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蘇晗招架不住他的吻,何況好女識時務,她不推他了,也不反抗了,沒有力氣,乖乖承吻。

慕景沛適可而止離開她的唇,甚至用指腹在她發麻的唇上摩挲:「到底是你鬧騰還是小東西鬧騰?」

昨晚上對她那樣冷漠,現在又熱臉湊過來,輕易原諒他不就沒脾氣了么?

安蘇晗不鬧了,但也不看他。

慕景沛給她蓋好被子,再摸摸她的頭:「休息會兒,我出去一下就回來。」

沒有得到回應,慕景沛知道她還在生氣,無奈的笑了笑,出了卧室。

客廳里眾人還未散去。

慕景沛掃視一眼眾人,平靜出聲:「都早點休息。」

大家不會聽不懂這是驅散的意思,十秒鐘后,除了資歷深厚的萃姨,連慕琪那麼遲鈍的人也消失在慕景沛眼前。

萃姨:「少爺,少夫人最近容易激動,您擔待些。」

沒了旁人,慕景沛神情中竟有淡淡的悅色:「我知道。她是我太太,怎麼會和她較真。你送些她喜歡吃的水果上去。」

萃姨放心了。

少爺不是不知輕重的人,有些話點到為止就好。

我在豪門當夫人 半個小時后,慕景沛從外面回來。

拿著幾個大小不一的長盒子上樓而去。

安蘇晗正靠在床頭,纖細的手指在果盤裡挑著自己愛吃的水果。

看見慕景沛把幾個盒子往床上一扔,她愣住了。

同一種東西買了幾個牌子,他是多想得到肯定?

「自己來還是我動手?」男人脫了外套,挽了袖子,似乎在等她說出第二個選擇。 安蘇晗哪會給他稱心如意的機會,心裡憋著一口氣,毫不猶豫的選了第一個。

她放下果盤,把床上的幾個盒子雙手撈起,捧進衛生間。

不僅如此,還反鎖了衛生間的門,只因太了解他。

安蘇晗無聊的坐在馬桶上等待漫長的三分鐘。

而身在卧室的某人更沒了耐性。

安蘇晗眼睜睜看著門鎖「趴」的一聲自己轉開,沒有廉恥的男人嗖的鑽了進來。

一眼看到地上插了四五根驗孕棒的紙杯,他安靜的蹲了下去,沉聲問道:「還有多久?」

安蘇晗黛眉微皺:「你不嫌臟嗎?」

慕景沛抬頭看她一眼,復又關注地上。

安蘇晗賭氣的不理他,也不等結果,直接出了洗手間。

最近愛犯困,雖然白天睡了那麼久,到這個點也有些累。

看了一眼床單,想到昨晚上他讓人換床單的話,著實傷了心,她很計較,非常計較。

去到客房簡單梳洗后,倒床就睡。

慕景沛等了沒多久,幾根質量不錯的驗孕棒顯示出一致結果。

摩拳擦掌的他把每一根都看了好幾遍,才捨得放下。

回到卧室時卻沒看見她人。

推開客房的門,安蘇晗側身睡著,似乎知道他會來找她,所以背對門而休息。

慕景沛走進去,嘆息一聲,關上門……

翌日,傭人們發現少爺和少夫人居然一起從客房裡出來。

房子大就是好,心血來潮時可以換著房間住。

不過,少爺是一臉的悅然之情,而少夫人的神情……平靜如水,看不出高興或者不高興。

安蘇晗不拒絕慕景沛遞過來的牛奶蛋羹,但似乎對一切都無動於衷。

慕景沛推掉手上所有的事,空出半天陪她去產檢,她也沒有拒絕。

只是早餐還未結束時,姜非頴來了,在慕景沛耳旁低聲說了幾句,沒有離開,等他吩咐。

慕景沛看看自己擦嘴的安蘇晗,用詢問的口氣說道:「我要去趟老宅,你先去醫院,好不好?」

安蘇晗也沒看他,盯著吃不下小麥餅:「你忙你的。」

慕景沛:「我給你電話。」

安蘇晗:「再說吧。」

連姜非頴也感到兩人談話的怪異,看了一眼芯星,沒有說話,站在一旁等著。

直到慕景沛離開,安蘇晗的視線才從剩下一半的小麥餅上移開。

芯星把她客房裡的隨身物品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裝進行李箱。

「少夫人這是要走了嗎?」萃姨不解,不是說好去醫院的嗎?

安蘇晗和顏對萃姨說道:「先去醫院,做完檢查回帝都。」

萃姨有些捨不得她走,畢竟兩人的疙瘩還沒解開:「多住幾天,我給你煲湯。」

安蘇晗知道萃姨是真的關心她,只是今早開始晨吐了,會弄髒他的地方。

安蘇晗笑著對萃姨說:「家裡人會照顧我的……把主卧和客房床單被套換了吧,以後……不會再來給他弄髒了。」

萃姨越聽越揪心:「少夫人,那都是少爺的氣話,你別往心裡去。」

安蘇晗不知道有沒有相信,仍然笑著招呼芯星離開,只是笑容里是無盡的蕭瑟。

在醫院做了幾項常規檢查后,安蘇晗坐在院長辦公室等結果。 慕家老宅里,此時的氣氛都透著陣陣陰寒。

蒼老許多的慕老爺子已不大管族裡的事,但是慕景烜一早出現在老宅不說,還對他坦白了一件影響宅內安寧的事。

老爺子意識到問題嚴重,所以讓慕景沛來處理。

慕景烜早有打算,就是要把葉逸澤讓他來堒港市的任務和盤托出。

葉逸澤利用他慕家二少的身份,就算靠近安蘇晗,慕家也不會太防備這一點,讓他伺機下手。

但是沒想到慕景沛對安蘇晗的層層保護連他親自前往松宸郡也未能把人帶出,最後只能退而求其次的看了一眼慕琪。

而他再次接受葉逸澤的建議,半路截人,結果派出去的人又都不知去向。

「我是被葉逸澤洗了腦,才會回來做這種事。我可以當面向弟妹賠不是。」

慕景烜的道歉十分誠懇,因為說出葉逸澤的事時附帶講了些別的,比如上次安蘇晗在帝都機場見完一個朋友后飛往堒港市,結果葉逸澤的人追到機場撲空的事。

他相信帶著出賣的誠意更能讓人相信他。

慕老爺子睜著混沌的眸子看向慕景沛:「阿烜雖然是我讓明武收下的養子,但是也沒把他當外人。不過這件事要怎麼辦,還是你來決斷吧。」

老爺子話里意思明顯,要慕景沛謹慎斟酌。

慕景沛面色沉靜,讓人探不清虛實。

他寒眸瞟向慕景烜,用一種不辯心思的語氣問道:「那麼,昨天在松宸郡說慕琪長得太像是什麼意思?」

慕景烜微愣之後,帶著思索說道:「聽說琪琪長得很像逝去的母親,這些年沒見過這個妹妹,所以親眼看了看琪琪。」

他能說一個月前在葉逸澤那裡見過和慕琪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嗎?

顯然不能。

慕景沛不知道有沒有信他的話,或許從一開始他也不覺得慕景烜這個人嘴裡會有一句真話。

不過他眸中帶著若有若無的溫和感,沉默幾秒后對慕景烜說道:「二哥,這些年靠著爺爺給的啟動資金,你如今也富埒陶白。帝都和堒港市都不適合你,好好在塰市做自己的事,少和葉逸澤參合,才能活得久一點。」

慕景沛看在爺爺份兒上,給他最後一次機會。

這一聲二哥讓眾人明白,他是原諒慕景烜的所作所為了,但是後面的話卻是在警告他離葉逸澤和安蘇晗遠點,否側誰的面子也保不住他。

慕景烜當然懂他的話,不過他還想得寸進尺:「那麼,需要我親自給弟妹道歉嗎?」

慕景沛墨眸微眯,周身發出蝕骨的寒意:「難道我剛才表達得不夠清楚?」

慕景烜抱歉的點點頭,賠笑道:「道歉這件事我聽你的。」

慕景沛看向慕老爺子:「爺爺,景烜好不容易回來,要不等他在這裡陪您吃過午飯,我派人送他回去?」

慕景烜識相起身:「今天主要是來道歉。飯就不吃了,塰市那邊還有事,我現在就回去。」

慕老爺子看著兩個孫子無聲的角力,也沒什麼態度,慕家的事會慢慢交到慕景沛手裡,如今是他保養好身體,耐心等待有妍妍給慕家增添一個小重孫的時候。

自從邇凡去了帝都,老爺子感覺生活無趣得很。

慕景烜走後,姜非頴跟了出去,想必是要親自盯著他離開。

慕老爺子看著向來穩重的孫子:「你還是覺得阿烜有問題?」

慕景沛:「爺爺,他畢竟不是親生,而且他的為人我信不過。」 慕景烜的話里漏洞百出,他肯定不會相信他是真來道歉的。

幕老爺子:「你告誡他永遠呆在塰市,不要參與旁的事,我擔心他辦不到。」

慕景沛:「爺爺,會有人盯著他,只要不老實,就……」

慕老爺子:「年輕人火氣不要這麼大,他父母畢竟救過你奶奶,只要不過分,饒了他吧。」

年紀大的人,特別是老伴走了后,慕老爺子和慈多了。

慕景沛修長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爺爺,他不能威脅晗兒,否則我還是會動手,慕庭堯就是前車之鑒。」

慕老爺子:「得饒人處且擾人,何況以你和安蘇晗的身份,你們……不一定適合在一起。」

慕景沛不打算和老人家辯論什麼,只在離開前說道:「爺爺保重身體,晗兒和妍妍的小不點還指不定誰比誰大。」

慕老爺子愣是因孫子的話呆了半響,所以老太婆臨走前迴光返照時說他們家老三厲害,是這個意思?

安蘇晗因為還不到做B超的時候,她只驗了血和做了些別的基礎檢查。

在院長送來檢查結果后,只是淡淡的問院長是否有流產風險。

而院長給她的解釋是,各項指標很好,注意些即可。

安蘇晗微微點頭,連化驗單也不拿,就帶著芯星離開。

九街 芯星覺得就這樣走似乎很不妥:「特助姐姐不告訴姐夫一聲?」

安蘇晗沒有停下腳步,甚至也沒放慢速度:「院長會把檢查結果給他的。我開始孕吐,他有潔癖,會嫌臟,我們先回帝都吧。」

知道檢查結果后,芯星不踏實:「那萬一蘇老夫人也……不能接受呢?」

安蘇晗似乎已想到這種可能,笑道:「總不能像我母親當年一樣吧。你覺得手上有Adunt創投的我會落得個悲慘逃離的後果?」

芯星閉嘴了,果然是獨立的女人,哪怕沒有很給力的舅舅,哪怕沒有非常有錢的爹,哪怕……踹了什麼都厲害的殿堂級老公,她還是能帶著娃瀟瀟洒灑的浪下去。

偶像啊,芯星羨慕的嘖嘖兩聲。

安蘇晗回到總統府,沒有打算對自己的情況隱瞞不報,於是直接去了紫閣。

蘇賀珍和兒子正準備享用午餐,母子倆原本也是想借著午餐時間商量她的事,誰知主角自己來了。

聞到油腥味,安蘇晗忍了忍翻騰的胃,畢竟沒吃什麼東西,還能控制。

但臉色卻略帶蒼白,蘇賀珍疑惑的看看她,讓人添了碗筷,問道:「氣色這麼差,是哪裡不舒服?」

蘇嘯瑾也留意到她精神不大好,此時也投來了關切的目光。

被兩位長輩這樣關心,安蘇晗感覺有些對不住他們,背著他們再次和慕景沛簽了結婚協議,現在又……

不過她向來誠實,再是難以啟齒也要說出來:「外婆,我不是生病,是,是邇凡有弟弟或者妹妹了。」

沒敢看兩位長輩的表情,安蘇晗低頭等待責備。

應該是責備吧,任性的打亂了舅舅的計劃,是給他添亂了。

蘇嘯瑾微愣之後,神色間竟有一抹悅色,不過有些話不能他先說。

蘇賀珍和兒子自然是有默契的,老太太吩咐旁邊的傭人:「叫廚房馬上做幾道清淡的菜送來。」 雖然只是對旁人的吩咐,但已經表明了態度。

安蘇晗不會不懂她的意思。

蘇賀珍看向埋頭的她,像個做錯事的孩子,想到那時玟月也應該是這副感到自己做錯事而內疚的樣子,老太太的心驀地被揪了一下。

就算兩位長輩寬容了她,但安蘇晗也沒打算抬頭。

桌上油亮的菜色讓她不能直視,想吐。

蘇嘯瑾見狀,只當是她還在害怕,於是寬慰她,說道:「既然這麼快,那你和慕景沛的事也不能再拖下去了。」

安蘇晗更有種理虧的感覺:「對不起,半個多月前我和慕景沛在國外,我們又簽了結婚協議。」

最後幾個字聲如細蚊。

安蘇晗閉上眼睛,等待兩位長輩的爆發。

她覺得就算現在被罵個狗血淋頭也不算過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