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心神沉入煉神殿里,「殿靈,除了那傢伙的鱗片之外,還有什麼寶貝呢?」

「沒了!其它的不屬於煉器這個領域,我不清楚!」

興緻勃勃的進去,充滿失落的回到現實之中。

蓋世武神 「哎,果然不能太貪心!已經有了異詭之靈容器這樣的寶貝,區區一隻兩千年修為的畜生而已。」

隨後,唐玉將灰銅甲獸翻面,從小腹里取出了「冶金聖尺」,「冶金聖尺」上滴血不沾。

依舊是那種銹跡斑斑的金色。不過這絲毫不影響它的鋒利。

唐玉拿起它,開始將灰銅甲獸身上的鱗片弄下來。

不同於從外部攻擊,面對一個已經死去的凶獸,唐玉從它小腹的傷口開始剝皮。

很快的就完完整整的將這個堅固的厲害的鱗片全都剝離了下來。

唐玉不知道,著灰銅甲獸存世不多,而且多存在於湖水潭水之中,很難遇到。

並且價值不菲,尤其是完完整整的一身皮。若是賣到柴江王城裡,差不多可以賣出數十萬的高價。

這灰銅甲獸製成的軟甲,在上流社會中非常吃香。

尤其是那些個實力尋常的普通人,穿上這麼一件軟甲,幾乎可以保證,一般的弓箭、弩等遠距離攻擊武器。都難以構成生命危險,尤其是那些想要通過站場來鍍金的年輕貴族,灰銅甲獸的軟甲,可以說是標準配置。

隨後,唐玉又將在醫書上見過的有用的東西通通割下。

晶核、肝臟等等,也是弄了不少東西。

「小雨!那畜生死了?」

侯輕語的聲音突然傳來。

「嗯,侯老師,我今天偷偷過來看看,然後不斷的影響那把武器,終於,把它的內臟完全粉碎了。」

「這些都是戰利品,您的功勞大,您先挑吧!」

面對這個冰涼的侯輕語,唐玉還是極為有禮貌的。畢竟在唐玉的認識里,侯輕語還是自己的老師,雖然二人的關係有一點複雜……

侯輕語異樣的看了唐玉一眼,灰銅甲獸的實力她是知道的。唐玉獨自一人就把它弄死,即便是那灰銅甲獸已經帶了傷,可這個結果還是有些不能讓侯輕語完全相信。

不過,好在侯輕語對於唐玉這點信任還是有的,雖然有點不相信這個結果,可也沒有更多的表示。

「侯老師,我想學一點煉器,這點鱗片我就都拿走了,嘿嘿。回頭一定送你一件不錯的軟甲……」

「你還懂煉器?」侯輕語詫異的說道。

「略微懂一點點……」唐玉嬉皮笑臉的說著。

唐玉這個年紀,懂煉器的人著實不多,通常是修鍊天賦不太好的人,上了些年紀,修為沒有太大進展,才會選擇煉器一途。

因為煉器上限極高,下限極低。不見得所有煉器師都會被尊重。這一點跟煉藥師有很大不同。

而實際上,唐玉根本不懂,只是有了煉神殿才讓唐玉有了煉製灰銅軟甲的底氣。

不然,讓唐玉自己來,沒個三五年,是研究不出來的,而且還得要有充足的材料。

可灰銅甲獸的問題解決了。

唐玉和侯輕語兩個人離開這個懸崖底下的問題還沒有解決。

這個湖似乎是盡頭。

「侯老師,我覺得這裡似乎出不去,還是得從我們掉落下來的另外一邊試試看……」

看著天塹一般斷崖,唐玉有些無奈的說道。

「這裡水流湍急,可是水流到這裡全部都彙集起來了,有點不應該。不是這湖特別深,就是湖底下還有暗流!」

侯輕語所學甚多,一下子就講出了事情的關鍵。

「可是,即便是有暗流,我們還能通過暗流出去嗎?萬一這個地下河有個十里二十里的,那不就很危險了嘛!」

唐玉也不是笨,一下點出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嗯,你說的有道理,看來只能夠朝著反方向走了!」侯輕語又在湖面周圍看了看,然後轉身。

「早點走吧,還有任務在身呢!」

看著侯輕語已經開始行走的背影,唐玉一陣欣賞。

「不知道怎麼的,感覺今天的這個女人,好像多了一點溫柔……難道是因為我獨自殺掉灰銅甲獸的原因?」

「果然女人都是崇拜強者的動物!」

「如果有一天,我實力遠遠超過她,侯老師那種冷若冰霜的女人,會不會也放下身段,成為一個低眉順目的女人呢?」

唐玉心裡幻想著,腳下的步子也沒有過多停留,很快也就跟了上去。

著懸崖下的峽谷之中,猶豫兩邊山崖極高,陽光直射的時間非常短,所以光線很不好,一天大多數的時候,都是灰濛濛的。而在這種看不清甚至有些模糊的情況下。

侯輕語前面搖曳的身姿,對於唐玉來說,就更是多了一分吸引力。

尤其是唐玉許久沒有過女人了,又是年輕力壯的小夥子,而且還有純陽寶典這樣的陰陽功法,不斷的在唐玉身體里暗中作用著。

總而言之,唐玉感覺有些燥熱。 轉眼,時間到了晚上。

侯輕語自然盤腿打坐在青石之上,如老僧入定般一動不動。

而唐玉則是煉了一趟拳,轉而進入了煉神殿。

「殿靈,趕緊教我煉製灰銅軟甲吧!」

隨後,唐玉帶著鱗片來到了煉神殿中的大爐子面前。

「我先演示一遍,你隨後再來……」

「這軟甲的打造,常見的有三種辦法。其一,是用金屬絲燒熱之後,在鱗片背後打孔穿過,將每一片鱗片串接而成,縱橫相連之後。根據人的高低胖瘦數好數量。從而完成軟甲。」

「其二,就是用上有粘性的材料,將所有的鱗片都粘在另外一件衣服上,這種衣服通常只做要害部位的防禦。 豪門失憶妻 比如心臟等……」

「其三,就是一種比較特殊的方法了。先要將一件金屬的鎧甲上面鋪滿鱗片,在外面再澆築一層金屬,這種雙層的防禦,乃是犧牲了軟甲的靈便性,從而提升防禦力。」

「那哪種好呢?」唐玉聽了這麼多,一下子有點蒙。

「自然是各有所長,不過一般來說,還是第一種比較常見,而且所需要的材料更少一些。有個五種金屬就行了。」

「什麼?還要四五種其它的東西?不是只要這個鱗片就好了?」

「蠢才……」殿靈極具嘲諷的聲音傳來。

唐玉才明白了過來,這軟甲可不像是一般刀劍一樣,用一種金屬燒成液體,隨後倒入模具之中就好了。護甲的東西,都是要經過大量的工序之後,才能夠完成。

唐玉在這種地方,自然沒有辦法去找那些個稀有的金屬材料。所以,也就沒有能夠煉製成防禦極強的軟甲。

不過殿靈聲音雖然極其嘲諷,在唐玉離開的時候,還是給了唐玉相關材料的配方。

畢竟殿靈和唐玉關係密切,唐玉實力弱,對於殿靈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

相反的,唐玉實力強,才有可能在未來給殿靈提供更好的材料,更好的金屬,讓殿靈煉製更好的東西。

……

時間轉眼又過去兩天。

唐玉和侯輕語之間,話不多,每天也是匆匆趕路,想儘快離開這個地方,想回到江州去告訴侯山,郭峰已經死了的消息。

天色暗淡,二侯輕語唐玉二人正在弄吃的。

這幾天來,在這個鬼地方,吃的可以說是非常不好了。不僅僅是侯輕語不舒服,就連唐玉都有些膩味了。

畢竟沒有什麼調料的白水煮魚,實在是沒有一點滋味,加上沒有蔬菜補充營養,要是一般人早都扛不住了。好在這兩個人身體底子好。

「侯老師,我們已經走了這麼遠了,而且前面也不知道能不能出得去。不然,你先飛上去,先回去江州把郭峰的事情彙報了再說?」

「不妥。此地潛藏的危險不知有多少,把你一個人留下,萬一出了什麼事情怎麼辦。」

侯輕語雖然語調冷淡,可是話里關切的內容,唐玉卻是聽了個一清二楚。

心裡暗暗感激的唐玉又道:「可是,這個消息關係甚大,每多一天,就有可能發生各種不可控制的事情……我覺得還是早一點彙報了比較好!」

「我心裡有數!」

侯輕語淡淡一句,回絕了唐玉隨後所有話的可能。

關於那些不可控的事情,唐玉還只是猜測,而不知道,上面的世界,已經因為郭峰的事情,亂成了一鍋粥。

以江州為例,以炙魂為首的各種精銳,開始在江州境內展開各種搜查行動。

搜查自然有衝突,單是跟各種宗門之間,就已經超過千人的傷亡。

更不要說陵州、白山府等地。

而柴江王城周邊,事情已經是愈演愈烈,因為郭峰事件需要極度的保密。

所以各種矛盾都不可調和的產生了。

用暴力和武力製造出來的麻煩,必然也只能夠通過暴力和武力來解決。

這個事情關係重大,柴王爺自然不會出面澄清,宗門之間已然是人心惶惶。

時間很快又到了深夜。唐玉半夜醒來方便。

隨後便怎麼也睡不著。看著微風吹拂下侯輕語烏黑的頭髮隨風飄搖,把絕美的面孔襯托的更加風姿卓絕。

唐玉一陣心動。

侯輕語的那種美,是有些超脫了簡單肉慾的那種美,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看到這種美人,都會把視線停下。

不知不覺中,唐玉盯著看了好幾分鐘。

忽然間,一陣比較大的風吹過,侯輕語身子一抖,醒了過來。

侯輕語眼睛一睜開,就看到了唐玉正在盯著自己看,

隨後四目相對,唐玉不知道為何沒有迴避,而侯輕語也沒有躲閃的習慣。

終於,還是唐玉先受不這種尷尬,眼睛挪開。

侯輕語立馬追問道:「你剛剛一直在盯著我看!而且時間不短了……」

面對侯輕語肯定的判斷,唐玉只能小聲的嗯了一聲。

「從你剛剛的眼神來看,你是喜歡我的。」

侯輕語聲音冷冰冰的,像是已經分析出了事情的真相,完全沒有一點點女孩子家應該有的羞澀。

「我……」唐玉不知道應該怎麼否認,尤其是面對侯輕語如此強勢的語氣。

隨後一陣短暫的沉默。

「不管你在藍宇還有什麼人。總之,你來江州書院的那一天起,跟我就有了必然的關係!」

唐玉不敢看侯輕語,也不敢說話。

「簡單的來說,不管你過去怎麼樣,既然來了江州書院,我就有權力讓你變成我的男人。而且,從目前的形勢來看,你並不討厭我!」

「所以,看我而已,有什麼不敢的呢!」

侯輕語冰冷的語氣配上那種話,讓唐玉感受到了一陣極其霸道的女王氣質。

唐玉緩緩轉過頭,看著侯輕語。

「想知道我和那個賤女人是達成了怎麼樣的協議嗎?」侯輕語似乎料定了唐玉很想知道。

唐玉果然點點頭。

「先前我們通過封印來保持和平,防止對方下手。之後有了綁架事件之後,我們都覺得這樣會把性命交到別人的手上,更加不安全。」

「所以,我們選擇了你,一個我們都能夠接受的人!」 「我?」唐玉有些沒想到,居然因為是這樣的一個理由。那個妖嬈的女人居然會跟眼前的這個女人喝酒。

「沒錯!」

「先前我說過,在綁架之後,我覺得你不錯,我算是能夠接受……而她也說你不錯。」

顧先生,我們離婚吧! 「而且,侯輕語需要一個男人,可以說是方方面面的原因吧。」

侯輕語說話極度的冷靜,似乎沒有一點點感情。

唐玉仔細的聽著話裡面的每一個字。

心裡一直盤算著,「能夠接受,意思就是將就吧,可以說是很勉強的了。」唐玉心裡想著,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一點失落。

雖然唐玉知道侯輕語乃是天驕之女,可是唐玉任然在心裡有一點點幻想,幻想這個高高在上冷若冰霜的女人會對自己傾心。

可是剛剛侯輕語的一番話,卻是清清楚楚的告訴了唐玉,這個冷冰冰的侯輕語只是需要一個男人。

而他唐玉只是恰好符合了一些條件,根本不是因為喜歡或者愛。

這對於初出茅廬的唐玉來說,顯然有些打擊,尤其是在感情這方面。

而在此時,侯輕語又說話了。

「既然說起了這個話題,我就跟你明說吧!」

「我跟那個賤女人的達成的條件分別是。第一,如果她答應了這個事情,從那天開始,就不能夠再找任何別的一個男人!」

唐玉聽了恍然大悟,怪不得他覺得最近侯輕語無論是動作和言語都比先前熱情了很多。又好幾次都想要撲到他,原來是因為這個。 鳳驚九霄:盛寵重生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