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奇以本體的精神力比較那猿猴分身的精神力,自然是本體的實力更加強大。

雖然那猿猴不知依照那種能量的意識從靈魂上脫離了本體,但精神力卻是獨立於暗黑能量與天魔雲力的。

這兩種能量自然無法影響到夏洛奇賦予這隻猿猴分身的精神力。

因此,夏洛奇在修復好靈魂力后,通過同等級的精神力一下子就發現了那隻猿猴的蹤跡。

和太子爺的傾城歲月 夏洛奇剛想通過次元空間穿越過去逮住它,可心念一動那猿猴自己卻穿越跑掉了。

而且是不斷在穿越,一刻不停的穿越,似乎能知道夏洛奇本體的所思所想。

這一來,麻煩了,夏洛奇要是想追這猿猴,猿猴想躲,這無論如何是追不上的。

夏洛奇哭笑不得,那猴子居然回過頭來齜牙朝夏洛奇一樂,牙關都露出來了,好猥瑣的樣子。

夏洛奇被氣樂了。

不管它了,反正它幹什麼都會感知到。

一定要想個辦法將這隻逃跑的猴子給抓回來,否則自己白白犧牲了那十分之一的靈魂力,太心疼了。

剛如此想,那隻猴子居然直接竄進了南天門。

伸手一招,東海那如意金箍棒赫然在手,然後就把那南天門的闕樓給砸塌了。

幹完這事後,這個褐色長毛猿猴又回過頭來朝夏洛奇一笑,那意思是說,你想干對吧,我先干,多爽!

「我靠!」

夏洛奇立刻就穿越過去了,這猴子是要上演大鬧天空的山寨版。

自己的劇情還沒構思好,它先直接動手了。

這還了得,必須阻止它這麼干。

洪荒娛樂帝國 因為它干砸了,在天界影響多惡劣啊,諸神以後會嘲笑自己的。

等夏洛奇來到南天門,倒塌的闕樓巨大的石塊漂浮在翻湧的雲朵上。

那長毛猿猴正一腳一腳的將那些巨大石塊朝正陽門踢呢。

夏洛奇趕到后,大喝一聲:「住手!」

那褐色長毛猿猴朝自己一笑,一個次元穿越不見了。

夏洛奇一感應,好傢夥,這次去了地府。

一棒將地府的大門給砸出一個窟窿,無數鬼魂剛走進去,又被地府與陽界的風給吹了出來,在陽光下化成了灰燼。

夏洛奇心想,尼瑪,這攪屎棍子想把天地攪亂啊!

這邊天庭的值守將官已在點兵點將了,一時間雲旗飄揚,甲胄閃光。

十萬天兵天將從濃厚的白雲中顯現出來,領兵的正是那托塔李天王。

手中一尊鎮神塔,看上去小巧,仔細看裡面絕對藏有大乾坤。

「又是那個潑猴乾的壞事么?」李天王明顯回溯了時光,看到了一隻猿猴手舉金箍棒怒砸南天門的場景,怒問道。 「你罵誰是潑猴?」

托塔李天王身後的天空中忽然出現彩色雲朵。

金光一閃,一位金毛美猴王頭頂長尾王冠,身穿五彩獸皮,腰扎一根金玉絲帶,腳穿一雙黑色戰靴,手持一根金光閃閃的如意金箍棒。

一巴掌就把李天王的帽子給扇歪了。

「沒說你,沒說你,你看是這隻潑猴乾的。」

李天王臉色尷尬的跟孫悟空解釋。

「你才是潑猴,你才是潑猴。」

孫悟空一見有人居然幹了幾百年前他老孫乾的事情,不由好感大起,頓時開始維護褐色長毛猿猴分身。

托塔李天王的實力也就戰神境三階高級,孫悟空的實力已是戰神境三階巔峰,比他明顯高一級。

所以,李天王見了悟空現身,無奈氣短。

夏洛奇來不及跟這些眾神打招呼,只是經過李天王身邊時順手一個巴掌抽在他臉上,說了一句:

「罵誰是潑猴?」

然後一個次元穿越直接奔地府去了。

快到李天王來不及施展他那鎮神塔,捂住紅腫的臉愣在白雲翻滾的倒塌的南天門外。

天兵天將們大氣都不敢出一聲,氣氛緊張到一點就爆。

「哈哈,誰啊,真解氣!」

孫猴子對這種動作表示一萬個讚賞,翹著大拇指,一個跟斗雲翻出去不見了。

夏洛奇趕到地府時,那裡的鬼門早被那猿猴分身一棒砸爛。

五城閻王衣冠不整的搶奔而出,各個連忙施展結界,以防更多的鬼魂被外界至陽之氣給蒸化。

夏洛奇一感應,那猿猴分身這次已穿越至西方天界。

愛上大小姐 宙斯正在天庭吃飯,腳邊一邊一個半跪半坐著白羽天使,赤luo著上身,腰間系著絲裙。

宙斯端起巨大的酒杯,裡面盛滿了信仰之力化作的奶乳,右手撫摩著白羽天使的ru房,十分享受的曬著高聳殿堂上血紅的百葉窗外透進來的天界陽光。

殿堂內充斥著濃郁的神聖光明之力。

猿猴分身的速度簡直太快了,一個照面就踢翻了宙斯的酒杯,再一腳將宙斯的寶座給踹了個稀巴爛。

露著雷公臉,對著兩隻半luo的白羽天使作了一個鬼臉,嚇哭了天使。

然後回頭壞笑的看了一眼夏洛奇,閃身走人。

等夏洛奇穿越過來時,宙斯正是滿頭怒火。

大吼的聲音在天庭中滾滾傳出,晴朗的天空隨即就變得烏雲滾滾。

不一會兒,雷電轟鳴,這是宙斯的憤怒。

夏洛奇管你憤怒不憤怒,上前去又是一大耳光,打掉了宙斯的一顆牙。

再用食指指了指宙斯的鼻尖,在他面前消散不見。

宙斯嚇壞了,以為這肯定是九幽王派來的頂級刺客。

隨即抄起他的權杖,雷電領域封鎖當即全力開啟,可這一切都晚了,夏洛奇早已次元穿越追著那猿猴分身去了。

這一回,那猿猴竄進了如來的西方極樂世界,如來正在洗澡。

一頭佛象用長鼻子吸了滿滿一鼻子水,像花灑一樣細細的澆在如來巍峨的身體上。

那佛象也高達三千丈,如來稍微小些,但也有個一千來丈。

本來如來的本體也就百十來丈,平常為了不嚇著人,常常收縮至幾十丈高。

可洗澡時是私密時間,如來也盡情釋放一下積累的壓力,恢復了原來本體的模樣,那大象是他的坐踦之一,稱為寶象王。

猿猴分身一看如來在洗澡,就停在半空。

掏出老二,自由自在的好好的解了個手。

那熱乎乎的水流灑下去,跟寶象王噴出的沒多大區別,熱度似乎要高一些。

如來覺得這溫度合適,十分享受,閉眼還哼了一聲。

過了一會兒,覺得不對,怎麼有股子猴騷味。

心頭一驚,一手掌就按了出去,整個身子也從極樂之海中站了起來,然後下意識的有連忙蹲下去,免得走光。

就這一愣神,猿猴分身一金箍棒砸在如來的大手掌上,將如來的小拇指給打折了一節。

嘿嘿一笑,如此動人。

閃身穿越,撕拉一下不見了蹤影。

如來沒看清是誰,反正是一隻猴子。

於是,忙不迭的來到岸邊,從衣服口袋裡掏出手機,給孫悟空打電話,問:

「潑猴,你又要作死是嗎?」

孫悟空早就忍不了如來的作威作福了,立刻翻了:

「你他媽才要作死!滾丫的!」

啪,把如來的全宇宙量子加密電話給掛了。

「我靠,狗東西,不,猴崽子,反了你了。信不信我分分鐘弄死你。」

掏出手機,給觀音菩薩打電話:

「觀音妹妹,你去花果山給那猴子練一百遍緊箍咒,雖然那箍取了,但心裡上還有,念他個生活不能自理再回來。」

「是!」

觀音菩薩乘著祥雲趕去花果山找孫悟空的晦氣去了。

夏洛奇這時正好趕到如來的澡堂子,看見如來如此xing感而偉岸的軀體。

寵妻如命 忍不住要使一下壞,對準如來的屁股就是一腳,狠狠的那種,狠踹!

然後閃身走人,繼續追那惹是生非的猿猴分身去了。

猿猴分身兜了一圈,這次來到了玉帝天庭後花園,玉帝跟王母娘娘正在逍遙亭中喝酒賞花吃蟠桃呢。

猿猴一個跟頭翻出來,咣當一下坐在了兩人面前的桌子上。

將滿桌子的酒菜瓜果全部給弄翻了,然後往後一倒,直接倒進了王母娘娘的懷裡。

玉帝一個閃身,速度之快,連夏洛奇都覺得驚訝。

這玉帝的混元八式練得當真是如火純青啊,這一招御風混元閃當真是天下最快的身法了。

夏洛奇覺得自己的軒轅地行步伐似乎也沒有玉帝剛才那一下快。

可王母娘娘沒來得及反應,跟著猿猴分身咕嚕嚕一起滾到了亭子外面。

外面就是雲海,雲海下就是天界銀河。

猿猴摟抱著王母跌進了萬千宇宙星辰的銀河流沙中去了。

玉帝這時才反應後來,右手如電般伸出去撈,猿猴分身暗中使勁,跌落的軌跡竟然是s形路線。

驕傲的自以為是的玉帝以為兩人跌下去一定是直直的,可沒想到猿猴竟然有這心眼。

王母這時才反應過來,定睛一看,居然是一隻猴子。

頓時想起了孫悟空,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王母心想,落在孫猴子手裡,還能有什麼好?

自己與玉帝聯合如來欺負那猴子不是一天兩天的,這此猴子反了,定將是新仇舊恨一起算了。

這劫數怕是躲不過了。

夏洛奇這時也從次元空間中閃身出來,看見玉帝正在亭子欄杆裡面伸手往外撈東西呢,屁股撅老高。

本來對這玉帝老兒就沒什麼好感,一見這姿勢,豈有不踢上一腳的道理。

於是,飛起一腳。

「哇哦,耶!」

玉帝悲催了,跟著也掉進了那萬千宇宙的流沙銀河中去了。 夏洛奇將那玉帝踢下銀河后,抬眼望著那遼闊無際的天庭雲海,不自禁的心想,這些傢伙生活簡直太奢侈了。

回頭看,亭中圓桌角旁還放著一壺酒,古色古香的字跡,仔細讀來,竟然是「萬古瓊漿」,自然不客氣,仰脖喝了一口。

酒壺還很滿,顯然那玉帝與王母剛開席不久,酒杯都沒怎麼動,就被那猿猴分身給攪了局。

猿猴分身抱著昏倒的王母,後面玉帝跌落銀河后,施展混元八式中的御風混元閃快速追來。

毛手毛腳的猴手乘機在王母身上亂摸一通,然後將那容貌永遠年輕不老的王母娘娘往後一扔。

自己繼續閃人跑了。

橫亘璀璨星空的銀河穿過了天界雲海,直接灑落。

稠密的星如怒發的浪花,越遠處就越稀疏,越遠處也越遼闊。

玉帝在這銀河中只能施展十分之一的實力,因為銀河的美限制了內在的狂暴與神通。

無奈之極,玉帝抱著猿猴扔過來的王母,只好慢慢地順著銀河的流向,逐漸騰身離開。

猿猴分身這次閃身來到了關押莫邪的次元水府,一棒就把那張天師給砸飛了。

青龍、白虎等四人一看勢頭不好,紛紛跑路,太白金星遠在天庭,雖然著急,也來不及趕來阻止。

即便這太白金星趕來,恐怕也擋不住褐色長毛猿猴分身的一頓棍棒。

猿猴一棒就砸開了那封印,莫邪那張大餅臉從洞里探出腦袋,問:

「拜託,今天是星期幾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