毛小方更受歡迎的存在。

可惜一步錯步步錯沒有任何挽回的餘地,改邪歸正的機會都被雷罡自己親手扼殺。

「嘶!」

當看到雷罡這鬼樣子后。阿初和阿海嚇得倒吸涼氣這還是雷罡?

簡直就是個毒人好不好。這個師叔惹不得惹不得!

師兄弟面面相覷、在心裡暗暗發誓以後絕對不能去招惹楊風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太可怕!

雷罡痛不欲生。想死都做不到,卻只能生生扛著。

楊風本以為雷罡能多扛陣子。誰知道短短几天就被劇毒降頭給弄死側面說明這小鬼的可怕。

說實話要不是楊風用實力鎮住它這小東西還真不好對付,超出楊風預料的是雷罡的事情處理好后雷秀留在了伏羲堂內。拜師毛小方學習道術。毛小方和雷秀的目的都不單純。

毛小方是希望雷秀拜在自己門下,也好有個照顧。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他發現雷秀並不壞,其實還心地善良,只是被雷罡給帶歪了。

而雷秀呢。拚命的學習道法為了以後找楊風鬥法只可惜她的想法會破滅,不久之後楊風就會離開甘田鎮到時候大家還能不能再相遇都還很難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