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是一旦輸了的話,那麼,在法律面前,他們這一些政府的高管人員也是得不到保障的。

「我真的不敢殺人啊,做出這種事情來,但是說了我為什麼要去殺人呀?不過就是一個案子罷了,如果要是沒有這一個工程的話,我還是有別的工程了,再說了,最近我確實是接了一個不錯的工程的,所以我沒有必要,因為悔恨殺人了。」

王濤在說起這些話來的時候也是非常的委屈的在解釋的,為自己辯解說不願意摻和到這件事情上面去了。

「好了,在案情沒有偵破的這一段時間裡面,你依舊是有嫌疑的,所以這一段時間裡面希望你可以不要離開隨時,準備接受我們的調查。」

目前為止看來這一個房地產商還是沒有什麼嫌疑的,知識當然了也不排除他,買通別人殺人就這一個事實,所以還是要把人給留下來了。

接下來的一個就是,王木生她的,之前的那一個所謂的競爭對手。

「我們確實是有一些競爭的,只是你們也知道,現在的這一個位置啊,就是狼多肉少難免的,會有一些競爭的,但是我不覺得這有什麼呀,他當上這一個秘書長已經有好長的時間了,我們這一段時間裡面也沒有什麼聯繫,怎麼會把這件事情牽扯到我的頭上了。」

這一個是中年發福的男人了,已經40多歲就開始禿頂了。 自從上一次的競爭失敗了之後,就在政府裡面當了一個小文職員了,雖然心裡有一些不甘心,只是這麼長的時間了,都沒有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來。

「我們現在想知道在案發,那一天的下午你在什麼地方?有沒有人可以替你證明?」

不管是有沒有嫌疑的,他們都要把這件事情好好的調查一下。

「那一天下午我就是在辦公室裡面開會的,還有啊,我知道你們這裡面的套路的,不過就是懷疑我買兇殺人罷了,你們可以去調查一下我的家庭情況,我根本就顧不起什麼殺手,再說了那一天可以很多人證明,我是在開會的呀,所以我大概應該已經沒有那個嫌疑了吧。」

果然通過他們調查了之後,這兩個本來最有嫌疑的人在這個時候呢,也就基本上都已經擺脫了嫌疑了,這一個競爭者家裡面根本就沒有什麼錢,不過就是一個小文員罷了,每一天家裡面的錢也不過就是勉勉強強的可以養活自己的老婆孩子。

本來以為可以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只是到了目前為止還是沒有任何的消息,只是卻不曾想到命啊,很快的又再一次發生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怎麼這麼快?」

在接受到又發生命案了這一件事情之後,謝斌馬上就趕到現場了,到來的路上心裡都不免有一些慌張,沒想到對方這麼快就出手了,這一段時間裡面他們也從來都沒有放棄過調查的,只是沒有想到還是沒有對方快。

「我們也不知道今天接到報案說是人死了,我們已經調查過了,死者是政府裡面的一個職員,平時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權力,這一次的事情發生的也太快了,我們還沒有來得及封鎖消息。」

司徒靜也是在接到電話之後就急急忙忙的跑到這裡來的。

雖然這一次死的職位也不算很大,不過也是政府裡面的一個職員了,這件事情也是很快就得到了記者的關注的,尤其是上一次,王木生死的那一件事情現在還沒有結束。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之前的時候不是都已經說過了嗎?讓你們好好的關注一下這個案件,咱們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又有一個人死了,難不成要我們政府裡面的這些人全部都被別人殺害了之後你們他有證據嗎?」

縣長他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也是非常的生氣的,親自趕到了現場去查看情況了。

謝斌不過剛剛趕到現場就被劈頭蓋臉的給罵了一頓。

「縣長,實在是不好意思,這件事情我們現在已經在全力的調查過程當中了。」

謝斌可以為自己說的也就只有這樣簡單的解釋一句了,不管怎麼樣,現在接二連三的發生命案了,他就是有那一個責任對這件事情負責的,就不能把自己置身事外。

「我給你們20天的時間,如果要是這個案子破不了或者再發生什麼命案的話,我覺得你們都不用再繼續幹了。」

現在政府裡面的這一些職員,哪一個出門的時候都是人心惶惶的,就害怕下一個死的人是自己了,這一次他們還是在現場收到了一封信的,這封信上面寫著第2個接二連三的命案,還是會繼續發生的。

「這個人也真的是有一些太猖狂了吧,真的就這麼不把人命當回事嗎?還是說對於自己殺人的這件事情,做的這樣的有自信。」

司徒靜但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不免的有一些心驚膽戰的感覺了,這一個人到底是有多麼大的底氣,才能敢公然跑到這裡來和警察作對。

不過這一次的事情也恰恰可以說明他不是在開玩笑,他說的這一個命案會繼續下去,就一定會繼續進行下去的。

就說明只要是這一個案件得不到偵破的話,就會有人接二連三的死去的。

驚世鳳鳴:至尊大小姐 「趕緊把屍體帶下去吧,還有現場我們也要好好的搜查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有用的消息。」

又一次發生的命案,不過就是和上一個僅僅隔了一個星期罷了,這也大概告訴他們,這一個案件已經不能繼續再拖延下去了,必須要儘早的破案。

高局在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現在已經驚動了縣長了,他也就親自趕到現場來了。

「高局,你怎麼來了?」

「現在人都已經這麼猖狂了,我再不來看看的話,還要看對方猖狂到什麼時候去了,我當局長已經20多年了,還是第1次見到一個這麼猖狂的人,在殺了人之後,居然還敢和警察公然的挑釁,並且殺害的都是政府的工作人員。」

在看到了案發到現在的這一些報告了之後,高局也是氣憤不已的。

「你放心好了,我以前在縣長那裡立好了軍令狀了,如果要是20天之內沒有什麼消息的話,我就辭去現在的這一個職務。」

現在大家都已經鬧得人心惶惶了,就連政府工作的人員現在都已經沒有基本的安全保障了,更別說是普通的居民了,他們自然也是有很大的擔心的,尤其是對於警方的破案能力。

「我知道現在你們的身上也是有很多的壓力的,只是我希望你們可以把這些壓力當成是自己前進的動力,一定要抗住,現在所有的事情就等著你們處理完了。」

這幾個年輕人的破案能力較高局的心裡也是非常的清楚的,就是因為相信所以才會把這麼大的案子放到了幾個人的身上去了,適當的給他們施加一下壓力,也希望他們可以在心裡有一個提醒,可以早一點的把這個案件給破了。

「你放心,這邊的事情交給我。」

謝斌心裏面的有一種挑戰欲也是成功的,被這一個對方給激發了出來的,對方越是猖狂的話,他就越是想看到對方的事情敗露了之後臉上的那一種挫敗感。

「屋子裡面有有擦拭過的痕迹,房門沒有被破壞的痕迹,就證明對方很有可能是敲門進來的。」 從案發現場的血跡來看的話,對方在殺了人之後很有可能在現場留下的腳印或者是痕迹的,所以用拖把拖了一下地,只是卻沒有找到任何的指紋和上一個案件還是有很多的相似之處的。

目前還要等到事件的結果出來了之後,才能確定到底是不是一個人,接連作案的嫌疑了。

「通知高狸,去把這附近的監控全部調出來,查看一下最近有什麼,可疑的人來過這裡嗎?」

還有一查看一下這一個人和王木生之間的關係看看他們兩個人之間有沒有什聯繫。

一般這種殺人這件事,不可能隨機傷人的很有可能是因為兩個人之間存在著某種聯繫,所以,兇手他要把這些人都給殺害了。

「高局,也是一直都沒有離開的,也就在現場等著主持大局了,看著現場一點點的,在尋找痕迹,也在找對方留下的那一些線索,只是依舊沒有找到兇器。」

「對了,李然那邊有什麼消息嗎?對於這個案件有什麼猜測。」

高局就到現在這一個案件沒有任何的進展,只是李然那一邊還沒有說出什麼消息了,如果就是大概的可以猜測出對方,可能是之前的時候學習過這方面的技術,所以在少年的時候把握的那一個力度也是非常的好的。

可是好像除了這個消息以外里的那一遍就再也沒有別的什麼消息了,所以部門也是有一些擔心的,這一個案件拖延的時間越長,後面就越有可能還會有人在死亡的。

「高局,你也是知道他的身上不能有太多的壓力的,我們現在極力的讓他保持安靜,就是想要等著看看他有沒有什麼對於這個案子有幫助的地方了。」

李然那一邊對於幾個人來說也是最後的希望了,只是他們要把外面的這一些事情處理清楚了,最起碼也要鎖定一個嫌疑人。

只是現在目前為止了,他們的身邊還沒有出現任何一個有聯繫的嫌疑人,這件事情未免就顯得有一些太不正常了,被傷害的兩個人都是男人,並且還是在一個政府單位辦公的。

「我已經調查過了,他們兩個人之間確實是有聯繫的,並且關係還是不錯的,這一個王秘書和這個秦勇。

他們的同事也是經常可以看到他們兩個人經常是一起出去吃飯,並且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也是非常不錯的,王玉英也說過秦勇經常到家裡面去吃飯。」

「那麼你好好的調查一下,最近這一段時間兩個人有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李然在接到這一個屍體的時候,不免有一些皺緊了眉頭,這個人的背上被刻了一個人的,加起來的話就是殺人。

他也是非常的困擾的,不知道對方要表達的具體是什麼樣的意思,是表明他有殺人的還是什麼意有所指?

這是現在他還沒有研究明白,對方之所以寫出這些字來到底要表達的是什麼樣的意思。

「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一下,我想知道你這邊有什麼消息了嗎?因為我們那一邊還在等著,你去做一個報告之後,才能知道下一步的方法,說實話我們現在毫無進展。」

高狸無奈的看這裡人說到現在所有的案件都在進行當中,除了這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以外,就說明肯定是和我兩個人之間有關係的人做的這件事情,目前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去調查一下了。

這是對於實體這一邊,他還是想要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好,你先出去吧,等一下我在檢查完之後,具體之後馬上就過去。」

李然皺著眉頭看著這兩具屍體,總覺得自己是錯過了什麼有用的消息的,從兩具屍體上面的刀口看起來的話是一把兇器造成的。

並且對方一定是掌握一些人體器官最起碼的,未知的也是,一刀就直接把對方給殺死了,沒有給對方掙扎的機會,並不是為了給對方造成痛苦,只需要至死。

背上的那一些上海同學寄來看的話,應該是被害人被殺死了之後又被扣上去的,是故意的,想要表達的一定是什麼意思,並且兩封信看起來的話。

第一封信寫的是案件只是一個開始還會繼續進行,第2個寫的是,案件還會接二連三的發生,就說明這一個人一定是一個特別心高氣傲的。

「好了,我來了,對於這個案件,現在實體這一方面我來做一個簡單的解說吧。」

李然把提前準備好的照片放到了大屏幕上面去了,可以讓大家全部都可以看到。

「下面就是我解放的這一些屍體的照片呢,大家可以看到他們身上的傷口都在腹部,並且這就是證據向身上只有一個傷口,就說明對方已經意識到,有一些這樣的處理問題,知道怎樣才能是死對方,並且不會讓對方有太大的掙扎,並且我已經可以分析出來,只有一個嫌疑人是男性。

對方使用的是一把水果刀,結果到雖然看似風力只是卻沒有手術刀那要快所以按照傷口的深度來看的話對方一定是用了十足的力氣的,從傷口的那一些深度來看的話,對方是一個年輕的男性,年齡在25歲到30歲之間。

並且這一個人一定是單身的,只是卻沒有暴力傾向,平時的時候一定是一個溫文爾雅的人,並且看著他對於傷口的處理,很有可能這一個人是有潔癖的。

他在雕刻這些自己的時候,那兩個被害人的背上寫下了殺子和人字,只是在寫這兩個字的時候好像刻意的注意到了邊上的皮膚,這一個人很有可能之前的時候是練過書法的,所以寫出來的字是蒼勁有力,哪怕是在肉體上寫下來的。」

確實有了李然的提醒之後,大家才注意到這個實體上面的那一些,自己旁邊都是乾乾淨淨的,甚至於好像血跡都是被故意擦拭過的。

就說明這一個人很在乎表面上的這一些東西,平時的時候一定是一個特別在意這些生活細節的人。 因為有了前幾次的經驗之後,大家在聽到這些話之後,也不覺得有什麼匪夷所思的,相反的,又在朝著這一個方向去發展過去了。

「好了,我現在要說的就只有這些了,如果我這一片有新的發展的話會和大家說一下。」

實體這一邊現在已然可以得到的,也就只有目前的這一些消息了,別的任何有用的消息還沒有破解出來。

「既然你現在說完了,那我就說說現在我這一邊從現場勘查的問題吧,匯總一下看不看有什麼聯繫。」

謝斌這一段時間也沒有顯示的,一直在兩個案發現場之間跑來跑去,也在第2條兩個人之間的人際關係還是得到了一些消息。

「我已經查看過了,兩個人的死亡時間,一個睡到下午4:00左右,一個是在凌晨7:00的人都是在家,人沒有帶的情況下就只有被害人一個人在家裡被殺害的,所以對方的目標應該是非常明確的不想連累到他們的家人。

如果第1次是巧合的話,那麼第2次顯然就是刻意的安排好了到這件事情了,並且嫌疑人一定是一個非常心高氣傲的人,這樣的一個人一定是非常的講究的。

要不然也不會兩次都留下紙條來挑釁警方了,並且她對於自己作案的這件事情是非常的信任的,絕對不會有什麼事情。」

謝斌也是把現場的這一些照片都拿出來讓大家看一下的。

「我現在可以推斷出來了,是這一個嫌疑人很有可能和兩個被害者之間是認識的,因為房門沒有被撬的痕迹,對方一個住到15樓,一個住在6樓,同樓層來看的話對方爬進去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並且死亡的位置大概是大門口的位置就正銘時代開門之後被人給殺死的。

嫌疑人在把人殺死了之後就關上門離開了,第1個案件表現的非常的乾淨,只是在第2個案件當中好像因為太痛了,或者可能留下了什麼痕迹,以至於他故意的把地上的血跡給擦了一下。」

照片上面可以明顯的顯示出來,血跡如果要是按照正常情況下,在對方倒地的那一刻應該在他的腹部下面。

豪門總裁的過氣老婆 蔓延的只是血跡卻一急,反而到了沙發的位置上面去了,並且那裡很顯然放著一個錯吧,這是我們在拖把上面也沒有發現任何的指紋。

煙華 「在這裡我要補充一個細節問題了,我已經調查過兩個人的人際關係了,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是非常不錯的,並且可以是兄弟,現在可以表明,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可能和這個案件有一些關係吧。」

大家現在要做的事情也是把現在所有的線索全部都串聯起來的。

「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注意的點,我們可以從這一方面入手,看看他們兩個人平時的時候是不是得罪過什麼人呢?」

並且從目前的這一個位置看起來的話,這一個案件一定是和剛剛發生的一件事情有關的,要不然的話對方也不可能隱藏了這麼多年了。

「有一點我覺得應該在乎一下吧,他們好像是很多年前的兄弟了,之前的時候也是一起干過許多的事情的,他們在一起干過的第1個案子也是由政府承包的是一個工程,只是我聽說在那個工程當中好像死人了,只是這件事情最後被掩蓋了下來。」

高狸一直就是電腦高手了,也是用自己的技術手段破獲了不少的消息的。

這些天也是一直在查兩個人自從剛剛進入政府工作之後經歷的那一些事情了,也就只有這件事情裡面有一些瑕疵,只是這件事情卻不是最近發生的。

只是有些事情卻顯得太奇怪了,如果要是當時真的發生命案了的話,這件事情怎麼可能草草的就結束了呢。

畢竟是關係到政府建設的問題啊,可是這件事情卻沒有任何人再去追究,也沒有人報案。

並且看著當時的介紹是說這個人是真正發生了的,當時的行為是非常小的,只是很快這件事情就被給遮擋了下來,好像是因為死者的家屬不願意追究這件事情的承認了,這是一場意外,所以拿了一些錢之後就離開了。

兩個人自從當官之後也是第1次發生這種事情,後來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所以現在已經很少有人知道了,他還是從一個網站上面無意間看到的。

「這件事情已經發生了這麼多年了,一直也沒有什麼消息,難不成你覺得這件事情和這個案情有什麼關係嗎?」

作為警察,他們是要對所有感覺有一些奇怪的,事情全部都要會好起來的,只是現在看起來的話,這件事情好像對於這個案件並沒有什麼可以幫助的地方。

事情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了,再加上當年的時候那一個消息封鎖的那麼好,如果他們要是再想去尋找之前的時候,那一個死者的家屬的話,相信也是非常困難的。

再說了,如果真的是死者家屬有意報仇的話,為什麼當時的時候不願意報仇,那非要在過去的事情,這麼多年之後了,要把這些人一個個的傷害。

「我只是覺得我們應該從這件事情上面調查一下,不要錯過任何的一個消息,畢竟這是我查了兩個人自從工作了以來唯一的一個醜聞了,接下來的事情好像兩個人就老實了很多的,並且沒有傳出什麼不好的事情了。」

像是這一種在政府工作的人還是非常注意自己的口碑的,平時的時候也是儘力的避免著,要是傳出什麼不好的消息,對於自己也是沒有任何的好處的。

「如果要是按照現在這個說法的話,兩個人的口碑竟然那麼好,就說明根本就不是什麼貪官了,那麼殺他們的人到底是誰呀?」

我要是貪官的話,有些人就打著伸張正義的名號,把幾個人傷害了也是有可能的,就是現在看起來的話,幾個人的身上並沒有什麼污點,有的就只有幾年前的那一個工程問題了。 其實這一件事情看起來的話,后兩個人之間也是沒有直接的關係的,兩個人只是負責這一件事情把它承包給了一個房地產商罷了。

既然是這樣的話,為什麼把這件事情夾在兩個人的身上了,所以如果要是這件事情有責任的話,也應該是那一個地產商的原因了。

要是這樣的話,那就是一個性格,現在看起來目前為止還是沒有任何值得,去調查一下的地方了,不過現在這件事情已經出來了,他們也要對這一方面的事情了解一下。

「其實我發現了這一個王秘書啊,平時的時候為人就像他的老婆一樣,說的還是挺正直的,所以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還是得罪了不少人的人,他的仇家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調查到玩的,如果要是按照現在的順序排下去的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有結果。

只是他的這一個好朋友的職員也不大,可是的時候也沒有參與過什麼事情。

如果要是非要把兩個人的事聯繫他一起的話,兩個人之間好像只是朋友關係這樣的簡單了,難不成是因為,那一個人是兩個人共同的朋友,當然也不排除現在的這一個可能性了。

「現在大家的這一些問題都已經提出來了,現在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怎麼去解決這些問題,或者是你買的這些探測怎麼樣才能得到求證呢?現在你們知道的不過就是他們兩個人之間是朋友問題,不過據我所知他們兩個人之間可並沒有表面上那樣乾淨。」

高局對於這件事情也是非常的重視的,所以在開會的時候也是專門拿來了一摞資料和大家交流一下。

現在要把所有的幸福都串聯起來,只有這樣的話才能早一點的破獲一個案件了,也不至於讓更多的人遇害了。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已經調查過了,他的名下沒有多少資產的,並且之前的時候確實有人想要賄賂過他給他錢,只是他都沒有收。」

謝斌聽到歌劇的這句話之後也是忍不住的皺起了眉頭,按理說如果要是這些人有一些不好的記錄的話,他應該可以調查的。

可是這一邊的調查當中,兩個人好像並沒有不良記錄。

當然了,這可能就是說明現在的目前調查結果不明朗罷了,也不能表明兩個人就真的像表面上的那樣乾淨。

「之前的那一些事情是不能確定的,至少他們兩個人現在負責的這一個案的那一個王秘書,是從裡面吃了不少的回扣的。」

說起來這個王秘書也是非常的狡猾的,平時的時候家裡面都是省吃儉用的,給人一副自己清凈廉明的樣子。

只是她的孩子在國外讀書每一個月有十幾萬的讀書費,這可不是從家裡面這樣一個普通家庭就可以出的。

這也就算是百密一疏了,如果要不是因為他的孩子的話,估計很難想象這樣的一個秘書長,居然有貪污的嫌疑。

雖然現在不能確定他到底是貪污了多少錢,只是從他兒子在國外讀書的這一件事情看清了,按照他現在的工資並且老婆根本就沒有經濟來源,家裡還有一個女兒平時的時候也是經常上補習班之類的,每一個月的花銷都是非常大的。

這樣一個普通的家庭的話,平時也是在農村出生的,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家裡面的一些補貼,兒子在國外讀書也沒有什麼經濟來源。

「我現在看起來的話就說明這一個人有貪污的嫌疑了,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這件事情查起來的難度就更加大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