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因為林昊的存在,戰死的危險已經沒有了,即便重傷,恢復過來也就一晚上的事。

是以它的實力攀升很快!

短短三天時間,十幾仗打下來,它的境界直線攀升,從最初的元嬰初期來到大圓滿。

這個時候它的氣焰越來越囂張了。

若非有林昊壓著,估計它會去尋合體妖獸的呃晦氣,然後慘烈戰死。

收穫也是滿滿的。

誠如進來之前含香所言,這地方最多的就是各種各樣的萬年靈藥。

其它人之所以所獲不多,那是因為往往要小心行走,而且都是抱團行動。

這邊完全不一樣。

別說元嬰期妖獸,就是化神期妖獸,有好鬥的血麒麟存在,也根本沒林昊出手的份。

甚至於戰利品都不需要他去收取,很多時候血麒麟都是一手包辦了。

然而它什麼都不要。

它只要戰鬥。

每戰過一場,它就會強大一分,然後腳下血焰越發濃郁。

戰鬥之後,吃掉林昊凝成的寶丹恢復氣血體力治癒傷勢。

晚上再有一份萬年靈藥作調料燒烤出來的肉,那就是對它最大的犒勞。

可即便如此,如此強勢的搜刮,手中萬年靈藥也越來越多了。

短短三天功夫,除開用掉的,剩下萬年靈藥二十多株,其中不乏兩萬年甚至三萬年的。

也就是這種秘境了!

天道規則不全,沒有天劫,使得哪怕超過萬年,這些靈藥也無法誕生靈智,走向妖靈大道。

這要放在外面,早就一個個化形,腳底抹油不知到哪裡躲起來。

也不光是靈藥,靈藥之外還有一些其它不錯的收穫,但總體而言不如地靈草果來得珍貴。

雲鳳歸 這個時候林昊已經在琢磨著是不是要拿萬年靈藥泡酒了。

也就是這一天,他遇上進來之後的第一批人。

「道友且慢!」

這天上午,一處山谷入口,血麒麟剛剛力拚殺掉一頭化神後期妖獸,恢復后隨林昊進入谷中。

眼看一株三萬年碧血玉葉花即將到手,忽然有聲音從身後傳來。

林昊頓住,回頭看了一眼。

一共四人,三男一女,也看不出身份來歷,倒是一個個都氣宇軒昂,看上去氣質不凡。

就在他回頭這一會,四人快步來到跟前,隱約將他和血麒麟包圍住。

一男修士拱手笑道:「無極宗吳凱,攜師弟師妹見過道友。

道友好手段,全憑一己之力斬殺化神後期妖獸,還能毫髮無損,我等自嘆弗如。」

原來是無極宗的人!

沒記錯的話,無極宗的人跟重玄門的人是穿一條褲子的,沆瀣一氣!

但說到底沒仇,是以林昊並未表現出什麼異樣。

看他不言,那男修士也不在意,又笑道:「實不相瞞,我等四人入這蒼雲秘境,需要的正好就是一株萬年以上的碧血玉葉花。

今日正好有緣得見,卻不知道友是否可以割愛,讓予我等?」

這個女配惹不起 禮數倒是周全,說罷深深一輯到底。

林昊也懶得去揣度什麼,聞言點頭道:「可以拿走。」

此言一出,四人頓時喜出望外。

而就在他們動手收取的時候,林昊忽然道:「你們難道準備白拿?」

「什麼叫白拿?

沒看錯的話,你就是一散修吧?區區一介散修,我無極宗能要你的東西,那是給你面子,別不知好歹。

再說了,它是你的嗎?

我四人就是奔它而來,這是我們早就發現的,原本它就屬於我們。」

碧血玉葉花已經在掌控之中了,林昊被隔在外面。

這個時候也不掩飾了,一人反口譏諷道,擺明就是要搶東西。

林昊也不客氣,一巴掌出去,那說話的男修士直接被抽爆肉身。

緊跟著元嬰就被他捏在手裡,淡笑道:「很多年沒人敢搶我林紫霄的東西了,不得不說,你膽子不小!」

靜!

沒想到他下手如此之果斷,更沒想到他手段如此之酷烈,頓時剩下三人驚呆。

那被抓住的元嬰小人也驚呆。

待回過神來,元嬰小人勃然大怒,無比怨毒道:「毀我肉身,你居然敢毀我肉身?

你死定了,不論你是誰,你都死定了。

我乃無極宗一代天驕,你毀了我,無極宗不會放過你的,天涯海角你都別想逃。」 「混賬,還不放開他!」

「大膽狂徒,你想幹什麼,難不成你想與我無極宗為敵?」

「放開他,現在放手還來得及,否則別怪我等不客氣!」

「……」

肉身被毀,哪怕從前再天驕妖孽,從今往後也沒什麼前途可言了。

看得出來,這四人平日里關係不錯,對於那人此刻的遭遇,剩下三人表現得極為憤怒。

但不論如何,現在要讓林昊放手才是關鍵。

雖然肉身被毀,但只要元嬰不滅,總還有一線機緣,否則一旦元嬰滅了,那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如同這三人一樣,憤怒癲狂的威脅過後,那元嬰小人又開始大吼讓林昊放手。

「還真是不可愛呢!」

「難道你們宗門的長輩就沒有教過,弱者就該有弱者的姿態,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樣子么?」

林昊搖頭失笑。

便在這不徐不疾的話語間,「嘭」的一聲,元嬰小人直接被捏爆了。

「你!!」

「好大的膽子,今天我殺了你!」

短暫的震驚后,一男一女暴怒,直接想動手。

卻被那名為吳凱的男修士攔住。

「稍安勿躁!」

道了一句,又眉頭緊鎖對林昊道:「你就是林紫霄?」

林昊點頭:「我就是,有問題么?」

噝——

終於知道這是什麼角色了!

此前光顧著憤怒沒想起來,而今想起,當場三人目光中一片驚懼,再不敢胡言亂語。

可終究不是一般人,很快三人還是鎮定下來。

吳凱冷聲道:「林紫霄,我無極宗與你無冤無仇,你因何殺人,還連元嬰都不放過?

莫非你欺我無極宗無人?」

都是天驕榜上赫赫有名的人物,都是在外面一呼百應呼風喚雨的人,自然不可能沒有一點傲氣。

雖說林昊凶名在外,大比之上一舉屠了重玄門天驕弟子不下無人,可這四人畢竟沒有親眼所見。

再者,他們可不認為得罪了重玄門的情況下,林昊還有膽子往死里招惹無極宗。

殊不知對於林昊而言,一個虱子兩個虱子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

他這人向來就是這樣,債多不壓身,從不怕得罪人。

是以,根本懶得解釋,他道:「因為我是壞人。

壞人都喜歡濫殺無辜,你們難道不知道?」

「你……」

翅裸裸的調戲。

好氣。

吳凱面色鐵青,強壓憤怒道:「林紫霄,你是鐵了心要與我無極宗作對么?」

林昊失笑:「這要問你們無極宗了,向來是別人與本帝作對,本帝從不與人作對。」

這話好,三人又氣懵了。

若換了是別人,這個時候肯定二話不說,直接動手滅殺沒商量。

可面對這個手段兇殘抬手間滅人肉身毀人元嬰的大魔頭,哪怕都是一代天驕,他們依舊沒有出手的底氣。

林昊也不屑於搭理這種手無反抗之力的弱雞,淡然道:「想要碧血玉葉花,就規規矩矩拿出對等的東西來換。

如若不然,就趁早滾蛋。

別拿什麼無極宗來威脅本帝,重玄門的人殺了,無極宗的人也殺了,於本帝而言,得罪一個宗門很得罪兩個宗門沒有區別,殺一個是殺,殺一百殺一千一樣是殺。」

簡直氣焰滔天。

偌大古玄星,恐怕整個修真界都沒人敢說這話。

若換了是別人,肯定會被以為是瘋子。

可對面之人……

想著他屠戮重玄門數人的傳聞,想著方才他明知是無極宗弟子依舊果斷出手的狠辣,三人都沉默了。

許久,吳凱沉聲道:「但願你不會後悔今日所做之一切,走!」

三人迅速退去,山谷裡面又安靜下來。

林昊搖頭,也懶得看,動手將碧血玉葉花收取,入玉盒封存,此後不久,一人一獸繼續上路。

眨眼又兩日過去。

這個時候林昊身上的東西又多了不少,血麒麟戰力也更加強橫。

這天上午,剛剛啟程不久,林昊正在一處絕峰之巔眺望,忽然一個極具穿透力的鳴叫聲自遠方傳來。

「合體期的妖獸?」

「有趣,走!」

嘴角微翹,語落,直接縱下虛空。

血麒麟也不慢,跟著就跳。

速度特別快,只見兩道殘影在崇山峻岭之間起起落落,眨眼間一座又一座被拋在身後。

趕到的時候,場上已經打起來了。

「撐住!」

「不要放棄,堅持到最後,勝利的一定是我們!」

「合力殺了這隻金翅鳥,兩隻雛鳥就是我們的了,大家加把勁!」

「金翅鳥乃是罕見珍禽,有仙獸之資,如此機緣,一定要把握住。」

「不要留手,全力施為,只要拿下,在場沒人三株萬年靈藥。」

「……」

打得火熱。

金翅鳥,罕見的珍禽,擁有大鵬一族的血統,天生擁有修鍊成仙獸的資質。

事實上,哪怕到了仙界,金翅鳥依然具備很強的潛力,可以一直往上培養。

對於修士而言,若是能早早契約一隻金翅鳥作為靈獸,帶來的好處是不可估量的。

眼下就是一群人在圍剿一隻合體中期金翅鳥。

因為已經成年,幾乎不可能被馴服,所以真正的目標並不是它,而是懸壁高處巢中兩隻雛鳥。

雛鳥容易契約,雛鳥也更加具有培養價值,這是修真界的基本常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