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你們獸靈族的天賦技能如此的強大,不過你跟著我,我不知道能不能保護好你,甚至於你的族人,畢竟我現在的等級還沒有你高呢!」

沐靈夕看了影琦那一臉期待的神情,心中竟是有些猶豫起來。

她怕自己保護不了獸靈一族,到時候在給他們一族帶去災禍。

影琦在沐靈夕的話一出口的時候,就明白了沐靈夕的想法。

為了打消沐靈夕心中的疑慮,影琦再次開口說道。

「少主人不必擔心,我們獸靈一族在經過這麼多年的漂泊之後,別的本事沒有,但是這隱藏自己的本事倒還算過關。難道少主人就不覺得我現在的樣子,與我的年紀不相符合嗎?」

沐靈夕一聽,頓時愣住了。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們還會變臉嗎?

然而就在這時,影琦的臉上帶著一抹狡猾的笑意看著沐靈夕。

「少主人可看好了,現在我就讓少主人看看我本來的樣子!」

就在沐靈夕愣神的瞬間,就聽見影琦身上的骨骼一陣響動。

而此時,她面前原本只到自己腰部的影琦,瞬間變得高了起來。

直到影琦身上骨骼的「咯咯」聲停止之後,站在沐靈夕面前的再也不是什麼五六歲的孩子了。

沐靈夕抬頭看去,卻看到影琦那稚嫩的娃娃下,儼然就是一個青年人的身體,只是看那身高,也應該是跟自己差不多年紀了。

「你!你……怎麼會……這樣?」

沐靈夕簡直震驚的說不出話來,這都是什麼神奇的技能啊!還可以隨意的變換身高。

這要是在她的那個世界,要是有人知道,有哪個種族是擁有這項技能的,估計又是要遭到追捕的下場了吧!

要知道,在她所在的世界里,多少人為了長高几公分而苦苦掙扎,求醫問葯。

甚至有人,不惜砸斷雙腿,想要在腿骨中增加能使自己身高增長的物質。

總之,在那個千方百計都想要長高的人群中,影琦剛才的那一手,絕對會讓所有人都為之瘋狂。

網球王子之戀戀吾妻 然而影琦卻像是覺得沐靈夕還不夠驚奇似得,眼中那狡黠光芒一閃,一隻手,頓時停在了他那張與身高極其違和的臉上。

「少主人看好了,這才是我的真實的樣貌!」

只見影琦那手上修長的手指,輕輕的在臉上揉搓了一陣,沒過多久,只見影琦那章原本幼稚的臉龐,頓時變成了一張俊美到讓沐靈夕快要無法呼吸的臉。 只見影琦那手上修長的手指,輕輕的在臉上揉搓了一陣,沒過多久,只見影琦那章原本幼稚的臉龐,頓時變成了一張俊美到讓沐靈夕快要無法呼吸的臉。

看著面前那張,再也找不到當時幼稚面貌的臉龐。沐靈夕簡直震驚得無言以對。

「你,你,怎麼會這樣?」

影琦看見沐靈夕那震驚的樣子,心中不由好笑。

原來是少主人也有這樣可愛的一面呢!

「少主人不必驚訝,這都是我們獸靈一族在長久的漂泊中,所學會的技能。」

「我現在的修為還不夠,所以只能變換一個樣貌而已。若是等我的等階高起來,甚至可以變換兩種,甚至三種樣貌。」

「少主人若是想學,我也可以教給少主人。」

沐靈夕一聽,自己居然也可以學習這種神奇的變化容貌技法,頓時一臉驚喜的看向影琦。

「若是能學,那可真是太好了!這樣一來,以後想要出去做什麼事情,就方便多了。」

影琦見沐靈夕真的想要學習,想起自己學習術法時所受的痛苦,頓時有些猶豫起來。

「少主人想學這術法,倒是沒什麼問題。但是,要學習這個術法,是要經歷一個很痛苦的過程的,少主人能堅持嗎?」

聽了影琦的話后,沐靈夕的眼中閃過一陣猶豫。

只要想想那種將渾身的骨頭,壓縮成五歲樣子法子,沐靈夕就知道,會有多痛苦了。

然而她現在並不需要變換身高,學了也是無用。

想到這裡,沐靈夕不由說道。

「變換身高的術法,目前對我的用處不是很大,我只要學學變換容貌的術法就行了。」

影琦一聽,這樣倒也行,變換容貌的術法雖說也會比較難受,但是比起變化身高的說法來說,要簡單多了。

想到這裡影琦對著沐靈夕說道。

「要是這樣的話,倒也好辦。不過,少主人需要先期在臉上塗抹一些藥水,等到藥水的藥效,被臉部吸收之後,才能學習。」

沐靈夕覺得這倒也符合情理,要是隨隨便便就能變換容貌的話,那估計也就沒有那麼神奇了。

想到這裡,沐靈夕對影琦點了點頭。

「你就按照學習這門秘術的程序安排吧!無論多苦我都會堅持下來的。」

影琦看到沐靈夕眼中那堅定的眼神后,更是覺得自己族人,當初決定跟隨少主人的選擇沒有錯。

只見影琦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了一個藥瓶,對著沐靈夕說道。

「少主人,這就是練習變換容貌時所需要的藥水。你以後只要每天早晚,將這藥水塗在臉上,堅持三天,到時候,就可以學習變換容貌的術法了。」

沐靈夕將影琦手中的藥瓶接了過來,放入了乾坤鐲中。

只是早晚塗個藥水而已,沐靈夕就當是做美容護膚啦!

想想三天之後,她就能學習變換容貌的術法了,沐靈夕的心中,頓時一陣激動。

直到此時,兩人該說的事情也已經說完了。

沐靈夕跟影琦又說了一些,之後應該注意的事項。 沐靈夕跟影琦又說了一些,之後應該注意的事項。

直到中午時分,兩人才從房子中出來。

沐靈夕暫時接受了,影琦跟在自己身邊的事情。

影琦也說以後會找機會讓沐靈夕跟自己的族人見面。

至此,沐靈夕總算是對自己的身世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至於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這還需要沐靈夕以後找機會,徹底的弄清楚。

宮佑冥在沐靈夕跟影琦回到沐靈夕的宿舍之後,就返回到自己的房間中,開始恢復自己已經損失殆盡的靈力。

不得不說沐靈夕的金針之法非常的有效。

原本亂成一團的經脈,被沐靈夕修復之後,已經差不多全都恢復了原位,宮佑冥還以為這一次自己的修為就算不折損,也會受到極大的創傷。

但是現在看來,沐靈夕簡直就是自己的福星。

宮佑冥現在要做的,只是將自己之前流失的靈力,再次凝聚回來就行了。

這簡直比他預想當中的情況好多了,至少不需要在一條條的修復受損的經脈了。

將手中已經吸收完畢的各系靈晶隨手扔在一邊,宮佑冥感受著身體內充沛的靈力,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已經恢復如初了。

這還是全賴於沐靈夕那神奇的金針之術。

也不知道沐靈夕現在跟影琦兩人談的怎麼樣了。現在沐靈夕應該已經知道影琦的真實身份了吧!

起身來到大廳之中,只見子夜和子玉都已經回來了。

身上那狼狽的樣子已經整理好了,但是體內的傷勢,也只有宮佑冥清楚,到底有多重。

當時,子夜和子玉兩人,為了拚死攔住東極靈皇,可是連性命都豁出去了。

「你們的身體,都找熾焱葯祖看過了嗎?」

宮佑冥出言問道。

「回稟殿下,已經看過了,葯祖已經給我們開過葯了,殿下不必擔心。」

宮佑冥看了沉默著的子玉一眼,不知道為什麼,自從是那個一次沐靈夕出事之後,子玉原本開朗的性子就變得沉默寡言起來。

雖然不知道子玉身上發生了什麼,畢竟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隱私,宮佑冥也並不打算過問。

「過兩天,本王會出去一趟,你們兩人就不必跟著了,雪旎千燁事情的後續處理,就交給你們來完成了。」

說到這裡,宮佑冥似是想起什麼似得,再次說道。

「你們將雪旎千燁的屍體派人送回去,我倒是想看看,那老狗會不會狗急跳牆。」

子夜和子玉聞言,頓時恭敬的領命。

直到兩人退走,宮佑冥這才坐在主座之上,手指輕叩著桌面。

想必這一次,就算那雪旎國主面上不動聲色,但是暗地裡的小手段肯定不會少。

不過,任他怎樣興風作浪,他都絕不會再給他機會。

想到這裡,宮佑冥對著外面喊了一聲。

「去將慕無雲帶來!」

入骨暖婚,霸道總裁放肆愛 宮佑冥語聲剛落,就聽到外面一身身體破空而去的聲響。

不一會兒,一個渾身滿是鮮血的人,就被帶到了宮佑冥的身前。 宮佑冥語聲剛落,就聽到外面一身身體破空而去的聲響。

不一會兒,一個渾身滿是鮮血的人,就被帶到了宮佑冥的身前。

那身影被一個黑衣人扶持著,在來到宮佑冥面前之後,頓時跪了下去。

一張滿是鮮血的面容抬起,赫然就是慕無雲無疑。

只見慕無雲帶著一臉悔意的說道:「我知道錯了,還請讓我將功補過,以後,我定不會再出現任何紕漏了。」

宮佑冥冷冷的看著慕無雲,就因為慕無雲的消息傳輸不及時,這才導致宮佑冥做出了錯誤的決定,在不知道東極靈皇即將到來的時候,竟是將沐靈夕陷入了險境。

「你現在是越來越讓本王失望了,整個情報閣被你弄的一塌糊塗,你到底是怎麼想的?這次東極靈皇的消息居然被你忽略了,你簡直該死!!」

宮佑冥的看著跪在地上的慕無雲,冷冷的開口說道。

若不是看在慕無雲早年就已經跟在自己身邊的情分上,現在他早就已經屍骨無存了。

慕無雲當然知道自己這次所犯下的錯誤有多麼的嚴重,要不是宮佑冥修為強大,最終打敗了東極靈皇,趕到了沐靈夕的身邊,那他就真的是萬死也難辭其咎了。

「是我該死,還請殿下再給我一次機會,以後若是再有絲毫瑕疵,我就自行進入邪靈深淵,再也不出現在殿下面前。」

慕無雲一臉認真的說道,出現這樣的事情,就算是他都無法原諒自己,但是他現在不能離開,若是離開了,就再也見不到他了……

看著慕無雲一臉虔誠的樣子,宮佑冥眼中那原本的冷凝神色,漸漸消散。

「看在你跟隨本王多年的份上,本王就再給你一次機會,若是再敢出現什麼閃失,你是知道後果的。」

宮佑冥冷冷的俯瞰著慕無雲,言語中的警告意味,讓慕無雲不由自主的渾身打了個寒顫。

但是在知道自己終於還是留了下來之後,頓時一臉感激的看著宮佑冥,連聲說道:「我知道了,以後定不會在出現任何閃失。」

慕無雲一邊說著,一邊跪在地上連聲拜謝,就好像宮佑冥能將自己留下來是莫大的恩賜一般。

看著慕無雲眼中那一臉思念的神色,宮佑冥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慕無雲這樣的表現,似乎不太正常,這副樣子,倒像是……春心萌動。

也不知道那被他看上的人是誰,若是可以,他倒是願意促成好事,也省的這傢伙整天的心不在焉了。

對著那一臉相思成狂的某人揮了揮手,宮佑冥再也沒有心思去管慕無雲那攤子瑣事,估計要是事情確定了,就算自己不提,慕無雲也會跟自己要求的。

甜妻如焰:總裁,請節制 慕無雲在看到宮佑冥那一臉的厭煩表情之後,頓時恭敬的起身退了出去。

然而此時的慕無雲,卻是一掃剛進大廳時的頹敗,眼中帶著無法掩飾的喜悅神色。

若是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得了什麼莫大的封賞呢! 葉天此時看起來顯然一副大義凜然之姿,然而這卻是讓得一旁的侯麟極為不爽。

當即,侯麟便是說道:「看來,你還是沒有把我當作你的朋友!」

侯麟說著,也是極為失望的嘆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也是極為難看。

然而此時的葉天卻是無奈的說道:「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突然之間我釋放出來的靈力能量救成了青色,而且還蘊含著極高的溫度!這一點,你之前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葉天此時顯得非常著急,因為對於自己方才想出來的那個想法,此時的葉天越來越認為可行。

可是,面對侯麟這般心態,葉天也是不得不耐心的跟他解釋。

果不其然,在葉天解釋完畢之後,那侯麟也終於是無奈的咧了咧嘴,而後說道:「那你一切多加小心,萬一遇到危險,千萬要第一時間通知我!」

侯麟說著,也是顯得著急了起來。

此時的侯麟也的確很是無奈,看著葉天一個人去往那完全就是一個死亡地域的地方,然而自己卻是無能為力,這種感覺,讓得此時的侯麟感覺自己完全不配做葉天的朋友!

可葉天倒是沒有想這麼多,既然自己現在已經想到了一個可能能夠對付那群蝙蝠的辦法,那麼為何不嘗試一下呢?

此時,葉天也終於是不再有絲毫的遲疑,在黑翅妖獸的後背之上猛然一翻,身形便是對著那石窟的入口處猛然掠去!

自從之前葉天無意之間學會了飛天術之後,現在對飛天術的掌握也是越來越熟練了,雖然說還是不能在半空之中懸浮,可是普通的飛天還是能做到的!

現在的葉天就是憑藉著飛天術,從黑翅妖獸的後背之上一躍而下,而後便是對著那石窟的入口處猛然掠去!

此時,石窟入口處已經再度陷入一陣安靜,之前的那群蝙蝠此時也是再度銷聲匿跡,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可就是這樣一個安靜的氛圍,卻是讓得此時的葉天極為心驚,葉天知道,往往在暴風雨來臨之前,會有一段非常安靜的時間!

而現在,正是這種感覺!

葉天不敢有絲毫的鬆懈,身形落在地面之後,葉天仍然是小心翼翼的四處觀望,時刻注意著自己周身的動靜,而踏出的每一步也都是極為小心。 紅樓之凡人賈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