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攻擊,宇文長天雖然察覺到了,但就是來不及,只能看著那腿影踢在自己的身上。

然後全身劇痛意識一個模糊,伴隨著慘叫聲,從擂台上,倒飛了出去。

「大哥!」

這一倒飛,宇文天琪臉色大變,連忙身形一動,將那倒飛的宇文長天給半路接了下來。

對於這一幕,四周的人,再次神愣震撼了一下,就飛快的從中反應過來,然後為羅無生的勝利,爆發出震天的喝彩。

這一次的天才榜,可以說是近幾百年來,再最好看的一次天才榜,以後恐怕也很難跟今天這一次相比。

雖然每一次都有黑馬,但直接黑馬到第一,還重來沒有出現過。

這一次,如果沒有羅無生,那麼擁有劍體的寧月曦,將會非常的矚目。

但是羅無生一次又一次的震撼手段,幾乎可以說,將寧月曦的光輝,給完全覆蓋了。

擁有劍體的武者,雖然非常的強大,但這個世界,並不是說擁有靈體的武者,就是最強大的。

寧月曦此時,雙眼直視羅無生,雙拳微微緊握。

燕王殿下有喜了 羅無生這毀滅武道,確實超乎她的意料,但是下一秒,雙眼堅定,她寧月曦,也可以領悟出屬性劍道,變得更加的強大。

侯耀天嘴角笑笑,看來最後的贏家,還是羅無生,沒想到這一次天才榜的其他所有人,都淪為了羅無生一鳴驚人的陪襯。

孟河對此,嘴角笑得,已經有些合不攏了嘴。

沒想到這羅無生,給了他這麼大一個驚喜,這樣一來,羅無生進入天皇神宮,已經是鐵釘釘的事情了。

江無塵臉上同樣震驚中,笑容不斷。

但同時,浮現出一抹很強大的嫉妒。

應該說,四周所有的人,都浮現出一抹很強大的嫉妒。

武道之意都沒有多少人領悟出來,就更加不用說屬性武道了。

其他八人震驚后,快速的進行他們的最後一場比斗。

半柱香后,此次所有的比斗,都結束了。

但所有人的心情,都還沒有從之前的激動興奮中,恢復下來。

「既然所有的比斗,都結束了!那麼接下里,我頒布此次前十的排名!」雷剛見比斗全部結束,向著四周看了一眼,一臉激動高興的說道。

有了羅無生和寧月曦,這一次出來的所有人,他將是最大的贏家。

「排名依次從高到低為羅無生,宇文長天,侯耀天,獨孤絕,賀一劍,左凌雲,蘇星恆,寧月曦,戎越,穆莎琴!」

這聲落,四周的嘩然,再次震天而起,為此次天才榜,畫下一個完美的句號。

「羅無生,寧月曦,你們兩個跟我來!」

隨後,雷剛看了羅無生寧月曦一眼,再次一臉滿意的說了一聲。 徽羽羞的臉色通紅,好在有蓋頭遮掩。

堂前的人卻都是轟然大笑起來。

「唐恆,大男人家家的,怎能怕媳婦兒?」

「就是,你可得做出當家做主的氣勢來,要不然你倆成親之後,還不被你媳婦兒壓的抬不起頭?」

「去去去!」

唐恆沒好氣的朝著周圍那些起鬨的人翻了個白眼,手中握著自家媳婦的手,哼了聲道:「你們懂個屁!我聽媳婦兒的話那是疼不是怕,你們這些孤家寡人哪能體會得到?!」

「切!」

一群人朝著他鄙夷出聲。

徽羽站在唐恆身旁,聽著他「舌戰群雄」卻是心頭甜滋滋的。

婚寵撩人,軍長壞壞 姜雲卿臉上盛滿了笑容,將徽羽還給了唐恆之後便坐上了主位,而司禮監的太監則是在旁高呼著開始行拜堂禮,等著拜完天地,將新人送入洞房之後,堂前才熱鬧了起來。

姜雲卿回頭道:「我有些累了,咱們回宮吧?」

君璟墨點點頭:「我們在這裡他們怕是也放不開。」他抬頭對著堂下諸人道:「今日是唐恆大喜的日子,你們盡情玩鬧,不必理會宵禁。」

「朕和皇后就先走了,免得你們拘束。」

人群連忙挽留。

君璟墨和姜雲卿卻沒繼續留下去,等他們同唐恆說了一聲后離開了唐家后,就聽到身後那頓時喧囂起來的笑鬧聲。

兩人都是忍不住低笑出聲。

君璟墨扶著姜雲卿上了馬車后,才笑著道:「這幫兔崽子,口口聲聲留著咱們,實際上怕是恨不得咱們能早早走了,他們才好鬧騰唐恆。」

姜雲卿坐在馬車上后,揉捏著脖子道:「你如今是皇帝,他們是臣子,哪怕你不擺帝王的架子,他們也終歸是有些拘束的。」

君璟墨見她有些難受,伸手替她將頭頂的鳳冠取了下來:「累了吧?」

姜雲卿點點頭:「今兒個一早就忙碌了不說,要不是今日要讓徽羽嫁的風風光光,讓人不敢小覷,我也懶得這般盛裝打扮。」

她下巴朝著那鳳冠的方向點了點說道:

「也不知道以前那些宮中后妃是怎麼想的,這玩意兒除了瞧著華麗一點,戴在腦袋上壓得我脖子疼。」

君璟墨聞言低笑了一聲,伸手替她揉捏著脖頸道:

「徽羽從鳳翎宮出嫁,又有朕和你親自主婚,誰敢小瞧了她去?」

「你今日就算是素衣來此,誰又敢多說半句?」

姜雲卿聞言搖搖頭:「我知道以我們如今的地位,只要我們來了,便沒人敢小瞧徽羽。」

「可是徽羽跟了我這麼多年,護我周全替我出生入死,好幾次都險些沒命,我總覺得我虧欠她太多。」

「這一輩子一次的大婚,我總想替她做到最好,能讓她哪怕過上幾十年後再回憶起來時,也只有美好而沒有半點缺憾。」

君璟墨聽著她的話,心中嘆口氣:「你呀,總是心軟。」

徽羽是暗谷中的死士,早就將命交給了君璟墨,而她跟隨姜雲卿后護佑主子周全是本分。

那穗兒更是賣身姜家的婢女,照顧姜雲卿亦是本分。 第一百六十九章臨時令牌,符籙

「是!」

聽到雷剛這話,羅無生和寧月曦兩人連忙點頭說是道。

而其他的人對此,則一臉的羨慕之極。

因為雷剛現在找羅無生兩人,很有可能是加入天荒神宮的事情。

雖然之前雷剛只說考核的一個資格,但是羅無生兩人展現出的天賦,非同一般,很有可能現在就獲得進入天荒神宮的資格。

然後一臉羨慕的,看著羅無生兩人,跟著雷剛離開天運升龍台。

「我們也離開吧!」

孟河看了一眼,臉上激動笑笑下,對著身旁的江無塵等人說道。

雖然羅無生得罪了宇文家族,但是現在得到了雷剛的重視,到時候肯定會將消息,傳遞給天荒神宮。

就算拿宇文家族再怎麼的憤怒,想要殺了羅無生,也不敢出手,否則羅無生有什麼意外,就只有滅亡的份。

除非他們家族出現一個差不多的天才,但這種天才,又不是什麼大白菜,就算是那宇文長天也沒有這個資格,所以他們只能將憤怒咽在肚子里。

當然還是要小心的,因為暗中還是很有可能的。

宮炎雖然雙眼猙獰,心生殺意,想要殺了羅無生,但是現在看來,只能先將這件事情傳遞給皇室。

畢竟此事太大,現在羅無生得到雷剛重視,他們要非常慎重的考慮每一步。

至於接下來,天才榜的比斗結果,還有羅無生的妖孽天賦,快速的向著整個升龍城傳遞開來。

雖然寧月曦,同樣天賦絕頂,但羅無生的光輝,更加的耀眼,直接被蓋過了。

原本升龍城那些沒有資格去觀看的其他人,以為羅無生連寧月曦都打不過,最多第九,沒想到最後的結果,居然是第一。

這極大的衝擊他們的內心,整個人愣在那裡,一下子心中震撼的說不出話來。

同時,對於羅無生領悟三成的毀滅武道,感到震撼。

然後在一瞬間,又以升龍城為起點,向著四周快速的傳遞開來。

所過之處,凡是聽到的人,都震撼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當時的場面,肯定非常的不一般,可惜自己沒有資格去看。

而在消息傳遞震撼的時候,羅無生兩人跟著雷剛,出現在一處寧靜的院落之中。

「羅無生,寧月曦,你們兩個的天賦非常的不錯,就算在我們天荒神宮,都能算最頂尖的存在!」到了之後,雷剛臉上的激動笑意,還掛在那裡,然後再次滿意的看了一眼后,開口道。

「寧月曦,我們天荒神宮,有劍道的長老強者,到時候我會向他們推薦你!」

「多謝雷前輩!」

寧月曦聽此,連忙臉色一喜,對著雷剛感謝一聲道。

有雷剛這句話,她加入天荒神宮沒有什麼問題了。

有劍道強者點撥她修鍊,以後肯定可以變得更加的強大。

「至於羅無生,你的武道天賦,非常的不一般,我也會向武道強大的長老推薦你!」雷剛點點頭,然後又頭一轉,對著羅無生說道。

「多謝雷前輩!」

對此,羅無生同樣感謝一聲。

雖然他不在意什麼武道強大的長老,但是有一個靠山,對他的修鍊,還是有不少的幫助的。

「這兩塊是我們天荒神宮的臨時令牌,你們兩個拿好!有了這令牌,就算你們考核出局,也同樣加入了我們天荒神宮。至於兩個月後,我會親自去你們的勢力接你們!又或者,你們留在升龍城,也沒有任何的關係。」

雷剛再次點點頭,然後手掌一翻,現出兩塊表面刻著天荒兩個字的深黃色令牌,對著羅無生兩人說道。

「雷前輩,我還有一些事情,所以要先回去一趟!」

羅無生接過令牌,對著雷剛說了一聲道。

「雷前輩,那我就留在這裡好了!」

寧月曦聽此,同樣說了一聲。

「好,那羅無生,我兩個月後來接你!」

雷剛對此,說了一聲好,然後再次對著羅無生說道。

「雷前輩,我有件事情,可不可以請你幫忙一下!」

羅無生對此,點點頭,但是下一秒,想到了什麼,對著雷剛懇請一聲道。

「什麼事情?」

雷剛見羅無生有事情懇求,連忙開口問道。

「雷前輩,你之前也看到了,我得罪了那宇文家族,除此之外,我還得罪了我們風月國的皇室,我怕回去的時候,他們有可能會暗中出手。另外,上次你也多謝雷前輩你出手相救,我才沒有被那陰魔散人滅殺,所以我想要說的是,你有沒有什麼強大的寶物,先借我一下,等你來接我的時候,再還給你!如果用了的話,我羅無生日後必當雙倍奉還!」羅無生想了一下,將自己心中所要擔心的說了一下。

「宇文家族,還有那風月國的皇室,你不用擔心,等下我會去警告他們,如果敢暗中出手,他們兩個家族就不用存在了!至於那陰魔散人,還真的有些麻煩,這樣吧,我這裡有兩張威力相當於半步化元境全力一擊的符籙,你們兩個一人一張,算是我雷剛交好你們兩個天才的!」

雷剛對於之前的事情,他自然知道,既然羅無生有擔心,等下去警告一下,否則出了什麼意外,就是他們天荒神宮的巨大損失,同時他的修鍊資源,也會因此減半,這是絕對不允許的。

至於為什麼要一人一張,就是公平,同時也如他所說,交好兩個天才。

等這兩個天才以後成長起來,只要他有事情,以後得到的回報,絕對不是這兩張符籙,可以比的。

說話的同時,手掌再次一翻,現出兩張紅色的符籙,遞到羅無生兩人的身前。

農家醫女:神秘相公寵上天 「多謝雷前輩!」

羅無生沒想到這麼一下子,就得到了一張半步化元境全力一擊的符籙,心中激動高興下,連忙接過符籙,感謝一聲道。

有了這符籙,就不用怎麼擔心那陰魔散人了。

那陰魔散人斷臂受重傷,其實力肯定下降不少,一般不會輕易出現。

他其實擔心的是,其他強大的陰魔宗邪修。

寧月曦雖然沒有什麼得罪的勢力,但是有這樣一張保命的符籙,也不錯,同樣接過感謝一聲。

隨後羅無生兩人告退,向著自己所住的雅苑而去。

而在羅無生兩人離開后,雷剛身形一動,向著宇文家族的雅苑所在而去。

羅無生的這件事情,不能出任何的意外。 姜雲卿從未在嘴上說過什麼對她們好讓她們記恩的話,可是她這些年所做,哪一樣不是處處護著這兩個丫頭?

若論起來,與其說她們是姜雲卿的婢女,倒不如說是她半個妹妹。

君璟墨伸手抱著姜雲卿,聽著外頭馬車車輪滾動的聲音,只覺得靜謐安好。

姜雲卿在喜宴上喝了些酒,先還不覺得醉,這會兒馬車上空間逼仄,那酒意上涌之後,讓得她眼中帶了絲醉意。

她懶懶的靠在君璟墨身前,輕聲道:

「對了,朝中的事情怎麼樣了?」

替嫁嫡妃:太子滾開 君璟墨說道:「已經差不多了。」

「這些天接見朝臣,看了各部上書的摺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