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呲……”?? 最強靈魂收割者314

這番話終於逗笑了凌草,睜大了眼睛,不好意思一臉嬌羞的看着黃道生,蘊含在眼眶中的淚珠轉動了幾圈,可最終還是沒忍住,滾動了一滴出來。

“波……”

黃道生沒客氣,對準了這滴淚痕,張嘴親了上去。

花妖的眼淚最好不能流,不過萬一流了出來,就不要浪費了嘛……

凌草頓時石化了,甚至本能的雙手中放出了纏繞術,不過很快又收回了手中的藤蔓,任由黃道生順着她的淚痕『舔』了『舔』。

而衰老鬼咳嗽兩聲,緩緩站了起來,走了出去,搖搖頭,由他們去吧…… 終於到了二殿內部選拔的時候!

黃道生帶着凌草和衰老鬼回到二殿,信心十足。// 歡迎來到閱讀//

在大願城,黃道生製作了一套幽冥鬼氣鎖子甲送給凌草之後,又在鍛造處加班加打造了一套更加精細的留給自己。

雖說二代總比一代做的好,但是凌草舍不得換下來,就這樣一直穿在身上,用普通的衣物遮掩着,弄的像個體型肥胖的大漢。

黃道生信心滿滿,因爲他設計了幾個新玩意兒,應該會讓自己在第一輪比賽中略佔優勢,不過嘛,必須找個機會故意『露』一手的好。?? 最強靈魂收割者315

機會一般都是會留給有準備的人的,有時候說來就來了。

在等待內部選拔開始的時候,二殿衛隊大廳還是有不少人提前到了,刺探競爭對手的情報,相互攀談關係,各種人都有。

遠征軍的黑雲沙小地獄豐隊長不知聽了誰的指示,跑過來質疑和自己將來關係緊密的黃道生:“舒大人!你什麼時候纔會去橋頭堡重鎮任職?黑雲沙小地獄的擴建工程,到了橋頭堡重鎮就卡住了,所有人都說要等你下命令!”

黃道生奇怪了:“豐大人!我在大願城休息養傷是周大人同意的,怎麼,你這話是在質疑周大人說的不對嗎?”

豐隊長語塞,他一個初級鬼差,怎麼敢質疑周牛頭?隔了好多個等級呢!

遠方人羣中傳過來一個新的指示,豐隊長又挺起了胸口。質疑道:“舒大人!聽說清剿沙鬼你們用了一種叫做手雷的新式武器!前天在一處偏僻獨立沙灘上,巡邏隊報告發現沙鬼殘餘部隊,橋頭堡重鎮的駐軍沒有得到大人的軍令,不同意出軍!大人,能不能將這種手雷提供給我們二殿巡邏隊,以便偶爾發現沙鬼殘留,也好清剿。”

黃道生更是奇怪了,看着豐大人哈哈大笑:“豐大人你別弄錯了!你是遠征軍的人,是我的部下,不是巡邏隊的人!我可是你的直接上司!怎麼。二殿衛隊好像有規矩的吧?以下犯上。死罪!態度傲慢,死罪!豐大人,你可是犯了這兩條死罪啊!”

大廳裏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在望着這邊。豐隊長冷汗淋漓。支支吾吾。他本來就被當槍使了,現在說什麼也沒有用。

黃道生冷笑道:“你們要手雷,可以!不過我就怕你們不會用。反而傷到了自己,不信的話,我這就給你們演示演示!”

聽說這個風頭最勁的舒大人要當衆演示新式武器,所有人都來了興趣。

手雷這個詞傳遍了整個冥界,黑雲沙小地獄的清剿大捷,一大半的功勞都得算在這個武器上來,可是難得有人親眼見到真正的威力,所有參加過清剿的拘靈隊衛兵,都被限制在橋頭堡重鎮上不得出入,保密工作做的相當好。

黃道生走出大殿,在一個偏僻的訓練場角落停了下來,看着身後幾十位競爭者,微笑道:“這件武器,在接下來的選拔中,我也會用上,所以請大家都看好了,如果誰碰上我了,多留心!”

不少人驚呼起來:“舒大人,你什麼意思?”

黃道生呵呵笑着:“什麼意思?手雷也是單兵武器,不能用嗎?刀劍一樣可以砍掉你的腦袋,也不能用嗎?沒有武器,那還比什麼?比力氣,比誰跑的快?笑話!”

左手一翻,一顆乒乓球大小的黑『色』圓球出現在手中,黃道生掂了掂,說道:“看好了!”

微型手雷準確的丟在一根人形沙包的破損口中,卡住了沒有掉下來,黃道生倒退10米元,右手作出拈花狀,拇指和中指抵住一個小磁石,冷冷的說道:“看好我手裏的這個小東西!”

她那偏執老公黑化了 嗖!

磁石被飛快彈出,一秒鐘沒到,就進入了手雷3米範圍內,瞬間引爆。

“轟!”?? 最強靈魂收割者315

巨大的爆炸力量不止將人形沙包炸的粉身碎骨,更是波及到了附近的靶位,而且誰都沒有想到爆炸的這麼迅速,措不及防之下,站在前排的不少人都被飛來的流彈打中了面門!

“啊!”

慘叫連連,隔了十多米遠,這個爆炸還能波及到旁觀者,威力大的讓這些鬼差們覺得心悸!

黃道生雙臂護着頭部,抖動了兩下,從身上的鎖子甲上掉落下幾顆圓形的小鋼珠,微笑着看着狼狽的鬼差們。

看着一個臉上被打傷的倒黴傢伙,黃道生微笑着說道:“這是第三代防爆手雷,專門用在大願城或者是各殿城中,用來鎮壓暴『亂』份子和鬧事的傢伙!這還是威力最小的一種,你們沒有見到在戰場上炸死沙鬼的那種,威力絕對比這個大十倍!”

“嘶……”

所有的競爭者都閉嘴沉默了。

這種威力的武器拿出來,恐怕一般人還真的擋不住,除非是修習了幽冥鬼氣護甲的高級鬼差,其他中低級鬼差只能用護甲來抵禦了。

但是純粹用護甲抵禦,真的能抵抗住這種高爆威力嗎?

豐隊長走到人形沙包前看了看爆炸的中心,也是震撼莫名,但是他後面的人傳過來的指令卻是讓他繼續激怒黃道生,『逼』黃道生使出最大的底牌。

豐隊長感到有些害怕,但不得不從,因爲他身後的人,要想碾死他,也是隻需伸一隻手指的事。

豐隊長轉過身,裝出一副不屑的樣子說道:“舒大人,就這能耐?手雷還要等一等再炸?沙鬼難道不知道見到這種東西跑嗎?難道還要拿在手上看着它爆……”

“轟!”

另外一聲巨響,就在豐隊長5米遠的另外一個人形沙包上發生了爆炸,黃道生拍拍手,他只不過順手甩出一枚不需要磁『性』控制的掌心雷罷了,但是這樣的效果,絕對比脣槍舌彈的反駁來的更有效果!

爆炸的衝擊傷到了豐隊長,成片的鋼珠打在措不及防的豐隊長身上,將他撞擊得飛倒在地。

“以下犯上,死罪!態度傲慢,死罪!”黃道生嘆了口氣,“這是我剛剛來二殿時,聽到的規矩,現在看來,還挺管用的。”

拍了拍手,打了打身上的灰,黃道生一個人優哉遊哉走回到大殿中,再也沒有看一眼艱難爬起的豐隊長,即使他心中在偷偷感謝豐隊長讓他有機會『露』一小手。

黃道生這純粹是嚇唬嚇唬人呢,這些鋼珠小手雷,只是他的一個試驗品,總共做了還沒到5個!

但是對某些人來說,這絕對是一個巨大的警告!

再也沒有人敢小看黃道生了,要是對上了黃道生,一個不小心,捱了這麼一下子,非死也是重傷啊!

黃道生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待會兒的比試中,至少在心理上,他絕對會佔優!

……?? 最強靈魂收割者315

……

很快周牛頭就來了,吵吵鬧鬧的大殿頓時安靜下來,到場一共有54人可以參加選拔,比第一天要少一些,畢竟這幾天多了幾個理智冷靜的,以及像豐隊長這樣重傷不能參賽的。

評判人員是大殿衛隊的最高長官周牛頭,第二長官喬馬面,建工處蘇牛頭,二殿駐大願城最高長官李牛頭,以及沒有參加選拔的仲裁處高級鬼差王大人。

組織部和紀委一般都是見官大一級,王大人作爲二殿仲裁處最高長官,也是有資格加入的。

黃道生看着王大人,沒想到兩人對視上了,王大人臉上陰晴不定,態度不好說,黃道生也不知道王大人會不會稍微偏向他一,更不知道他胸口的祕密,有沒有被王大人透『露』出去。

一時間,每個人都屏住呼吸,靜等裁判頒佈選拔的規則。

…… 王大人宣佈了比賽規則:“54人抽籤分組!數字相同的兩兩對決!第一場淘汰27人,進行第二場抽籤!第二場淘汰13人,留下14人,中高級鬼差輪空,低級鬼差抽籤!一直到選出最強的10人!”

很好理解,不是40人,也不是80人,只能用這個方法選拔了,相比之下,中高級鬼差還是得到了照應,要是全部算上的話,中高級鬼差也不到7個,低級鬼差還是大有希望的!

衆人挨個抽籤,黃道生抽了個13號,心中笑罵道:“這個號真是的,在人界中,13,14的不吉利啊!不知道哪個倒黴鬼抽到我了!”

很快王大人開始叫號,聽到自己的號後,一個一個都站了出來。

有些是平常沒什麼交情,看着對方苦笑一聲。?? 最強靈魂收割者316

有些平常交情好,看到竟然抽到好朋友了,反而摟在一起笑哈哈起來。

而當喊道13號的時候,黃道生站了出來,緊接着在全部人驚訝的目光中,遠征軍的另外一個副隊長英隊長,臉『色』陰沉的走了出來!

“譁……”

“遠征軍內戰?”

“英大人和舒大人可不都是遠征軍副隊長嗎?兩個中級鬼差提前交手了?”

“這下好看了!英大人當了一百多年的遠征軍副隊長,經驗豐富,戰功深厚,實力恐怕和遠征軍的第一高手方大人有的一拼啊!”

“舒大人恐怕情況不妙!就算他有手雷,恐怕也不是英大人的對手啊!”

衆說紛紜。黃道生客客氣氣的走上前向英副隊長打了個招呼,沒想到英副隊長一聲冷哼:“我會讓你爲豐隊長的重傷付出慘痛的代價!”

黃道生臉上的笑容凝固了,心中泛起了無奈的苦水:“原來是你這個老東西!指示他人來試探我?這個老東西,老子礙你惹你了?都是遠征軍的,就容不下我?好好的一個遠征軍,就被你們這些抱團的小團伙給毀了!”

對英副隊長的挑釁,黃道生沒有理會,笑了笑,走回原地,沒有任何爭辯。

這年頭。只有拳頭硬纔是王道。打嘴皮子仗,永遠都是文官纔會做的事情!黃道生心中不忿,恨恨的想着。

等第一輪分組完畢,王大人開始宣佈第二條規則:“不得無故殺死對手!不得使用大威力新式武器!必須聽從裁判指令!”

黃道生愕然!

陰謀!

徹底的陰謀!

針對他一個人的陰謀!

黃道生憤怒了:“王大人。大威力新式武器。您能說說是什麼嗎?”

王大人面無表情。言語中波瀾不起:“手雷,炸彈!”

“靠!” 黑帝總裁的妖孽嬌妻 黃道生罵娘了。?? 最強靈魂收割者316

“譁……”

大殿裏一輪紛紛,但更多的人則是幸災樂禍的看着黃道生出醜。每個人心中都鬆了一口氣。

這下子,不再需要擔心受怕從哪裏突然冒出來個威力巨大的手雷了!

“以爲禁止使用手雷等武器,就能難住我嗎?”黃道生冷笑着,心中充滿了不屑,“你們等着瞧吧!”

接下來沒有其他的要求,抽到籤的對手們,按照順序一組一組上場而已。

前面幾場戰鬥,都是波瀾不驚,不少鬼差相互之間很熟悉了,選拔比賽變成了切磋,除非是幾個不同團伙的對手,打的纔會激烈一點。

黃道生一言不發的看着其他人的比試,他對所有人都不熟悉,多瞭解一下也是沒有壞處的。

更多的有心人則是監視着黃道生,都在估『摸』猜測着他會使用什麼詭異的戰術,還會拿出什麼古怪的武器。

黃道生設計的投石車,回回炮,套馬杆,鐵蒺藜,飛石索,手雷,這些東西已經都不是祕密了,這次比賽禁止使用手雷和炸彈,還剩下套馬杆,鐵蒺藜以及飛石索這三樣是非禁止武器。

套馬杆最好破解,鋒利的刀劍就可以砍斷長杆。

鐵蒺藜多注意腳下就可以了,而且還有可能誤傷他自己,不少人認爲黃道生絕對不會使用這件武器。

飛石索有些頭疼,但還是有辦法剋制,動作輕盈一點都可以躲避過去。

第12組比賽完了,大廳裏立刻活躍起來,因爲馬上就到了新晉冥界傳奇人物黃道生上場!

王大人高聲喊道:“第13組!遠征軍副隊長舒克,對陣遠征軍副隊長英奇!”

兩人走入競技場,裁判是仲裁處的副官,面無表情說道:“雙方準備!”

這場比賽註定了是第一輪中最耀眼的一場,老牌勁旅和新興勢力的正面對決,遠征軍實力最強的內鬥,連遠征軍最高長官方隊長都是一臉的惋惜。

“英大人可是實力僅次於方大人的遠征軍第二高手啊!”

“兄弟,你這就不知道了吧?英大人可以單手殺死變異的黑背獸!巡邏隊做不了的事情,不得不請出英大人出手!”

“這是真的?沒想到連高級鬼差水平的變異黑背獸都可以單手解決啊!那實力恐怕不輸給遠征軍第一高手方大人了!”

“第一和第二又從來沒比過,誰知道呢?哼哼,看樣子這次遠征軍要大換屆了!”

聽到一絲閒言碎語的方大人也是苦笑連連,自己作爲遠征軍最高長官,有太多的雜事需要『操』辦了,和上級溝通,和其他殿的同行交流,整日沉浸在政務中,一心想到的就是補缺向上爬,希望有一日能升到馬面的職位。

方大人不得已纔將所有的遠征軍務都交給英副隊長辦理,這百年來,多長征戰當然會讓英副隊長的實力得到提升,就算是他這個二殿衛隊第一高手碰上了,他也真的沒有把握。?? 最強靈魂收割者316

『主席』臺上,幾名高官卻是沉默不言。

周牛頭和喬馬面是二殿最高長官,這次選拔的最終選擇也是他們倆做決定,其他三人就是來打醬油,湊人數,無聊時刻看看鬥獸而已。

喬馬面突然問道:“王大人!聽說舒隊長是王大人親自從大願城校場中選出來的?”

王大人恭恭敬敬:“喬大人,舒隊長確實是下官帶入二殿衛隊的。”

“哦?”建工處蘇牛頭來了興趣:“這麼說來,這個舒隊長還沒在二殿待過百日?他真有那麼厲害?”

周牛頭笑了起來:“蘇大人,他的官職是在清剿黑雲沙小地獄時積累起來的,真正的戰鬥實力,怕是誰都不知道。但是他設計出來的幾項新式武器,確實威力無比,幾位大人就等着看一場好戲吧!”

二殿駐大願城最高長官李牛頭故作不滿:“周大人!這麼說來,這位舒大人應該是我們的人吧?您這麼輕輕鬆鬆拿過去,也太不夠意思了吧!這不行,清剿黑雲沙的功績,我要分一半!”

幾名高級鬼物哈哈大笑,似乎對下面誰贏誰輸一點興趣都沒有。

也許這一次的選拔,說不定會產生什麼讓人意想不到的變化呢……

……

……

英隊長看着黃道生,似乎想用眼神殺死他。

黃道生嗤笑着,漫不經心的問道:“英大人,豐隊長是聽了你的指示,不知好歹的過來挑釁我?”

英隊長冷哼道:“是誰都無所謂,你只要知道,在遠征軍,還是要低調一點的好!舒大人,主動認輸,我還可以饒你一條『性』命!”

黃道生愣住了,問向裁判:“王大人不是才說過嗎?不得無故殺死對手!”

裁判爲難了:“舒大人,可是英大人的主要的功法中有一個死亡之刺技能,一旦施放在敵人身上,是一擊必殺的……”

“草泥馬!”黃道生大怒,“他就可以殺死對手,老子的手雷就不能用?這是拉偏架還是怎麼着? 總裁溺愛:名門俏老婆 他是中級鬼差,老子一樣是中級鬼差!” 不能這麼忍下去了!黃道生高聲向『主席』臺示意:“周大人!這不公平!”

周牛頭好奇了:“舒隊長,怎麼不公平了?”

黃道生指着英隊長:“他有個什麼一擊必殺的技能,就可以無故殺死我了?應該規定不允許他使用纔對!”

周牛頭皺眉,和旁邊的幾位裁判商量了一下,說道:“英隊長的死亡之刺是常年在征戰中領悟到的技能,這個和手雷『性』質不一樣。”

黃道生差點抓狂了:“但是大人!下官本身就是一名武器製造師,手雷和投石車這種武器都是我的進攻手段,也是唯一的保命手段,『性』質應該和刀劍是一樣的啊!刀劍不禁,自身技能也不禁,爲什麼偏偏要禁手雷和炸彈?”?? 最強靈魂收割者317

周牛頭擺擺手:“手雷和炸彈威力太大,已經超過了普通刀劍。”

黃道生反問了:“那弓箭呢?長矛和箭矢禁不禁?”

周牛頭有些好笑:“只禁手雷和炸彈,其他不禁,就算是用攻城武器也不要緊,投石車,回回炮,都不禁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