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身體中央的位置,忽然一層金光爆發了出來,那金光呈現圓環形狀,直接將他巨大的身軀橫切兩半。

這一刀斬的破壞力,也是沒誰了。

連寒冰巨龍本身也沒有想到,他的身體被人一刀斬成了兩半。

那種錯愕的表情,它幾千年都不曾露出來過。

秦毅的身體從那切口中顯露出來。

「你把我一直凍住就好了,一時半會我還真沒想到什麼好的辦法突破出來,可你為什麼還想把我吃下去呢?是不是你們龍族天生就喜歡吃人?」秦毅面色調侃。

那切口處,如同瀑布一樣的血液撒了下去,在地上匯聚成一大片的鮮血湖泊。

這全都是龍血。

寒冰巨龍愣住了,他上半身依舊是浮在空中,表情從錯愕轉變成鐵青之色。

他竟然被人攔腰斬斷了?這對於一頭巨龍來說,是比辱罵它為大蛇還要屈辱的事情。

血盆大口張開,那深邃如同黑洞的嘴中似乎又有什麼要噴薄而出。

然而這一次秦毅怎麼會再給它機會?

他身形一瞬間化成流光,重重的砸在他的上顎之上,巨大的衝擊力盪起一層元氣波紋。

寒冰巨龍上下顎瞬間咬合到了一起,上下兩層牙齒交錯,鮮血橫流。

紅粉陷阱 秦毅宛如化身暴徒,拳腳金光爆發,狠狠轟在巨龍頭顱之上,一道道深可見骨的拳印永恆的印在了那裡。

「嗷嗚!」

龍吟震碎虛空,龍首在空中搖擺不停,它無法開口,自然就無法施展龍語魔法,秦毅有些防備它幾乎是已經沒有了一點一毫反抗的力量。

「真武之術:萬鈞墜!」

忽然秦毅身體之上出現一道殘影,宛如從蒼穹猛墜而下,這股力量直接是將寒冰巨龍上下顎砸了個對穿,一道巨大的洞口出現在他的頭顱之上。

找打了他的弱點,秦毅幾乎是連他說話的機會都沒給,這讓寒冰巨龍無限憋屈。

然而正當他憤怒到極致之時,忽然心生絕望。

秦毅手中不知何時已經握著了一柄三米多長的金光巨劍。

一絲天道力量加持在神念法劍之上,使得其無堅不摧。

而這一劍,也是正正好好從寒冰巨龍的脖頸刺進,朝著虛空之上一劃,金光越過他的頭顱,直接是將他頭顱一斬兩半。

天空都被染紅,而秦毅身上卻未沾染一點血跡。

這寒冰巨龍並不算多麼強大,只是那龍語魔法確實有點意思,裡面蘊藏的力量有些讓秦毅捉摸不透,似乎是跟他那金色文字力量出自本源。

當然,這也只是猜測罷了。

「轟隆隆!」

寒冰巨龍巨大的身軀從空中墜下,那龐大的程度,將方圓幾千米都蓋住,銀色的龍軀鋪展在地上,宛如銀色長城。

秦毅神念落在那軀體之上,忽然從那體內有著一抹光芒浮現了出來。

「這是什麼?」秦毅飛身過去,從那斷裂的缺口處,有著很是璀璨的銀色光芒。

細細一看才能看出來那是一顆巨大的銀色圓形物體。

「難道這是傳說中的妖丹?」秦毅臉上有著錯愕之色,妖丹這種東西他還是從修真手札中得知一些,一些遠古的大妖體內才能有妖丹這種東西。

可這巨龍並不屬於大妖一族啊!

秦毅心有所感,忽然他飛身朝著那孕育極寒冰靈花跟世界樹碎片的山脊飛去,那下面肯定有關於這寒冰巨龍的秘密。 邪王溺寵不良妃 龍族跟大妖族還是有著本質區別的。

妖族有妖丹,而龍族的內丹比較特殊,被稱之為龍珠。

至於其他的修鍊有成的種族,獸類則是有著獸丹,人類就是金丹。

當然,人類的金丹太難凝鍊,除了龍族,幾乎比其他任何種族都要來的高級。

因為金丹是需要漫長的修鍊來凝聚的,不像某些獸族天生就有獸丹,十分的廉價。

至於其他的什麼鬼族、血族、狼人族、巫族等等非人類種族,秦毅還搞不清楚他們的能量結構,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同人類一樣,也是利用丹田修鍊。

回去之後倒是可以問問穆春雨,她那血氣之力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毅用真元托著巨大的銀白色發光球體,落到了冰山山脊之下。

這下面已經差不多被寒冰巨龍的軀體給埋住了,秦毅斬出數劍,才斬開一條道路來,這往下還有很長的距離,不過因為之前寒冰巨龍的破土而出,這地面是一個空洞,完全可以容納一個龐然大物暢通無阻的走下去。

與那寒冰巨龍的身體相比,人類的身體無疑是螞蟻般小。

沿著這幾乎快要坍塌的泥土,秦毅走入了深處,這下面的牆壁竟然都是用紫水晶堆砌而成,而且看這般大小,也就緊緊足夠那寒冰巨龍一顆頭塞進來而已。

「都說龍族貪財,喜歡搜集各種金銀珠寶,可這大妖怎麼也有這種愛好?」

秦毅走入更深處,看著那隨意散亂堆放在地上珍珠、玉石,不禁感嘆搖頭。

他對這些東西著實沒什麼興趣。

不過考慮到自己身邊那群女孩子可能喜歡,秦毅還是將這些中比較好看的收入了空間戒指之中。

等到收起了絕大部分東西,秦毅的注意力才從那些洞窟兩旁隨意擺放的珍寶上,移動到了更深處的正中心。

這洞窟雖然為了容納寒冰巨龍頭顱,打造的特別寬大,可卻並不是特別的深,最底端的盡頭就是一個圓台,圓台很大,四周還有秦毅不認識的文字,應該是某個種族特殊使用的文字,這些文字又似乎構成了一個隱晦的陣法,連擁有陣典的秦毅都不知道這是什麼陣法。

當然,這些東西秦毅都是一眼帶過,他的注意力最後還是停在了那圓台之上,那裡放著一顆巨大的青白色的巨蛋,這巨蛋上面紋路古樸,似乎已經有無盡的歲月。

見到這個巨蛋的時候,秦毅自然而然的想起了之前在天都市,在紫色星辰拍賣行裡面拍賣到的那顆巨蛋。

那巨蛋至今都沒有什麼動靜,秦毅也不知道裡面究竟是什麼,甚至於精神力都無法滲透到裡面。

而這顆巨蛋給秦毅的感覺更加的神秘莫測。

那股蒼莽氣息銘刻的都是歲月啊。

情不自禁的,秦毅走上了圓台,伸手摸了摸那表面光滑的青白色巨蛋。

一道有些冰冷的氣息沁入秦毅心脾之中,下一刻秦毅面色一變,他感受到身體中的力量竟然情不自禁的順著巨蛋流向了下面的陣法紋路之中。

這個時候秦毅才關注到圓台陣法的終點,在紋路的終點是一顆紫色的水晶球,此刻這水晶球之中滿溢能量,這能量恐怖到無法想象。

秦毅快步移開,走到這紫色水晶球旁邊,被後者神秘深邃吸引,秦毅先是用神念感受了一些,無果之後才又伸出手去摸,這一摸之下秦毅震驚了。

那洶湧澎湃的力量直接從紫色水晶球中湧現出來,盡數湧入秦毅身體,秦毅能夠感受到四肢百骸都在被一股神秘力量改造,從骨骼到血液,從血液到經脈,從經脈到丹田,甚至是金丹。

索性這股改造力量持續的時間不是太長,否則秦毅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人類了。

「啪嗒」一聲,秦毅手掌從那紫色水晶球上拿開,他感受到身體之中充斥著一股龐大的毀滅力量,這股力量竟然可以隨心所欲的控制,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感覺這股力量並不屬於人類,這種錯覺實在是要人老命,他還是人類啊,怎麼會掌握不屬於人類的力量?

「難道是這陣法?」

秦毅專註的盯著神秘文字連接而成的陣法還有這陣法之上的巨蛋,以及剛剛手摸巨蛋發生的奇怪事情,忽然一股明悟跟猜測從心底浮現出來。

「難不成這陣法能夠吸收這巨蛋之中的力量,灌注到這紫色水晶之中,之後便成為能夠被人吸收轉化的自然能量?」

為了驗證才想,秦毅再次走到那巨蛋附近,將手放到上面。

果不其然,他身體中的能量快速被吸扯到了陣法之中,沿著陣法灌注到了紫色水晶,可以感受到那紫色水晶中開始充溢能量,這些能量可以被輕易吸收。

忽然間,秦毅似乎明白那個寒冰巨龍到底是怎麼修鍊的了。

這巨蛋到底是什麼玩意?竟然被對方壓榨了這麼多年依舊有著如此強大的生命力?

「該不是真的龍族巨龍吧?」忽然秦毅神色巨變。

真正的龍族巨龍是什麼概念?一出生就是神獸啊,碾壓一切的存在。

忽然間秦毅覺得一切似乎都通暢了。

那寒冰巨龍明明是龍族,但是身體中卻是有著大妖的妖丹,或許他本身就是一尊大妖,常年吸收這龍蛋之中神龍力量,發生蛻變,將自己該造成了龍族模樣。

這也能夠解釋為何對方身為巨龍,實力卻是這麼的弱小,那一身寓意物理與法術統統免疫的鱗甲,也是被秦毅錘的稀爛。

除了最後使出的一個龍語魔法,其他沒有一個能夠拿的出手的招數,原來是一個偽裝龍,實在是讓人失望。

真正的龍在這裡,還在巨蛋之中,沒有破殼出來。

秦毅想了想,將這龍蛋收入了另一個空間戒指之中,之後掃了一眼這洞窟裡面,忽然動了動念頭,將這陣法圓台還有那紫色水晶圓球統統都給收了進去。

說不定這些東西以後還有用處。

反正洗劫了天行宗,他的空間戒指多到用不完。

過了很久很久,離開了洞窟,回到冰面之上,一陣虛弱感襲來。

擊殺這寒冰大妖秦毅損耗了不少神念力量。

索性現在收穫實在豐富。

極寒冰靈花、龍蛋、大妖妖丹、轉換能量的陣法圓台、還有最為重要的世界樹嫩芽。

這些東西如今統統都是他的。

「啪嗒」一聲,極寒冰靈花上的果子掉了下來,落入冰面后就迅速消失不見,彷彿蒸發在了天地間。

對此秦毅並不心疼,這寓意著極寒冰靈花徹底成熟,已經可以採摘了。

一個縱身,秦毅落入山脊頂端。

他伸出手來,正欲採摘那朵妖艷欲滴的花朵。

……

「那是什麼?」極遠的地方,紅衣等人停下腳步,他們望著天空一道道火流星一般的東西,疾射到西雅冰山正中心的位置。

此時此刻,在萬米高空,還有一架架專門投彈用的戰鬥機,排成一列飛往西雅冰山的正中心。

人們仰頭望著,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們已經距離秦毅很遠很遠了,到現在為止幾乎已經不可能再被戰鬥波及。

不過他們還是在繼續朝著外圍趕路,在邊緣等待秦毅才是最安全的。

重生1997黃金時代 剛走兩步,忽然發現空氣響起厲嘯之聲,更多火流星一般的東西疾射過去,目標似乎一致。

大至一看,竟然有近百道紅紫藍各異顏色的光焰。

「這……這不是導彈吧?」忽然糖糖全身都在哆嗦。

她經驗豐富,很快就確定了。

「這就是導彈!這是誰要把整個西雅冰山都轟了?」

話說完,一行人不要命似的朝著外圍狂奔,這種恐怖的數量,怕是他們這裡都不再安全,波及範圍太大了。

跑著跑著忽然紅衣腳步一頓,她下意識的朝著爆炸點看去,「師尊!」 無法形容這爆炸的劇烈程度。

方圓幾十公里直接被掀飛,大地陸沉,山峰直接被平移成深海,除了衝上雲霄的蘑菇雲跟火焰,幾乎看不到其他的任何物體。

眾人都愣住了。

直到那恐怖的爆炸餘波席捲過來,才驀然回神,拚命的找著能夠抵擋餘波的掩體。

一切都被推平。

這場爆炸百公里之外都能清楚看到,整個天空都短暫的失去了顏色。

而似乎這並沒有結束,一列列戰鬥機在西雅冰山上空投放了更加強大的武器,一枚枚長度數米的巨大導彈從上空落了下來。

似乎西雅冰山都承受不住這般力量,開始嗚咽起來,炸穿的海底捲起浪濤,西雅冰山中心位置,秦毅所處的那個地方成了人類禁區,一切的活物都在其中湮滅。

這次的行動被大國歷史紀錄為斬仙戰役。

比百年前M國執行的滅神行動規模要大了無數倍。

畢竟他們對於秦毅的定位,也比那人仙高手強大了無數倍。

「根據統計,此次參與的六大國一共投放了一百四十二枚導彈,西雅冰山往北那一塊已經成了死域,他就是大羅金仙,也得死在裡面。」陳賢峰扣上了本子,笑著說道,解決了心頭大患,他整個人都輕鬆了起來。

眾人點頭,這裡匯聚了不少陳家的幫手,也都是極多數軍區的領頭者。

「關於那韓落落的事情怎麼解決?她黑掉了我們六大國十三個軍事基地的控制台,導致我們的作戰延後了近乎一個小時,最重要的是有六個基地因此發生攻擊指示錯亂,相互投放了戰略武器,以至於損失慘重,有數百人因此死亡,M國損失最嚴重,怕是不會善罷干休。」一名來自前線的將士說道。

陳賢峰一陣沉默,這件事還真是不好解決。

雖然他在知道之後讓人狠狠教訓了一頓那死丫頭,差點直接將她打死,可畢竟發生過的事情無法解決,現在只能想著怎麼去善後。

「先不急,看看M國那邊怎麼說,盡量滿足他們的要求。」陳賢峰說道,「另外,回去幫那死丫頭的網路通上,讓她繼續幫我搜集信息,我要看看這件事造成的影響還有威懾力!」

「警告她,若是再敢亂來,我就殺她全家在把她殺了!」陳賢峰冷哼一聲。

一名將士連忙退出去。

眾人不敢吭聲,顯然是知道陳賢峰現在心情並不是很好,想想將要面對的壓力,就是一陣頭疼。

畢竟韓落落是他們天北軍區的人,發生的事情肯定也需要他們天北軍區來處理。

紙婚厚愛,首席的祕密情人 天北軍區之內,落落蜷縮著腿坐在漆黑的角落,她的網路被斷了,她的小筆記本也被沒收了,一籌莫展,她很想知道秦毅到底怎麼樣了,然而她沒有渠道去得到消息。

忽然鐵門被打開。

「網路已經連接上,這是我們陳將軍給你布置的任務,另外,將軍已經下了死命令,若是你再敢亂來,就殺了你家所有人,再把你殺了!」這名將士將一份文件扔到了桌子上,說完后重重的關上了鐵門。

出去的時候才冷笑一聲,「真是可憐,誰讓你有這種本事的?怕是一輩子也就做個傀儡了!」

韓落落瘋了似的從角落爬了起來,她撲到了電腦旁。

一分鐘之後,鐵屋之內響起一道絕望的尖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