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有為體重八十公斤,進化者儘管血液重量不會增加太多,但氣血強度要高出普通人。他八十公斤的體重,渾身沒有多餘脂肪,血管與身體比例相差不大,氣血相當旺盛,應該有六千毫升血液左右。

十一顆小紅果的補血量,差不多有二萬二千毫升。

何況庄有為當時,已達到五級進化,氣血質量比楚歌、張霖的二級進化,不知要高出多少倍,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至於當時,元力運轉的周天,庄有為沒具體去記,但肯定不低於一千周天。

「看來兵器的威力,不能從認主血液、與煉化的元力周天來比較,盤龍戰斧屬於比較特殊的兵器。」思索一陣后,庄有為只能得出這個無用的結論。

盤龍戰斧在庄有為手裡,沒有多大的威力加成,主要在於重量與鋒利。

但庄有為有種感覺,現在的盤龍戰斧,尚未達到真正的威力,他的實力還不能完全駕馭。

盤龍戰斧對元力的承受,幾乎沒有限度,庄有為施加的元力越多,造成的殺傷威力就越大。

相比起來,那些合金打造的兵器,對元力都有一個承受限度,材料越差承受的元力越少。

從煉化過程來看,斬龍劍比屠龍刀,肯定會承受更多的元力。

不過在場眾人里,只有庄有為與楚文峰,清楚張霖融入多少血液,元力運轉多少周天。

但王建龍在這個時候,心裡卻沒那麼平靜,三個二級進化者,排在他前面的兩位,都一次認主稱手的神兵,只有他排到後面一無所得,肯定會有那麼一點不甘心…… 楚歌與張霖兩人,都在第一次成功滴血認主,煉化合適的異寶神兵。

這個巧合的情況,難免會給人一種所謂憑機緣,只不過基於二級進化,看先後順序的感覺。

那種感覺,王建龍尤為明顯。

如今三位二級進化者,僅他一個人毫無所得,儘管後面還有三關,但誰知後面有什麼東西,能否與屠龍刀、斬龍劍相比?

庄有為與楚文峰,都不怎麼在意幾個小傢伙的心思,但姜欣悅有所察覺,出聲說道:「野史中記載,劉伯溫斬龍脈的時候,持有四大神兵,分別為屠龍刀、斬龍劍、鎖龍環、封龍錐,四件神兵的威力相差不大,只不過有所偏重!」

「這裡的八卦八門,除去生、死兩門外,還有六門小墓室,至少有六件藏寶,四大神兵多半都包含在內。」

「不管有什麼,取寶只是一個方面,我們必須破除六門六關,才有可能開啟生門,然後離開這個地底空間。」庄有為出聲說道。

「沒錯,我們現在繼續下一門破關!」姜欣悅點頭回應,然後率先帶路走出。

按破關的順序,在震位、傷門旁邊,屬於艮位、生門。

這是一條完整的通道,九十九米延伸到盡頭,已確定為離開的生門。

直接跳過艮位、生門,來到後面一條通道,姜欣悅出聲說道:「這裡延伸向東北方,原本屬於相鄰的艮位、生門,錯位后變成坎位、休門。」

有前面三關的驗證,姜欣悅已不解釋她的判斷,直接按順時針錯位一格來推算。

「在八門中,開、休、生為三吉門。休門屬於吉門,但不排除逆轉的可能性。」

在八門之中,開、休、生為三吉門,死、驚、傷為三凶門,杜門、景門中平。

劉伯溫所留這個錯位八卦陣,排除生、死這一吉一凶兩門后,恰有兩門凶、兩門吉、兩門中平。

「休門居北方坎宮,屬水。」姜欣悅繼續說道,坎位、休門原本居於正北,順時針錯位一格后,才進入東北位,但原本的屬性不會變。

「先前杜、景兩門中平,我們按什麼屬性,就用什麼屬性破關。」

「後面的傷門屬凶門,我們採用五行屬性相剋,同樣成功破關。」

「這一次的休門,變成吉門,我們在同屬性、相剋屬性后,又多出一種相生的屬性選擇。」

「休門屬水,同屬性用水破關,相剋用土可破,相生則要用金去破。」姜欣悅說出三條思路。

「按先前的規律,這一次採用相生原理破關,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但根據相生的原理,金生水,這一關用金屬性破解,又與前一關震位、傷門一樣,確實很難判定。」庄有為搖頭說道。

「其實破關之物,未必就不能重複,關鍵在於我們找准陣位、認準八門,不至於胡猜瞎碰。」姜欣悅出聲說道。

「若是如此的話,我就按前一關的方式,用金屬之氣試一下。」庄有為點頭回應,倒不反對姜欣悅的推論。

抱著嘗試一番的心思,庄有為又取出一柄大刀,運轉元力激散金屬元氣。

「咔嗤……」幾乎就是上一次的翻版,在最後一股夾雜金鐵碎末的刀氣,接觸石壁那一刻,那大陣之力構成的石壁,頓時消失不見。

「沒想到會這麼順利,我們進去吧!」庄有為出聲說道,首次嘗試成功,讓他有些意外,招呼大家一聲后,就率先向前走去,途徑中間三十三米通道,進入深處的小墓室。

還是一樣的布局,一樣的石台。

不過這一次,在石台上面,供奉著一個直徑一米的圓環,圓環閃爍著冷厲幽藍的光芒,大致有五厘米直徑粗,看起來比較厚重。

石台正側面,同樣刻有文字記載。

「鎖龍環,又名乾坤伏魔圈。」

「鎖龍環為九幽寒鐵所煉,九幽寒鐵取自東海三百三十三丈的深海底部,其密度堪比天外隕石,又具備寒冰屬性。」

「九幽寒鐵練成鎖龍環,困敵之力強大無比,但凡被鎖龍環困住,體內真氣會受到壓制,動作遲緩,任人宰割……」

「欲取鎖龍環,須滴血認主,真氣煉化!」

「若妄動貪念,強行取之,必受大陣之力反噬,九死一生!」

石台所刻文字,僅介紹部分有所不同,後面的認主方法與警告提示,跟屠龍刀、斬龍劍那裡,幾乎沒什麼差別。

「這種時刻,大家已經歷過幾次,這次不用多說,直接開始認主嘗試吧!」庄有為出聲提醒道。

姜欣悅留待《郁離子》,楚歌與張霖已有收穫,排在所有人之後。

按原來的順序,庄玉婷首先嘗試,血液受到排斥。

然後曹穎、許文安、吳浩嘗試,都沒什麼反應。

不過他們心裡,對這個情況早有準備,算不上有多失望。

二級進化者,只剩下王建龍一人,這一次他可充滿期待,自認為認主鎖龍環的機緣,基本已歸他所有。

可當他滴出血液后,鎖龍環依舊毫無變化。

重生之緣來如此簡單 「怎麼回事?」王建龍有些不甘心,又滴出一滴指尖鮮血,比正常黃豆大小多出一倍。

但結果還是一樣,鎖龍環排斥他的血液,沒有任何的吸收變化。

「不用失望,異寶視機緣而得,你前面的兩位小夥伴,能直接認主異寶奇兵,只能說機緣已到,再加運氣不錯。」

「後面還有兩大異寶,至少你比起一級進化者,得寶的幾率還是要大很多。」庄有為出聲安慰道。

「感謝庄大哥開導,我沒什麼!」王建龍搖頭說道,還算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這次失態主要是期望太大。

王建龍失敗后,就輪到四級進化的楚文峰。

楚文峰依舊處於四級進化,不過已達到四級巔峰,在庄有為看來,他離五級的差距不大,或許就差一個合適的契機。

同樣第一次嘗試,楚文峰沒有客氣,走到石台旁邊,用小刀劃破指頭,擠出一滴血液,滴到鎖龍環上面。

四級進化的身體,皮膚防禦力很強,可沒那麼容易咬破。

「嗯?在吸收?」血液與鎖龍環接觸,楚文峰就察覺血液被吸收,頓時大為驚喜,畢竟性格沉穩、實力強大,楚文峰反應很快,當即一邊提供血液,一邊輸入元力煉化。

這一次,在庄有為的感知中,楚文峰大致提供六十毫升血液,元力周天運轉十八次,才成功將鎖龍環認主煉化。

從這個標準來看,鎖龍環的品質,應該高於屠龍刀、低於斬龍劍。

這其中有考慮楚文峰,氣血更為精純,元力更為渾厚的因素。

「現在這一條通道,延伸至正北方向,原本為坎位、休門。」楚文峰得到鎖龍環之後,眾人在姜欣悅的帶領下,又來到下一條通道內。

「不過這是錯位八卦大陣,正北方向的坎位、休門,已錯位移動到東北方向。」

「現在的正北方向,乃是西北方向錯位移動過來的乾位、開門。」

「開門同屬於吉門,甚至在很多大陣中,開門往往會替代生門,形成毫無規則的錯位。」

「開門居西北乾宮,五行屬金。 只因你是我的滿心歡喜 按我們先前中平門同屬性,凶門相剋屬性,吉門相生屬性的破關思路,這一關我們要用土破關。」

五行土生金,這一點大家都很清楚,姜欣悅在說完后,便望向庄有為。

但這個時候,庄有為卻眉頭緊皺,見大家都看向他,無奈的搖頭道:「庄某再怎麼有備無患,都不會帶著一堆泥土啊!」

「在庄某攜帶的東西中,庄某想不到有什麼,屬於土屬性的東西。」

「很多礦石兼具金、土屬性,遇到那些比較珍稀的礦石,庄大哥你不會搜集起來嗎?」姜欣悅忍不住問道。

前幾次都靠庄有為,提供相關屬性的東西破關,他已在眾人心目中,留下一個準備充分的印象。

「老哥,我還當你是機器貓,要什麼有什麼呢!」庄玉婷忍不住取笑道,現在不僅有這麼多小夥伴,還跟老哥在一起,她倒完全沒什麼壓力。

「機器貓可沒有妹妹!」

庄有為反駁一句,然後又看向姜欣悅,出聲說道:「劉伯溫在這密閉的地底墓**,設下五花八門的考驗,想來破關所需的東西,都能在這裡面找到。」

「若不留退路,有足夠能力破關者,找不到破關的東西,同樣會困死在這地底墓穴。」

「這倒有可能,陣道一脈的最高境界,號稱天地萬物皆可為陣,如果都要靠提前準備的東西,那確實上不得檯面。」姜欣悅點頭贊成。

但轉而又道:「這個墓穴空間,我們早已探查過,未見到有用的東西,看起來相當乾淨。」

姜欣悅用乾淨來形容地底墓穴,可見在探查墓穴的時候,給她留下很深的印象,幾乎算是一無所獲。

「再去外面主墓室空間看一下,或許在破除幾關后,這裡會有所變化。」庄有為提議道。

如今找不到破關之土,只能按庄有為的意見,回到主墓穴空間探查一番。

其實在這地底,到處都是石壁,碎石成土,完全不算什麼問題。

但所有石壁,都在大陣籠罩之中,根本破不碎石壁分毫。

如果石壁能敲碎,先前被困的時候,她們肯定會考慮挖出一條通道。 眾人來到主墓空間,姜欣悅觀察大陣核心,其餘人則四處敲敲打打,地面、頂壁、側面石壁都不放過,但始終沒找到有用的東西。

然後走入通道中檢查,很快都返回告知沒什麼變化。

「欣悅,庄大哥,這邊有所變化,石壁開始鬆動。」就在大家都感到失望的時候,王建龍從最後一個通道跑出,滿臉驚喜的喊道。

豪門暗欲之失憶嬌妻 「這裡,這是生門的通道!」姜欣悅一看那通道,就判斷出陣位與陣門。

畢竟艮位、生門,可是她們最早確定的陣門,又作為離開墓穴的通道,她們早已針對性探查多次,只不過沒什麼收穫。

現在聽說石壁開始鬆動,眾人都快速進入生門通道。

「按推演大陣的結果,當六門小墓室全部破除,這個生門通道就會開啟。」

「如今已破開四門,取走三件藏寶,生門這一面石壁,開始出現一些鬆動,倒比較正常!」

姜欣悅、庄有為、王建龍三人當先,進入九十九米長的生門通道。來到盡頭的石壁前,確定石壁開始鬆動,姜欣悅略作思索,然後說出她的判斷。

「作為生門盡頭的石壁,與藏寶那六門中間的石壁不同,那六面石壁為陣力構造,用正確的手段破除后,陣力消失則石壁消失。」

「生門盡頭這面石壁,則是真正的石壁,與通道兩側,主墓穴的石壁一樣,但附加陣力在石壁上,同樣讓石壁堅不可摧,不可用暴力撼動!」

「如今破除一部分陣門,這裡的石壁開始鬆動,則說明陣力有一部分消失。」

「我猜這面石壁的陣力,應該是分成六層,每破除一道陣門,這裡的陣力加持就消失一層。」姜欣悅耐心解釋起來,將她看出的東西,都轉告眾人知曉。

「這個情況,讓我們多出一種選擇,如果最後不能完全破關,但在加持陣力減弱一些后,那我們有一定幾率用暴力破關!」庄有為出聲說道。

「沒錯,不過那是最後的手段,現在自當優先破陣,如今這裡的石壁鬆動,我們可敲掉一些碎石成土,用來破除乾位、開門的陣關。」姜欣悅贊成庄有為的假設,但她現在對破關比較有信心。

眾人一起動手,很快就碾碎近半方的沙土。

「這沙土如何破關,如果拿去覆蓋那石壁,這分量已足夠所需。」庄有為向姜欣悅問道。

「六門的陣關石壁,皆為陣力構造,我們採用屬性破關,覆蓋是很關鍵的一種嘗試,這次同樣不會例外,先嘗試過再說。」姜欣悅點頭回答。

將沙土搬到乾位、開門的石壁關卡,庄有為將沙土拋撒起來,然後用元力控制覆蓋,且用元力激散土屬之氣。

結果沒讓他們失望,這又是一次成功的嘗試。

在元力激散的土屬性元氣,與拋撒的泥沙,將石壁完全覆蓋的時候,那陣力構成的石壁瞬間消失。

「嗯,這次又是一本書?莫非是《百戰奇謀》?」眾人進入小墓室,看到完全一樣的石台,幾乎沒什麼感覺,都已習慣這種布局。

但看到那石台上,這次又出現一冊金書,大家都有一些意外,然後各有猜測。

「基一生所學,皆總結彙編於兩大著作,分別為《郁離子》、《百戰奇謀》,石台供奉金書為《百戰奇謀》。」

「《郁離子》乃基雜學、玄學集大成之作,《百戰奇謀》則專攻兵伐之道,兩書側重有所不同,但價值不相上下。」

從石壁記載上看,劉伯溫個人相對比較自負,對著作的自我評價很高。

但參照劉伯溫的一些傳聞,這倒很符合他的性格。

畢竟傳言他自比諸葛亮,不僅說出「天下三分諸葛亮,一統江山劉伯溫」的話,更有挖諸葛亮墳墓的舉動,只不過具體無從考證。

「《百戰奇謀》有兵法十卷,共為一百戰一百謀。」

倒霉王妃福運來 【卷一:計戰、謀戰、間戰、選戰、步戰、騎戰、舟戰、車戰、信戰、教戰

卷二:眾戰、寡戰、愛戰、威戰、賞戰、罰戰、主戰、客戰、強戰、弱戰

卷三:驕戰、交戰、形戰、勢戰、晝戰、夜戰、備戰、糧戰、導戰、知戰

卷四:斥戰、澤戰、爭戰、地戰、山戰、谷戰、攻戰、守戰、先戰、後戰

卷五:奇戰、正戰、虛戰、實戰、輕戰、重戰、利戰、害戰、安戰、危戰

卷六:死戰、生戰、飢戰、飽戰、勞戰、佚戰、勝戰、敗戰、進戰、退戰

卷七:挑戰、致戰、遠戰、近戰、水戰、火戰、緩戰、速戰、整戰、亂戰

卷八:分戰、合戰、怒戰、氣戰、逐戰、歸戰、不戰、必戰、避戰、圍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