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所有人都到齊了!」軒轅長纓作為東道主,開口道。

「因為戰場的突然變故……龍且跑向城主府……林牧,你注意了……」隨後,軒轅長纓把戰場大概的變故說出來。

林牧聽到軒轅長纓的概述,瞳孔猛地一縮,率領殘軍的龍且來了!

大事!真是大事!

林牧避開龍且,就是想讓玩家聯軍與他拼個你死我活的,然後他好撿個便宜。

而且,他還想好好在司馬鎮的精銳中肆虐一番的,給這些傢伙好好上一課!

既然龍且要過來,局勢要變混亂了!

戰場的分割,其實就是為了避免混亂,避免面和心不合的聯軍不崩潰。那樣的局面,不管是心有籌劃的林牧還是聯軍指揮官軒轅長纓都願意看到的。

「各位,都小心點,擊殺皇獸后,龍且雖然是強弩之末,可其仍然是終極boss,不可小覷。加持特殊狀態的士兵沖前,領主們都分散。」

「不要讓他一窩端了!」

軒轅長纓輕吐了一口氣,高聲道……

然而,還未等林牧把軒轅長纓的的話語聽完,林牧寒毛一豎,突感到一股駭然的危機臨身。

龍且來了!

林牧沒有猶豫,收起血紋龍神槍,心念一動,一道奇異的光暈籠罩著他。

下一剎那,一道爆裂聲陡然在戰場中響徹開來。

「轟!」

「噗……」

一道快如閃電的紅芒劃破虛空,狠狠衝擊在林牧身上的光暈上。

即便有保護的他,承受如此重擊的反震,五臟六腑還是猛地一顫,一口熱血噴了出來。

旋即,林牧如同炮彈一般被轟飛,狠狠撞在一道殘牆上,碎石飛舞,煙塵滾滾。

一個人形坑洞出現了!

而林牧早前所站立的位置上,那些圍攻林牧的司龍軍團士兵,也都因此強橫攻擊的威勢給波及到了,一大片白光閃爍起來。

「卧槽!龍且怎麼會這麼快就來了?!」被封印的龍且的速度絕對沒有這麼快的。

嗑藥了?有這種可能!

在被擊飛前的剎那,林牧閃過這麼一個念頭! 在紅芒消逝后,出現在視野的,是一桿神異的繚繞著毀滅氣息的長槍。

長槍一落地,就直挺挺插在碎石中,如同一個孤傲衝天的強者!

給予林牧沉重一擊的偷襲,就是這一擲槍之擊!

狂暴的龍且彷彿爆發了全部力量,區區一擲,就讓有神秘護罩的林牧如此狼狽!

隨後,一道如音爆般的呼嘯聲驀然傳來,一道瀰漫紅芒的身影出現了!

這道身影一掠過長槍插立之地,如同旋風般,一提起神異之槍,沒有言語,沒有猶豫,兇殘一蹬,大地龜裂,身影又化作紅芒,轟擊向林牧所在的人形坑洞。

狂暴的氣息,蔓延在整個戰場。

情人不做,總裁拜拜 戰場上,所謂的司龍軍團,開始在軍令下,撤退了。不過,沒有撤離戰場,只是把目標改變而已。

他們的目標,是林牧的傀儡人,血色戰旗!

……

林牧被轟飛的這般變故,讓如司馬鷹一樣的人,都心生痛快。

打!打!打!最好打死林牧這傢伙!

而其他玩家,甚至是世界上其他國度關注此戰的玩家,都心頭顫抖,這一次交鋒,好像不是和和氣氣的打招呼談判啊!

當然,也不是和氣地切磋!在他們眼裡,龍且與林牧之前的那次交戰是切磋!絲毫沒有體會到其中的致命兇險。

這一次,是真正的搏殺!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這般磅礴兇悍的交戰,應該能最大程度看清交戰雙方的底細了!

觀眾們開始全神貫注地盯著林牧與龍且之戰!

「轟!!!」一道爆炸聲又傳來,林牧所呆的那個人形坑洞爆裂開來,碎石漫天飛舞,仿若為一章慘烈的曲子伴舞。

緊接著,又一道撞擊聲傳來,不過不是沉悶的轟擊聲,而是刺耳的金屬碰撞聲。

「鐺~~~!」

漫天灰塵在這聲音下,轟然爆裂開來,印入全世界眼帘的,是林牧擎著一桿長槍,刺在龍且橫頂著的長槍上。

不過,此時兩人的身影驟然發生變化,躺在地上的赫然是龍且!

林牧半跪在旁邊,神情肅穆地壓著長槍,壓制著龍且。

林牧此人竟然因勢制導,刺了一槍攻來的龍且。

兩人不是什麼啰嗦之輩,沒有什麼豪情之語,兩人也不是有深仇大恨之輩,此戰,乃是各為其主之戰而已!

不過,即便林牧如何因勢制導,實力孱弱的他,必定是落入下風的人。

全身紅芒一凝,龍且猛地一用力,長槍驟然一頂,咬著鋼牙的林牧,又被擊飛了!

這次沒有先前那般狼狽,在半空中調整身形后,林牧在落地瞬間,倏然一蹬,化作一道閃電轟向龍且。

「龍運之技,林牧你的底蘊真強!」又交戰了三個回合,龍且凝聲道。

其實,在剛開始那一擲之擊,龍且就已然知曉林牧的防護是什麼了。

當時的他還瞳孔猛縮了一陣,因為,那是龍主的專屬之技!

林牧此人,竟然積累了雄渾的龍運!

「嘿嘿,若是沒有這些,我早就成你槍下之亡魂了!」林牧咧嘴一笑,淡然道。

「確實,你之戰力,其實不弱,堪比初入地階的武將的戰力,不過,我解封后,更強!」

「要不是你這護罩如此強橫,我早就收穫神血了!」龍且沉聲道。

「龍且兄,神血,是何物!」不知道被擊飛幾次的林牧,在半空中奮力一扭,調整好身形問道。

這是龍且第一次把神血二字說出來。

俗話說的好,一回生兩回熟,兩人第二次見面(交戰),也算是熟人了。

「神血出世,天下驚!對你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龍且赤瞳一眯,凝聲道。

對於林牧,他其實是抱著一份尊敬在內的,因為,他是龍主!不管新生不新生,龍之主,都值得他們這些龍臣尊敬。

當然了,尊敬歸尊敬,現在是各為其主的局勢,殺還是要殺的。

林牧聞言,能感覺出龍且話語的真誠之意。神血出世,確實發生了很多他不知道的變化。對於如浮萍般的異人來說,確實不是好事,不過,他可不是普通之人!

不管如何,運之道,勇往向前才是王道!

危機,危機,有危險,也會有機會!

不平凡又不平庸的他,不再是前世那般人生了!

「不管好事或壞事,它到我手裡,就是我的東西,嘿嘿……誰也搶不走,即便天皇老子!」林牧一臉霸氣崢嶸道。

「哈哈……好!就應該這樣!」 赤龍武神 龍且聞言,陡然大笑道。

若是拋棄那些算計,林牧此人還是一個值得敬佩的戰士!

林牧的性子,還是頗合他意。雖然現在兩人是你死我活的局面。

微微一矮身子,重心驀然一降,旋即一跺大地,龍且的身影又轟向半空中的林牧,手中火龍槍閃過一抹暴戾之氣。

龍且還是想要以自己的實力嘗試去擊殺林牧。

「嘿嘿,戰!」林牧一落地,馬上迎上去,絲毫不怕被擊飛。

兩人話語是充滿了客氣與相惜,但手中的動作卻沒有絲毫留情。

爭之一字,既簡單,也複雜。

面對暴強的龍且,戰力有巨大差距的林牧,只能被蹂躪著。

但是,蹂躪歸蹂躪,龍且卻一直沒有尋得擊殺林牧的機會。

毫不客氣說,人家皇獸都有弱點,而你這有特殊護罩的異人,卻沒有丁點破綻!

不對,有破綻,那就是這個護罩持續的時間。可它又究竟持續多久呢?若是持續太久,等麾下的的將士被圍剿一空,他一個光棍司令,都不知道能否活過這一天了!

異人軍團內,好像還隱藏著一些比較厲害的領主啊!

輕輕瞥了一眼隨他而回的殘軍,發現他們又被擁有人數優勢的異人士兵圍上了!

這群殘軍,對於龍且來說,其實,是整個戰場的一個平衡點。若是他們被全殲,整個局勢,將完全脫離他的預料。那個時候,他所渴望的神血,就沒了!

「他們堅持的時間不久了!」厲色一閃的龍且,加快了攻擊頻率!

「殺!兄弟們給我把前面的所有東西都殺光!」這個時候,後面的聯軍終於是趕上了。

不過,這一次,聯軍的目標不單止是守軍,還有圍剿他們的玩家士兵!

哼……司馬鎮寒葉鎮的勢力玩家,該死!

還有……殺血獸,血獸可換錢啊!

一瞬間,又一個混亂戰場形成了!

不過,這些只是某個平衡點的戰場,並不是決定性戰場。

決定性戰場,還是林牧與龍且這邊!

至於天階傀儡人的那個小戰場,不知道怎麼回事,彷彿被所有人選擇性忽略了一般。

「林牧在虛擬語音房間不出聲,原來是龍且已經到了!」軒轅長纓騎在戰馬上,提著武器輕聲道。

在他身邊,赫然就是一大群領主。

龍且被林牧牽制,他們這些領主就不怕被襲擊了。

「軒轅兄,龍且雖然被林牧牽制,可林牧一直被壓著打啊,看起來好像堅持不了多久!」姜承龍沉聲道。他們軍方這一次,低調行事。

「是啊!是時候……圍攻龍且了!」季北欽臉色閃過一抹殺氣,盯著龍且道。

「好!執行圍剿boss計劃!」軒轅長纓也知道,戰役到現在,快要達到尾聲了!

旋即,眾位領主玩家開始掏出底牌,準備對付龍且。

此刻,就是收穫擊殺古之神將成就的時刻!

這一刻,眾位領主彷彿下定決心,不管是跑步,還是騎馬的領主,都一窩蜂湧向林牧與龍且的戰場。他們這一刻,彷彿不怕死。

當然,在他們身邊,還有最精銳的力量。上前拚命,也只有林牧這傻子暴發戶做而已。

「可惜,攪局的人來了!」龍且對於軒轅長纓等人的到來,也有預料,輕嘆一聲。

「呼……還好,本來以為這些傢伙會在旁邊看戲呢!」林牧深深喘了口粗氣,咧嘴一笑。

緊接著,林牧耳邊響起一大串系統提示: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你獲得同陣營玩家軒轅長纓使用道具【大地之符】的增益!獲得狀態【大地防護】……」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你獲得同陣營玩家季北欽道具【詭墓之玉】的增益,獲得狀態……」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你獲得同陣營玩家趙七胤……」

「……」

一大堆增益狀態或者是對龍且的削弱狀態,如同雪花般出現。

看來,這群領主真是下定決心幹掉龍且了。

緊接著,一大群陌生的精銳圍上來。

這些精銳,鎧甲湛湛,泛著嶄新的金屬光澤,仿若新鑄造出來的一樣。

而且,在他們之中,林牧還感受出幾道頗顯雄渾的氣息。

玄階武將,七個,黃階武將,三十七個!

這些,就是這些領主的部分家底吧!林牧心中輕輕一笑。

「嘭!!」林牧又一次被擊飛后,那些精銳開始補上來,揮舞著武器攻向龍且了!

「找死!」怒喝一聲,龍且猛地一橫掃,撲得最前的兩個武將,應聲而倒。

人家林牧能撐住,是因為有超級手段,你還真以為我是軟柿子,任你們捏的?

不過,這些傢伙,如牛皮糖一般,還真是頑強,他還是被牽制住了! 龍且赤瞳一掃,發現林牧已經脫離了戰場。 深愛有你的空城 不過,在餘光掃到林牧時,龍且心中驀然升騰起一抹不安,眉頭緊鎖起來。

這位新生的龍主,好像……也要用底牌了!

在軒轅長纓、姜承龍等人的精銳牽制龍且之時,林牧從懷中摸出了一張奇異的符篆。

這符篆,其名赫然為【六樞流星隕石召喚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