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她又不傻,知道娘是怕她壞了名聲。

張湘如見女兒答應,嘆了一口氣轉身出去繼續乾沒幹完的活。而張苗苗在她娘出去后,就捧著泛紅的臉在床上翻滾。

此時的南天殊不知他已經被人盯上,正專心致志的帶寶兒。

小少主很不友好,居然在他英俊的臉上抓了幾條痕迹,好在力氣不大,要不然毀容。

「小少主,你怎麼老喜歡抓別人的臉?」現在沒人,他才會這樣叫,

他記得小少主也喜歡抓張雲笙的臉,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富貴鎮。

張掌柜親自接待劉小禾,把陳可兒的布偶算好后便笑著看著劉小禾。

劉小禾知道張掌柜想什麼,便道:「我打算一年出兩張圖,半年一次,至於為什麼,我想張掌柜不需要我說出來吧。」

「不用,兩張圖挺好。」張掌柜沒有意見,其實他今天還有別的目的,「張夫人,不知道你可會設計衣服?」

張掌柜這一問,她便笑起來。

見她笑,張掌柜頓時心裡有底。

「這個我畫出來的衣服,可能大家接受不了,不過有些東西可以賣賣。」她可不是設計師,布偶玩具也不過是憑著記憶畫出來。

衣服跟玩具不一樣,所以她不打算畫衣服的設計圖,但是內衣內褲這種可以呀,還有被套什麼的。

這個冬天,她蓋著的被子是用針線把布跟棉絮一起縫在一起,要洗的時候還得拆線,很麻煩。

張掌柜一聽有戲,連忙詢問:「不知是何物?」

「麻煩張掌柜讓人抱一床棉被來。」

張掌柜沒問為什麼,轉身出去,沒一會兒抱著你床被子回來。

「攤開。」

張掌柜依舊沒問為什麼,直接把被子攤開在地上。

看著攤開的被子,張掌柜轉頭看著張夫人,這才問出心中的疑問。

「張夫人這是何意?」

「被子髒了怎麼辦?」劉小禾問張掌柜。

張掌柜一聽這話,立即回答:「自然是拆開洗。」

聽到「拆」字,劉小禾笑起來。

張掌柜不明張夫人為何笑,更是摸不著頭腦,不僅張掌柜不明,就連張雲笙跟陳可兒也是一樣的不明。

「張掌柜不覺得拆開再縫上很麻煩嗎?」

「……」三人擰眉。

自古以來,被子不都是這樣子洗的嗎?難不成不拆線連棉絮一起洗?

可是這樣會壞了棉絮,而且還很難干。

劉小禾看三人傻愣愣的樣子,笑道:「若是按照這個棉絮的大小做個套子,套子的一邊留一道能夠塞進棉絮的口子,口子上等棉絮塞進去,口子邊緣縫幾根帶子,繫上就行了。被套髒了只用解開帶子把裡面的棉絮拿出來就行,這樣是不是比拆線方便得多?」 張掌柜頓時大悟,很是崇拜的看著張夫人。

「張夫人,你這個辦法甚好,簡直好極了,我這就寫信給東家……」

「張掌柜莫急,被套的生意我不想做,我也就是給張掌柜說說,畢竟這東西是死的,很快就會被別人效仿,至於被套的花樣,相信頤寶坊會有能人設計,我就不摻合這事。」

畫玩具布偶她都覺得麻煩,再加個被套的設計,還不得麻煩死,想想都覺得頭疼,不如殺人來錢舒服。

……

從頤寶坊出來,陳可兒就問出心裡的疑惑。

「小禾,你為什麼拒絕被套的生意?」

「麻煩。」劉小禾說完便笑起來,「我拒絕不代表別人會悶聲吞下。」

陳可兒不懂,皺著眉頭,覺得劉小禾太大方了。

張雲笙聽懂了,沒有吭聲,

「現在我們去哪裡?」陳可兒因為沒什麼東西要買,所以問劉小禾。

「時間還早,到處轉轉。」好不容易出來一趟,她才不要這麼早回去。

可陳可兒想早點回去,因為她要回去做布偶,昨天拿了新圖紙,她迫不及待想回去做。

劉小禾也看出來她想回去,勸說:「好不容易出來一趟就好好的玩玩,別整天想著掙錢,小心一輩子勞碌命。」

「勞碌也好,總比閑著好。」只要有錢掙,她喜歡這麼忙碌。

但小禾要玩,她就陪著玩玩吧,畢竟自己的這份勞碌還是小禾給的。

「走吧,今天陪你逛逛。」

劉小禾笑起來,轉頭對張雲笙道:「你把東西放馬車裡,我們在慢慢逛。」

張雲笙看著她們兩個大肚子,眉頭一皺,看到前方有個小吃鋪子,對劉小禾說。

「你們去那裡吃點東西,我一會兒就回來。」

順著張雲笙指著的方向看過去,是一家小吃鋪子,正好早上沒吃飽,便點頭。

「好,我帶可兒去那裡吃點東西。」

張雲笙看著她們走向小吃鋪子,這才放心的走。

陳可兒本來不餓,走近看到鋪子前賣的食物,頓時餓了。只是她從來沒有在鎮上吃過東西,也不知道貴不貴。

劉小禾看陳可兒畏手畏腳的模樣,握緊她的手,找了一張乾淨的桌子坐下。

店小二立即上前,微笑著詢問。

「二位夫人吃點什麼?」

「一樣都來一點,要三份,一份不辣一份微辣一份多點辣椒,記得多點湯。」劉小禾熟練的點東西。

這家鋪子她來過,就跟現代的麻辣燙似的,不過現代的麻辣燙跟這個沒得比,這裡的東西可是實打實的東西,湯是高湯,絕對的純污染。

「好嘞,兩位稍等。」

店小二知道最後多辣的那一份肯定是這位夫人為丈夫點的,因為他認得這位夫人。

「小禾,這裡吃東西很貴吧?」店小二一走,陳可兒便小聲詢問。

「不貴。」劉小禾沒有告訴陳可兒價錢,她怕說出來嚇到陳可兒。

二十文一碗,聽起來挺貴,但是看到東西就覺得不貴。

陳可兒一聽不貴,便放心了。

店小二很快便端來不辣的那份,放到陳可兒的面前後就去端微辣的那份。

「辣的那份等夫人的丈夫來了再端過來。」店小二微笑著說明。

「好。」劉小禾點頭,拿起筷子攪拌。

對店小二的服務很滿意。

陳可兒看著碗里的東西,頓時覺得不對勁,再次詢問。

「小禾,這多少一碗?」

看陳可兒模樣,她不再隱瞞。

「二十文一碗。」說完不給陳可兒開口的機會,催促著她趕緊吃,「趁熱吃,涼了就不好吃了,我請客。」

重生娛樂圈女王 末了說了一句她請客的話。

陳可兒本來是想買單,但是聽劉小禾這樣,她咬了咬牙。

「我請,你別跟我爭。」三碗也才六十文,她一個布偶就掙回來了。

陳可兒這樣想,便覺得沒啥貴不貴,拿起筷子開心的吃起來,還別說味道真好,都是肉,二十文錢挺值得。

劉小禾看她笑,唇角上揚,也就沒說什麼,埋頭吃東西。

大唐坑王 張雲笙速度很快,她們還沒吃幾口,他就來了。剛坐下,店小二便把他一份端上來。

「娘,那不是可兒妹妹嗎?」李悅指著小吃鋪子對身旁的婆婆說。

李月容順著自家兒媳婦手指著的方向看過去,果真看到女兒陳可兒在裡面吃東西。

那小吃鋪子的東西死貴了,一碗最少二十文錢,死丫頭居然有錢在那裡吃東西。

想到她都沒有吃過,頓時火大了。

「過去看看。」

李悅看婆婆氣勢洶洶的過去,連忙扶著腰跟上。

劉小禾抬頭看到進來的李月容,用手捅了陳可兒一下。 重生之庶女爲後 陳可兒抬頭才看到自家母親,頓時五官皺在一起。

李月容看女兒這個模樣,語氣很不好的說。

「怎麼?有錢了就這麼不想看到親娘?」

這裡還有其他客人,紛紛把目光投到這邊來。

陳可兒看周圍的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自己,低下頭,心裡特別難受,嘴裡的東西如同蠟一般難咽。

「現在的年輕人啊,有錢了就六親不認了,真是不像話。」說話的是老頭兒。

劉小禾厲目掃過去,把那老人嚇了一跳,誰知那個老人就是一個愛找茬的主,被她這一嚇,拍了一下桌子便站起來。

「瞪什麼瞪?難道老夫說的不對嗎?」

「對不對我不知道,但是一看你這樣就知道你兒女肯定不認你。」劉小禾也不是怕事的主。

俗話說尊老愛幼,那也是要看看值不值得尊,像眼前這位就不值得。

一語說中了老人家傷心處,老頭臉色格外的難看,過來就想動手打人。

張雲笙站起來,擋在媳婦身前。

老頭一看高出自己半個頭的張雲笙,立即慫了,但是嘴皮子沒消停。

「你這樣的毒婦,以後肯定沒好結果。」

劉小禾覺得可笑至極,起身拉開張雲笙,冷視著老頭。

「我有沒有好結果我不知道,但是你有沒有好結果,我知道。」說著就狠狠的甩了老頭一巴掌,直接把老頭的牙齒打掉了一顆。

「啊,我跟你這個毒婦拼了。」老頭看著掉出來的牙齒,跟瘋了似的向劉小禾撲上來。

「幹啥嘞?要打架去外面打,打爛了東西你賠嗎?」店小二過來,對著老頭吼,還瞪著老頭。

老頭也看出來店小二針對自己的樣子,狠狠的瞪了店小二一眼,然後恐嚇劉小禾。

「你們等著,我要上衙門告你。」

「快去告我。」劉小禾絲毫不怕,等老頭走後,轉頭看著李月容,「你跟你女兒斷絕了母女關係,十兩銀子也給你了,莫非你以為那協議是簽著玩兒,等你缺錢了就來敲一比?」

大夥一聽這話,紛紛充滿敵意的看向李月容,同情起低著頭的陳可兒。

李悅見自家婆婆被頂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抬頭挺胸的道:「你胡說八道什麼?當初明明是她要跟婆婆斷絕關係,有錢生怕娘家人找她要錢,就用十兩銀子打發了娘家人,婆婆生她養她,到頭來用十兩銀子打發,還真是孝順。」

劉小禾淺笑,不得不說,這個女人有幾分腦子,知道扭轉重點。

但就這樣就可以扭轉乾坤,太天真了。

「如若不是非不得已,她會與生養自己的娘家斷絕關係嗎?」

「有什麼非不得已的?」李悅氣焰囂張。

劉小禾沒有回答她,而是看著在坐吃東西的人們。

「大家來評評理,這位大嬸誤會自己的女兒有錢了,便上門要錢,殊不知女兒的錢是女婿賣身做苦力提前預支的錢,這位賣身做苦力的男人為的就是讓自家媳婦吃點好的養胎。

這位大嬸一來就開口要五兩銀子,恰好五兩銀子就是賣身做苦力的錢,也不知道這位大嬸是從哪裡聽到的。」

「這也太黑心了,女兒養胎的錢都要。」說話的是一個中年男子。

「對呀,忒黑心了。」

劉小禾抬手示意大家安靜,接著繼續說:「這還不是斷絕關係的導火線。」

「那是什麼?」店小二問。

「我這位姐妹跟這位大嬸說錢給了就沒法生孩子,可是這位大嬸當真心狠吶,居然讓我這姐妹別生了,意思就是把孩子打了,你們說說這心多狠。」

劉小禾說完看向李月容,見她張口想辯解,立即接著說,不給李月容說話的機會。

「這才兩三個月,大嬸你就想不認,既然如此,我們去找林鋪頭來主持公道,大嬸你別忘記了當時的作證人有林鋪頭。」

一聽「林鋪頭」三個字,李月容說不出話,恨不得把眼前的劉小禾剝皮抽筋,這死丫頭真是厲害,居然讓她說不出一句話。

李悅也覺得這個女人厲害,絲毫不給她跟婆婆開口的機會,現在更是拿林鋪頭壓人。

陳可兒依舊低著頭,眼淚不停的流,她自認不虧娘家,為什麼娘家人要這樣對待她?

「別哭了,你懷著孩子哭對孩子不好。」劉小禾雙手扶著陳可兒的肩膀,安撫著她。

陳可兒深吸一口氣,擦乾臉上的眼淚,仰頭笑望著劉小禾。

「小禾,謝謝你。」她從小禾的身上感受到親情,雖然不是阿燦親妹妹但是待她比娘家好千百倍。 說來也巧,林鋪頭出門辦案正好經過這裡,看到張夫人夫妻,感覺氣氛不太對,便進來打個招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