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疤多次看見他無動於衷。面對敵人的毆打,無動於衷。在刀疤看來,只要是個正常的男子,都會出手反擊。

然而,笨驢沒有。像個漢奸一樣無動於衷。敵人叫他幹什麼就幹什麼。真正有血性的軍人會這樣嗎?不會,就算死,也不會讓敵人這般侮辱他。

於是刀疤說出實話。

“好吧,我配合你們,我說出他的行蹤。他去了敵人那邊,真的,去了敵人那邊,去了敵人的大門口。”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這不可能。”

“原來他真不是什麼好人!”

幾個國際援助隊的隊員紛紛議論。 938:營救駱駝

“你這是撒謊,你在撒謊!你是不是想害死先生?”阿墨發出一聲刺耳的喊叫。

幾個姑娘圍上來,又是一陣亂打。幸虧瓦希爾及時出手,阻止了她們。

“我發誓,我說的千真萬確。他真的去了敵人那邊,我親眼目睹的。”刀疤沮喪的說道。

“中國人,你要對你說的話負責,如果他沒有去那邊,我會一槍崩了你!”

阿墨舉起槍,對準刀疤的額頭,兇狠的說道。

“行,如果我撒謊,你們就殺了我!”

沒辦法了,刀疤用堅定的語氣說道。

“行,我們這就去找他。”阿布說完,就帶着另外三個女孩子下山。

“快快快!攔住她們,太危險了!”

看見幾個女孩子要去送死,瓦希爾慌神了,帶着幾個隊友就衝下山,跑到姑娘們前面攔住他們。

“瓦希爾,我們必須救出先生!”阿布舉起槍對準那些國際援助隊的小夥子們,一臉寒霜的說道。

“那麼多敵人,你們這是去送死!”瓦希爾說道。

“就算死,也得去!”

“是啊是啊!你知不知道先生對我們很重要?沒有先生,就沒有我們。我們這些孩子,都是他救出來的,沒有他我們早死了。我不相信那個混蛋所說的話。先生一定去偵察敵情了。之前我們曾經去過。他是好人,不是叛徒。如果是壞人,跟恐怖分子一夥的,我們早看出來了!”

幾個姑娘嘰嘰喳喳的,吵得不可開交。

“把槍放下,放下,行嗎?先把槍放下,有話好好說。”

在瓦希爾的一再要求下,幾個女孩子放下槍聽他解釋。

“卡摩軍營的敵人有什麼樣的實力,你們比我們更清楚。這是一個師的部隊。一個師,懂嗎?敵人有槍有跑,隨便一個迫擊炮,就能把你們全部炸死。別說你們幾個女孩子,把我們這些男人算進去,也不夠塞人家的牙縫!”

“瓦希爾,你是好人,你的心意,我們領了。就算死,我們也的去救先生。就算救不出來,我們就陪着他死!”

瓦希爾根本不知道。這幾個姑娘已經認定駱駝了。她們要當駱駝忠心耿耿的僕人。哪有主子戰死沙場,僕人卻苟且偷生的道理?

幾個姑娘扒開人羣,提着槍走了,走進了茫茫的黑夜。那個時候,東方的天空閃出一絲白光。天,即將發亮。

阿布幾個女孩子走後,瓦希爾束手無策。

該怎麼辦?

該怎麼辦?

阻擋不了她們,難不成眼睜睜看着她們去送死。

瓦希爾所領導的這支隊伍是國際援助隊。是由退役軍人與熱血青年組成的武裝部隊。以救死扶傷爲己任。現在看着幾個女孩子去了恐怖分子的營地,總不能不管吧?

三支國際援助隊圍在一起,開了個小會。

經過激烈的爭吵,整整用了兩個多小時,總算達成了一致意見。兩支救援隊42個人往卡摩軍營移動,悄悄摸到圍牆那邊,如果看見敵人跟阿布他們交火,立即支援。並想方設法帶回她們。

留一個小隊在附近,如果敵人追過來,咬住其它兩支隊伍不放,這支隊伍就迅速出手,重創敵人,帶着其它的戰友往北撤離。

三支國際援助隊總共不超過60人,加上4個黑人姑娘,不足一個連的編制。這不到70人的隊伍跟卡摩軍人的敵人相提並論,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如果戰術不靈活,撤離戰場不及時,很快會被敵人吃掉。

瓦希爾痛定思痛,經過長時間的考慮,決定計劃提前動手。請求駐紮在J國的中國特種部隊迅速抵達戰場,對敵人發動迅猛的攻擊。

另外,同時請求法國空勤團的騎兵大隊給予及時有效的空中支援,瓦希爾相信,只要有直升機的參與,這場戰爭就一定會勝利。

瓦希爾立即通過電臺,呼叫反恐聯盟本部,要求聯合國維護部隊立即下達命令,讓7308突擊隊朝卡摩地區運動。

卡摩地區離J國不到80公里,雖然路有些難走,可對於裝甲車輛,一個多小時足夠了。

不過讓瓦希爾沒想到的是,電臺呼叫反恐聯盟之後,就出現故障。幾個隊員圍着電臺鼓搗了半天,都沒把電臺修好。

電臺不能使用,對接下來的任務是不利的。因爲沒有空中支援,就算有特種部隊做後盾,也是凶多吉少。在這種危機的情況下,瓦希爾只能派一個人去J國通風報信。

瓦希爾要求駱駝去。因爲刀疤有經驗,也曾經在僱傭兵部隊呆過,他去可以保證任務完成。

誰知刀疤給拒絕了。

刀疤說:“瓦希爾先生,應該由你去,你熟悉這裏的地形地貌,又跟法國人熟悉,你去最合適。”

“那這裏怎麼辦?”瓦希爾非常惱火。

刀疤說:“這裏有我,就由我帶領兩支小隊抵近敵人,我有實戰經驗,對付敵人的手段比你們多。 對了,我不叫刀疤,我叫程楓,我原來是中國邊防部隊的一名連長,我的幾個弟兄都被這些敵人殺死了,我必須親自前往,去報仇。再說,我的部隊在後面,我的同胞在前面,我沒有理由選擇後退!”

瓦希爾愣住了,沒想到在危機時刻,刀疤突然抖落出這麼多祕密。原來他只認爲刀疤是個有良知的僱傭兵,是投誠過來的。現在才知道,刀疤是個真正的勇士。

程楓看見瓦希爾呆呆地杵在原地,隨即一笑,朝身邊的隊員吼道。“各位紳士,先生們,如果相信我程楓,就跟我走。我對老天爺發誓,我會把你們活着帶回來!前面有我的戰友,後面有我們中國的特種部隊,無論從指揮上說,還是從溝通上來講,我都比你們佔有優勢!”

“眼前的這些敵人,我非常熟悉,我在他們身邊臥底,有一年多時間。我對他們的戰術特點非常瞭解。可以說是知己知彼,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在程楓的鼓勵下,40多個國際援助隊的隊員跟着他跑下山,朝卡摩軍營走去。

走了兩百多米,軍營圍牆那邊響起了激烈的槍聲,還有轟隆隆的爆炸聲。

這個時候天,已經亮了。 939 風雲突變

駱駝是在姑娘們的懷抱中才醒過來的。

醒來的時候,發現是阿布阿墨阿木阿紫,他吃了一驚。問:“你們怎麼來了”

阿布急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她一邊給駱駝擦傷口,一邊埋怨道:“走了也不跟我們打個招呼,說好了生在一起,死也在一起。要不是我們及時趕到,你就完蛋了”

駱駝掙扎着,從阿紫的懷抱中站起來。

阿紫的雙臂太有力了,把他的腰勒得生疼。而他的腰昨晚被繩索勒傷了,現在還淌着血。

駱駝說:“這是我的事,跟你們無關”

阿布失聲喊道:“先生,您到底想幹什麼”

駱駝在原地彈跳幾下,身上的傷沒有大礙,只是皮外傷。“我要進卡摩軍營,我要進去。”

“你真的是叛徒嗎”阿布這回真生氣了。

駱駝很驚訝。直直的望着阿布。反問道:“你說呢我是不是叛徒。”

“不,不是”

“先生怎麼會是叛徒呢”

“先生是個好人。無論如何也不是叛徒。”

“先生,你應該有自己的計劃”

最後一句是阿墨說出來的。駱駝沒有看錯她,她說出的話,都是深思熟慮過的。

駱駝拍拍阿墨的肩膀,把她身上的自動步槍取了過來,又把她腰間的手槍掏出來,放在她的手掌心。

“先生,你下一步怎麼辦”

“怎麼辦還站着幹嘛,臥倒臥倒,開槍啊”

駱駝突然發出一聲大喊,像一條魚一樣一躍而起,從空中騰飛,躍到路邊一處草叢中躲藏起來。

其它的女孩子也效仿他,紛紛臥倒。

噠噠噠噠

後面突然射出一排排子彈,打在戈壁灘上冒出一股股白煙。白煙是子彈濺起的塵霧。

幸虧駱駝發現及時。不然就糟糕了。

要是再慢幾秒,不僅駱駝會中彈,阿墨阿紫阿布阿布她們也會吃槍子。

在關鍵時期,特種兵的預感發揮了作用,救了他們一命。

後面射來的子彈是誰毋容置疑,是追過來的敵人。

幾個姑娘在卡摩軍營大門口大打出手,殺死十幾個哨兵,還把人家的機槍陣地炸沒了。人家畢竟是武裝到牙齒的部隊,是殺人不見血的恐怖分子。哪有打到家門口,還不做出反應的

這不,人家追過來報仇來了。

來的敵人還不少。起碼一個連的兵力。開着一輛裝甲車,帶着一百多人的步兵。

卡摩軍營的步兵可不是吃素的,個個拿着自動步槍輕機槍,甚至還有火箭筒。駱駝當時暗暗叫苦,這下糟糕了。該如何脫離險境呢

抄起自動步槍,瞄準前面奔跑的敵人,噠噠噠摟了一梭子。十幾發子彈打過去。兩個最近的敵人像篩糠一樣倒下。血,流在戈壁灘上格外醒目。

敵人看見有人射擊,撲通撲通全部臥倒了。

噠噠噠

啪啪啪

互相對射。儘管

幾個女孩子的槍法很準,打倒了幾個敵人。可堅持不了幾分鐘,就被敵人強大的火力壓制的擡不起頭。

駱駝朝她們喊:“回去,你們回去再不回去,我們一起完蛋”

阿墨說:“不行,說好了同生共死,我們決不丟下一個人。”

“扯淡,敵人的火力太強大了,現在不走,就走不了”駱駝火了。朝幾個女孩子罵道。他罵的是漢語,幾個女孩子聽不懂。

槍戰進行了幾分鐘,天已經亮了。這時候敵人在軍官的指揮下,隊形慢慢散開,準備朝這邊發起衝鋒。

駱駝一連扔出三枚手榴彈。

“快跑不跑,我們只能一起死”

轟隆轟隆

隨着三聲的爆炸,戈壁灘上騰起幾股黑黑的濃煙。駱駝突然起身,朝戈壁灘上跑去。

他的速度很快,一邊跑,一邊持槍射擊。在他的打擊下,敵人的隊形亂了。很快打出一個缺口,駱駝便往圍牆那邊跑。

阿布一看駱駝這樣做,立即驚呆了。她知道駱駝這樣做是爲什麼是想引開敵人,讓她們幾個順利撤出戰場。

“走走走我們走”

阿布抓住阿墨的衣服,帶着她一起往北衝。

4個姑娘在槍林彈雨中奔跑,敵人的子彈跟着她們打。

大部分敵人都被駱駝吸引住了,只留小少數幾個敵人才關注到這邊還有幾個姑娘。

長長的頭髮,纖細的身材,飽滿的臀部,豐腴的胸部。讓幾個敵人看呆了。

“女人女人,漂亮女人”

一個敵人站起來手舞足蹈。

這聲尖銳的喊聲立即引起其他敵人的注意。是啊在這個荒郊野外,幾個女人的消息無疑像根強心針,讓那些荷爾蒙過剩的敵人亢奮起來。於是一個個折回來,一窩蜂的朝幾個黑人姑娘追去。

幾個黑人姑娘的速度很快,把黑壓壓的敵人扔得老遠。那些敵人仍然不放棄,都拼了命朝那邊追去。

轟轟轟

敵人的裝甲車在後面開炮。企圖用火炮阻止姑娘前進。

阿布纔不管那些,帶着幾個女孩子奮力往前衝。反正是豁出去了,就算死,也不能落在敵人的手中。敵人如何殘暴,她們幾個女孩子算是領教過的。

跑了大約一公里,路邊突然響起一陣陣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轟隆隆

大地一片顫抖,幾朵烏雲騰空而起,遮住了剛剛放亮的天空。原來是刀疤帶領的支援隊趕到了。他們在路邊埋了十幾顆地雷,恰巧幾個女孩子從安全區走過,他們沒有動,就等着後面的敵人上鉤。

追上來的敵人有六七十個,人多勢衆,裝備精良,哪裏管什麼道路。反正都是戈壁灘,都是荒野,哪裏能走近道,就往那邊跑。這一跑不要緊,全部被地雷炸得一片狼藉。

幾十個敵人在地雷的爆炸聲中,化爲一縷縷血沫,一片片骨渣,一塊塊碎肉。那種悲慘的景象甭提了。一個個人,就像一隻只氣球爆炸。

敵人踏上地雷,當場死了三四十個,受傷的有十幾個。其它的敵人都傻傻的站在原地,不敢動腿。生怕再踩上地雷,把自己給炸死。

這種情況下,對刀疤等人是極有利的。一個個冒出來,同時開火。

看過《最後的特種兵》的書友還喜歡 940 戰車復活

噠噠噠噠

突突突突

各種武器一起開火。

十幾秒鐘後,又同時停止射擊。

大地上躺滿了敵人的屍體,姑娘們傻傻的站在戈壁灘上,望着血淋淋的屍體,驚得目瞪口呆。這大概是這幾個姑娘看見的,最痛快淋漓的一仗。

僅此一仗,就消滅敵人73名。

國際救援隊的強悍震驚了殘餘的敵人,他們本來想過來支援。看見有人打埋伏,槍聲如此激烈,一個個畏畏縮縮的不敢衝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