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落,廷雲和武仙娘不由都怔了怔。

「傻兒子,你這媳婦還會越來越漂亮!因為她的漂亮會隨著她的頁境而翻倍!」

廷雲呆住。

武仙娘愣愣出神,漂亮翻倍?這……

「不要不信。兒子,你自己說,你的女人是不是變漂亮了?」

廷雲回神,難為情道:「是。是變漂亮了。」

武仙娘垂首頓紅。

「不過,罰完了兒子,仙娘,婆婆可也要罰你!你怎麼能讓你的男人為你擔驚受怕呢?你不知道,他看到你沉眠不醒,那個後悔就別提有多深了!」

「是,婆婆,我錯了。我不該亂生病,還瞞著雲哥哥。」武仙娘低頭認錯。

「行,知道錯,那就為我們廷家儘快開枝散葉吧!婆婆想孫子可是想瘋了!」廷笙笑來。

武仙娘臉上猶如火燒,說不上話來。

廷雲卻在這時岔開話題道:「娘,仙娘的締身病,可有根治之法?」

廷笙嘆了一聲:「傻兒子,生病並不一定是壞事!有時候,只有生完病,才能讓身體變得更好!懂嗎?」

廷雲沉吟起來。

「雲哥哥,你放心,以後我不敢再亂生病了!」武仙娘不由道。

廷雲欲語。

廷笙道:「傻兒子,如果娘說,這次仙娘生病過後,很快就能成為婞頁境,你信不信?」

廷雲呆住。

武仙娘也呆住。

看著兩人呆愣,廷笙又道:「好了,夜深了。你們休息吧。娘走了。」

「娘,你現在住哪兒?」廷雲忙道。

「雲哥哥,婆婆不在這裡住嗎?」武仙娘隨即問來。

廷笙接道:「好了,這事明天再說。現在你們去休息。娘想抱小孫子!」

話落,兩人尷尬。

而廷笙卻是一笑,消失去。 53.婆媳第一次交鋒

廷笙離開后,兩人自是上了榻,一番抵死纏綿。

隨後,就雙雙睡去,不談任何事。

次日凌晨。

「仙娘,昨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廷雲問來。

遠夢輕無力 穿好衣裳來的武仙娘回:「雲哥哥,如果我要擁有一片女人天下,你會生氣嗎?」

廷雲愣住,女人天下?莫不是要和……龍玫瑰那樣?

(對於龍玫瑰和孤氏兄弟的事情,廷雲已經聽他的小姑奶奶說了)

想到這兒,廷雲有點冒冷汗!

這個他絕不可能接受!

見男人果然青臉,武仙娘噗嗤而笑:「雲哥哥你想歪了,不是和龍尊那樣!你是我的唯一!我武仙娘此後絕不可能對自己男人不忠!你永遠是我的愛!」

廷雲稍稍鬆了口氣,道:「那你的意思是——」

武仙娘環抱,仰望來:「我要成為娉星乃至娉星之上,最強大的主宰!除了我的雲哥哥能讓我有所臣服,往後誰也不能讓我低頭!就是……婆婆也不行!」

廷雲震住,不由道:「為什麼母親也要例外?」

武仙娘有些嚴肅來:「雲哥哥,昨夜我就察覺了,婆婆她現在很可怕,彷彿就是一個無上主宰!但我不想輸給婆婆!我要超越她!當然,她仍然會是我婆婆,生活細節上,我仍然會恭敬於她。但在女人天下上,我不會謙讓她!甚至……我要她臣服於我!」

「這……」廷雲有點頭大了。他的小姑奶奶心不小!難道這就是九重締身所致嗎?

「雲哥哥,就是你,在某些時候,也是要臣服於我!」武仙娘勾住男人脖子,笑道。

看著小佳人美眸,廷雲不禁一嘆,道:「原來我真擁有了一個女王,你這心真不小,仙娘!」

「雲哥哥,你還沒回答。」

廷雲凝著,凝著,卻是一笑道:「仙娘,你這目標難度不小,你知道嗎?」

「怕難,就不是我!」

廷雲親了親她額頭,才道:「行。你要女人天下,那就去要吧。只要你不像龍尊那樣,我認命就是。」

「不會的。龍尊那明顯是欲求不滿!而我的雲哥哥可是夠我承受的了!」武仙娘悄悄摩了摩。

廷雲輕輕一嘆,轉道:「仙娘,你知道嗎?母親她也變了,變得……有些冷漠了。」

武仙娘聽而一問:「哦,雲哥哥,婆婆發生了什麼?」

「說來話長。我就簡單告訴你吧!母親很可能是不死不滅的,因為她是復生輪迴一體身!」

武仙娘徹底呆住。

「母親在娉頁城死過一次了。但她復生了,不僅成為了嫿位一體洛演,如今更是是婞頁境!」

武仙娘慢慢回神來,笑道:「婆婆果然強大無比!如此,我就必須更加努力了!雲哥哥,這幾天,我就多陪陪你吧。等我去了妘頁城,你就沒處泄火了。」

廷雲頓時一紅。

「晚上咱們繼續,這幾天,就讓我好好伺候你!」武仙娘魅然笑來。

廷雲情不自禁地點點頭。

「真乖,雲哥哥!」武仙娘閃吻了一下!

廷雲隨即分開來,道:「走,去看看母親在哪裡?」

武仙娘點點頭。

兩人於是出了屋。

然而,屋外,園中,廷笙正在擺弄著花草。

對於兒子兒媳婦的話,她其實都聽到了。她沒想到這個兒媳婦竟然也變得這麼快!

不過,她卻絲毫不生氣,甚至很理解!

嗯,這才是我們廷家的兒媳婦!

你若是繼續小媳婦一樣,或許……我也只會將你看做給我兒子暖床給我生小孫子的兒媳婦。

擁有九重締身,擁有疊疊九眸,還擁有一隻姮頁境的小彩蝶,你如今走到哪裡,都是人上人!

你必須做和自己底蘊相符的事,如此才是一種順其自然!順應你之締命!

「娘。」

「婆婆。」

廷笙停下來,微微一笑,嗯聲道:「怎麼不都睡會兒?沒人會打擾你們的。」

兩人隨即都一紅。

「娘,你現在住哪兒?」廷雲轉道。

廷笙笑了笑,道:「我住在屬於我的空間里。」

廷雲愣住。

武仙娘接過話來:「婆婆,再過幾天,我便要去妘頁城締洛了。婆婆,你不會怪我吧?」

「去吧。女人也不該沉淪在男人的情慾里。做你該做的事。」廷笙淡淡道。

武仙娘凝著,道:「多謝婆婆!」說時一禮。

「不過,一月需回來一次,你得給我早點誕下廷家血脈!」廷笙不容置疑道。

「是!」武仙娘領命。

看著女人和母親如此說話,廷雲感覺怪怪的。

似乎女人和母親已經相互溝通好了。

總裁追妻:嬌妻太火辣 「好了,你們忙吧,我再到處轉轉。」廷笙說完,消失。

「唉。」

「雲哥哥,婆婆什麼都聽到了。」武仙娘側身,道來。

廷雲點點頭。

「你也看到了,婆婆剛才神態,如果我不努力,婆婆其實是不會看重我這個兒媳婦的。婆婆的心,已經比我還大!她要的是我們一家全部成為無上的存在!誰落後,她看輕誰。」武仙娘道來。

廷雲無法否認,只道:「仙娘,你也別給自己太大壓力。慢慢來,就好。」

「呵呵呵呵……看來我也被我的雲哥哥看輕了呢!」武仙娘笑來。

廷雲黑線,這哪跟哪?明明是寬慰,怎麼就是看輕呢?

「雲哥哥,瞧著,今天給我一天,晚上回來,我讓你大吃一驚!」武仙娘道。

廷雲呆住,欲問。

「雲哥哥,晚上我再過來。你去玩你的藥渣吧!我走了。」說完,她吻了男人一口,隨即,展開締力,消失去。

廷雲哭笑不得,玩藥渣?我的小姑奶奶你還真說上癮了!

罷了,你們都去干你們的大事吧!我回我的屋,繼續研究我的頁葯!

——————

不日,狄錄和越釋兩女婚禮到來。

政玫帶著武仙娘、廷雲、武天娘、林小林四人前來參加。

廷雲自己製作了一份養精蓄銳的頁葯作為賀禮。

武仙娘什麼也沒準備,她懶得準備!

至於武天娘和林小林,那自然是武天娘包辦了,畢竟林小林沒什麼積蓄。而武天娘送的賀禮也就是從她此前的眾多彩禮中,挑了兩樣。

對於狄錄和越釋兩女,她武天娘自然是和妹妹一樣,內心並不怎麼喜歡。

婚禮場面,比武天娘的還要宏大不少!

人山人海,喜天慶地。

看著新人入堂行三拜,廷雲不禁有些愧疚。

對他的小姑奶奶,他可還要讓她等一千年!

似有所覺,武仙娘輕輕碰了碰男人,締音:「雲哥哥,沒事!我們的婚禮,哪能這麼隨意,就得一千年等待!」

廷雲愛憐地望來,微微一笑,道:「仙娘,再過三天,你就要離開了。要不,禮一完畢,我們就回去吧?」

那晚人兒回來,確實讓他大吃一驚!

她竟然成為了婞頁境頁眉級!

還有就是,當夜以及之後,更是將他折磨得欲生欲死!

就是來參禮的此前,她仍舊在用渾身解數,折磨他!

自從她要女人天下后,在榻上,她就彷彿精力無窮!經常到最後,是他先敗下陣來!

於是,他不得不動起心思研究養精蓄銳的頁葯來。

還好,沒過多久,就讓他製作出來。

服后,才和女人旗鼓相當!

聽聞男人心癢難耐,她自然得意起來,締音又起:「雲哥哥耍詐,靠吃頁葯征服我!」

廷雲尷尬了,但締音:「仙娘,你敢說你不是以頁境之力在折磨我?」

這時,換她臉紅了。的確,她也作弊了。

「誰叫雲哥哥那麼狠!我就用了,你能奈我何?」武仙娘暗中掐來。

廷雲哭笑不得,但也攬緊了人兒魔腰,不再和她拌嘴。

一邊武天娘瞥著妹妹和人打情罵俏,不禁一嘆。

同樣,林小林也注意了。

廷雲,你真是好命!

廷雲,我會追上你的,讓天娘對我徹底刮目相看!

看著這四人神情,觀察在眼裡的政玫卻是有所嘆息,林小林,你和廷雲的差距不是靠追就能追上的,是你的性格決定了你與他的差距。 低配版系統主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