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誰跟你咱們,你自去找你的良人咱們去吧。”

林黛玉一張俏臉怒的通紅,眼中含淚,怒道一句後,一甩繡帕,就出門而去了。

史湘雲臉上也沒甚笑臉,深深的看了眼賈環後,眼神又掃過薛寶釵,而後也轉身離了去。

“這是怎麼了,這是怎麼了?”

賈迎春似乎有些搞不清狀況,見好端端的氣氛忽然鬧成了這般,頓時急了,連連問道。

賈環嘆了口氣,而後笑道:“沒什麼,姐姐,不用擔心。

林姐姐和雲兒是因爲沒能當上我的先生,才生氣了。

唉!她們真小氣,看看四妹妹,她都沒……呃!”

笑話沒說完,榮慶堂門口傳來一陣重重的遠去的腳步聲,賈環真的瓜兮了。

他竟忘了,有個林美人最喜聽牆角了……

苦笑着搖搖頭,賈環又道:“姐姐,放心吧,沒甚大事的。要不,你們在這一起坐着?”

賈迎春聞言,有些意動,小惜春更是連連點頭。

可賈探春心裏卻暗歎一聲,搖頭道:“不了,我們在這裏難免玩鬧,聲音一大,吵了老太太的清靜就是罪過了。

三弟,我們先回去,待晚飯時再來。你好好的跟寶姐姐學書吧,彆氣着人家……”

賈環嘴角抽了抽,道:“我又不是壞人……”

賈探春聞言呵呵一笑,而後便招呼着賈迎春,和依依不捨的賈惜春離去了。

出去前,她又招呼着堂內服侍的丫鬟們,道:“半個時辰進來添一次茶水就是了,老太太在裏頭睡着,聽不得雜聲。

寶姑娘要給老太太侍疾,還要給三爺講書,也容不得吵鬧,你們都仔細着。”

一干丫鬟無不應下,走路不帶裙風的跟着三春一起出去了。

待衆人都出門後,偌大的榮慶堂正堂內,就剩下賈環和薛寶釵兩個人,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也有些微妙起來……

……

卻說,薛姨媽和王熙鳳出門後,並沒有像她說的那般,回梨香院去歇息。

而是繞了個圈兒,拐去了榮禧堂。

賈政雖然早早就已經離去,但他已經很少來這裏過夜了。

所以,榮禧堂裏就是王夫人一人在。

見薛姨媽和王熙鳳滿面笑容的走進來後,王夫人手裏的佛珠頓了頓,臉色有些木然。

許是早已經習慣了王夫人的這幅做派,薛姨媽和王熙鳳兩人也沒怎麼在意。

與她招呼了聲後,就各自找了位置坐下。

“太太今兒的氣色還不錯……”

王熙鳳笑容滿面的恭維了句,王夫人卻連臉色都沒變一下,只看了她一眼。

王熙鳳倒也不惱,還是笑呵呵的道:“太太,你猜猜今兒怎麼了?”

開局就是一只廢仙女了 王夫人淡淡的道:“那個孽子惹出那麼大的是非,把老太太都險些氣死,怎麼,你們就這麼高興?”

顯然,王夫人在賈府裏也是有耳目的。

儘管她門不出戶,吃齋唸佛,可該知道的,她一點都不少知道。

王熙鳳聞言,眼角微微一抽,又拍馬屁笑道:“太太就是太太,再英明不過……不過,我說的不是這個,是後面的事。太太再猜猜……”

薛姨媽趁着王夫人臉還沒沉下去前,笑道:“鳳哥兒,你今兒不大對啊……”

王熙鳳聞言,面色一滯,訕訕一笑,道:“這不是被喜事給刺激的嘛……”

“什麼喜事?”

王夫人瞥了她一眼,撥動着手裏的念珠,問道。

王熙鳳一聽王夫人發問,頓時來勁了,將今日在榮慶堂上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王夫人。

最後,她高聲笑道:“照我的看法,老太太八成是相中薛妹妹了。當日玉虛觀的張真人說,薛妹妹福祉深厚,能中和煞孽時,我就看出老太太有了想法。

只是那會兒有一個郡主頂在前面,老太太有這個心思也不好說什麼,再怎樣,也奈何不過皇家去不是?

可如今既然皇家的親事已經沒了,三弟又真的和張真人說的那樣,災厄一件接着一件的不斷。

老太太是夜裏做夢都怕啊!

說老國公託夢怪她,佔了咱們賈家太多的福氣,才讓三弟這般多災的。

鬧的老太太一宿一宿的睡不着……

這般一來,寶丫頭的事十成裏竟已經成了九成。

太太,您別不高興啊……

您想啊,這事若是真成了,寶妹妹以後就是一等侯夫人。

這般尊貴不說,這以後有了孩子,那可就是侯世子。

關鍵,這孩子也可以算是咱們王家的血脈啊!

榮國府這邊有太太和我,wwwuukansu.om)寧國府那邊有寶妹妹在。

呵呵,縱然三弟不喜咱們王家,可日後,難不成世子也不喜歡?有我們疼着教着,日後,他必定向着王家。

這樣一來,有咱們在,王家那些人就算再不爭氣,也斷不會差到哪去。

王家不倒,又有我們在,寶兄弟這一輩子的富貴就算是掙下了。

太太,您說呢?”

“叭叭叭”的說了一大通後,王熙鳳小心翼翼的看着王夫人的臉色,心裏也拿不準,這姨媽教給她的這套說法,到底能不能說動王夫人……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王夫人聽着王熙鳳的話,面色一直在微微變化着。

時而咬牙切齒,恨意昭然。

時而又抿起嘴角一笑,目露得意之色,似乎恨意已然雪之……

此番生相,看的一旁的王熙鳳都微微膽寒。

而薛姨媽,則依舊浮着一張笑臉。

良久後,王夫人才回過神來,輕輕的呼出了口氣。

她看向自己的親姊妹,皺眉道:“你就這麼想讓寶丫頭嫁過去?

要知道,他現在雖然得意,卻也不過是一隻沐猴而冠的瞎子。

你別隻顧着貪圖富貴,害了寶丫頭……”

薛姨媽呵呵笑道:“姐姐,這麼些年了,難道你還看不透?

眼瞎算什麼,只要不心瞎就好。

咱們女兒家,這一輩子再要強又能如何?

姐姐在王家的時候,多一點大就開始管家。

那個時候,怕是比鳳哥兒還小些,合族上下卻沒有一個不讚的。

鳳哥兒呢,雖不如姐姐當年,卻也不差,就是一般的鬚眉男兒,也不及她萬一。

可那又如何?

姐姐的誥命,鳳哥兒的鳳冠霞帔,最後不還是靠爺們兒掙來的?

唉!

不是我這個做妹妹的說嘴,姐姐你就是太要強了。

其他時候都好,可只要涉及那母子倆,你就完全跟變了個人似的……

鳳哥兒也強不到哪去。

鏈兒如今都是官居一品的一等將軍了,卻還只守着你一個,縱然還有一個平兒,也是個沒名分的。

可就算只守着你一個,可難道你真的就守住了他?

外面不還是一樣……

這一點,我看環哥兒卻是要強上不少。

不管他出身如何,是奴幾輩生的,還是什麼玩意兒生的,可那又有什麼了不得的?

不一樣成了尊貴的國侯了嗎?

最重要的,是他懂得疼人,也不會厚此薄彼。

雖然收了不少人,可我觀他待每一個都是用心去疼的。

就衝這一點,寶丫頭跟了他後,也萬萬錯不了。”

王夫人被薛姨媽說的面色一陣變幻,最後咬牙道:“等日後那一起子生上一屋子的庶孽,

分家業的時候,我倒是看你,還會不會這般說。”

薛姨媽呵呵笑道:“分又能分幾個?咱們這樣的人家,還在乎那一點?

更何況,環哥兒做官的本事且不說,可賺家業的手段,怕是連我們老爺在世時都比不過。

小小年紀已然掙下了一座金山,日後還怕再積不出一片銀海來?”

王夫人哼了聲,面色難看道:“就算有金山銀海,又與你什麼相干,你倒是得意的緊。”

薛姨媽也不惱,呵呵笑道:“姐姐啊……你想想,如今太后悔親,正妻之位空了出來,這是多麼難逢的機會。

以環哥兒如今在權貴圈裏的分量,縱然現在大家都還在觀望,可我敢擔保,用不了幾天,上門提親的都能把賈家的大門給擠破了。

萬一讓哪個公門侯府的千金進了門,成了寧國大婦,呵呵……

姐姐,你覺得人家會拿你當回事,還是會拿鳳哥兒當回事?

老太太在時還好說,老太太一旦不在了,姐姐……

雖然說出來不好聽,可是,真要那樣,這榮國府的富貴,最起碼是你們這房的富貴,也有限的緊了。

寶玉的日子,怕也會難過不少,更何況咱們王家……

但若是寶丫頭過到那邊去,她是你的親外甥女,是寶玉的親表姐。

日後,她的孩子,除了要管你叫叔祖母外,還要管你叫親姨姥,管寶玉叫表舅。

你思量思量,到底哪樣好?”

……

“寶姐姐,你坐。”

榮慶堂內,賈環率先打破沉默,開口道。

面上笑容不重也不淡,恰到分寸,既不會給人以生疏感,但也沒有太過親切。

許是因爲賈環看不見之故,薛寶釵的眼睛一直都沒有從他臉上移開,她也是第一次有機會這麼肆無忌憚的看着賈環。

儘管眼前蒙着條黑布,但不得不說,賈環長的真的很好看。

雖然膚色略深,可看起來更有力量。

一雙清晰濃黑的劍眉,配着筆挺的鼻樑,顯得英氣十足。

但,厚薄適中的嘴脣,脣角邊浮起的笑容,又爲這張英俊的臉添了幾分暖色。

頭上雖束着鳳翅紫金冠,可額前左右依舊各有一束髮梢垂了下來,莊重又不失瀟灑。

薛寶釵第一次發現,男人,居然也能好看成這樣……

不過,還是可惜了那一雙澄淨明亮的眼睛。

否則的話……

“好看嗎?”

賈環聲音微微提高了些,很不要臉的問了句,打斷了薛寶釵的欣賞……

薛寶釵回過神,反應過來後,俏臉騰的一下剎紅,有些慌張的掩飾道:“什……什麼好看?”

賈環呵呵一笑,搖頭道:“沒什麼……寶姐姐,咱們開始吧?”

薛寶釵聞言,不知想到了哪去,似乎更慌了,俏臉也愈紅,語氣不順道:“開……開始?開始什麼?怎麼開……”

賈環眉頭微皺,道:“寶姐姐當我的先生啊?怎麼,寶姐姐不願意嗎?”

薛寶釵只覺得一輩子都沒這麼丟人過,一張臉發燙,頭也有些眩暈,這些做賊心虛,且緊張過度的表現……

不過,她畢竟是薛寶釵,輕輕的呼出了口氣,強行壓下心頭的思緒,定了定心神後,她道:“既然老太太吩咐了,我自然是願意的。只是……方纔一時不知道該從哪兒開始。

是先講《三字經》、《百家姓》和《千字文》,還是從四書五經開始?”

賈環想了想,搖頭道:“這些且先放放,我又不是真個兒去考狀元,不用做這些文章。” 何為相思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