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一個死人舉行入隊儀式,這很奇怪吧?

不奇怪。

以程楓的優異表現,他已經超出了一個特種兵的表現,他進入這片墓地是最合適不過的,也是對他最大的尊重。

因爲沒有哪個墓地比這裏更合適。

儀式上,樑毅宣佈了程楓加入7308的命令。接着,我送來一把軍用匕首。

匕首瓦藍瓦藍,刀鞘上印着7308的徽章與隊員的名字、代碼。

樑毅接過軍用匕首。接過這把我們引以爲榮的軍刀,將這把軍刀放在程楓的骨灰盒邊,象徵着軍刀與人在一起。

人在刀在,刀丟人亡!

駱駝在最關鍵的時刻,就是用這把軍刀報警,讓我順利找到他的位置。 這把軍刀對於我們每個特種兵來說,意義非凡!

安葬完兩個7308的烈士之後,接着是4個黑人姑娘的骨灰。

冷王的無良邪妃 如何處理4個異國友人的骨灰,如何安葬,似乎成爲難題。

我指着後山頂上野花開放的地方說:“就把她們放在上面,讓她們俯視着7308,看着駱駝,一起成長。我相信明年春天,有無數個駱駝和英雄的姑娘會在這裏冒出來!”

這話有點幼稚,但是我殷切的希望。

4個非洲姑娘安葬之後,我找樑毅說話,我問:“你知道毒牙一號的計劃嗎?”

樑毅搖頭說:“不知道。”

“駱駝臥底的事,你什麼都不知道?”

“你說什麼?駱駝是毒牙一號?”

老首長大吃一驚,着急的問我。

我點點頭,心裏長嘆一口氣。

看來,老司令員是不知道駱駝臥底的事了。

到底是誰派駱駝去臥底的?那麼大的事,爲什麼不吭一聲呢?如果駱駝不及時傳回消息,恐怕我們一輩子都不知道這個祕密。

太委屈駱駝了,臨死前,還那麼難受。作爲活着的人,必須有所反思。我暗暗發誓,必須挖出事情的真相。

我們付出了太多了。

那麼多兄弟犧牲,那麼軍人倒在這場戰爭裏,不弄明白,我覺得對不起那些死去的兄弟。

回國的第二天,郎朗和黃磊分頭出發,去了駱駝和程楓的老家。 他們身負使命,將把程楓駱駝的犧牲通知給他們的家人。

7308是一支高度保密的特種部隊,由於涉及機密,即使有人犧牲,也不得通知烈士家屬參加葬禮。只有安葬完畢,纔會派人去通知、安撫家屬。

駱駝的父親魯老大突然聽見這個消息,無論如何也不相信。

魯老大在一干政府官員的陪同下,嘴裏神神叨叨的,他說:“別騙我了,別騙我了,我兒子是叛徒,我對不起政府,對不起部隊,我有罪!”

郎朗拿出軍功章,拿出烈士陣亡通知書,以及榮譽稱號證書給魯老大,解釋說:“大伯,我們錯了,我們沒把事情搞清楚,就匆忙下定義。有罪的不是您,而是我們這些活着的駱駝的戰友。您受苦了,我們照顧不周,不但您沒罪,有罪的卻是我們。”

郎朗說着說着,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向魯老大磕頭。

砰砰砰一直磕個不停。把頭都磕破了,血直流,仍在磕。

女帝驚華 幾個鄉政府的官員慌了,連拽帶拉,就是拉不起郎朗。

郎朗跪在地上說:“讓我磕,這樣我心裏好受些!”

魯老大哪裏適應得了這個變化,他半天沒說話,突然一聲大吼:“我兒子是英雄,是烈士,不是叛徒了!”

說完,舉着紅彤彤的證書和軍功章跑出去了,幾個鄉政府的官員連忙追在後面。

郎朗大氣都不敢出,仍然朝門外的駱駝的父親叩首。彷彿這樣,才能表達他心裏的愧疚。

魯老大最終瘋了。

前段時間惶惶不可終日,以爲自己的兒子是叛國者,誰知事情來了個大逆轉,結果成爲烈士和英雄。這事落在誰的心裏都不好受。一會兒活着,一會兒死了,一會兒是罪犯,一會兒是英雄烈士。誰能承受得了呢?

在郎朗的安排下,魯老大住進了當地縣城最好的醫院,經過醫生細心的照顧,他好多了。不再碰見人,就說他兒子是英雄。而是沉默寡言。

郎朗回來後,憔悴不已。他說:“我們沒有盡到責任!”

說的我心如刀絞。當天晚上,我打電話給商部長,我咆哮道:“毒牙一號是不是個絕密的計劃?如果是,請你告訴我爲什麼會這樣?” 979 一個人的戰爭

??979:一個人的戰爭

商部長第二天大早就來了。事後我才知道,他接到電話就匆匆出發了。

早上5點,哨兵就打電話。說是總部首長過來了。我匆匆套上衣服,就往烈士墓園跑去。

如我所料,商部長站在墓園中發呆。

兩個哨兵手持鋼槍,雕像般的站在巨大的紅旗下面,前面是一排排潔白的墓碑,墓碑上刻着烈士的名字。還有一顆五角星。

商部長站在烈士墓前,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我快步走到他的後面,冷冷的說:“你滿意了嗎?”

商隱頭也不回,說:“你來了!”

我說:“應該是我問你,你怎麼來了?”

商隱指着一排排烈士墓,說:“我來看看他們!”

我說:“你來晚了!”

他不說話,默默的站着,望着整整齊齊的墓碑發呆。

我說:“你明明知道毒牙一號的計劃,爲什麼不告訴我?不提前告訴我,而讓我們摸頭不知腦的跑來跑去,結果犧牲了那麼多兄弟!”

商隱吼:“你要我怎麼解釋,你才滿意?我說過,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怎麼會那麼匆忙通知你,而不制定一個完美的計劃?”

我也吼:“你是12部的部長,在這之前,你是副部長,有什麼你能不知道?”

商隱愣住了。問:“你就這麼看待我,信任我?”

我說:“不信任你,我能信任誰?”

商隱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顫抖着,顫抖着,去摸衣服裏的口袋,他在掏香菸,掏了半天才掏出來。

好不容易把煙點上,又給我遞上一支。幫我點燃。他點菸的時候,胳膊一直在發抖。我的心疼了。我知道,他跟我一樣揹負着巨大的壓力。

在這一刻,所有的怨言化爲烏有。

兩個人肩並肩坐着說話。

“當初7308解散,是擺在桌面上的事,我作爲當時的12部副部長,也無能爲力。這個臨時的計劃雖然說是迷惑敵人,但也把很多自己人都迷惑了。我承認,從始至終,我都知道這個計劃,而且在認認真真執行這個計劃。當時詭異的事情太多了,C軍區不得已才臨時性解散7308,當時的情況你也知道。就算不解散,也名存實亡。隊伍士氣不振,缺乏人員與編制,再加上黑蜂步步緊逼。所以不得不搞一個以退爲進的計劃。”

“把你召回來,當時是真心想搞清楚駱駝在A地區消失的原因。我當時也沒想到駱駝會沒死。直到你們在R國,通報了駱駝的事情。我回想了整個過程,認爲這可能是C軍區制定的祕密計劃。由兩部分組成,一部分派駱駝臥底,另一部分召你回來追查敵人,內外結合,戲裏戲外,迷惑敵人,然後來個兇猛的反擊。從整個經歷來看,這種解釋最有說服力!”

我問:“既然是C軍區指定的計劃,爲什麼樑毅不知道呢?”

商部長答:“樑老司令員的確不知道,你在國外的時候,我們就對樑老進行了調查。那麼大年齡還要接受我們的質詢。他一點怨言都沒有。”

我大笑。“這怎麼可能?難道C軍區沒有人知道這個嗎?難道檔案裏沒有記載嗎?”

商部長不自然的笑了。他說:“老鬼啊老鬼,我想你是急糊塗了!涉及緊急的大事,遇到不能迴避的困難,指揮員有權派遣偵查員到敵人那邊臥底。 特別像軍區特種兵大隊的編制,可以由軍區首長直接委派,特種兵大隊進行操作。”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說,委派這樣的任務,是單線聯繫,可以由軍區首長拍板負責。那麼當時的軍區首長只有兩個,一個是周政委,另外一個是樑毅。樑老不知道情況,那麼就是周政委。

周政委向飛鷹佈置任務,飛鷹把任務交給駱駝操作。他們之間是單線聯繫。不能向其它的人彙報。特別是飛鷹喪失行動力後,周政委又死了後,駱駝便如同一隻斷線的風箏,在外面飄來飄去。最終找到敵人,能完成自己的任務了,才用聯合國反恐聯盟及維和部隊的力量找到聯繫方式,把情報成功傳遞到我們的手中。

這樣一推理,就符合邏輯了。駱駝是周政委一手安排的,可能周政委也沒想到,自己會倒下的這麼快。不然把這個工作轉交到樑司令員手中了。

我們接着聊駱駝。

商部長懊惱的說:“這個是我的失職,我們12部的工作沒做好,詳細的情報沒有完整交到你的手中,才導致這樣的情況發生。”

我握住他的手說:“這不怪你!”

“怎麼不怪我呢?我作爲軍情部門的負責人,我要負主要責任。”

“駱駝和程楓,兩個人都一樣,都抱着必死的決心。”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你也不想想,程楓脫下軍裝,非法出境,在外面飄了那麼長時間,就沒打算活着回來。”

“程楓的事情,我瞭解的比較多。他在最關鍵的時刻挺身而出,飛蛾撲火。他成功了!達到了人生的巔峯。這個程楓,真是個傻孩子,他完全可以不這麼做。他完全可以重新回到部隊裏。”

“不可能的。 他已經想到後果了!他悄悄離開部隊,非法穿越邊境線,是經過深思熟慮做出的選擇。這是他的歸屬。”

“哎!這些兵啊!讓我生氣又欽佩。那麼駱駝呢?他應該主動跟部隊取得聯繫啊!很長時間,我們都認爲他是叛徒。而他一聲不吭。這個兵的能力讓人意外。”

“他的性格我懂!都是原來一批老兵。立場方面完全沒問題。就算蒙受誤會,他也會忍辱負重。”

“駱駝這一家,爲這個國家付出的太多了。我簡直有點受不了。他要是活着,該多好!”

“他救了一百多個人質,沒有他,我束手無策,現場指不定會發生什麼?他關鍵時刻動手,讓我們順利消滅了敵人。你知道嗎?他一炮轟掉了阮世雄,轟掉了阮世雄身邊的幾十個僱傭兵,幫我軍掃清了障礙。”

“這是駱駝的戰爭,他一個人的戰爭。他要是活着,會得到很多東西。真是可惜。”

“這就是他跟我們不一樣的地方。他寧願自己吃虧,自己受委屈,也不吭一聲。他到臨死之前,還“哦,他犧牲前,還跟你說上話了?”

我點點頭,說:“是!”

商部長着急的問:“說了什麼?”

我把眼淚擦乾,笑着說:“不告訴你!”

商部長愣住了,問:“爲什麼不能說。”

我拍拍屁股的灰塵說:“這是我的絕密計劃,不能泄露。這樣吧?我們去看看周政委。”

“行,我們去省城!” 980 祕密後面的祕密

980:祕密後面的祕密

在軍區大院的後山,周政委的墓前,商隱神情黯然的說:“我預知這場戰爭沒有結束。你一直想了解周嫺的事,我實話告訴你,我們還沒接到周嫺的消息。按照以往的慣例,周嫺會從西南地區出境,而瑪麗也會從那裏出境。兩個人一前一後出境,去了國。最終可能去中東。”

我的腦海中又浮現出周嫺刁鑽的表情,心像撕裂一樣疼痛。我說:“難道你就這樣坐視不管嗎?就這樣呆在家裏,任由事情發展下去嗎?”我指着周政委的墓大聲質問商隱。

周政委的墓碑仍然是一片空白,除了一顆五角星,鮮紅鮮紅的,什麼文字也沒有。

商隱大聲解釋:“你怎麼知道我沒有派人去查?我告訴你,烏處長去了,連她都去了,還不能代表我們重視的程度嗎?”

我的腦子“嗡”了一下。 我家婆娘有點凶 商部長所言屬實,烏衣婷都親自出馬了,還有什麼比她本身出馬還重要?

烏處長是軍情界的前輩了。她的出馬,代表着12部十分擔心周嫺的安全。

我想了想,說道:“要不我出去找。我保證,把她安安全全的帶回來!”

商隱笑了。他說:“我理解你的心情,她是你未過門的媳婦兒。放心吧?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有關黑蜂的案子告一段落,你馬上執行下一個任務,組建戰略支援突擊隊。上次演習林部長就告誡過你,這是一支全新的特種部隊,你一定要把這個任務完成好,不能讓部隊失望。”

“這算是下達命令嗎?”

“當然不算。我只負責前線情報支援工作。具體的命令需要總部和軍區同時下達。我只不過提前通知你,讓你做好思想準備。”

“駱駝的事,就這麼了結?沒有任何異議嗎?”

“還能有什麼異議?如果連我們都不相信自己的戰士,還能指望誰?”

“我的意思是說,能確定駱駝是周政委和飛鷹派出去的嗎?”

“基本可以確定了!我們在軍區走訪了很多戰友,從很多細節來看,周政委的確策劃過一個祕密行動。&;&;由於涉及核心機密,很多人選擇了迴避。才導致在這件事上,沒有人證。我認爲,沒有人證物證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兵已經做到了極致,他用生命捍衛了中**人的榮譽,乃至付出了生命。我們還有什麼可說的?”

商隱用這樣的方式肯定了駱駝的行爲。在這件事上,我終於放心了。

雖然親眼目睹了駱駝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他的犧牲我也很難受。但駱駝脫離7308太久,很多事情難免有些猜疑,並且曾經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把他當成叛徒。現在他用犧牲的方式宣告自己是7308的一員,是一名光榮的特種兵,我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當天晚上,商隱還在軍區跟鄭重司令員討論新的特種兵大隊組建的時候,突然接到一個電話。

電話接聽完畢後,商隱的臉色陰沉沉的。半天不說話。我和司令員都好奇的看着他。

鄭重說:“有什麼事情就說吧?”

商隱強顏歡笑:“沒事,什麼事也沒有。”說完,匆匆告別,離開了軍區機關大樓。

過了幾天,總部的命令下來了。

命令我們在7308的基礎上組建新的特種部隊。按照規劃,7308突擊隊跟凹子山特種兵大隊正式分離。脫離軍區的編制。總部的計劃很大,計劃用半年的時間擴編7308突擊隊。正式的名字叫“7308戰略突擊支援隊”。&;&;是總部直屬的戰略特種部隊。如果戰爭爆發,7308戰略突擊支援隊能隨時隨地開赴全球任何一個戰場。

這是一個龐大的工程,7308戰略突擊支援隊不僅有陸軍特種兵參與,麾下還有陸航團,海軍一個艦艇大隊,除此還有雷達兵、炮兵坦克兵導彈兵等等兵種的參與。

這像一個**的軍種,涵蓋了各兵種各部隊的精銳,涉及了天、空、電磁、海、陸五個領域。

可以想象,這支特種部隊裝備了最先進的武器,將運用更前沿的特種戰術,按照未來戰爭特點打造的世界一流的特種部隊。作戰能力將有一個質的飛躍,可以跟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的特種部隊相媲美。

總部的命令下達後,軍區的命令也下來了。同時下達了兩個命令。一個命令是在軍區的協助下完成7308的分離,另外一個命令是,組建新的軍區特種兵大隊,駐地仍然是凹子山。

總部要求我們完成與軍區的分離後,立即趕到漠北戰術基地完成新的部隊的歸建。也就是尖峯時刻軍事演習導演部的那個地方。

接到命令的當天,整個部隊都沸騰了!

有的特種兵興高采烈,爲自己能進入新的特種部隊而自豪。有的單位有點擔憂,生怕自己不能進入7308戰略突擊支援隊服役。

鄭重司令員也來了。他對我說:“我的夢想已完成,剩下的,該你具體操作了。我的計劃是否完美,需要你這個基地司令員來實踐。”

我一臉苦笑,反問:“你就這麼攆我們走。我們走了,這裏怎麼辦?”

“甭管我們,放心吧?那麼大的計劃我都完成了,連總部首長都聽取了我的建議,你還怕軍區的這個特種兵大隊搞不好?”

我反駁:“我不是擔心你的能力!首長,凹子山畢竟是7308的出生地,那麼多戰友在這裏長眠。&;&;可以這麼說,凹子山見證了7308突擊隊的成長。我是擔心,7308這一走,這裏將缺少7308的血性與戰鬥精神。”

我的意思是說,7308這一走,給凹子山特種兵大隊帶來的是滅頂式打擊。因爲精銳的特種兵我全部抽走了。裝備也帶走了,剩下的特種兵大隊將是一個殘缺不全的編制。

鄭重司令員懂我的意思,他笑着說:“不是還有你嗎?如果有困難,我找你求援。不管你以後是什麼職務,反正你是我軍區的兵,孃家有困難,難道你不伸手幫一把?沒這個道理。” 981 薪火相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