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砰!」一點點的將鐵片與鐵液粘連在一塊,最後,兩者徹底融合才算完成修復第一步。

第二步是將破口處重新鍛造成,縫補處的厚寬必須敲成蟬翼與鐵片保持一致。

這一步並不好乾,他必須在保持周圍鐵片不會被錘薄的前提下將縫補處鍛造好。

所以,川風現在每揮一下鎚子,都是異常慎重的。不但要達到慢、准、狠,最重要的是保持好錘打的力度。

黛玉露華濃 時間一點點流逝,直至窗外公雞打鳴,川風才徹底將鐵片修補完成。光修復這一個破洞,他便花費了一晚上的功夫。

川風再一次將鐵片放到鍛台上,固定在兔子磨具上重新塑型。

「砰——砰砰!」在川風耐心的敲擊下,鐵片逐漸變成一隻兔臉。萬幸,直至鐵片徹底塑型好也沒有出現一點紕漏。

川風手中出現兩顆雞蛋大的紅寶石,仔細與面具對比測量一下,隨手拿起刻刀雕刻紅寶石。

川風刻刀紛飛,手中的紅寶石迅速變小,直至它們完全對稱刻刀才停止下來。

他拿起紅寶石在邊緣雕刻一圈卡槽,隨後拿起打磨攻擊給紅寶石拋光。

稜角鏡面被緩緩磨平,最後打磨變得光滑如鏡。沖洗乾淨寶石碎末后,川風舉著寶石放在眼前觀看。

晶體透明度非常好,外面的世界看的一清二楚。寶石上稍微暗淡一點的紅色並不影響,反倒能成為抵禦強光照射的屏障。

川風動手把兔眼處切掉,按照尺寸把兩顆紅寶石鑲到上面。寶石卡槽里抹上了特質的膠水,加上眼睛邊緣卡進寶石的接觸面設計了特殊的倒勾。除非直接破壞面具,不然這兩顆紅寶石絕無可能掉下來。

「呼——!」川風深吸一口氣,溫柔的拿起面具在上面雕刻起來。

他是按照萌版兔八哥的形象,在面具上面雕刻的花紋。

川風手中刻刀緩緩划動,面具這最後一根鬍鬚終於雕刻完成。

「滴,恭喜宿主鍛造成功黃級上品面具一張!」

「滴,天冰鍛鐵術熟練度+1!」

「滴,雪花浮雕術熟練度+1!」

「滴,寒炎煉鐵術熟練度+1!」

川風沒管系統的提示音,欣慰的摸著這張兔八哥面具。這張面具還沒徹底完成,還需要自己美容一下。

川風取出特質的白漆,在上面精心塗染。不一會兒,一隻活靈活現的兔八哥出現在手裡。

天然萌的外表,可愛的大耳朵、紅紅的眼睛以及兩顆生動的大門牙,足以軟化萬千少女的心。

川風做完這一切,特意在面具內側留下兔八哥三個大字。

兔八哥面具:一、凡階黃級上品

二、附加百分之十的女性魅力,百分之十的男性輕視。

三、武士後期傷害百分之百幾率抵抗、半步武師傷害百分之七十幾率抵抗、武師初期傷害百分之四十幾率抵抗。

「乖乖嘞,竟然獲得了神秘屬性!」川風驚訝的摸著兔八哥面具,附加屬性武器他可是第一次打造的。

「嘿嘿!」川風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一個絕妙的點子。

既然面具就是兔八哥,自己何不給天宇打造一套兔八哥套裝?

川風說干便干,隨手取出一大塊黑鐵丟進火爐里融合。

天宇擅長用劍,自己便為他打造一柄兔八哥寶劍。

趁著黑鐵在火爐中燒制,川風特意為這柄劍製作了特殊磨具。

黑鐵化液,川風興奮的將它倒入兔八哥劍磨具中。隨後蓋上磨具,等鐵液自己冷卻。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川風才敲掉磨具取出裡面的兔八哥劍。

一支奇怪的寶劍出現在川風面前,只見它劍柄是一隻微笑的兔八哥、通體劍身呈現一根胡蘿蔔形狀。

「嗯,不錯!」

川風臉上露出惡趣味的笑容,取出鐵鎚開始錘鍛寶劍。

「砰——砰砰——砰砰砰!」

川風打造寶劍沒有那麼多的顧慮,揮起鐵鎚狂暴的敲打起來。

想要鍛造出黃級上品武器,最少也是萬鍛鐵的級別。沒有萬鍛鐵的級別,永遠都是黃級中品武器。

「咔嚓!」劍身承受不住鐵鎚的轟擊,怦然一響斷成兩截。

川風不言不語,直接扔進火爐里煉化成液。倒進磨具中再次凝固冷卻,撬開磨具繼續錘打劍身。

劍身一次次的斷,一次次的熔煉。黑鐵液里頑固的雜質,也一點點的剔除黑鐵中。 萌寶駕到:爸比滾去火葬場 最後,清除了雜質的黑鐵便會更加堅韌。

「滴,恭喜宿主鍛造成功黃級上品寶劍坯胎一把!」

「滴,寒炎煉鐵術熟練度+1!」

「滴、天冰鍛鐵術熟練度+1!」

造型獨特的寶劍令人眼前一亮,川風不自覺的揮舞起來劈向身旁的磨石。

「唰!」石頭被坯胎階段的兔八哥劍一下子穿透,根本沒有一點阻力。

他知道就算把這把寶劍坯胎拿出去,照樣會被人們瘋狂搶奪。

寶劍坯胎重新放在鍛台上,本著精工細作的匠心,川風拿起刻刀開始給寶劍美容。

劍柄兔八哥逗比的形象,劍身胡蘿蔔搞怪的造型,以及兔八哥怪味劍名,皆被他生動的雕刻出來。

最後是劍柄上那兔八哥的眼睛,川風特意用剩下來的紅寶石碎塊,給它雕刻了一雙靈動的小眼睛。

「滴,恭喜宿主鍛造成功黃級上品寶劍一把!」

「滴,雪花浮雕術熟練度+!」

兔八哥寶劍:一、凡階黃級上品。

二、附加靈動屬性,武士後期攻擊速度增加百分之十、半步武師攻擊速度增加百分之七、武師初期攻擊速度增加百分之四。高於武師初期修為,只增加百分之一的攻擊速度!

三、武士後期百分之一百幾率擊殺、半步武師百分之七十幾率擊殺、武師初期修為百分之四十幾率擊殺。

「你妹啊,還有沒有天理了!」

川風簡直鬱悶的要死,給天宇鍛造一柄寶劍竟然這麼強大,還有附加攻擊速度。

他給自己鍛造那麼多的裝備,從未出過一件屬性武器!看來,鍛造武器也是要看人品滴! 「咯吱!」院門一聲輕響,天宇推門從外邊進來。

天宇他剛進入院子,便看見川風正在烤著一隻金黃油酥的燒雞。從未見過如此貪吃之人,每次見川風的時候他都在吃東西,嘴巴一刻也不清閑。

「川風,你找我有什麼事?」天宇找了個凳子坐在對面,他知道川風不填飽肚子,是不會去忙別的事情。

「來,接著!」川風撤掉一條雞腿,隔空拋向了天宇。

酥嫩的烤雞,再配上這一壺老酒,真的是令人回味無窮啊!

「川風,你不會只是來找我吃酒的吧?」天宇擦了擦油膩的嘴角,一臉疑惑不解的神色。這貨大早上的就讓臣浮生找自己過來,絕非吃一頓飯這麼簡單。

「哦,你不說我都忘了!」川風一拍腦袋,急忙起身走進房間。

不一會兒,川風提著一個箱子走到天宇面前。「砰!」沉重的箱子被他一把扔在地上。

方正的箱體與別的箱子無異,唯一不一樣的是,它沒有傳統的扣式鎖,只有一個刻著從零到九的轉扭!

「這是什麼東西?」天宇好奇看著箱子,它怪異的外表引起注意力。

「這是我為你貼身打造的準備!」

川風說著便轉動密碼鎖開關,輕輕的轉到一、三、六、九、五。「卡——!」機關軸聲一響,箱子打開一道縫。

「來,看看你的新裝備吧!」 毒妃傾城:王爺碗裏來 川風伸進箱子里拿出兔八哥面具,一臉怪味兒的將面具拋過天宇。

栩栩如生的兔子面具落入手中,天宇立即放在面前擺弄。這美術工藝非常好,他很喜歡這個兔子的形象。

「喜歡不?」看見天宇雙眼冒光,川風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作為一名優秀的鐵匠,沒有什麼比鍛造精品更好的事情了。

「喜歡!」天宇不自覺的盯著紅寶石看,總覺得這張面具活了一樣。

「喜歡你就戴上啊!」

「可以嗎?」天宇疑惑的看著川風,總覺的他臉上的笑容帶著一股惡趣味。

「不要?那我收回去了!」川風臉色一板,作勢便要去那兔八哥面具。

「別,我先試試看!」天宇擋住川風的手,立即將手中的兔八哥面具待在臉上。這張面具他很喜歡,不想讓川風就此收回去。

兔八哥面具扣在臉上,天宇左右晃動一下腦袋。他發現這張面具貼在臉上嚴絲合縫,沒有一點多餘的空間。

「噗!」 黑騎 川風忍俊不住,嘴裡的酒都噴了出來。

兔八哥面具一戴上,天宇的氣質立即變得不一樣。原本殺伐多年的血腥氣味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萌萌的感覺。

天宇的眼神從紅寶石里透露出來,給這張面具賦予了靈魂。原本呆萌的兔八哥,現在變得更加怪萌。川風看著兔八哥的大門牙,彷彿這張面具真的活過來一樣。

「怎麼樣?」天宇不自信的扶了扶面具,希望川風的建議不要讓他太失望。

川風捏著下巴,圍著天宇轉了兩圈。越看越滿意,隨即點頭說:「完美無瑕!」

「來,看一下你的寶劍!」川風嘴角上揚,從箱子里拿出一根大蘿蔔。

這是一根大紅蘿蔔,整體成綠紅兩色。紅蘿蔔通體長三尺,最寬處有一掌、最窄處一指不到。

「這,這是什麼東西?」天宇眼神詫異的盯著川風,他手裡拿一根大蘿蔔乾什麼?自己可是堂堂半步武宗,怎可用根紅蘿蔔戰鬥?

「劍啊!」

川風臉上露出惡趣味的笑容,他就喜歡凡人這種震驚的表情。哈哈,被少爺這種無與倫比的設計給嚇壞了吧。

兔八哥劍之所以變成現在這樣,因為在鍛造的時候川風加入兩種金屬顏料,使其外表徹底變成一根大紅蘿蔔。

這還是他在南風城的時候,與城中哪些老鐵匠學的把戲。他們通常會遇到刁鑽古怪的客人,為了給武器改變色澤,便會在鍛造成功時添加金屬顏料。等到顏料徹底融入金屬中,色澤便不會再被生綉擦掉。

「這分明就是根紅蘿蔔!」天宇一臉嫌棄的看著川風,沒有寶劍就拿一根紅蘿蔔出來糊弄我嗎?

「不要算了!」川風隨手一拋,兔八哥劍徑直被扔向身後。

「唰!」兔八哥劍好巧不巧,落向鐵箱子的一角。劍刃瞬間穿透金屬箱子,直接把這一角切了下來。

「什麼?」天宇驚的眼珠子都掉下來了,金屬鐵箱竟然如同豆腐一樣被切開。

「呼!」川風衣服被捲起的陣風撩動,天宇已經閃身越過他抓住了兔八哥劍。

這時候天宇才看清楚,這哪是什麼胡蘿蔔,就是一柄怪異的寶劍。

劍柄處那隻綠色的小兔子異常可愛,血紅的小眼睛顯得很兇殘。之前川風手抓著劍柄,沒讓天宇他看到這個小兔子。不然,天宇絕對不會把它認成紅蘿蔔!

「唰——唰唰!」天宇抓住兔八哥劍,原地舞起一套基礎劍術。

寶劍的輕重正好,長短也非常適合。先不說這柄劍的鋒利,單單用起來時的手感就比其他劍速度快。

「好劍!」天宇欣喜的撫摸劍體,這柄劍著實讓他心動。

「天宇,你剛才是不是說過不用紅蘿蔔的?」川風伸手來抓兔八哥劍,眼中全是戲謔的眼神。

「什麼!我啥時候說過這話?」

天宇臉不變心不跳,直接將兔八哥佩在腰間。臉皮厚的,比那城牆還厚。

「呦呦!」

川風鄙夷的看著天宇,同樣是厚顏無恥之人,他為何如此的優秀!

一道耀眼的銀光出現,照的天宇眼睛頓時不能視物。不得已,他只得雙手捂住眼睛躲避強光。

原來。是川風取出了箱子里最後一件寶貝,一套全身覆蓋式的黃級上品板甲。

川風只會鍛造這種最簡單的板甲,其他型類型的盔甲他沒有鍛造過。

這套板甲採用的是耀銀盔甲的配方,所以通體呈現耀眼的亮銀色。

盔甲兩肩處各自設計一個直立的兔八哥,胸口處雕刻這一隻大大的兔八哥頭像,就連甲褲上也全是兔八哥的圖紋。

兔八哥盔甲:一、黃級上品。

二、武士後期傷害百分之百幾率抵抗,半步武師傷害百分之七十幾率抵抗,武師初期傷害百分之四十幾率抵抗。

「這也是給我的?」天宇剛把手從眼睛上拿開,便見川風已把盔甲送到面前。

「嗯,你穿上試試看!」

「好!」天宇接過兔八哥盔甲,利落的套在身上穿戴。

由於他是第一次穿戴盔甲,所以——在川風面前轉了半天也沒扣好。

「快幫我一把!」天宇苦惱的望著川風,此時只感覺自己好尬啊!

川風幫忙整理好盔甲,退後三步仔細觀察天宇的形象。

「哈哈哈!

川風捧腹大笑不止,天宇一身兔八哥套裝在身,已非一個騷字能形容。

這是何等之騷,竟能集駿美,神秘、呆萌於一身!

「你,能給我一面鏡子嗎?」天宇弱弱的問了一句,川風的行為嚇了他一跳。難不成,自己穿上真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吶!」川風隨手舉起銅鏡,然讓天宇仔細檢查。

天宇目光轉過來,仔細盯著鏡中的自己。沒過一會兒,他便摘下面具準備脫盔甲。

「你幹什麼呢?」川風一臉懵逼的神情,這麼好的裝備怎麼還要脫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