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看著李明蓉一片心意,硃砂還是伸手接過,笑著跟李明蓉道謝。

李青松可沒料得,還有這個啊。

說起來這前十八年,這都壓根兒沒有給硃砂什麼壓歲錢。

李青松也從荷包中,摸出幾張大團結,給了硃砂一張,又給了李果一張:「這是你們的壓歲錢。」

這收了壓歲錢,李果和硃砂都是開開心心。

在放過鞭炮后,李果這小子,就一溜煙的跑村裡其它人家去看電視了。

這年頭,這全村有台電視機,那可真是土豪級別的人物了。

李明蓉還問著硃砂:「你要不要跟李果一起,去看看電視?」

硃砂剝了一顆花生丟在嘴裡,問著李明蓉:「小姑,你們喜歡看電視?要不,明年我們也買個電視好了?」

今年就來不及了。

「不了不了。浪費錢,到時候,家裡又沒人。」李明蓉拒絕。

硃砂也沒在意。

趁著這時間,她還是將這半年來的收入,給細細的盤算了一遍。

總的來說,這半年的時間,她賺上來,差不多有三萬塊錢,毛線那筆生意,真是一筆大買賣,而李青松這邊,也差不多賺了兩千多塊錢。

最差勁的,應該就是李明蓉這個小吃店了。

原本一個月還有四五百的錢進帳,結果朱貴明兩口子這麼來插一腳,搞什麼低價競爭,辣妹子小吃店一個月也就兩三百塊錢的進帳。

可就是這樣,李明蓉也很滿足了。

一個月兩三百,也比一般的工人不知強了多少倍。

硃砂現在的想法,明年,至少得讓這個錢,再翻一百倍。

啥,翻一百倍?

是的,翻一百倍。

要是翻十倍,只能賺到三十萬塊錢,這根本不算什麼本事。

不過,這還要應付高考,這個才是頭等大事。

錢不錢的,早半年掙晚半年掙沒啥區別,她又不用睡大街。

要是這個高考考砸了……不,她絕對不能考砸。

初一一大早,李明蓉就收拾妥當,要帶著大家一塊兒去菩提山。

硃砂這才想起,這不遠處,就有這麼一座山。

據說這山上的菩薩還挺靈。

只不過,那些年,都給毀了。

但大家還是清楚的知道,這山上,有菩薩。

李明蓉現在就是借口去爬山,然後去準備拜拜菩薩。

她的想法很簡單。

她就感覺現在的日子,已經是以往不敢想象的幸福生活,她就感謝菩薩保佑,保佑全家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無風無浪。

她這個全家,當然是指她自己、李果、李青松還有硃砂。

這就是她心中的全家了。 這去拜菩薩,當然免不了燒香之類的。

李青松想著燒香,倒是想起另一樁事。

這說起來,他是多久沒去給自家父母燒過香了。

李青松有些慚愧。

似乎入贅朱家后,他真的是跟這邊李家沒有往來。

連這過年過節之類的,都沒有回來給父母墳前燒支香添把土。

「明天吧,明天我們一早去燒香。」 極品特工:很萌很潑辣 李明蓉說。

第二天一大早,她們一家子,又是早早的起床,要去給祖墳上上香。

李明蓉還特意的帶上鏟子,也好給墳上培培土。

李青松是一古腦的買了不少的香燭,看這架式,是想把以往的遺憾都彌補起來。

千金小姐的自定義生活 確實以往自己太窩囊了啊,這連過年回來給自己父母燒香這事都辦不到。

李明蓉也拉著李果,一個勁的,非要他在墳前磕頭,說好好給祖宗磕頭,求祖宗保佑,讀書能象硃砂這樣考第一。

李果拗不過,也是連連的磕了幾個頭。

這是自己沒有見過的親人,硃砂也帶著幾許虔誠的心,磕了幾個頭。

這路上的時候,還碰著別的村民過來給老祖宗上墳燒香的。

這初二燒香,也是這兒的風俗習慣。

這路上碰上楊金生,楊金生還特別的停下腳步,又跟李青松打著招呼。

這男人之間,互相遞支煙,是見面必不可少的事。

楊金生抽了一口煙,眯著眼,看著前面李家兩老的墳,對李青松道:「這多給兩老燒燒香,讓祖宗保佑保佑,這是好事。」

這話說得婉轉。

可李青松臉皮還是一陣一陣的發燙。

這自然是感覺有愧,這些年,沒有回來燒香。

楊金生也沒有多說。

李青松才回這騎鞍村時候的窩囊勁,他是見過了。

那是當上門女婿,似乎都有的模樣。

可現在,李青松這不不上門了,都跟朱淑華離婚了。

劉金生這才想起一個重點。

「你現在都離婚了,也不再住在朱家大灣,你是不是也應該回這騎鞍村修個房子?」劉金生可是記得,李青松他們以往,是一直租住在招待所,後來才搬到傢具廠。

可這不管哪兒,這都是租的地方啊。

這相當於說,李青松是沒有家的,在這騎鞍村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李明蓉臉皮也臊得慌了。

她這段時間沒受風吹日晒,皮膚已經漸漸變白,這一臊,整個臉連同脖子都紅透了。

她結結巴巴道:「我,我到時候把房子讓出來吧……」

那是祖屋,按理來說,都是應該傳男丁。

這些年,李明蓉就一直住在這兒,也確實不好意思。

其實呢,這李家,也並不只有李青松和李明蓉兩兄妹。

但凡男子都倒插門給人當上門女婿的,多半是家中兄弟姐妹極多,是根本討不了老婆。

否則,這砸鍋賣鐵,甚至拿女兒換彩禮,也得給兒子娶媳婦。

可惜,李青松這邊,不僅僅是李青松這麼一個兒子。

他下面,其實還有兩個弟弟的。

只不過,一個習慣了偷奸耍滑,另一個,好吃懶做。

這兩人,怎麼可能是習慣在這兒過苦日子的人? 所以,老二李宏海,最終忽悠上了本地的一個知青,並且靠著這好看的皮相和這甜言蜜語的嘴巴子勁,還真是讓那個知青返城的時候都捨不得摞下他,想辦法託了關係,一塊兒去大城市了。

至於李明蓉下面的那個弟弟,怎麼可能窩在這樣的地方,偷雞摸狗的,現在也不知道混到哪兒去了,是死是活,都不知曉。

所以,李明蓉被那個知青拋棄,又懷了孩子,沒有去處,才最終,就在這騎鞍村呆著了。

現在劉金生在提房子的事,李明蓉才有些無地自容。

這提起房子,不又是在變相的暗示,她一個姑娘,應該是嫁出去,沒理由佔用祖屋的道理。

李青松也連連擺手:「不用不用,明蓉,就這樣住著就挺好,你一個女人,帶著孩子不容易……」

劉金生皺著眉頭,打斷李青松的話:「其實這話呢,以往我沒說。不是我想不周到,我只是想……」

他其實也知道這樣子為難。

李青松那時候沒錢嘛,又被朱淑華欺負成那個樣子,這回騎鞍村來,也是走投無路。

那個祖屋,也就這麼兩間破房子,劉金生這個當村長的,也不好意思說,讓李明蓉給讓出來。

所以,這李青松後來搬到縣裡的招待所住下,劉金生也睜隻眼閉隻眼。

可現在不一樣了。

劉金生就拍拍李青松的肩:「現在,你多少也是掙了些錢的人了,你當哥子的,也大度一點,那老屋你就不要跟李明蓉爭了……」

李青松急得要解釋:「我本來也沒想爭啊……」

「這樣吧,我回頭幫你設法,弄一塊宅基地給你,你自己修個房子住吧。趁這年下大家不忙,一起幫忙把房子給修起來,以後,回來也有自己的落腳地。」劉金生倒是將一切給考慮好了。

這是一件大事啊。

修房子,一慣是大事啊。

李青松一下有些反應不過來,也沒敢一口同意。

劉金生也得忙著燒香去,等這支煙抽完,也就跟李青松道別。

回去后,李青松一直都在想著這個房子的事。

李明蓉見他不說話,以為他還有別的顧慮,再度跟李青松道:「哥,這房子,我還是還給你吧。我反正這開學,就去縣城裡經營著小吃店,李果也住校,我們有住處,也不需要這個房子了……」

李青松搓搓手。

他就糾結的問著硃砂:「硃砂,要不,這村長都幫我們弄宅基地了,要不,我們就修個房子好了。」

「行啊。」硃砂也無所謂。

她反正以後在這兒呆的地方也少。

不過,要是一個房子,讓李青松和李明蓉都因此而不自在,那她還是贊同李青松修個房子。

這樣,李青松也感覺,自己算是一個有根的人,依舊還算是這騎鞍村的人。

而李明蓉也不會感覺,自己佔了祖屋,反而讓大哥沒住處了。

估計了一下,現在批個地基,修個小平房什麼的,也就只需要幾千塊錢,這一點錢,還是能承受的。 李青松聽得硃砂也贊同修個房子,也是很高興,立刻轉身就去找劉金生,答應這事。

硃砂也高興。

不過,她還是替李青松設想了一下。

以後,她們留在這兒的時間,應該不多,也就是過年的時候,回來燒燒香掃掃墓之類的。

這房子,也不需要修得多好多氣派,但最基本的住宿之類的,還是需要。

可李青松的想法不一樣。

雖然現在在外面能掙錢了,可他還是有一種落葉歸根的想法。

他就想,以後他老了,硃砂也嫁人了,那他就回這騎鞍村來養老,至少這兒還有這些認識的親朋好友嘛。

大年初三這天,硃砂又轉著車,去了譚校長家,給譚校長拜年。

譚師母見著硃砂,都是樂呵呵的。

佳妻若夢 硃砂給譚師母帶了兩罐麥乳精,一聽奶粉,還有兩瓶竹葉青酒,另外就是一件羊毛衫。

譚師母接過硃砂遞過來的禮物,還小小的客氣一把:「你這孩子,來就來吧,這還帶些東西過來做啥,多見外的。」

硃砂笑笑:「應該的,這在你們家吃這麼久的飯菜,我都還沒好好感謝感謝您們呢。」

譚師母笑著收了東西進去,不一會兒,就給硃砂沖了一杯奶粉過來,一個勁的招呼著硃砂喝。

諸天重生 可以說,這個年,不管是譚校長還是譚師母,都是過得非常的開心啊。

這年前的表彰大會,譚校長又是被點名表揚了。

畢竟這一次花山中學全縣聯考的成績,有目共睹的嘛。

這一次,是真正的有獎金下來,但是獎勵學校,獎勵校長。

譚師母甚至笑眯眯的對硃砂道:「回頭,我就將獎勵的那個搪瓷杯子送給你,當作留念。」

這不是譚師母寒磣人啊。

對於她們來說,這樣一個上面獎勵的搪瓷杯子,寫著大大的獎字,這是獎勵先進教育單位的,這是對譚校長的肯定。

這也是譚校長第一次得的獎品,紀念意義很大。

這譚師母都願意拿出來給硃砂,可見,在她的心中,對硃砂的看重程度了。

****

朱家大灣,朱大娘躺在床上,連連打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