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算是相當豪華的陣容了,這陣容別說找一個人的麻煩了,就算去了天界,天界那幫仙人也得驚上那麼一驚!

然而呢?

最後的結果是灰溜溜的走了!而且還死了幾十個!

這要說出去……媽個雞啊!

妖怪們都在心裏罵娘。

許多妖怪都有意無意的看向領頭的牛妖,而牛妖一直在保持沉默。

突然,妖怪們感到了身後傳來的仙氣,連忙回頭去看,卻驚訝的發現,那個小子居然又飛過來了。

幹嘛?還想打架?

妖怪們涌現出了亂七八糟的想法。

狼性大叔你好壞 配角重生記 牛妖轉過身看着他,待到張謙飛到近前的時候,牛妖問:“少年,有什麼事嗎?”

張謙說:“借一步說話。”

牛妖一臉奇怪的和張謙飛到了別處,還沒等開口問,張謙就說:“不知道我能不能拜見一下你家大王?”

牛妖一愣:“你要拜見我家大王?所爲何事?”

張謙咳嗽了一下,說:“我想見到你家大王之後再說。”

牛妖沉思了一下說:“這個…我不能做主啊,這樣吧,我先回去問問我家大王,你留一個地址,他要說可以的話,我親自登門去邀請你。”

張謙笑着說:“不用麻煩你了,你留我一個手機號吧,如果你家大王想見我,那就發個地址給我,我親自登門拜訪。”

牛妖說:“那好吧。”說着他就掏出了他的某著名國產智能手機。

看看人家這覺悟!張謙心說,真正的支持國貨從我做起!

互換了一個手機號之後,張謙告別了牛妖。

然後他又在外面一直晃到了凌晨六點,這纔回到大燕山。

回去之後躺上牀就睡,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11點就繼續出門尋找去了。

他感覺自己也是憔悴的厲害。

終於,在次日凌晨回到大燕山的時候,小玉找到了他:“小謙,要不你別出去找了吧,讓你的手下出去找就行了。”

張謙搖了搖頭:“我女兒我怎麼能不找?”

“你看你都累成這樣了。”小玉眼圈都紅了,“我去找,你休息幾天吧。”

“不行。”張謙說,“你現在實力太弱了,你出去我還得擔心你,老老實實留在這,別讓我擔心。”

張謙說完倒頭就睡。

這一覺睡得很死,直到手機鈴聲把他吵醒。

他睜開惺忪的睡眼一看是牛妖發來的短信,立刻就清醒了。

“兄弟,我家大王想請你來喝一杯,地址是xxxxx,收到請回復。”

張謙立刻回覆:“收到,我這就去。”

他立刻起牀洗刷收拾自己,換了一身新衣服,同時也沒忘了帶上一些煙、酒和辣條,畢竟是求人幫忙,總得積極一點,表示表示。

系統看不下去了:“牛魔王這麼厲害的妖怪,你就帶點辣條去?丟不丟人啊你!”

“你管不着。”張謙說。

沒和別人打招呼,張謙飛出了大燕山,直奔西北而去。

牛魔王的洞府在積雷山摩雲洞,這個看過西遊記的人大多都知道,但是光知道這個名字沒用,得知道確切的地址。

現在哪裏有‘積雷山’這座山?別說華夏大地,就算整個世界都沒有。

所以張謙一路向西,最後來到了祁連山脈附近。

地址上說,牛魔王的洞府就在這一片。

然後他就看到了牛妖。

牛妖見到張謙:“少年,來的夠快啊。”

“牛兄。”張謙一抱拳。

牛妖立刻一臉惶恐:“不敢當不敢當!”

張謙笑了笑:“走吧。”

牛妖卻掏出了一個白色的玉瓶說:“少年,你現在並非妖族,甚至還是神仙,所以要想進積雷山,就必須先進到我這玉瓶,待我到了積雷山內,再把你放出來。不知少年可敢?”

張謙問系統:“沒事吧?”

“你有擎天柱你怕個毛。”系統說。

張謙一笑:“有何不可。”

牛妖略帶敬佩的笑道:“好,少年,得罪了!”

說着牛妖把玉瓶湊到張謙面前,一股強大的吸力傳來,張謙沒有抗拒,瞬間被吸進了瓶內。

牛妖四下看了看,迅速的飛走了。

張謙進到瓶子裏之後,就看到了一片澄淨的白,沒想到這瓶子內部的空間還挺大的。

四處轉了轉,也沒個參照物,所以張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沒走出原地,所以乾脆盤腿坐在了潔白的地面上。

就這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聽到了頭頂傳來牛妖的聲音:“少年,我們到了。”

說完,一股強大的吸力開始撕扯他的頭皮,他立刻疼的齜牙咧嘴,隨後嗖的一下,他眼前豁然開朗。

遠處依然是鳥語花香、綠意盎然的一派世外桃源的模樣,而近處則是一座黑色的高山。

山下,面前有一個黑黝黝的洞口,洞口的上面刻着三個大字‘摩雲洞’。

洞口外面一片面積廣大的平地上擺放着許多的石桌石凳,石桌上擺着各種水果美食,石凳上坐着各種各樣的妖怪。

張謙仔細的打量着這些妖怪……什麼物種都有。

然後他把目光轉移到了主位上。

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個身軀高大,穿着黑色麻布衣的壯漢。

張謙仔細的打量着他,心說難道這就是牛魔王? 壯漢長着一張國字臉,濃眉大眼,不怒自威。

坐在壯漢旁邊的是一個皮膚白嫩,身材非常豐滿的御姐,這御姐大半部分的肌膚都露在外面,給人一種很強的視覺衝擊力,再加上她長得也不錯,所以張謙一時間恍了恍神。

不過他已經猜測到這應該就是鐵扇公主了,所以多看的話肯定會讓別人不悅,於是他又裝作平常的把目光重新轉移到那個壯漢的身上。

壯漢看到張謙正在打量他,他笑着問:“你就是張謙?”

張謙一抱拳:“我就是。”

壯漢站起身,張謙頓時一楞,好傢伙這壯漢真高啊,估摸着得有個兩米多了,比姚明還高還壯!

然後他慢慢的走下來,走到張謙面前,圍着俯視着張謙轉了幾圈,隨後發出了爽朗的笑聲:“哈哈哈,不錯不錯!”

“敢問閣下就是牛魔王?”

“正是。”牛魔王一點頭。

“哎,那你爲什麼沒有一點牛樣?怎麼連個牛角都沒有?”張謙脫口而出。

場面立刻陷入了無聲的尷尬。

張謙眨巴了幾下眼睛,咳嗽了一聲:“我是不是問錯話了?”

系統說:“多年前,牛魔王的雙角被砍掉了。”

“什麼?”張謙震驚了。

“所以,你這算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哈哈哈哈。”系統哈哈大笑了起來,“又一個有生之年系列,你看看牛魔王那表情,太精彩了!”

他在這邊樂的像條狗一樣,張謙卻尷尬的要死,艹了!這太他媽尷尬了!

且不說自己還得求人家,就算求不着人家,也不能第一次見面就像這樣戳人家傷口啊!雖然自己不知道但是也混蛋啊!

於是他立刻說道:“牛大佬…這個,我不會說話,您別介意。您就當我放了個屁。”

牛魔王笑了,但是怎麼看都像是強笑:“啊,沒事。都過去了。你不說,我都快忘了這件事了。”

說到最後這一句的時候,牛魔王已經是咬牙切齒了,不過他並不是衝着張謙,因爲他是擡頭看着天空的。

“不說這些了,”牛魔王拍了拍張謙的肩膀,“頭次見面,來,先喝一杯!”

張謙也沒客氣,走到牛魔王指給他的座位前面,端起一杯酒大聲說:“牛大哥,小弟真的是個蠢貨,所以這杯酒算是賠罪,請牛大哥海涵!”說完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這可不是小酒杯,這是大海碗啊!

這一杯酒下肚,張謙頓時覺得心裏就跟火燒一樣。

牛魔王哈哈大笑:“張謙兄弟夠豪爽,海量!倒上!”

立刻有小妖怪走了過去給張謙倒滿。

親愛的首席大人 張謙又端了起來:“初次見面,小弟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張謙,現在是個仙人,雖然我是仙人,但我對妖族的兄弟們沒有什麼敵意,甚至我身邊都有不少一起和仙人幹過架的妖族兄弟,所以請在座的各位大佬多多關照!”

說完,剛要舉杯喝下去,突然傳來了一聲大喝:“慢!”

張謙轉眼看去,看到了一個頭發無比蓬鬆乍一看跟金毛獅王謝遜似的這樣一隻妖怪,正臉色不善的看着他。

看到張謙看了過來,這隻獅子妖怪甕聲甕氣的問:“既然你說對我們妖族沒有敵意,那爲何前些時日殺掉了豬王!”

張謙一聽頓時翻了個白眼,媽的敢情這事還沒完呢!

他這麼一說,立刻就有妖怪喊了起來:“對,爲什麼殺豬王前輩!”

“小子,最好給出一個交代!”

“對,給出一個交代!”

牛魔王沒有說話,而是目不轉睛的看着張謙。

張謙知道,牛魔王也在等張謙的一個交代。

於是他放下了酒杯,環視了一圈:“你們想要交代?”

“對!給一個交代出來!”

張謙沉默了一下,隨後二話不說快步走向牛魔王的主位,然後當着牛魔王和在座妖怪的面,一隻手搭在了鐵扇公主的肩膀上,然後作勢就要抱下去。

牛魔王當時就瞪眼了:“你要做什麼!”

鐵扇公主先是楞了一下,隨後也是不由分說立刻皺着眉頭把他推開了,甚至還取出了一把小巧精緻的芭蕉扇子。

在座的妖怪更是義憤填膺:“居然敢對大嫂不敬,我看你是活膩歪了!”

“找死!”

“牛哥,殺了他!”

總裁強娶豪奪:醉愛是你! 看着一羣激動的妖怪,張謙笑了:“你們不是要交代嗎?”

妖怪們聲音瞬間變小了。

張謙看向牛魔王:“你看,牛老大,我只是稍稍的碰了一下大嫂,你就非常生氣,這些妖兄就想幹掉我。那豬王對我老婆更不敬,你們說我要不要殺了他?”

妖怪們不說話了,牛魔王皺起眉毛。

“如果你們的老婆被豬王抓去侮辱,你們會不會殺了他?”張謙大聲問。

妖怪們依然沉默。

“這種事,只要有血性的男人都知道該怎麼做!”張謙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端起酒杯,“勞資就是個有血性的,敢碰我老婆我就要殺了他!有誰不服的話,就把你老婆送過來讓我玩玩!要是做不到那就都閉嘴!勞資是張謙,今天咱們就認識了!”

說完,張謙咕嘟咕嘟喝乾了酒,旁邊的小牛妖立刻走過來給他倒滿了,同時還用一種略帶敬佩眼神看了他一眼。

場面更尷尬了,那個獅子妖怪也不說話了。

牛魔王開始打圓場:“那老豬什麼都好,就是有個好色的毛病,早就跟他說讓他改改,他偏不聽,唉,算了算了…”

“牛大哥!”獅子妖怪又說話了,“豬王是咱們的戰友啊!他…”

“怎麼!”張謙瞪着獅子妖怪:“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還不依不饒?”

獅子妖怪看了他一眼,憤怒的哼了一聲:“這算什麼交代!豬王是我等朋友,他斷然不會對我等妻妾下手!要怪只能怪你是個仙人!”

“呵呵,現在又扯到陣營上面去了。”張謙冷笑了起來。

“你本來就是仙人!”獅子妖怪說。

張謙裂開嘴笑了,他這時候其實有點上頭了,看着獅子妖怪說:“想要交代?行,老子再給你一個膠帶!”

說完,他扔出了一卷膠帶:“拿好!”

獅子妖怪伸手接住了膠帶,一臉懵逼。 張謙來到牛魔王的洞府,還沒等屁股坐熱,場上的氣氛就已經陷入了冰點。

獅子妖怪看着手裏的膠帶,惱了。

很明顯,張謙這是在耍他。

他氣的把膠帶狠狠的摔在地上:“張謙,你欺人太甚!”

張謙的酒勁又往上躥了一點,臉都紅了,看着憤怒的獅子妖怪說:“怎麼,你想要膠帶,我給了你一卷,你怎麼還不依不饒?”

“我給你十卷怎麼樣?再不行給你空運一噸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