篝火余光中,一雙玉手伸過來。

楊嘯習慣性地伸手去握一下。

不過,一握上,楊嘯立即感覺內心一顫,一股熟悉的感覺瞬間湧上腦海,

「玲兒?」

楊嘯伸手一拉,便把肖玲從人群中拉了出來,拉到了自己面前。

肖玲笑臉盈盈,

「楊大首領,恭喜您啊,萬民敬仰,全民擁戴,果然是個好首領!」

楊嘯噗嗤一笑,伸手捏了一下肖玲的臉蛋,

「就你調皮,也不知道說聲想我,還要說些風涼話拿我開刷。」

「哎呦,我哪裡敢拿您開刷啊,您可是紫源星的大首領,萬民敬仰…聽說您在紫源星有好幾個老婆啊,這事,我以前怎麼沒有聽說過啊?」

楊嘯:「……」

妮瑪,敢情在這事情上吃醋呢。

楊嘯滿懷歉意地說道,

「玲兒,對不起,這件事我也不是有意要隱瞞你的,我,」

「你什麼?還不是有意隱瞞?反正你就是欺負我。」

肖玲說著,原本是笑語盈盈的,此刻俏臉變色,兩滴眼淚滾落下來。

閃耀的篝火光芒中,楊嘯看到了肖玲委屈流淚的眼睛,內心也是一顫,一時間不知該如何解釋。

明月和利亞兩人都是伽馬星過來的奴隸,楊嘯原本只是出於解救她們的意願收留了她們,後來不得已才收了。

至於阿蕊,原本也是一場交易。

這三個女子和楊嘯相處之後,關係也算和諧,楊嘯對她們雖然沒有太深的感情,但是也不會拋棄他們,

加上她們給自己生了孩子,一直心甘情願地守候這自己。

明月和利亞一直認為自己是奴隸出生,地位卑微,即便給楊嘯生了孩子,在楊嘯面前仍然是非常恭敬的,也一直把阿蕊當著主人一般侍候。

楊嘯在巫星遇到了肖玲可以說是兩情相悅自然發展的純粹愛情。

阿蕊三人已經演變成了親情,楊嘯也不可能拋棄她們。

只是在這篝火晚會中,人多嘈雜,楊嘯一時間不知該如何給肖玲解釋前因後果。

「哎喲,老公,我到處找你,好不容易擠進來了。」

一聲親熱的叫聲,三個女人從人群中擠了過來。

楊嘯一看,是阿蕊和明月,利亞三人。

卧槽,擔心什麼來什麼,這怎麼是好?

楊嘯正擔心著。

阿蕊一雙大眼睛卻看著楊嘯對面的肖玲。

雖然也晚上,篝火光芒不是很明亮,但是肖玲的絕色美貌和氣質,還是展露無遺。

阿蕊看著肖玲,微微一笑,轉頭對楊嘯說道,

「老公,這位妹妹是誰啊,給我們介紹一下啊,我好喜歡她。」

楊嘯此刻尷尬極了,真想立即溜走。只怪自己回來太匆忙,還沒有時間去看望肖玲,沒有妥善處理這件事。

」咳,「

楊嘯乾咳一聲,說道,

「這位是肖玲,我在巫星認識的,飛豹學院的導師,她是…我在巫星的妻子!」 驕妻 「她是我在巫星的妻子!」

楊嘯猶豫了一下,還是堅定地說了出來。

有些事情是無法解釋的,不如乾脆把結果公布出來,省得大家猜來猜去,麻煩。

肖玲當場懵逼地看著楊嘯。

兩人在飛豹學院就是以情侶的身份出雙入對,全院人人皆知。

但是兩人從來沒有舉行婚禮,夫妻的稱呼平日里只是兩人私下裡喊的。

在旁人看來,以楊嘯的進化成就和地位,娶肖玲自然也是綽綽有餘的,兩人正式結婚應該也是遲早的事情。

偏就不談愛 肖玲來紫源星已經有兩個月時間,自然也探聽了關於楊嘯在紫源星的事情,對於他的三個老婆也是早有耳聞。

只是沒有想到,第一次見面,楊嘯當著老婆的面,直接就承認了肖玲老婆的身份,這讓肖玲倒是有些意外和驚愕。

阿蕊和明月,利亞三人也是一愣。

阿蕊三人其實早就有心理準備,在紫源星,男人娶幾個老婆是平常之事情,尤其是楊嘯這樣的首領,更加不可能只有她們三個人。

三人其實也都明白,她們更多的是得到楊嘯的人,至於楊嘯的內心世界,她們只能進入一部分,無法完全進入。

阿蕊愣了一下,對肖玲伸出手,

「妹妹,歡迎你!」

明月和利亞也是對肖玲點頭問好。

神女駕到:王爺,請接招 弄得肖玲倒是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原本想著責問楊嘯幾句,看看這個傢伙如何撒謊安慰自己,此刻倒是有些不知所措,

更有一種錯覺,彷彿自己做了小三,不,小四,插入了楊嘯和阿蕊他們的婚姻,似乎受害者是阿蕊三個原配夫人。

楊嘯握著肖玲的手,嘻嘻一掉,說道,

「以後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話未說完,被肖玲狠狠地踩了一腳。

肖玲轉身跑入人群,消失不見了。

阿蕊看著肖玲跑走了,看著楊嘯,問道,

「老公,老四生氣了?跑了?」

楊嘯尷尬一笑,

「我遲點再去找她。」

阿蕊呵呵一笑,

「老公,你放心,我去找她,幫你勸說她,肯定讓她回心轉意,能夠嫁給我老公,那是她的福氣啊,我們光復族裡面還有好多年輕小姑娘想嫁給老公你呢,我都沒答應。」

baby老公耍無賴 楊嘯一愣,

「真的嗎?我怎麼沒有聽你提起過?」

阿蕊嘻嘻一笑,帶著明月三人走了。

對於阿蕊來說,她現在真的不在乎楊嘯身邊多一個女人。

看到爺爺野人王整天去青樓找女人,還有光復城很多男人都去青樓找女人,她就覺得自己老公才是最棒的,至少楊嘯沒有去青樓找女人。

……

楊嘯當天晚上回到自己的家,阿蕊和明月,利亞三人把他侍候得舒服。

好久沒有享受過這樣的服務了,還是家裡好啊!

第二天一早,楊嘯就去光復城學院找肖玲。

肖玲冷著臉,不理睬楊嘯。

楊嘯也不急著解釋,就是跟著她,她去哪兒就跟著去哪兒。

肖玲給學生上課,他就坐一旁靜靜地看著她,深情地看著他。

「你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

「但是我想見到你啊,每天都想。」

「你不是有三個老婆嗎?還不滿足?還有,大龍帝國的龍靜,也是你老婆吧?你還不滿足,何苦來騷擾我呢?」

肖玲說著,內心覺得委屈,眼淚唰地一下就掉了下來。

楊嘯站在他身邊,嘆息一聲,說道,

「我認識明月的時候,她是來自伽馬星的奴隸,正要被人送給一個上級,供人玩樂,等人玩膩了,就會被賣去青樓,

我當時也是礦奴,不過,我的老闆有事求我,就把明月送給了我,想用女人來困住我,

我和明月都是奴隸,活了今天,不知道明天會怎樣,我們兩人就像寒冬的兩個人,相互抱著取暖,所以,明月就跟了我,

我認識利亞的時候,是在奴隸市場,我想買下兩頭妖獸,老闆騙我,利亞悄悄跟我說了一句實話,就被老闆打得死去活來,

那老闆是個老頭,威脅晚上要強幹利亞,然後把它賣到青樓,利亞跪下來求我,讓我把她買走,

你是知道我的,我這人心軟,只好買下她來,

本想給她自由之身,讓她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可是,利亞說,如果我不要她了,她就只有自殺一條路,因為這個世界沒有活路給她,

至於阿蕊,說來話長,我當時有求於野人王,合作開礦,野人王只提了一個條件,就是讓我娶他的孫女,我如果不答應,就不能開礦,

你所看到的現在的光復城,附近的地球村,這一切,都是源於那場政治婚姻,

我當時只是一個奴隸,我連自己的生命都無法自我掌控,我哪裡敢奢談什麼愛情?

直到認識了你,

你才是我擁有自己的自由之身後,真正喜歡的女人,

但是,我能把這幾個女人拋棄嗎?

她們都給我生了孩子。」

肖玲聽著楊嘯的話,突然對楊嘯有些同情,看了楊嘯一眼,哀怨地說道,

「可是,你也要我跟你的三個老婆一起嗎?我做不到。」

「什麼意思?」

「阿蕊三人昨晚找到我,要我過去跟她們一起生活,還說,」

肖玲欲言又止的樣子。

她們還說什麼?

「我說不出口。」

「說嘛,沒事,我聽著。」

「她們,她們居然說,我們五個人可以睡一張大床上,一起,」

肖玲說到這裡,臉色突然羞紅。

楊嘯一愣,輕咳一聲,

「這個阿蕊,沒讀過書,沒有什麼文化,你別怪她啊,不過,她人很好的,和利亞明月相處也很融洽,從來沒有因為她們兩人是奴隸身份而欺辱她們。」

肖玲瞥了楊嘯一眼,突然問道,

「你昨天是回去和三個老婆住的吧?」

「啊,我不回家住去哪兒?你這兒又不理睬我。」

「你和三個老婆睡一張床?」

「是啊,阿蕊特意鋪了很大一張床,很寬,別說四個人,再多兩個人也睡得下呢。」

「不要臉!」

肖玲啐了楊嘯一口,給了他一個白眼。

……

半年之後,一艘飛船降落到了紫源星光復城。

梁豹從飛船上走下來,焦急地找到了楊嘯。

「楊兄,大事不好了,矮星人全面入侵了巫星,至少有二十萬大軍,幾十位皇級超凡境界的強者。」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唔,你覺得他們是在誇我還是在罵我?」

聽到慕容辰的話,賀翎臉上帶著一抹笑意問道

「一定是在……」

慕容辰一怔,旋即眼睛一瞥,看著人群中一個個看向賀翎像是看著他們生死仇人一樣的玩家,當下艱難著臉色:

「一定是在誇您!」

「哈哈,那你覺得他們在誇我什麼?」

賀翎自然能夠看到那些玩家嘴中脫口而出的罵人嘴型,只是沒想到慕容辰這麼給自己面子,又或者說是這麼「tian」

「這…離得太遠,我也聽不清楚,想來應是誇您德才兼備,德懷天下……」

這就有些為難慕容辰了,當下只能尷尬的誇賀翎

「那我這德行還算可以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