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陽肯定的說道,鬼陰宗一日不死就是一個危害,如果龍王成爲真武者也不是沒有可能擊敗鬼陰宗,當然他還是要付出不少的資源去培養他才行。

聽到宋陽這麼說,龍王渾身一震,眼角閃爍一絲淚光,沉默不語,轉身大步流星的就要離去。

“等等!”

宋陽叫住他,等到龍王轉身,宋陽丟給他兩個瓶子,大聲道:“這裏面有我的天火,已經被我封印,如果遇上了鬼陰宗那個傢伙可以剋制他的鬼火!”

龍王鄭重的點頭,朝着宋陽擺手,隨即調下了窗口消失在黑夜之中。

直到龍王離開,宋陽方纔鬆了一口氣,嘴角緩緩掀起,或許,有了龍王的加入自己真的應該做一些大動作了!

一邊想着,宋陽整理了一下衣服,朝着別墅的方向走去,看着這扇熟悉而又陌生的大門,宋陽心裏不禁感到暖意,神識掃過發現衆女的樣子,露出開心的笑容,推門而入……

(本章完) 當宋陽推門而入,一屋子女人全部都站了起來,一個個閃爍着淚光,宋陽上一次回來幾乎沒有呆兩天就離開了,事後一直沒有消息,一去就是一個月的時間,衆女說不想念那是不可能的。

林萱萱第一個衝上來給了宋陽一個擁抱,大眼淚光閃爍,秋雨燕拉着林冰也黏了上來,如今三女已經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了,畢竟大家的關係都知道。

看着這四人幸福的樣子,其餘幾個女人都是露出欣慰之色,曦月姐嘴角露出淺笑,眼底有一絲不易察覺的落寞閃過,她很愛宋陽,但是卻沒有上前。

舞若雪似乎也受到了感染,眼角有着淚光閃爍,小拳頭不禁捏住,最終放開,目光閃爍。

師穎一身寬鬆的睡袍,曼妙的身材顯露無疑,心裏也有點小羨慕了,暗自嘀咕:“宋陽這個花心大蘿蔔,其實……也挺帥的。”

她認爲,宋陽雖然花心了,但是至少沒有對自己的女人始亂終棄,比起現在大多數男人要好很多了,再說了他在外奔波一點不是爲了自己的女人那是絕對不可能,還不是爲了以後的日子要好過一點麼。

燕黛都跑了下來,雖然她不是宋陽的女人,但是這一刻看到溫馨的畫面也是大受感動,露出了柔情的一面。

“好了,我回來了,暫時住一段時間,到時候大家一起去燕京旅遊一次怎麼樣?”

宋陽決定將這幾個女人全部帶去燕京,他實在是太思念她們了,上一次又是匆匆一別,心裏很是愧疚,所以想要好好補償她們。

跟三女分開,宋陽直接走向了宋曦月,兩人相視一笑,宋曦月眼中有着最柔和的笑意,但是逃不過宋陽的眼睛,一步邁出不容置疑的當着所有人的面將宋曦月攬入懷中,貪婪的吸着那股有人的芳香。

曦月姐嬌軀一僵,一瞬間呆住了,但是心底竟然一瞬間融化,感受着這個充滿陽剛氣息的男子霸道的擁抱,她甚至連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了。

那些突然消失的同學 “謝謝你,曦月姐……”

宋陽在她耳邊輕語,見到這一幕,林萱萱俏皮的眨眨眼,打了個手勢衆人全都識趣的跑上樓去了,但是依舊在一個角落觀察下面的情況。

曦月跟宋陽的關係林萱萱很清楚,她並沒有選擇獨自佔有這個男人,而是選擇了分享,她覺得曦月姐真心很不容易,看着自己心愛的男人擁有一個又一個女人,所有的孤單隻能默默沉受。

被宋陽擁抱了十多分鐘,曦月姐感覺自己渾身都出汗了,不是因爲天氣太熱,畢竟有空調,但是內心的激動讓她已經無法控制了。

“都抱了這麼久了,姐姐出了一身臭汗,要去洗洗……”

曦月姐輕聲道,顯得有些嬌羞,其實她也不想這麼快脫離這個溫暖的懷抱,小手有些不安的捏來捏去,胸脯起伏。

宋陽搖搖頭,不容置疑的拒絕道:“不用了,我覺得還沒有抱夠,曦月姐……我想再抱你一會兒好麼?”

“曦月姐的身體香香的,無論哪個地方都是清香有人,普希金不是有一句話麼,我也是一樣,我渴望親吻你身體的每一寸肌膚……”

宋陽在曦月姐耳邊呢喃,話語曖昧,呼出充滿男性氣息的熱氣,讓曦月不禁嬌軀微顫,敏感的她一下子便是有一點按捺不住了,渾身

一軟,整個人順勢被宋陽壓倒在柔軟的大沙發上。

“嗯……”

曦月姐發出一聲悶哼,芳心大亂,這個姿勢太過曖昧了,即使她跟宋陽沒有一點的血緣關係,甚至知道自己內心很愛很愛宋陽,甚至超越了愛自己,哪怕是宋陽擁有別的女人,只要能夠得到一點點宋陽的愛,她都會全身心的投入,無怨無悔。

“曦月姐,我有事要跟你說,其實我……”宋陽開口,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了,別看他似乎好像處於主導地位,但其實很是緊張,比起曦月好不到哪裏去,尤其是知道林萱萱這羣妮子還在上面“觀戰”。

“那個,你將她們帶回來吧……”

宋陽的話還沒說完,曦月姐便是直接打斷,說了一句,讓宋陽一愣,錯愕的說道:“啊? 白月湖畔的寂靜 什麼意思……”

聞言,曦月姐臉上閃過一絲怒色,氣呼呼道:“宋陽,難道你忘了你在鳳凰城大酒店的兩個女人了麼,她們一直在等你,你怎麼可以忘掉?”

“我……沒有……”宋陽一呆,原來曦月姐指的是這個,不過她是怎麼知道的,居然還提出來了,這讓宋陽錯愕。

“其實每一個女孩都希望擁有一個堅實的懷抱,替自己遮風擋雨,無論這個女人有多強勢都不例外。”曦月姐幽幽嘆了一口氣道,似乎有所感悟,又像是有所指代。

“小混蛋,雖然華夏的法律不允許一夫多妻,但是姐姐支持你,只要是你愛的女人都可以娶回家門來,爲宋家開枝散葉!”

曦月姐輕柔道,直勾勾的看着宋陽,結果話剛剛說完,宋陽便是猛地印在了曦月姐柔嫩的脣兒上,頓時滿口的清香,霸道的挑開曦月姐的薄脣,纏住那柔嫩的丁香小舌。

樓梯之上,幾個女人眼睛都瞪大了,林萱萱跟秋雨燕兩人一臉興奮的盯着,顯然秋雨燕這個小丫頭已經徹徹底底的被林萱萱帶壞了,兩個人就像是好奇寶寶一樣,直勾勾的看着宋陽跟宋曦月親熱的畫面,甚至還是一臉的期待,一點都不覺得害臊。

林冰頗爲無奈的看了兩女一眼,輕聲道:“你們兩個死妮子,還真是重口味,怎麼一直在偷看啊,剛纔也就罷了,現在人家要親熱了,再看下去不好啦!”

林冰隱隱間已經有所感,她知道宋陽這個傢伙很可能會趁此機會得到曦月姐,給曦月姐一個真正的名分。

“你還不是看了,哼哼,大家一起看嗎,以前跟臭無賴第一次的時候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樣子,今天正好看一看。”

林萱萱這妮子虎虎的說道,讓林冰不禁滿腦子黑線,自己第一次的時候跟宋陽是在車子上面,那是情勢所迫,事後宋陽這個無賴還一直糾纏自己,不過令林冰值得慶幸的是,自己沒有選錯。

再者,宋陽那一次也是第一次碰女人,想到這裏林冰還是覺得有意思優越感的,被林萱萱這麼一說倒是妥協了,陪着兩女一起幹“罪惡”的事情。

見到這兩個丫頭都這麼沒有節操,燕黛這個重口味的傢伙果斷的加入了,看着看着有點納悶道:“他們怎麼一直在親啊,是不是該上演大戲了?”

衆人滿腦子黑線,師穎有點無語的撇撇嘴,自己一個軟妹紙遇上這羣傢伙還真是無奈了,要麼就是重口味,要麼就是女漢子,一個個都太剽悍

了,讓師穎直接無語。

舞若雪倒是很鎮定,淡淡的看着,最終撇撇嘴道:“宋陽的動作實在是太慢了,月姐這麼漂亮,要是我是男人早就……”

忽然舞若雪不說話了,衆女齊刷刷的看着她,平時這個妮子可是最淡定的,聖潔的樣子,猶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但是今天居然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大戲”。

“別看我,還是看宋陽姐夫吧……”舞若雪淡淡開口,讓衆女嘴角一撇,紛紛豎起中指。

“這……太過分了,居然這樣摸月姐!”師穎俏臉漲紅,氣呼呼的說道,碩大的胸脯顫抖,要不是被林萱萱等人拉着估計要衝下去拼命了。

沙發之上,曦月姐小臉慌亂,手心滿是汗水,嬌軀緊繃着,大眼蒙上了一層迷離之色,幾經掙扎但是宋陽卻根本不肯放開。

“曦月姐,明天我就去將她們二人帶回來,不過在這之前總得給我的女人找一個大姨太太吧,嘿嘿,再說了,怎麼說也要先給家裏女人一個名分不是麼?”

宋陽邪惡的說道,眼中滿是柔和,大手輕輕攀上了曦月那白色旗袍下**的大腿,粉嫩白皙,十分的光滑有彈性,那種手感簡直難以表達,讓宋陽一瞬間感覺到舒爽的翻天了。

“嘖嘖,曦月姐的皮膚真是比嬰兒還要滑嫩,手感真是沒的說,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呢……”

宋陽邪惡的說道,當初宋陽可是找各種理由吃曦月的豆腐,甚至還在某個飽滿之處咬了一口,留下了一個印記。

“小混蛋,你……”曦月姐氣呼呼的說道,俏臉酡紅,快要滴出血來,將小腦袋撇過去,但是下一刻她便是驚叫一聲。

刺啦~~~

只聽到刺耳的衣服被撕裂的聲音,曦月姐一下子呆住了,因爲宋陽這個傢伙居然直接出手將自己身上的名貴旗袍給撕爛了,整個人埋進了自己的胸脯,某個柔軟的東西一瞬間觸摸到了自己的肌膚。

曦月姐渾身僵硬,目光有點呆滯,但是隱約間又透出一絲期待,她愛宋陽,願意毫無保留的將自己教給她。

親熱了半晌,宋曦月感覺自己的身子都融化了,許多地方都遍佈了宋陽的吻痕,這個傢伙還真是要命,哪怕自己香汗淋漓也是絲毫不介意,一路親吻。

“曦月姐,這是我宋陽留下的記號,嘿嘿,其實你早就是我的女人了……”

宋陽嘿嘿一笑,嘴角掀起,聞言,宋曦月不禁渾身一僵,大眼一陣慌亂,最終無奈的說道:“你這個小混蛋,原來那一次你知道姐姐我醒了……”

聞言,宋陽倒是有點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輕柔道:“那時候我年少無知,弄疼了你,真的對不起……今晚,我可以再好好的愛你一次麼?我要讓你永遠的成爲我的女人……”

宋陽輕柔道,他永遠忘不了自己初三的時候,趁着曦月姐睡着的時候輕薄於她,甚至最後不能自已,想要做男女之事。

那畢竟是宋陽的第一次,弄了半天都弄不進去,最終將曦月姐弄得眉頭都皺起來了,顯然很疼,雖然最終還是沒有真正的跟曦月姐發生關係,但確切的來說,那是宋陽真正的第一次,一個不完整的第一次……

而宋曦月柔嫩的酥胸之上有一排牙印,也是宋陽那一次留下去的……

(本章完) 宋陽的大手輕輕掠過絲滑的肌膚,每一寸都被他的指尖品嚐到了,比起嬰兒的肌膚都要更加滑嫩,挑不出任何的瑕疵,讓宋陽愛不釋手。

“曦月姐,這麼多年了,沒想到你比當初更有魅力了,手感真好。”宋陽親暱的說道,挑逗着曦月的雌性激素,讓她呼吸急促,嬌喘微微。

曦月姐臉色酡紅,目光漸漸有些迷離起來,宋陽的手指彷彿有着魔力,挑逗着她的心臟,漸漸的迷失在裏面。

“啊呀……你……輕點……”

宋陽大開大合,不斷撩撥曦月的神經,幾乎讓她瘋狂了,最終只能妥協,要求宋陽稍微輕一點,不過宋陽此刻也是陷入了一片瘋狂,貪婪的索取着,之間撩撥,將宋曦月輕輕剝光,宛若撥開荔枝一樣,露出白皙粉嫩的肌膚。

或許因爲太過緊張了,曦月姐香體有着細微的汗珠浮出,白裏透紅,更增添了一絲旖旎,這一刻就算是空調也無法熄滅兩人的火花,越發的曖昧起來。

宋曦月的酮體太完美了,而那一排牙印就是和氏璧上的一個點,最是可貴,也象徵着這個女人屬於他宋陽,只有他纔可以佔有。

樓上,一羣女人色眯眯的看着下面的活春宮,心裏在吶喊,似乎在期待着,林萱萱三人早已經過這種事情,十分了解,知道下一步該輪到宋陽了。

倒是其餘三女,面紅耳赤的,哪怕燕黛這個女漢紙也有點嬌羞了,畢竟這種事情從來沒有見過,她甚至連男朋友都沒有交過。

“曦月姐太美了,如果是我也愛上曦月姐了……”

林萱萱有點邪惡的說道,兩眼發光,這個小妮子之前就喜歡糾纏在宋曦月,是不是還揩油,有一點搞拉拉的傾向。

聞言,幾個女人都是贊同,哪怕是舞傾城也不例外,還悄悄的掀起自己的衣角看了一眼,自信的嘟囔着:“跟我的差不多……”

客廳之中,一片火熱,旖旎景象讓人面紅耳赤,這兩個傢伙已經進入了一種難以分割的地步,宋陽快速的將衣服全部脫光,近乎完美的線條讓樓上一干女子發呆。

宋陽寶體隱約間泛着光澤,這是武體修煉到一定境界的表現,十分強大,給人一種美的享受,哪怕是男模都望塵莫及。

幾個未經人事的少女一個個嬌羞的看着宋陽的身體,哪怕她們沒有見過也覺得宋陽的曲線太完美了,比起時尚雜誌上面的男模都要好看。

“上面有人在看着呢,我們……我們換一個地方吧……”

曦月姐嬌羞道,雖然她此刻已經意亂情迷了,但是依舊有點害羞,倒是宋陽無所謂的撇撇嘴,看了一眼林萱萱等人藏身的地方,嘴角露出一絲邪笑說道:“沒事,她們喜歡看那就讓她們看個夠!”

說完,整個人伏在宋曦月的身上,享受着那種令人沉醉的滑膩感,芳香撲鼻,盡情的挑逗着身下的完美女人,這個自己已經朝思暮想多年的女孩,不久之後將徹底的成爲自己的女人!

不得不說宋陽的調情已經十分厲害了,讓宋曦月招架不住,失去了以往優雅的樣子,貝齒輕咬嘴脣壓抑着那股強烈的快感。

當宋陽進入她的時候,曦月姐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雖然眉頭微皺,傳來一點痛苦,但因爲前戲做的很好,更多的則是享受。

很快,客廳之中傳來一陣令人面紅耳赤的聲響,男子的喘息,女人的呻吟,兩個肉蟲不斷的索取,讓樓上一干女人看的

面紅耳赤,嬌羞不已。

BOSS總裁的專寵 過程持續了很久很久,林萱萱等人就這麼一直在上面“觀戰”,身體都感覺有些燥熱,當兩人最終完事的時候,一行人散去,各自回房了。

這一夜宋曦月並沒有回去跟師穎一起睡覺,而是留在了宋陽的房間,一男四女大被同眠,很容易讓人產生一些聯想,事實上裏面更是風光無限。

師穎一人睡在牀上,腦海裏滿是剛纔宋陽的樣子,那種令人面紅耳赤的男女之事她是第一次見到,纖細的手指情不自禁的觸摸到了自己的敏感地帶,嬌軀一顫,眼眸微閉……

第二天,宋陽從房裏出來,幾個女人被折騰的一個晚上早已經筋疲力盡了,宋陽嘴角掛着淺笑,自從成爲了真武者,涅槃重生,自己的身體素質簡直強大的可怕,甚至是不知道疲勞。

“色狼……額,宋陽,月姐她……”師穎正在吃早餐,看到宋陽下來條件反射似得想要問,但是一想到內容的尷尬便是打住了,繼續吃早點。

舞若雪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似乎對什麼都已經看淡了,十分優雅,再配上那絕美的容顏,幾乎沒有男人看了不心動的。

宋陽簡單的吃了早點,就直接出門了,他已經太多天沒有過去鳳凰城大酒店了,甚至自己回來這麼久也沒有去過,必須要去看一下了。

一想到有紈絝子弟居然敢打自己女人的主意,宋陽心裏便是冒出一股怒火,如果不是在華夏,而是在結界或者是其他的國家,他早就殺上門去了。

鳳凰城大酒店,如今在西海的名氣簡直難以想象,現在的管理比起以前更加的井井有條,服務上面也全面提升了,不得不說徐若琳和徐倩在管理方面做的非常好。

當然,更重要的就是當人們知道這家大酒店的兩個老闆是兩名嬌滴滴的大美人的時候,一個個都怦然心動,膚白貌美,而且還是這麼一家五星級大酒店的老闆,身價很高,若是能夠佔有的話,無論是身體上的享受,經濟上的支持和心理上的滿足都是無與倫比的。

徐倩與徐若琳如今正是鳳凰城大酒店的兩隻花,被人稱爲兩隻鳳凰,徐倩以冰冷的氣質和精緻的長相贏得一干老闆和公子哥的愛慕,徐若琳也不差,雖然稍顯稚嫩但是前凸後翹,身材很好,而且還是個學生,別有一番味道。

一個傲嬌御姐,一個則是青春蘿莉,每一個都擁有獨特的氣質和精美的長相,無論是男女都會讚不絕口,西海那些公子哥和大老闆怎麼能夠按捺的住呢?

西海大學門口,一身米色繡花連體蕾絲長裙的徐若琳款款走來,揹着一個黑色的卡通包包,有一種大學生特有的氣質,精緻的面容讓人垂涎,輕輕的撅了撅嘴便是讓周圍男生傾倒女生嫉妒。

“若琳,我愛你!”

一個身穿白色西裝打領帶的年輕帥哥追上徐若琳,捧着一大捧藍色妖姬認真道,眼中滿是愛慕之色,當然如果不露出那麼一點情慾的話,幾乎可以上演白馬王子了。

身後不少男子在起鬨,還有更多的男人也是準備了巧克力、電影票等等的禮物在等着向徐若琳表白,更是有人直接去了法國找到知名設計師設計了婚紗戒指來取悅徐若琳。

西海大學不缺富二代公子哥,這些人根本不在乎花錢的多少,只要能夠將這個衆多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弄到手,可以不惜任何代價。

如果是別的人遇上男子這種,早就心馳目眩了,哪裏還顧得

什麼,恐怕是脫光了衣服往男子的牀上跳了。

但是徐若琳卻是撇了撇嘴,眉頭微皺,淡淡道:“對不起,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沒有人可以取代他的地位。”

說完,徐若琳在一干驚叫之聲中離去,一路上不少男生跟在後面,一個個激動的無以復加,還有人衝上去表白,但是沒有絲毫的意外全都陣亡了。

徐若琳如今在西海大學人氣太高了,曾經的徐若琳畢竟穿着樸素,根本沒有金錢去打扮,也很少來上課,要出去做兼職,但是現在不同了,她經常來學校,而且有私家車接送防止出意外,更有保鏢暗中跟隨。

俗話說人靠衣裝馬靠鞍,沒有經濟實力去打扮的話哪怕你再漂亮也終究是好看一點的野雞麻雀,終究不是鳳凰。但是徐若琳現在不同了,早已經被人傳出是鳳凰城大酒店的兩朵姐妹花之一。

長得漂亮家境優越已經能夠成爲了衆人對徐若琳的認識,無論是屌絲還是高帥富全都趨之若鶩,想要征服。

更有男生拍裸照來炫耀自己的身材,想要取悅徐若琳,這種勢頭在西海大學已經見怪不怪了,比起當初宋陽在西海藝大引起的風波只大不小。

誰都知道鳳凰城大酒店的兩朵姐妹花一個冷傲一個清純,所以更多的人則是想要從徐若琳的身上下手,覺得征服了這朵柔嫩的鮮花,說不定有機會搞定另一朵冷傲的鮮花,最終抱得美人歸。

但是可惜的是,不知道多少男人想要追求徐若琳,卻全部都失敗了,這個女子似乎不食人間煙火,完全沒有一點與他們交往的興趣。

走到學校門口,身後依舊跟隨着一羣男人,這是一副奇景,讓人呆滯。

“瞧見了不,那可是咱們學校的校花,第一白富美徐若琳,追求她的男人足夠裝滿一火車了,哥們,看你這樣子也是來追她的吧,嘖嘖,就一朵小花,太寒酸了,我勸你還是別出去丟人了。”

門衛那裏,一個三十多歲的保安滿不在意的說道,在他的身旁,宋陽上身襯衫下身西褲,手裏拿着的是從路邊順手買來的五塊錢一支的玫瑰,雖然不貴但還是比較新鮮的。

聽着這位保安老哥“好意”的提醒,宋陽鬱悶的摸了摸鼻樑,心道看來自己以後也要開跑車穿西裝纔會有人注意啊,自己這個樣子看起來真的有這麼寒酸麼?

自己現在的樣子已經不錯了好吧,平時那都是沙灘褲大頭鞋的,今天都穿上正裝了,結果還是被人鄙視了。

“那可不一定啊,說不定現在的白富美口味比較重,還就喜歡我這個樣子的,待會說不定我就逆襲了。”

宋陽開玩笑的說道,結果遭來周圍不少人的鄙視,保安上下打量着宋陽,漫不經心道:“你要是能夠逆襲,我馬上去買彩票,保準中獎!”

“若琳!”

徐若琳剛剛走出來,宋陽便是喊了一句,手裏抓着一朵寒酸的玫瑰朝着徐若琳的方向走去,聽着這道熟悉的聲音,她嬌軀一顫,眼中先是露出不敢相信的樣子,當看到宋陽朝着自己走來,頓時眼框溼潤了!

“宋陽……老公……”

徐若琳如一隻貓兒一般鑽進了宋陽的懷裏,露出了最甜美的笑容,讓天地都失色了,讓不少男子忍不住咽口水。

吧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