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今天時日已晚,各位客人也纔剛剛停泊,想來累了需要休息,是否……”

“哦,知道了。”小公主再次回覆正常,以無可挑剔的動作叫住了領隊的官員:“時日已晚,請先安排尊貴的客人休息住宿,想來母親陛下對此也有所交代了。”

隨後,她轉頭看向愛依和愛麗絲:“不知愛依老師是否同意?”

本就不怎麼喜歡外出遊玩的愛依和愛麗絲順勢點頭,在這一點上,她們也不需要詢問空幻的意見。

然後,當空幻等人被安排妥當,察覺到某些情況的小公主,已經急匆匆地聯絡上了自己的母親,詢問這個本來不被她重視的朋族的具體情況。結果等第二天出現在空幻等人的面前時,小公主已經只能勉強維持基本的禮儀,情緒波動更是被壓制到極點。

默哀中…… “陛下,母親陛下大人,爲什麼要讓我跟着那羣能夠看到人的思想的怪物的說?”

華麗的宮殿之中,小公主可憐兮兮地瞪着自己的母親、星空精靈女皇陛下,述說着離別的不捨……纔怪!老孃是不想和那羣怪物一路啊!

但可惜的是,女皇陛下已經下定決心。

“莉雅乖,朋族是一個很友善的種族,他們從出生開始就與周圍的同類接入了沒有謊言、沒有戒備、共享絕大部分信息的朋族網絡,他們從小開始就養成了信任與關心周圍的人。與他們相處,當你習慣之後,就會覺得那比在宮廷裏可要輕鬆好多哦。”

“可是,人家沒法習慣嘛!”老孃的想法不能被別人知道啊!!

“可這樣一來,爲了送你去人工星,我們就不得不派遣一整支艦隊確保安全,同時派遣女僕照顧你的生活,還得給你特別安排獨有的禮儀老師,這其中的花費、消耗還有承擔的安全爲先等等……要知道最近普米加西亞的聖堂,最近似乎想要對我們做些壞事哦。”

“可是……”不行,真那樣幹,老孃豈不是啥事都做不了了!小公主內心狂嚎。可是,那些該死的窺心者朋人,和他們一起去的話……啊!老孃的形象啊!

但見到小公主還有猶豫,女皇陛下寄出了殺手鐗。

“莉雅,雖然對你要求去人工星留學的事,我們已經同意了,可那是在擁有朋人的保護的前提之下,否則你獨自前往人工星,就算有艦隊保護也不能確保不會被普米加西亞那羣四爪怪的聖堂給傷到,這就使得我們不得不重新考慮你的去留問題。”

“何況,就算你不和他們一起去,可是到了人工星,你們不還是會見面的……”

“我去!!”

突然轉變態度,是因爲小公主想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

之前那些朋人古怪的表情,毫無疑問是已經瞭解到她的內心想法。既然如此,反正已經暴露了,那就暴露下去吧!嘿嘿!何況朋人一定會對這種能力保密,而她知道他們的能力,所以不需要保密,那麼到了人工星,通過朋人瞭解那些同學的想法的話……哦呵呵呵呵!!

不愧是本皇的女兒,幹得好!

雖然不能窺視小公主的內心,但女皇陛下出於對小公主的熟悉,也從其表現中,大概看出了些端倪,面色不變,她的心中卻讚許地點了點頭。

※※※

而就在莉雅公主在女皇陛下的小算計下,終於決定不再對朋人抗拒之時,空幻等人卻完全沒在意過這件事,正在女皇安排的官員帶領之下,參觀着這座據說整個都屬於莉雅公主封地的宏偉太空建築。

“蓋拉德莉雅城建立於七十年前,其建立的目的就是爲即將出生的蓋拉德莉雅公主慶賀出生,並作爲其未來漫長公主歲月的封地。其用時整整十年才建設成功,也正好趕在小公主出生的當日完工。隨後,經過一年的整修和第一批住戶篩選,在小公主滿一歲時,這座偉大的太空城才正式投入運行,並讓小公主接受了臣民的效忠……”

說着這些東西的時候,官員的臉上適時地浮現出自豪、崇敬和忠誠的表情。

這本來沒什麼,可讓空幻等人對女皇感到佩服的是,這位官員心中的想法與面上的表現幾乎一致,只不過在內心中還多出了對小公主的溺愛和期待。

至於這中反應爲何不會是小公主所造成的,幾名朋人們只需要回想昨天感知到那小公主的內心想法,就會不自覺地會議起那種將衆人雷的不清的情況,然後就完全無法對這位小公主產生任何的尊敬。

“由於這座城市採用的是當時最先進的技術,且不計成本的建設,所以即便在這幾十年間已經有很多新的太空城建設完成,但論及舒適度、服務性和安全性,蓋拉德莉雅城卻依然是我族現有太空城中最佳的……”

“這一點我們可以看出。”愛麗絲感慨地迴應。

的確如此,衆人此時行走在一條如鄉間小道的道路上,搭載衆人的不是先進的懸浮飛機或者客車,而是充滿着古典氣息、與自然相容的同時,卻又依託先進技術而顯得舒適度MAX的動物馬車。

很意外,空幻等人可以認出馬車前方的‘馬’的身份。

那竟然是衆人在維金文明的太空城中,所見識過的一種生化生物。

而且巧合或者說必然的是,商團的飛船中,此時就裝了不少它的同類。因爲,據說這種優雅、舒適、必要情況下還能變化成機動生化鎧甲保護主人的生化生物,在宇宙中很受歡迎,所以商團對此當然不會錯過。

當時的空幻等人還不以爲然,現在卻是在星空精靈這兒見識了。

由此可見,宇宙文明之間,同樣也在通過商業的交流而逐步加深着聯繫,同時也在相互同化之中。

至於官員和愛麗絲所談論的風景,從衆人此時所處環境就可以看出。

如果不是之前進入時,衆人就知曉這裏是太空城;如果不放開精神力去觀察,而之一視覺評價;如果不是遠處的地平線太近,從而顯露出了那幾乎可以忽略的不真實感,空幻一行人甚至都無法分辨出,這裏到底是星球還是太空城。

值得補充的是,星空精靈的太空城,既非朋族那種蜂巢狀的模塊化簡陋空間站,亦非一路上衆人所見識的滾筒、漏斗、甚至管道等類型,而是一個球體,或者說也能稱呼爲人工星了。

其中,蓋爾德莉雅城直徑就在一百公里左右,可以劃分爲三個主體部分:球體、球心和球殼。

其中球體,整個小行星般的蓋爾德莉雅太空城,球體擁有十九層空間,共計差不多二十三公里厚度。從地下室到天空,每一層的厚度則有一公里,內部的上方是從球心指向球外。每一層,由內而外當然越來越廣闊,並分層設定出了城市、農村、旅遊區、工業區等等區域。

例如空幻等人所在的區域,就是從球心計算的第16層,面積已經相對廣闊,而被設定成爲了農業區。

舉目放眼望去,投影出來的天空和製作的雲層彷如真實,其下則是鳥語花香的鄉村景色。

其次球心,則是指球體內部,以整個太空城球心爲中心,半徑十七公里的區域。

與球體的分佈相反,球心區域的上方是指向球心的,只有唯一一個空間。作爲小公主所屬王族和貴族的所在地,在覈心的球心處則放置了一顆人造太陽,爲整個球心乃至於整個天空城,提供着源源不斷的能量。

若是站在球心的‘地表’,你更是難以分辨這裏是否是真實的大地。

或者說,在這裏,真假與否已經毫無意義,因爲這裏單單天空就有一萬多米,以至於內部交通,甚至都可以大量地使用飛行工具。

遺憾的是,空幻一行人並未接到邀請,無法前往那裏參觀。

不過,據說星聯人工星學院的星體制造也有星空精靈參與,而且由於多文明聯合制作的,雖然比這座太空城老了不少,但由於技術豐富、人員豐富等情況,應該會比這裏更有趣纔是,空幻也是以此才安撫了班級中幾名躁動不安份子。

最後球殼,是指球體外那十公里厚度的區域。

那裏纔是這座太空城的真正對外區域,對於大部分沒有與星空精靈確認種族相似度,而尚未簽訂自由交流協定的種族,就只能在那個區域活動。那裏兼顧了空港、對外交流區、星際商業集散地、以及旅店等等衆多的功能。

對於很多種族而言,他們甚至會以爲整個蓋爾德莉雅城,其實就只有球殼那一部分區域而已。

“如果不是看到裏面這些分佈,我也會這麼認爲。”空幻如此說道。

“爲什麼呢?”楚玲詢問。

“因爲……你想想,一個半徑五十公里的小行星狀太空城,如果內部完全開發分層,這得多大的可用面積啊?可是卻只居住了五十多萬人,不覺得浪費嗎?”

“呵呵,這也就是蓋爾德莉雅城,以及一部分純旅遊太空城纔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官員聽到了空幻等人的講述,好奇詢問之下,通過愛麗絲翻譯後頓時高興起來:“因爲這是小公主的封地,當然要美麗、閒適了。”

“切,還是俺那個到處都充滿着美味粘液、可愛狗狗、以及舒服而又充滿彈性囊膜的母巢漂亮。”重寵在一旁腹議。

“是啊,逝去的過去總是充滿着美好,可是現實嗎……”空幻斜着眼瞄了過去。

“哼!”果斷偏頭。

話說轉生之後畢竟帶着記憶,所以重寵很多時候會對蟲族產生維護和驕傲也不奇怪。

不過當某天無聊之下的空幻,將一杯從母巢帶回的粘液狀物質,放到總是在口頭上評價着‘蟲族粘液多麼值得回味’的重寵面前,讓她品嚐了一下之後,這位前女王陛下就再也不提母巢多麼好的話題了。

你知道的……種族差異導致的味覺、嗅覺等差異什麼的……嘎嘎。

所以,當此時空幻稍一提及,某位前女王陛下的臉色頓時變差。

“話說,這會不會有點殘酷呢?”看着一臉鬱悶的重寵,空幻心中不由地想到:“本來喜歡甚至追求的某樣東西,不過轉眼間就變成了噁心和敵人的代名詞……”

猛地搖頭。

“不,我們的目的,不就在於讓重寵完全成爲朋人嗎?所以這些都是必須的。” 然後,然後的然後,衆人繼續花了幾天時間從第19層開始,近乎訪問考察般地遊覽到了第1層,勉強算是系統全面地認識了一下星空精靈的科技、人文等絕大部分東西。

最高興的應該是雅度,由於並不介意雅度的記錄乃至於拍攝,只需要保證不對朋族以外的種族傳播(這基本就表示流傳出去也沒啥的意思),所以迷糊少女這幾天沒有絲毫迷糊地用原始的紙張,記錄了整整三大本資料,並拍攝了一大堆照片,到現在整天都一臉幸福。

相比起來,其它幾人都只是好奇而已,對星空精靈的能力並無太多感受。

特別是遭遇朋族個體戰而被幹掉的重寵,或許是蟲族記憶中曾經攻擊過星空精靈,所以對這個種族已經所有了解,某些時候,這丫頭還會說點風涼話。

當然,都是些不需要翻譯過去的。

至於空幻,卻是在參觀結束之後,將自己關在屋子裏通過通訊儀與朋族方面,聯繫了很長時間,出來後還一臉嚴肅。可惜由於使用的是常規通訊而非精神力通訊,另外幾個靈神在沒學習其原理的情況下是沒法偷窺的。

當然,遇到這種事,靈神小孩們一般都會直接詢問。

“其實也不是緊迫的事,只是一些朋族面對的問題,但都必須要時間才能解決的東西……”

“說重點!”

“……”看着叉腰瞪眼的重寵和楚玲幾人,空幻無奈地笑了笑,坐在電梯中出言解釋:“其實就是一個核心問題:文化。”

“文化?”幾人面面相覷。

“是啊,朋族有什麼文化?”空幻反問道。

“嗯……”想了想,這裏實際資格最老的楚玲說道:“朋族的文化的話,《雙月神史》算嗎?”

“勉強算是吧。”空幻皺眉想了想回答:“因爲只是神話,而且信的人不多,只能說一種工具、一個宗教故事,上升到文化的話似乎還差了點。”

“也是。”楚玲點頭。

這時,迷糊少女想了想說到:“《萬物永恆》、《共信共生》、《意識輪迴之時》……這些書的內容應該算吧。”

“的確。” 重生之珠光寶妻 這次空幻點頭:“這些的確都算是思想類的書籍,也趨於哲理,但我們這裏說的是文化。文化包括着藝術、思想和社會道德等等,思想上朋族由於常年處在高壓狀態,與蟲族交戰而不斷髮展等等,所以還算頗有成果……”

空幻這時倒是沒打算再繼續詢問,而是接着說道:“社會道德等方面,朋族網絡和朋人性格都影響着我們的觀念,只能自然形成,政府的作用只是一個小小的規範,還不能動作太大,會產生逆反。但是在藝術上……”

他搖了搖頭。

電梯內的幾人想了想,也都沉默下去,包括愛麗絲和愛依。

如果沒有對比,幾人還能舉出一些例子還說明朋族還是有藝術,可這幾天參觀中就有星空精靈的藝術迴廊,其中那數千近萬年積累下的底蘊所造就的藝術世界,讓本身對藝術之類的東西很是關注的朋人,完全沉溺於其中。

這時,衆人才發覺朋族的藝術是多麼的頻發。

雖然有繪畫,但那如同照片一樣的東西,除了表現繪畫者的精力、時間與努力外,到底有幾分藝術性卻完全無法界定;

雖然有歌曲,但空幻都懶得去計算到底有幾首,而且其中有多少是他流傳出去的人類的歌曲改編而成,這完全不能算是屬於朋族的東西;

雖然有雕像,可如果仔細翻找歷史就能發現,朋族所有的雕像,除了人魚族送給空幻的那座外,幾乎全是神殿內用來拜神的東西,那是工具而不是藝術;

雖然有電影,但你不可能說那紀錄片一樣的東西,會是真正的藝術吧?

至於其它的東西……

仔細回想,朋族現有的藝術成就,很大一部分不是來自非朋人,就是來自空幻的記憶。

可朋族就沒有藝術細胞嗎?

一胎兩寶:高冷老公呆萌妻 也不能這麼說,仔細想想,在與蟲族交戰之前,朋人其實已經開始出現藝術的萌芽,比如工具上的雕花、浮空船的花紋和外形設計等等。可伴隨着與蟲族交戰,朋人各司其責,沒了那個閒心,所有的一切都開始以建造速度和生產效率來計算。

於是,模塊化的房屋、模塊化的艦船、模塊化的空港、乃至於模塊化的城市……

“別看我,那時候咱可是蟲族!”重寵不滿地皺眉。

“抱歉,我沒那個意思。”空幻尷尬地轉過頭去。

不過這時,愛麗絲小姐卻出言安慰:“其實也不用擔憂吧。在沒有了外部壓力之後的我們,又依靠自動化社會而變得清閒起來,不會再沒日沒夜地工作和修煉,無聊了,記憶中的藝術細胞應該也會漸漸恢復的。”

“的確如此。”因爲認知程度和實力問題,越來越插不上嘴的土木林少有地附和。

周圍幾人也相繼點頭,這讓空幻輕鬆了不少。

“其實,靈雪也是這麼說的。”他隨後補充到:“通訊中,我只是提議她設立一些諸如‘藝術獎’的東西,用於認爲促進朋族的藝術文化發展,從而加速朋人形成獨有的文化,避免在面對宇宙個文明的完善文化衝擊之下失去自我性格。”

“這樣不錯。”幾人點了點頭。

隨後,話題斷掉的衆人迴歸平靜。

不過沒一會兒,跟隨空幻時間最長的靈韻,又再次好奇地詢問:“爲什麼空幻對朋族的獨立性的追求那麼高呢?亞都的技術是這樣、蟲族的技術是這樣、現在看到星空精靈的文化,也開始產生警惕?”

“這……”

說實在的,對此空幻也有些疑問,所以不好解釋。

“也許,這只是身爲主意識的我,對於我創造的朋族應該是一個獨立、強大、文明而又充滿美好的種族、這樣未來的固執期望所造成的吧。”他嘆了口氣,繼續回答道:“所以即便有時候明知一樣東西能夠讓朋族發展更快,可還是會找出很多的理由來拒絕接納。”

這些涉及最核心的祕密,已經轉入了精神力通訊之中談論。

對此,靈韻幾人都有些無奈地看向空幻。

還是楚玲最後說出了句總結性的發言:“誰讓你是我們的主意識呢?”

是啊,誰讓空幻是主意識呢?只要不會傷害到朋族,就算偶爾有些任性,大家也會支持。或者說,身爲主意識的空幻,其實永遠也不會傷害到朋族,甚至無意識間都不會那樣做。再加上對於靈雪等人的建議,他往往都會聽取,因此大家纔會認同他吧。

當然,主意識的種族是永遠幹不掉主意識,這也是一個原因。

像亞都那種主動退出臺前,完全交由自己的種族自主的情況除外。

然後,就這樣沉思回想中,電梯最終抵達了蓋爾德莉雅城的球心——被稱爲‘公主庭院’的貴族與王族所在地,任務目標是‘抓捕’這幾天一直躲着衆人的小公主,然後將其帶到‘時空庭院’,對其這樣那樣還有那樣之後,再送到人工星繼續這樣那樣……咳咳。 “啊,老孃的衣服去哪兒啦!”

“就在您的腳邊,蓋爾德莉雅公主殿下。”

“哼,那就快給咱穿上,你們不是女僕嗎!”

“非常抱歉,蓋爾德莉雅公主殿下,我們是第一代女僕型機器人,編號2E-MK1,雖然擁有女僕的基本功能,但並未輸入替主人更衣程序。”

“啥!?”

“啊~~這是什麼劣質貨……算了,給我準備早餐,我要醬香牛肉、烤龍蛋……(一連十幾種)。”

“抱歉,蓋爾德莉雅公主殿下,您所要求的食物中有龍蛋、好船和德萊尼肉都並無庫存,因此,XXX、XX和XX○都沒法完成,現有食物將會在21分鐘後爲您準備妥當。”

“嗚~~真是的,爲什麼連這麼點東西都沒有。”

“您的命令是?”

“快去!”

“是的,蓋爾德莉雅公主殿下。”

……一陣混亂的翻找和摔倒聲後……

“混蛋啊,爲什麼這衣服這麼複雜!去死!”

“……”

“這就是傳說中的公主嗎?”就在一旁的臥室中,只不過隔着一道牆的空幻被完全吵醒,少有地沒有與靈韻和楚玲做任何互動,而是三人齊齊地捂住了臉。

時間倒退一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