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聽了林飛的話半信半疑,最後還是不再說些什麼,不過心中卻已經做好了回去就把它扔掉的打算。

林飛自然不知其心中所想,片刻后替孩子拔出了銀針,說來奇怪自從林飛替孩子施針后這麼長時間孩子竟然真的沒有再咳嗽一聲,不由得不讓眾人嘖嘖稱奇。

少婦見到這一幕也是頗感奇異,連忙向林飛道謝,車上眾人見到這一幕頓時覺得十分奇異。

這時忽然又有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呵呵,不過是瞎貓碰到死耗子,走狗屎運罷了。這孩子原本得的病就已經好的差不多了,現在這小子隨便扎了幾針倒撿了個便宜!」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剛才說話之人正是之前那位自稱是來自青元縣人民醫院腦科主治醫師的男子,此刻他正一臉怨毒地看著林飛,似乎恨不得讓其立即滾下車去。

不過這人雖然心胸狹窄了一些,但卻是貨真價實的醫生,因此他說的話倒也有人相信。

頓時一陣唏噓不屑之聲響起,眾人看向林飛時目光都變了。

「呦呵原來是個狐假虎威的人,剛才我竟然真的以為這是個神醫呢?」

聽了眾人的冷嘲熱諷,林飛絲毫不以為意,這些人和自己初次見面無冤無仇,甚至有的人一會兒一輩子都不會再見面,自己又何必跟他們生氣呢?

做完這些后林飛才呼了口氣,他之所以願意贈送平安福給孩子也不過是想起了串子從小體弱多病的悲慘命運,所以才對這個孩子動了惻隱之心,至於其他人怎麼想自己那就是他們的事了。

隨即他又看向孩子的母親道,「回去以後切記三日內不要讓孩子靠近陰氣強盛的地方,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沉吟片刻后林飛又從身上拿出一張名片,遞到女子身前道,「也罷好人做到底,這是我的名片,三日內若是孩子真的出了事,按照上面的方式聯繫我就行。」

女子沒想到林飛後來竟然會說這種話,不過還是愣愣地下意識點點頭,伸手接過了名片。

做完這些事後林飛不再言語,隨後仍是自顧看著窗外風景,不過眾人倒是有些微微詫異,沒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能夠有如此心性,做到寵辱不驚,光是這一點就是那位醫生拍馬難及。

又過了近一個時辰,公交車終於在子貢山山腳停下,林飛下了車獨自向山上走去。

子貢山身為青元縣有名的旅遊景區,果然名不虛傳,一路上林飛遇到數不勝數的人流,其中大多是一些上了年紀的人前來為家人祈求平安,當然其中也不乏一些年輕人前來祈求姻緣。

林飛一路向前,來到位於子貢山的寺院前,這裡香火極盛不時可以看到人流進入其中。讓其微微詫異的是在這寺院外竟然有一處佔地面積極廣的湖泊。

整座湖泊水質清澈隱隱散發著綠意,在陽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看起來頗為美麗。

他只是隨意看了看,接著注意到在寺院外站著三三兩兩的小和尚,這裡面的和尚們也是個個腦袋剃的鋥亮,每人脖子上掛著佛珠,正一隻手放在身前默念阿彌陀佛。

林飛雖然不信佛但此番前來還是抱著禮佛的心態想為洛雲、陳雨菲等人求得一些平安符回去,而且他還曾聽人說起這子貢山的寺院內有一座活眼金佛據聞十分靈驗,此次同樣抱著一探究竟的心理前來觀看。

當他走到寺院之中時,先是順著人流在一間大殿內參拜一翻后剛打算好好在這裡逛一逛便忽然注意到遠處似乎一群小和尚正在鬼鬼祟祟地幹些什麼。

林飛好奇心大盛,忍不住上前查看,還沒走到那群人附近就見到他們抬著一個用黑布裹住的長條形東西走進了一處偏殿內。

「那是什麼東西?」

林飛略微思索忽然想到一種可能,以他的望氣之術自然能夠發現那用黑布包裹的長條形物體儼然是一個活物,看其形狀似乎裡面是一個人。

只是這群小和尚怎麼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把人用黑布包裹起來,難不成他們這裡還是一座黑寺?

林飛自顧想著,靠近那座偏殿之時卻發現大門緊閉,上面還用一個牌子寫著:「寺院重地閑人免進。」

「這……」林飛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不過並未打算強闖,接著他又在這附近轉了幾圈沒有其它發現后才向著其它地方走去。

就在林飛在子貢山上閑逛之時忽然聽到一陣驚慌失措的喊叫聲,隨即循聲趕去竟然是在這寺院外的湖泊附近。

等他趕過去后才發現不知何時這湖泊附近圍了一圈兒人,只見人們對著湖泊指指點點,臉上有著驚恐之色。

林飛也擠進人群,然而看到湖中景象是饒是以他的定力也是忍不住臉色一變。

只見此刻整個湖泊內空空蕩蕩中央竟然有一個血人正在水中起伏不定,看的眾人頭皮發麻。

林飛眉頭微皺,心道難不成這青天白日還能見到鬼?然而等他定睛向前看去卻很快發現了端倪。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極品小醫神》,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林飛憑藉著出色的目力發現,這血人其實並非渾身是血,只不過是膚色鮮紅似血,乍看之下以為是血人。

「快看啊,怪物向我們這邊游過來了!」

「快跑啊!」

……

眾人發現血人正緩慢地向著自己這邊靠近,頓時嚇得魂不附體,急忙撒丫子就往山下跑去。

原本為湖邊圍觀之人見到這一幕也是驚得魂飛天外,急忙紛紛向後退去,不一會兒湖邊除了林飛就一個人也不剩了。

「快看那裡怎麼還有一個人不走?」

「不會是被嚇傻了吧?」

「喂兄弟快跑,不然等死啊!」

有人沖林飛喊道。

……

並非是林飛膽大,只是他看出那血人似乎也正滿臉驚恐地向著岸邊游過來,似乎也對自己身上發生的事十分害怕。

幾分鐘后這血人終於來到岸邊,這時林飛才看清此人面容,只見水中的血人除了膚色不正常外竟是一位五官端正的妙齡女子,此刻她正臉色驚恐,拚命想往岸上爬過來。

不過似乎因為太緊張的緣故,她竟然始終爬不上岸邊,這時林飛略微以沉吟,還是上前伸手把對方拉了上來。

等血人上了岸林飛才發現這女子竟然沒穿衣服,姣好的身材暴露在空氣中,若非她膚色異常估計還真的十分賞心悅目。

「謝……謝!」

女子口中斷斷續續地說著,其聲音竟然十分悅耳動聽,林飛神色微動,將身上外套脫下遞到女子身前隨口問道,「姑娘這是究竟遇到什麼事了?」

女子顯然對於剛才的事心有餘悸,把外套緊緊裹在身上后才緩緩道,「我也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本來我不過是聽說子貢山的寺院許願很靈所以就前來看看,見到這湖泊清澈突然想要游泳,所以……後來不知道為何我的皮膚就變成這樣了。」

林飛聞言默然不語,這種情況確實少見。這時原本遠遠離開的人們顯然也注意到血人竟然是一個如花似玉的美女,並不是什麼恐怖的怪獸,當下心中的懼意逐漸消退。

不少人走上前來圍觀,不過見到女子雖然有林飛的外套但身體還有大部分暴露在空氣之中,有人主動將自己的衣物遞到女子身前。

女子道了聲謝接過後將自己捂得嚴嚴實實,似乎不想讓別人見到自己這幅模樣。眾人七嘴八舌地向女子詢問情況,對此女子支支吾吾並不願意說太多。

不一會兒一陣警笛聲響起,警察趕到後來到女子面前,雖然也詫異女子的膚色但確認面前的確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後也是放心不少,開始向女子了解情況。

最後女子被警察先送往醫院臨行治療,檢查是否是由於某些原因感染造成皮膚過敏,對此其他人雖然心中好奇不過此刻涉及各人隱私,所以也就沒有過多詢問。

等眾人散去之後,林飛仍是站在原地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剛才發生之事他全看在眼裡,若是女子真的是因為皮膚過敏而引起膚色變化,說明眼前這湖泊之中一定有某種未知物質。

經過剛才那件事,眾人心有餘悸皆是不敢再靠近湖泊,不過林飛卻是忽然蹲下身子從面前的湖水中用手舀了一抔湖水,定睛一看之下神色微動,只見他手上和湖水接觸的地方片刻之後便逐漸變紅,不過也僅限於此。

但即便如此,還是讓其神色一凌,變化產生之後林飛仔細感應自己的身體並未有任何不適,然而他想要探尋這其中的秘密暫且做不到。

隨即林飛當下不著痕迹地收回自己的手掌,附近之人早已經離開的遠遠的,自然沒有注意到這裡的情形。

「喂,你在這幹什麼呢?」林飛正有神時背後忽然有道聲音響起。

「你們這是?」

林飛轉過身一看,原來是剛才離開的警察不知什麼時候回來了,身邊竟然還跟著兩個穿白大褂戴口罩的人員。

「我們懷疑這湖泊水質里有讓人皮膚過敏的物質,所以讓科研人員前來看看是否真有此事。」為首的中年警察說道。

林飛隨即將剛才自己見到的情況說了出來,兩名科研人員聽了也是神色一動,十分吃驚的樣子。

接著他們二人急忙取出儀器在水中取樣,忙活一陣后才算採集完數據,做完這些之後才鬆了口氣。

在這個過程中林飛並未出聲打擾,等他們離開之時那名警察還特意看向林飛。

「你不和我們一起去醫院檢查嗎?這東西說不定有毒。」

說著他指了指林飛的手,只見剛才林飛由於觸碰湖水,所以現在手上還是赤紅一片,看起來頗為嚇人。

林飛仔細感應了一番,確認自己身體無恙後來搖了搖頭說道,「不必了,這東西對身體不會有什麼太大影響。」

幾人見他如此也不再多勸,皆是坐上車向山下駛去。

林飛站在岸邊久久不語,此刻他心中其實已經有所猜測,若他所猜不錯剛才那湖中女子身上應該是一種名為落日紅的癥狀,其實說來這並不是什麼不治之症,只不過伴隨著這癥狀的出現,這附近一定有一些奇怪的生物。

想到這裡林飛又仔細看了看這清澈見底的湖泊,可惜仍然沒什麼發現,再想到剛才自己偶然見到一群和尚將一個人形東西用布包裹起來抬進屋裡的事,頓時覺得這所謂的子貢山寺廟不同一般,似乎有什麼秘密等待揭曉。

林飛苦思無果也只好暫時將其擱置一旁,不過他的目光卻是落在剛才那群和尚消失的屋子上,若是剛才那群人真在做什麼違法勾當,自己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也是應該的。

想到這裡林飛又向那座大殿走去,等他繞著群發的寺院轉了一圈兒也未曾發現有其他人口能進去大殿。

林飛站在遠處久久不語,忽然身後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還未等他反應過來就忽然有一群和尚上前將其圍了起來。

「你們這是做什麼?」

見到這番情景,林飛就是再傻也看出這些人來者不善,於是神色微冷說道。

(本章完) 「做什麼閣下心中不清楚嗎?」為首一名鬍鬚雪白的老和尚嘿嘿笑道,看起來十分奸詐。

林飛眉頭微微一皺,心中雖然有幾分猜測,不過還是說道,「我是前往自貢山的遊客前往貴寺院禮佛,可如今你們的人卻對我虎視眈眈,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嗎?」

「呵呵,若是真心前來禮佛的人我們自然歡迎,不過閣下在我們寺院四處東張西望、鬼鬼祟祟,似乎有不軌的企圖,我們寺院的僧人自然不能輕易將你放過。」

老和尚說完等林飛開口解釋,沖一旁之人揮了揮手,接著就有三名小和尚拿著繩索上前將林飛捆綁起來。

在這個過程中林飛並未反抗,其實若是他願意這些人甚至連他一根毫毛都碰不到,不過此刻他正愁無法進入大殿探尋這子貢山寺院的秘密,既然這群人把他綁起來說不定會讓自己接近一些真相。

想到這裡林飛忽然看向四周佯做憤怒狀掙扎,一邊喊著,「放開我!你們這些人眼裡還有沒有王法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綁架別人,你們不怕被發現了通通被送進監獄嗎?!」

林飛聲嘶力竭喊著,不過在這些人眼中卻是像彷彿聽到笑話一樣,一起嗤笑起來。

「哈哈你就叫吧,這裡要是有能救得了你那才是鐵樹開花,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老和尚得意一笑,接著指揮小和尚把林飛押進大殿之中,林飛表面上奮力掙扎不過心裡卻是樂開了花,能夠進入大殿之中正和他意。

幾個小和尚押著林飛進了大殿隨後又把門死死關上,至於那個領頭的老和尚則是不知跑到哪去了,林飛懶得理會這些,進了大殿之後他故意掙扎兩下后便安靜下來,隨後便偷偷觀察此處的情形。

這在兩位小和尚眼裡以為林飛是認命了,因此皆是得意一笑,悠哉地說道,「小子這就對了了嘛,何必在那自尋煩惱,既然到了這那就乖乖認命等死,說不定還能給你留個全屍。」

聽到此處林飛心中一驚,這裡的人果然草菅人命,而且從他們口中似乎人命彷彿草芥一般任他們處置。

若非今日所見,他恐怕還不相信在現在這個法制社會竟然還有如此視法律於無物的地方,不過憑這些人還對他造不成什麼威脅,因此他並不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林飛四下打量著大殿之中的布置,發現這裡和其他地方並沒有什麼不同,此地似乎是一件雜物堆放室,幾人來到一堆雜物前,接著就見到一個小和尚上前輕輕轉動一個圓盤接著忽然咔嚓一聲響起眾人面前的地面便緩緩下沉。

林飛見到這一幕也是眼前一亮,沒想到此處竟然還別有洞天,如今看來自己故意被這群人抓住似乎是明智的決定。要不然他若想以強硬手段闖進來,恐怕根本發現不了這樣的機密。

不過自己身旁的這群小和尚看自己的目光就像看待死人一樣,估計一會兒自己若是不出意外也落不得什麼好下場。

幾人進了地下密室,首先便是一股潮濕氣息撲面而來。林飛眉頭微皺,不知道究竟是何人在這寺院之中建造這地下密室又有什麼目的?

幾人接著向前,接著林飛忽然見到前面發出一道亮光,隨後一行人便進去了一處地下空間,等林飛來到這處空間,見到眼前的一幕後饒是以她的定力也是忍不住吃了一驚。

只見眼前出現的是一座十分空曠的大殿,大殿之中有諸多佛陀雕像,幾百隻蠟燭同時點燃將室內映射地亮如白晝,光芒反射在這些渾身泊上金漆的佛陀雕像上時將整個屋子映射的金碧輝煌。

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大廳最中央豎立的一尊佛像,只見這尊佛像體積龐大有些像彌勒佛一樣坦胸露乳臉上掛著樂呵呵的表情,不過最讓人吃驚的是這佛像臉上的一對眼睛竟然如同常人一樣滴溜溜轉著。

林飛見到這一幕吃驚的差點下巴都掉下來,不過並未像普通人一樣大喊大叫,這時他才注意到大殿中央地上還有一個用布包裹著的長條形東西,從裡面露出的形狀可以看出應該是一個人,不過此刻卻是一動不動。

這時林飛才想起來他曾聽聞這寺院內有一座活眼金佛,想必就是眼前這尊了,不過不知為何自己在第一眼見到這活眼金佛時心中不僅沒有絲毫的崇敬,竟然從其眼中看到一絲貪婪之色。

正中間那座活眼金佛見到林飛進來之後眼中貪婪之光更甚,若非身影不能動估計立刻就會上前來如同餓虎一般將林飛啃食。

那對滴溜溜轉的眼睛,看的林飛渾身發毛,這時他看向身旁押送自己的兩個小和尚問道,「你們把我帶到這裡是想做什麼?」

誰知那兩個小和尚卻是嘿嘿一笑說道,「待會兒你就知道了,好好享受吧!」

說著他們要仔細檢查了林飛身上的繩索,確保林飛一人絕對掙脫不開之後,才對著那座活眼金佛恭敬的說道,「佛陀大人請慢享用!」

隨後這兩人恭敬的退出這座大殿,只留下林飛和地上那未知的人。

見到這一幕,林飛神色微動不過卻並沒有說什麼,只是打量著眼前那座活眼金佛。

那活眼金佛眼中貪婪之色更甚,這時他那肥胖的身體竟然緩緩移動起來,似乎想要從高台上下來享用林飛一般。

這時林飛身前不遠處被黑布包裹的長條狀東西忽然一陣扭動,接著一陣嗚嗚的聲音響起,不一會兒布條被掙脫開來,露出裡面的東西。

林飛循聲看去,在見到黑布下面的東西時同樣也是神色一愣,只見竟是一位身材婀娜容貌清秀的女子。

此刻女子雙手被緊緊綁住,口中也是塞著一個東西嗚嗚之聲正是從其口中發出。另外這女子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頭上竟然沒有蓄一絲頭髮,赫然是一位小尼姑!

林飛此刻已然是愣在原地,沒想到竟然會是這種情況。

(本章完) 此刻那小女尼仍是在地方嗚嗚直叫,動彈不得。

在一旁的林飛心念電轉,剎那間已經想了好幾種情況,難不成這子貢山上的寺院真的整天幹些殺人越貨的勾當,眼下這聞名青元縣的活眼金佛看來也不過是一種妖物。

在他思索之時,那活眼金佛已經從台上緩慢挪動下來,緩緩向著女尼靠近。

悲鳴詠嘆調 林飛四下打量,見到那兩個小和尚已經確實離開,當下雙手一掙立時原本綁在手上的繩子便被掙脫開來。

等雙手掙脫開后他又解了腳上的繩索,那活眼金佛顯然沒想到竟然有人能夠掙脫繩索,原本一雙滴溜溜的小眼睛里湧現一抹驚懼,身子也緩緩向著後面退去。

不過由於他的嘴巴被封住,只能嗚嗚發出一些含糊不清的詞語,根本不能呼救。

直到此刻林飛哪裡還不明白,這活眼金佛赫然是由一個活人裝扮而成,所謂的子貢山靈寺不過是一個裝神弄鬼之地,若是他所猜不錯,這其中或許還涉及一些人命官司。

畢竟既然這些人如此敢將自己和這女尼綁架過來,似乎要給這活眼金佛享用,看來以往一定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想到這裡林飛便忍不住雙目噴火,這些道貌岸然的畜生簡直禽獸不如,打著佛家寺院的旗號不光招搖撞騙還傷天害理草菅人命,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躺在地上的女尼顯然也沒想到,竟然有人能掙脫繩索,當下原本暗淡的眼眸突然亮了幾分。

林飛快步上前女尼擦肩而過,正在她發愣之際,忽然一聲沉悶地響聲響起,只見林飛已經來到金佛身邊,已經掄起拳頭狠狠砸在活眼金佛身上。

金佛發不出聲音,只能身影倒退之間嗚嗚慘叫,不過此刻發生的變故外界毫不知情,他只能神色驚懼地看著林飛。

冷情媽咪酷酷爹 再加上他那龐大的身軀以及體面泊上的金漆,讓整個人身子的行動都僵硬無比,根本躲不開林飛佛暴揍。

就在林飛將活眼金佛痛打一頓之後才緩緩停了下來,此刻活眼金佛已經是躺在地上一動不能動,即便如此他的臉上更是掛著和藹的笑容,只是看向林飛眼神已經像是看待一個魔鬼。

林飛停歇下來,這時一旁地上的女尼也是面露異色地看著他,林飛將其扶起替她送開繩索,這時女尼忽然哇地一聲哭了起來,眼中有大滴大滴晶瑩淚水流出。

林飛見到這一幕想起現在外面可能有守護之人,急忙伸手去捂住了她的嘴巴,一邊還對她做了個噤聲手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