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服!那個天水,有什麼本事,要我們尤將軍屈居於他之下?起碼露兩手看看,也好讓我等心服口服!」

「就是就是,不然我等不服!我要求尤將軍當隊長!」

其實明眼人都能夠看得出來,隊長副隊長,不過是兩方勢力的一種制衡,可事實上,天水的確沒有出過手,實力也的確未知。

「天水?你怎麼說?」黃鳴目光指向了天水。

「既然大家有這樣的想法,我也不好推辭!」天水收起手中的摺扇,走到眾人前頭。

「戰事緊迫,若是諸位每個人都要試試看我的本事,那未免有些浪費時間。我看這樣,諸位有誰不服?通通都站出來,我全部接下,有一個算一個!若是三招之內,我無法取勝!我自願將隊長一職,讓與尤將軍!」

「諸位以為如何啊?」天水主要是對著江州眾人說著。

唐玉倒是沒有想要去爭隊長的意思,而且尤鐮現在修為不存,在這次行動中,更多的擔任經驗指揮,而不是衝鋒陷陣。自然也沒有爭隊長的意思。

浴血逃兵 而面對天水這麼強勢的話,江州眾人則是分成了兩種。

一種是有些擔心,天水既然敢說出如此大話,必然是有所依仗,有一部分人有些退卻。

而另外一種人,則是被天水的狂妄所激怒,轉眼間,就站出去了十幾個人。

還有些人本來要站出去,可是一看人已經不少,為了避免以多欺少,也就停下了步子。

此時的他們還不知道,這個時候停下腳步,對於他們來說,是多麼的幸運。

十幾人站好,天水完全沒有一點點緊張的感覺。

而是笑著說道:「來吧! 金牌甜妻,總裁寵婚1314 出招,如果我動手了,你們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大家上,打死這個狂妄的臭小子!」

有人帶頭衝鋒,自然有人跟了上去。

一時間,各種靈氣的光芒開始閃爍不停。

可天水像是被嚇傻了一樣,依舊是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

「斗!」

「列!」

「兵!」

「臨!」

「鎮!」

「山!」

「河!」

忽然間,隨著天水一字一句的念完,以天水腳下方圓一仗,形成了一個紫色光圈!

而紫色的光圈中,開始閃耀起一些紫色的雷電來,那些閃電在天水的周圍環繞著,而漸漸的,空氣多了些冷風。

眾人都有些慌,不知道天水在搞什麼鬼!

可開弓沒有回頭箭,好幾個人的武技已經成型,就是不想打,也不行了。

一道淡綠色的靈氣最先衝到天水周圍,可一道閃電突然從天水周圍疾射而來。

「砰!」

閃電擊中!

沖的最快的那個人,應聲而倒。

天水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甚至連手指頭都沒有挪動一下。

「砰!」

「砰!」

「砰!」

隨後連倒三人。

這種恐怖的效率和威力。讓後面的人有些怕了,不僅僅都停下來武技,也停下來靠近天水的動作。江州這群出來戰鬥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

沒有人說的出一句話來。

「怎麼?不進攻了?那,我可就要來了!」

天水的話音剛剛落下,又一道紫色閃電飛出!這一道閃電可是威力十足,不僅比之前的粗壯了不少,而且也耀眼了許多!

「噼里啪啦」一陣聲響,那紫色的閃電,瞬間就已經到了眾人面前。

一晃眼的功夫,所有人都倒下了。

頓時哀嚎一片。

「諸位都站不起來了啊?那麼說來,是我贏了!」

「既然分出了勝負,那在下就是麒麟的隊長了!還希望大家多配合我的指揮!」

隨後,一道驚雷從天而降!一下霹到了天水面前,地下裡面多了一個黑色的坑洞,「若是不聽話違命者,休怪我軍法無情!」

全程,天水說話都不急不躁,一種完全盡在掌握的感覺,唐玉和尤鐮對視了一眼,都看不出天水的實力到底有多少。

「這種恐怖的實力,只怕比我之前,還要強大一些,可看著他的年紀也就二十齣頭啊!」尤鐮極為震驚的說著。

唐玉神色複雜,小聲的自言自語道,「不知道我能夠在他全力出手之下,撐多久。」

「他已經是武師的巔峰了嗎?」侯輕語在一邊問侯山。

「只怕不是,這可能就是紫色靈骨的恐怖之處吧!果然是卧虎藏龍的柴江王城啊!」侯山低沉的說道。

侯輕語神色有些複雜,看著天水年紀應該比自己還小几分,心裡一下就很不好受。

侯輕語從小就以超級天才自居,可現在居然出現了一個人,一看實力她就不是對手,而且年紀還比她小。

「真是個怪物啊!」侯輕語臉上有些不甘,無奈補充了一句。

雄赳赳的一支隊伍出發了,與此同時,還有十萬人馬駐紮在城外,也動身,朝著孔鬆口趕去。 數日後。

大部隊已經到了陵州境內,而這麼大規模的部隊行進,自然無法避免走漏風聲。

西林在孔鬆口的部隊,已然得到了消息。

而於此同時,駐紮在陵州水師大營中的部隊,也終於開始發動進攻了!

戰火,在陵州大地上,開始迅猛的燃燒了起來。

每時每刻都有人因為戰爭而死去,每時每刻都有人無家可歸。

麒麟在黃鳴的安排下,則是提前出發,先行一步,到孔鬆口調查情況。

而一路上,唐玉跟天水接觸了幾次,發現這個人城府很深,為人處事都讓人很舒服,可唐玉說不上為什麼,總有種不太好的感覺。

營帳中。

麒麟的幾個核心人物在一起溝通商量著。

因為他們都是些精英人物,速度很快,此時已經到了距離孔鬆口不足兩百里的地方。

「我先說說我的想法,若是大家有什麼不同的意見,都可以提出來。」

天水的聲音,溫雅而不失霸道,是個天生的領導者。

「就目前我們掌握的情況來看,西林的軍隊,戰鬥力並不強,而且根據我們遇到的一些逃兵口中的消息。西林人的武器裝備也很一般,戰敗的原因一是被偷襲,二是人數太少。」

「我們背後有十萬大軍,而且裝備精良,訓練有素。可以說一場,絕對可以勝利的戰鬥。而且黃將軍帶兵作戰多年,經驗十足,斷然可以拿下戰場戰役。」

「而我們能拿多少功勞,就要看本事了!」

天水這一番話,可謂是深入人心。

建功立業,又有誰不想呢?就連芙蓉,都想要獲取功勛,回去好更加的榮光。

「我計劃,我們直接分成五個小隊,輪流偷襲,斬殺敵人。每天中,四個小隊分別在不同的時間襲擊敵人,而第五小隊留下來策應。」

「五天一個輪迴,這樣大家各憑本事殺敵建功,如何?」

天水將計劃說完,眾人相互看看,齊齊點頭。

「好,既然這樣,那就說說分隊的事情吧。」

「雖然大家目前都是麒麟的人,可相互之間難免還有隔閡,所以我建議,各自帶隊,各自行動。」

……

一番爭論之後,制定好了一切。

不久,龐大的隊伍,分成了五隊,由一字長蛇陣,變成五頭分進。

唐玉帶的人,有江州城裡的年輕俊傑,也有炙魂里的一些人。

其中,當然有楚寒山和小新。

是夜,經過一天的進發,距離孔鬆口已經不足三十里,因為人不多,就在這個林子里找了個地方暫且安置了下來。

楚寒山和小新在一起說著話。

「寒山老哥,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小新,你說!」

「那個,你覺得,咱們尤將軍,跟我老師配不?」小新閃爍著靈動的眼睛,問道。

楚寒山聽了先是一愣,然後笑著說道:「自古英雄配美人,想來自然是配的!雖然唐玉年紀小了一點,可是前途明亮,未來絕對是個大人物!起碼比尤將軍厲害!」

楚寒山對於唐玉的評價,還是一如既往的高。

「對了,你突然問這個事情幹什麼!」楚寒山好奇的問道。

小新詭異的笑了笑,「俗話說,龍生龍鳳生鳳,你說來這兩個打仗厲害的,生下的孩子,那得多厲害啊!」

「嗯嗯,要是他們兩個人成了,將來那孩子,一定是個了不得的人物!」楚寒山肯定的點了點頭。

「問個題外話,小新你可有婚配?」楚寒山問道。

「沒呢!」小新不知道楚寒山突然這麼問,是因為什麼,心裡盤算了起來:「難道說,他有個女兒或者侄女什麼的,沒有郎君?想要託付給別人?」

看著楚寒山俊朗的外表,小新多了一股對於楚寒山女兒的期待。

「嗯,雖然你年紀不大,我勸你,下次回到江州的時候,最好還是找上一個女人,結婚。留下個一兒半女的,比較好!」

小新一聽,臉上堆砌起了濃濃的笑意,「您說的對啊,畢竟咱們打仗出門在外,萬一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那可是真的不好!」

說話間,小新挺胸抬頭的,表現出一副可靠男人的樣子。

「嗯嗯!」楚寒山見小新這麼說,也就放心了,沒有繼續說話。

可小新以為楚寒山要給他說個媒,見楚寒山不說話,便急切的說道:「雖然我有這樣的想法,可苦於沒人啊!」

「再說了,咱只是個當兵的,一般人家的閨女,咱肯定看不上,必須得是忠烈之後!最好是家裡有長輩參軍的……」小新邊說,邊看著楚寒山的眼睛。

可楚寒山巍然不動,完全沒有再說什麼的意思,小新心裡暗暗著急。

忽然間,小新眼神一閃,計上心來。

笑著說道:「您要是在我這麼大的時候娶妻生子,現在恐怕孫子都能跑了吧!」

這話一說,楚寒山本來還笑著的神情,突然凝固住了。

「是呀,要是我妻兒都還在,也應該抱孫子了!」楚寒山聲音一軟,一滴老淚悠然從眼眶中滑落了下來。

小新驚奇的看著眼前情緒突然變化的楚寒山,自知語失,連忙道歉。

「無妨,無妨!我楚寒山,此生是沒有這個福氣了,不過你們還年輕,不要等到後悔的時候,那可就完了!」

楚寒山語重心長的說道。

這天夜裡,月色格外的清亮,空中百里都沒有一朵雲彩。

月亮很圓,此種情景之下,非常適合一家人坐在院子里,吃些糕點,飲美酒,欣賞月色。

可楚寒山,早已經失去了所有人的親人,擰開一壺酒,從就嘴裡倒了進去。

這酒,是思鄉的酒,這酒也是悲苦的酒。

小新在一邊,想要安慰眼前這個悲痛中的男人,可是卻又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

他沒有經歷過這些事情,更不曉得如何對面這種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痛苦。

只能在一邊坐著,看著楚寒山飲酒,流淚。

小新忽然冒出一個想法,「若天下再無戰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間慘劇,不就再也沒有了嘛?」 「所有人,出發!」

「作戰要點,殲敵!保命!」

唐玉意氣風發的在最前面指揮道。

隨後,分屬於唐玉這一小隊的人,就朝著孔鬆口出發了。

這一對人,雖然人均實力,可能在炙魂之上,可是,卻沒有經過那麼多的訓練和磨合。

在軍隊之間的作戰中,還是有些問題存在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