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青青點頭,「我沒事的,你放心。」

果然,第四關的時候沈鈺被淘汰了,只剩下水青青了。不過讓沈鈺驚訝的是,玉姝真人既然還在。

沈鈺在臨走前看了一眼玉姝真人,希望她能夠照看一下水青青。玉姝真人微微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在踏入黑洞的前一秒,沈鈺就直接拿一塊帕子捂住了自己的臉。等她感覺到腳踏實地的時候,她直接就跑遠了。

跑到了一個無人的地方,先是給自己卸了妝,然後才開始換回原來的衣服,再把頭髮梳好。

卸妝之後沈鈺覺得真的是神清氣爽啊。她拿出盒子看了一下,裡面還是上品靈石。只是這一次裡面竟然有十六塊!

沈鈺開心的說:「發了發了!」

然後她就準備去找羅芙他們了。發了一張信符,沈鈺跟著信符往前走。看到他們三個躲在一個小山洞裡面。

廣場上,水青青還在答題。隨著時間的推移,現在是剩下水青青和玉姝真人了。投影沒想到最後還能剩下兩個,有些為難。隨後他想了一下,說道:「這既然只剩下你們二人,那麼就只能二選一了。這樣吧,你們誰若是能討的他的歡心,誰就是勝利者。」

說著,在她們的面前出現了一個黑漆漆的物體。這個物體應該是個活物,只是他不想暴露他的樣子才故意這樣遮起來的。水青青和玉姝真人都覺得有些無語,但是還是觀察了起來。

兩個人都發現這個活物應該就是第四關的那個黑乎乎的投影,玉姝真人的眼裡閃過一絲失望。她大概已經猜到最後的東西是什麼了。

既然不是她想要的東西,那麼還是讓給師侄好了。於是玉姝真人只是隨意的誇讚了幾句便住口了,而水青青卻相當的誠懇,毫無疑問的,最後的贏家是水青青。

等到玉姝真人離開了,投影這才清晰起來。水青青終於看清了那團黑乎乎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了。

這是一頭混血的妖獸。他渾身是白色的柔順的皮毛,偏偏背上有一雙紅如火的翅膀。他的頭上長了一對龍角,肚子上隱約能看見一些龜背的花紋。

雖然這樣,但是看上去竟然還挺可愛的。

水青青有些驚訝,她不知道原來最後的大禮物是這個。

投影裡面的人繼續說話:「這是我們四神獸家族最寵愛的孩子,我希望你能和他簽訂平等契約,好好對待他。讓他在修真界遊玩一段時間。作為獎勵,我們會給你四滴四神獸的精血,還有部分適合你的傳承。你只需要滿足他的要求就可以了。你願意嗎?」

這樣的好事水青青當然是願意的了,更別說她一看到那隻小獸就喜歡上了。

「我願意。」

在水青青說完這句話之後她面前的桌子就閃了與喜愛,隨後那隻小獸和四個玉瓶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他的名字叫星羅。至於傳承,你過來。」

水青青依言上前,空中突然飄出了一顆閃亮的星子,隨後落在了水青青的眉間。只是瞬間水青青就從裡面領悟到了很多東西。只是她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表述,還需要再整理整理才是。

水青青暴起星羅,摸了摸他的背。星羅很溫順的在她的手上蹭了蹭。水青青的臉上閃過一絲肉眼可見的溫柔。

「星羅,我們來簽訂平等契約吧。」

星羅輕柔的叫了一聲,乖乖的低下了頭。

在投影裡面的人的見證下,水青青和星羅成功的簽訂了契約。隨後水青青將新羅暫時放在靈獸袋裡。現在他還不能出現在眾人面前。

等到她把東西都收拾好了之後,面前又出現了一個儲物戒指。

「這裡面的是星羅在修真界的花用。」

水青青有些不高興,「星羅是我的契約獸,我會對他好的。」水青青以為他們是在嫌棄她窮。

「你是你,這是我們給他的。」投影毫不客氣的說。

不過這樣的話語倒是讓水青青多了幾分認同,痛快的將儲物戒指收下了。然後她就走進黑洞離開了。

等到水青青離開之後,投影才清晰起來,可以看到上面的人是一個相當年輕俊俏的臉。隨後他的身邊又出現了兩個稍微年老一些的人。

「哎,也不知道將星羅送下去是不是一件好事?就算她是氣運之子,我們也沒必要讓星羅和她簽訂契約吧?」年老一些的那個女人有些不滿的說。

年輕的人搖頭,「姑媽,沒辦法,星羅在我們這裡只能一直當一個神智不高的小獸。你難道願意他一直這樣嗎?我們四神獸都擁有通天徹地的能力,現在星羅集我們四家的血脈,想要覺醒就更加困難了。只有氣運之子才能助星羅一臂之力,也只有契約才能讓星羅徹底的借到她的氣運。姑媽,別難過了,氣運之子用不了多久就會飛升的,我們很快就能再見到星羅了。」

年老一些的拍了拍旁邊女人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等我們閉個關,星羅就回來了。我們籌劃了這麼多年,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水青青一出去就和沈鈺一樣,先捂住臉跑出去。她不想讓別人看到她這副樣子。不過好在投影的那個人知道外界的情況,將黑洞開在了無人的地方。

水青青先換回了自己的裝扮,這才轉頭準備去尋找沈鈺他們。

而這個時候天上的四色光幕已經漸漸的消失了。四根石柱也在光幕完全消失之後突然變成了一堆碎渣。未能進去的熱不敢置信的衝上前,卻只摸到了一些碎石塊。而這些碎石塊也在他們的手裡化為了沙子從指縫流落下來。

沈鈺他們也發現了這個事情,自然就知道了發生了什麼事。估計是水青青已經出來了,他們給她發了一張信符。然後循著信符的方向就去找水青青了。

這邊的水青青也給沈鈺他們發了一張信符,也在向著這邊跑來。然後他們就在半路上遇見了。

沈鈺他們都很好奇水青青到底有沒有留到最後,五個人連忙找了一個安全一點的地方開始講述。

水青將大部分的事情都說清楚了,但是最後她並沒有說出星羅的事情。看星羅的樣子就知道他的身份不一般。水青青不是信不過他們,但是她覺得沒有必要說出去,還是瞞著更好一點。所以水青青就把星羅的花用,也就是那一枚儲物戒指的事情暫時的挪到自己的頭上來。

「我還以為最後是什麼靈丹妙藥呢,沒想到是一儲物戒指的上品靈石!我的天,不得不說,這雖然俗,但是俗得好啊。不過這戒指的空間並不是很大,裡面也就兩千多塊的上品靈石吧。」

水青青這句話自然是假的,實際上她在看到裡面的上品靈石的時候都差點壓抑不住自己的驚呼聲!因為裡面的上品靈石實在是太多了!她說的兩千估計也就是裡面的一個零頭。

這個儲物戒指大概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而高度的話也有二三十米高。而裡面近一半的地方都堆積著上品靈石!現在水青青單單上品靈石就能把人砸死。她大致的數了一下,裡面大概有一億顆啊!

而且更讓水青青震驚的是,在這對上品靈石的旁邊還有一堆,五彩的,那是極品靈石!

極品靈石也只能用堆來形容。實在是太奢侈了!

水青青覺得,看完了這些,這輩子她都不會再對什麼東西動容了。因為,沒有什麼能比一座靈石山更讓人心動了!

因為顧忌到說出愛也沒有人能相信,而且這麼多的靈石就放在她的手上,水青青只好說了一個兩千的數字。

但是就是這樣的數字都讓其他的四個人驚嘆不已了。

靈石的產生是需要時間的。雖然現在青玉大陸的靈氣是很濃郁,但是最多也就是吧曾經的下品靈石都提升到中品靈石的程度。要到上品靈石那還需要一定的時間。現在目前市面上的上品靈石都是一個靈石礦脈最中心的部分產出的。至於極品靈石,那更是可遇而不可求了。

根據沈樓的推算,青玉大陸如果一直保持著這樣的速度增長靈氣的話,那麼千年以後可能挖出來的靈石裡面就是上品靈石能佔到一半的數量,而極品靈石也會偶爾出現了。

由此可見,在青玉大陸,兩千上品靈石是多麼寶貴的一段財富!而且還附贈一個儲物戒指呢。

儲物戒指現在也是比較稀罕的一件東西。當然了,這是他們不知道這個儲物戒指是大容量的,否則,一定會羨慕死的。

四個人當中,也只有沈鈺和墨煙發現了水青青在說到儲物戒指和兩千靈石的時候神態有那麼細微的一點不對勁。羅芙不是個細心的,紀行又認識時間太短。只有沈鈺和墨煙知道。

不過沈鈺並不會對水青青不利,墨煙更是對這些都沒什麼興趣,再加上他喜歡水青青,更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對了。所以,他們兩個雖然察覺了,但是又默默的放在了心裡。

也幸虧水青青並沒有把真正的數量說出來,否則,她可能就要遭到全大陸的追殺了。

在講完了水青青的事情之後,沈鈺他們又說起了那個石柱碎裂的事情。他們四個是在石柱的旁邊,所以圍觀了全程。而水青青因為開後門被傳送到遠處去了,所以對此一無所知。

當她聽到四根石柱都毀掉的時候,心中五味雜陳。她不禁探出神識看了看在靈獸袋裡的星羅,卻發現他正仰躺在睡著了。小肚皮一動一動的,看起來非常的可愛。

看到靈獸袋裡簡陋的樣子,水青青決定等出去就去訂製一個靈獸環,將裡面打造的很好,讓星羅住的更加舒服一點。嗯!決定了! 在四根石柱消失之後沒多久,原本可以待三個月的四極秘境竟然就這樣的把他們扔出來了。

被秘境排斥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很驚訝,但是下一秒他們就調整好姿勢安全的落地了。外面等待著的人都很驚訝,三個月的時間不是還沒有到嗎?

所有的人都向著自己熟悉的地方走去,沈鈺他們也趕緊跑到四十八州所在位置。隨後他們就看到了玉姝真人。

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慢慢悠悠的走過來,姿態極其悠閑,但是也是真的好看。

玉姝真人慢悠悠的走到沈鈺他們面前,眼睛在他們身上掃視了一下,著重的看了一眼水青青戴在手上的儲物戒指,神情很有深意。不過她也只是看了一眼,很快就移開了視線。

水青青在玉姝真人看過來的時候緊張的心臟都怦怦跳了,不過在玉姝真人的視線劃過她的儲物戒指的時候突然淡定了。看來,玉姝真人也不知道她到底得到了什麼。

對水青青來說,那四滴的神獸精血還有星羅才是最重要的,是無價之寶!

玉姝真人直接招呼四十八州的學子上飛船,飛船就一直停留在空中。而其他分校區的人也漸漸放出了屬於他們的飛船。一波又一波的人開始湧向他們所在的區域。

沈鈺趴在飛船的欄杆上,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那有些狼狽的郭淮。 月影輕塵 果然,在他身邊的金丹期修士的保護下,他根本不會有事。

郭淮沒有發覺沈鈺正在飛船上看著他。他只是恨恨不平的咒罵著,咒罵沈鈺,咒罵秘境,咒罵所有他看不順眼的人!而那幾個金丹期就一直沉默的站在他的身後,聽著他的喋喋不休。

等到四極秘境的門口空了下來,天空中的諸多飛船才調轉身子,離去了。

雖然面上看起來平靜的很,但是在飛船裡面,所有人都在詢問為什麼這一次四極秘境會提早關閉。

不只是這樣,就連網上現在也展開了討論。只是目前為止只有一些人說話,更多的人都還在思考當中。不過就部分人流露出來的隻言片語也足夠讓所有人激烈的討論起來了。

玉姝真人他們當然也是被請過去詢問的了。他們雖然不是四十八州分校區的老師,但是目前在四十八分校區裡面待著,那麼詢問他們一些事情他們還是不好拒絕的。

沈鈺五人就當做自己什麼也不知道,混在學子當中,學子們憂愁他們也跟著憂愁,學子們憤慨他們也跟著憤慨。看起來還真的是天衣無縫呢。

玉姝真人出來的時候就看到這一幕,不免有些好笑。要不是她知道他們進去了,還真的,要被矇混過去了呢。

不過玉姝真人也沒有要揭穿他們的意思,反正低調一些也好。

接下去飛船就沒有再去三十二分校區了,而是直接轉道回四十八分校區。一路上所有人都無心修鍊,不斷的和旁人,在網上討論著關於四極秘境裡面發生的事情。

過了這麼些天了,該傳出去的消息也早就傳出去了。該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回到學院之後,沈鈺和水青青還有羅芙開始準備結丹了。她們三個其實早就可以結丹了的,但是因為想要再長高一點所以一直忍著現在,已經差不多到時候了。

不過羅芙有些不舍,因為結丹之後她就要隨著寂然真人去萬劍宗了。沈鈺和水青青也要和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迴流光宗。這是早就最好的決定。

沈鈺已經是第二次結丹了,所以一應流程都很清楚。她只是在閉關室里坐下,調整好之後直接就開始衝擊金丹了。 總裁老公很悶 她在築基巔峰已經壓制了一年之久了。所以這一次的結丹相當的輕鬆。只是片刻,天上就飄起了烏黑的劫雲。

沈鈺從儲物袋裡拿出靈符,在自己的周身布下陣法,迎接著天劫的到來。

幾聲雷響之後,天色放晴。閉關室的門打開了。沈鈺成功的突破了。

沈鈺剛出來就看到站在遠處的玉姝真人還有水青青,臉上露出一個笑容。先是走到玉姝真人的面前,行了一個禮。

「師傅,幸不辱命。」

玉姝真人很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擠出很紮實。看樣子你過不了多久又可以突破了。」

沒錯,沈鈺這次突破金丹期之後直接就到了金丹前期的巔峰,只要在努力一把就可以突破到金丹中期。

不過沈鈺並沒有著急,她還是更傾向於將自己的基礎先夯實。因為這次突破金丹之後竄的有點快了,靈力有些不穩。

等到玉姝真人離開之後水青青才好奇的問沈鈺:「怎麼樣?突破金丹難嗎?」

沈鈺搖搖頭,「不難的。我們已經壓制了這麼久了,早就到了可以突破的邊緣了。只要進去閉關一陣子,很快就能突破的。不過天劫倒是要小心一些。你是雷靈根對雷劫應該有一定的抵抗能力,那麼最好讓雷劫多多淬鍊一下身體,雖然有些疼,但是好處也是看得見的。」

沈鈺是相當於把自己的經驗之談全部都說出來了,水青青聽的連連點頭,很是感激的樣子。

「好,那我再過兩天就嘗試一下突破吧!」水青青下定了決心。

果然,水青青的突破也是沒有熱和難度。沈鈺站在外面,就看到水青青進去之後沒多久天上就開始聚攏起烏雲來了。這速度,比她還快啊!

沈鈺的心裡有些複雜。

因為怕自己的東西被劈壞了,水青青把靈獸袋暫時放在沈鈺這裡。星羅就藏在裡面。本來說好的要靈獸環的,但是像她說的那種居然是要訂製的,而且還需要一段時間,無奈之下,水青青只好委屈星羅暫時現在靈獸袋裡待一陣子了。

不過水青青只要有機會就會把星羅放出來的。再加上星羅能夠掩藏住他自己生的不對勁,將翅膀龍角還有龜背紋什麼的全部都收斂起來,這樣的星羅看起來就更像是一隻無害的小妖獸了。所以沈鈺和羅芙才對水青青說的看他可愛就想買的話沒有半分的懷疑。

雷劫劈下來了。水青青端坐在閉關室的正中央,天雷直直的朝著她的腦門劈下來,水青青一咬牙,毫不抵抗。

不過還真的像沈鈺所說的那樣,雷靈根對於天雷的抵抗力是比較強的。 逆風向 水青青只感覺自己雖然渾身疼痛,但是卻也在能夠忍受的範圍之內。而且靈力再次從身體裡面流動的時候,水青青敏銳的察覺到了經脈還有肌肉都被強化了一些。

於是水青青強忍著疼痛用肉身連接三道天雷,之後才忍不住的開始抵抗了。

水青青的金丹雷劫也成功的過去了。既然這樣,那差不多就可以準備離開青玉學府去流光宗了。

只是,水青青想到自己的靈獸環,還是開口了。

「師傅,能不能再多留幾天啊,我的靈獸環還沒做好呢。」

這些年相處下來,水青青知道玉寧真人還是很好說話。所以略帶撒嬌的對著他說。

玉寧真人當然是點頭同意了。徒兒的這個要求又不過分,有什麼好不同意的。

而在這等待的幾天裡面,沈鈺和水青青都去和那些熟識的朋友們告別了。

凰歌和花靈被她們排在最後。這些年她們和凰歌的關係其實還不錯的,只是凰歌一直想要努力追上她們,求勝的心理很強罷了。

現在凰歌看到她們竟然金丹了,同樣還是那副不服氣的表情,「我一定會很快趕上你們的!」

沈鈺笑了笑,「好啊,那我就在流光宗等你了。」

「哼。」凰歌有些傲嬌,然後微昂著頭將一個盒子塞到了她的手裡,「禮物!」

花靈在一旁看到凰歌這樣彆扭的標新,忍不住捂住嘴笑了起來。

沈鈺有些驚喜,「哎呦,這是你送給我的嗎?我能看看裡面是什麼嗎?」

被沈鈺用那種調侃的眼神看著,凰歌有些羞惱。她不禁推了推沈鈺的背,粗著嗓子說:「看什麼看,回去再看!」

說完看到旁邊水青青略顯「落寞」的眼神,糾結了一下,也拿出了一個差不多的盒子,別開頭遞給水青青,「這是你的。」

水青青早就知道自己也有了,但是真的看到的時候還是很感動。她上前一步輕輕的摟住凰歌,在她的耳邊輕柔的說:「謝謝你!」

花靈驚訝的看見,自家的那個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小姐竟然臉紅了!

臉、紅、了!

因為實在太驚訝了,所以花靈做出了一個讓凰歌覺得相當羞憤的動作。她揉了揉自己的雙眼以為自己看錯了!

見凰歌整個人都燒起來了,怕她下一秒就要爆發的沈鈺和水青青兩個人對視一眼,識趣的立馬跑走了。只留下花靈一個人對付那個炸毛的凰歌。

好友都拜訪過了,只剩下羅芙。但是她們和魯夫之間卻又有著相當大的默契,三個人都沒有覺得這是一場分別,她們只當做對方是出了遠門罷了。而且現在通訊器也能見面,是在沒必要搞得像生離死別一樣。

終於等到水青青的靈獸環做好了,她豪爽的付了錢,然後就將星羅移到了靈獸環裡面。

修仙瑣錄 「星羅,怎麼樣,喜不喜歡這裡?」水青青摸著星羅的背,柔聲的問。

星羅蹭了蹭水青青的守備,一雙水汪汪的眼睛里顯示的滿意和喜歡。而從他的的內心也能感覺到,星羅的確是很喜歡這個定做的靈獸環。

水青青鬆了一口氣,不枉她專門花了一大筆的靈石去找人定製。這個錢,值!

「星羅要是有什麼別的需要記得和我說,知道嗎?」

再一次叮囑了星羅,水青青就放他在靈獸環裡面肆意奔跑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