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時候,煙寒想若是自己未來的夫君是如此的模樣該有多好,自從選夫的事情開始了以後,她幾乎沒有一日安心,爲什麼?因爲心中有了牽掛的人,所以捨不得,放不開。

可是,慶幸的事她和那個人還是有緣的,這一次他竟然也來到了這裏,煙寒想着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容。

他在,便是最好的結果,她的王君是他,也只會是他!

可是煙寒哪裏曉得,這不過是一場烏龍罷了,一場烏龍讓她鬧了一場笑話,丟了心,情呢?誰也不知道。

其實若是以嫡長的秩序來選擇太女,怎麼也輪不到她,陌上煙寒,但是因爲一件事情,那便是有國師預言,皇室中三女必爲紫軒國命定的貴人。

僅僅是因爲一句話,也許還有一個原因,那便是煙寒的父上,寒江雪,大概是他頗受女皇的寵愛,所以那個時候陌上煙寒便被選爲了太女,她十六歲以前的一切什麼都不記得了,都不記得了。 王君出現

沒有人會提到陌上煙寒的過去,而更多的人記得的是,陌上煙寒如今的身份,紫軒國的。太女,顯然這個比任何的事情都要吸引人的多!

煙寒閉眼,說道,“父上,這一次的比賽便由兒臣自己親自出題可好?我陌上煙寒的夫君必然是我自己選的,可好?請對上成全。”

到底是沉思了一點時間,終究寒江雪還是妥協了,畢竟煙寒從來不會求他,他無奈的嘆息,“也罷,感情的事情本來就不能夠勉強,爲了紫軒國也已經委屈你不能夠自己嫁給想嫁的人,也只能夠如今你自己來選擇,父上能夠答應你的也就如此。”

&nbs【←ωáń【←書【←ロ巴,ww☆︾ns▼$omp;??煙寒站起身,拱手敬酒,“如此,兒臣多謝父上的成全之恩!”

安我步步為隱 等到六宮中所有的人來齊的時候,比賽便開始了,六宮的人並不是指女皇的男寵,而是其他宮殿中的人,畢竟這一次太女選夫很重要,自然是以紫軒國最好的東西來招待!

而紫軒國一絕便是歌舞,另外還有一場最後的盛宴,也就是這六宮中人最後帶來的絕藝,據說也只有當初錦繡國的使者來此的時候,纔看到過絕藝,至今成爲了一美談。

最後的自然是壓軸戲,皇夫的安排永遠是攻心爲上,也不難想象他會如此安排,而且,皇夫的眸子掃了一眼四周落座的所有的男子。

這些人都是容貌絕佳之人,而且能夠來這裏必然不是什麼鼠輩,所以寒江雪對所有選夫的人略微的有了一點好感,這中間應當有他女兒的夫婿!

這一次的選夫,寒江雪比陌上煙寒更加的在意,他隨意的掃了一眼,有白衣的公子高談闊論,頗有些儒林學士的風範,但是寒江雪搖搖頭,紫軒國要的可不是學士。

接着他又看到有的人彼此吹捧,寒江雪鳳眸含着一點笑意,這樣的人絕不可能是他紫軒國的王君,這般的粗俗。

唯一讓寒江雪留下探索目光的是,右下桌旁,有一個斯文俊秀的少年仿若無人的喝着酒,時不時的與旁邊一個妖嬈的少年說上兩句話,在人羣中本來不算顯眼,甚至於非常的普通,可是他的眸子裏沒有一絲一毫的緊張之感,就好像這不過是一件普通的事情。

這個少年有趣,寒江雪心中暗自想到,不管這個少年他是真的淡然處之,還是裝作的,對他來說也是不重要的。

還有一個人,也不得不提,寒江雪的目光又停留在了離歌伶最近的那個男子,他的年歲約莫二十多歲,卻生的非常的冷酷,那一雙眸子就算是沒有看任何人,也會讓人感覺有一種如同入了冰天雪地的感覺。

這個人是,隨景將軍的兒子,隨拓,十二歲的時候,因爲彈的一手好琴,而讓紫軒國所有少女都喜歡,愛慕他的人可不在少數。

可是,隨拓卻願意入宮,誰也說不清楚這到底是爲什麼,但是能夠讓冷酷如斯的隨拓動情的女子,竟然是陌上煙寒,這也是所有人無法想通的事情,也都只能夠紛紛的扼腕,爲什麼陌上煙寒如此的走運。

果然,爲紫軒國太女就是有這樣的權力,那是當初聽說隨拓要入王宮後所有人的第一想法。

明明隨拓從來都沒有見過煙寒的模樣,可這些都不重要了!因爲這裏的一切是需要憑藉着自己的本事了。

而所有的主動權卻掌在了煙寒的手裏。

連城不是沒有感受到,剛剛是皇夫大人寒江雪探究的女皇,其實並不是連城有多淡然,而是她有些心虛,這皇夫他的眸子就像是老鷹一般,讓連城有些畏懼。

所以她只能夠不停的喝酒了,好在還有紫羅這孩子陪她聊天,所以連城也不算特無聊。

司月工將樂器奏響的時候,代表着比賽開始了,連城心中已經是暗自腦補了很多的事情,但是還是猜不到這陌上煙寒會怎樣的選夫君,總不可能讓他們所有的人挑着紅蓋頭在這裏等待煙寒的駕臨,然後選擇吧。

嘖嘖嘖,這樣不得等成白髮女!

連城正猜想煙寒到底會如何選夫的時候,就看到了一旁的宮女們非常有秩序的將一些東西搬上了舞榭歌臺上。

原來是一個屏風,上面是畫着一個閉月羞花的女子,模樣絕美原來是美人兒西施,有些男子首先就想到了一個問題,“難不成是太女殿下要給我們跳舞嗎?”

另外一個看起來很正經的男子拍了拍另外一個人的腦袋,說道,“蠢,堂堂太女殿下,怎麼可能會當衆跳下作的舞,依我看來肯定有大大的用處!”

“怎麼說?”另一個人不甘心的用小眼神瞪了一眼那男子,他可是等着看太女的模樣很久了,畢竟美人是所有人都愛的!

“既然是我紫軒國的太女,自然會有特別的事情。”那人嘴角勾起,都說紫軒國太女如何如何,但是那些都是傳言罷了,只有他們自己親眼見識過了才知道。

屏風後,陌上煙寒忽的莫名的笑了起來,她倒要看看那這男子到底是有幾個真心實意,不在乎自己的一切麼?

陌上煙寒想着心中已經是有了幾分的主意,父上的安排她從來不會拒絕,可要她乖乖的聽從可是很難的,陌上煙寒沒有那般容易就聽從。

若是他們中能夠經得住考覈,那麼即使是娶了他們又如何?

衆公子在臺下坐着,雖然看起來隨意,但是手中倒着的已經漫了的酒杯就能夠看到他的心思,他們到底是緊張多於表面的淡然。

陌上煙寒在屏風後面,沒人看得到她,清雅的嗓音自屏風後傳出,如同冷冷的清泉一般,卻又有着莫名的悅耳。

“本宮陌上煙寒,今日大家能夠相聚在此卻也是緣分,但煙寒選夫君只有一個要求,現在煙寒可否問在座的公子一個問題?”

她的聲音,如同酒一般讓人醉意滋生,單單是這聲音就讓在座的公子覺得他們的太女殿下必然是美人,畢竟古來都有人爲了逃婚而把容貌給惡意醜化。 所以,對太女殿下他們也是莫名的多了幾分期待,畢竟皇夫大人與他們的女皇殿下都是風華絕代之人,他們兩人的孩子,應當不至於那般。

於是,在座的人齊聲道了句,“太女殿下,有問題問便是了,我等自然如實回答!”

連城但笑不語,這個時候她保持沉默便好了,這些人看來還真沒有她想的那般的簡單,所以定然不能夠小覷。

“一個女子,在你們的眼中自然是要容貌與才智,或許在我們女尊紫軒國有所不同,但,本宮依舊問你們一個問題,是不是不論本宮如何模樣,諸位都會不計前嫌,自然,這裏陌上煙寒會給大家選擇。”

●∑ωáń●∑書●∑ロ巴,ww≡●nsh◆£om;?? 穿越獸世:獸王,別亂來! 此話一出,所有的人皆是沉默,其實陌上煙寒的話是道出了所有人所想的事情,因爲他們想成爲王君確實僅僅只是因爲能夠讓他們得到崇高的地位。

至少他們不用像以前一樣,被人賣到勾欄苑去,那個地方可是所有人都懼怕的,而她們受夠了任人宰割的日子。

確實是有無限的利益參雜在裏面,但是他們可有錯?沒有!至少這個時候沒有。

誰都想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日子,哪怕他們的妻主再普通,哪怕他們的妻主不怎麼討喜,這些與他們的目的都沒有衝突,只要他們好好的遵守三從四德。

陌上煙寒輕笑,“怎麼,這般簡單的問題,還要本宮等着你們慢慢回答嗎?”

終於有人坐不住了,那人是與連城坐在一起的少年,紫羅。本來他是準備最後壓軸的,可是他纔不甘心自己心心念唸的煙寒姐姐就這樣嫁給其他的人呢,所以紫羅首先的站了出來。

“煙寒姐姐,不……太女殿下,我是北月閣的夜紫羅,此番前來是爲了將煙寒姐姐娶回去的!”少年的話直截了當,卻讓在場的公子不由得恥笑起來,這少年怎麼也不想想他到底是在說什麼竟然想把他們的太女殿下娶回去。

嘖嘖嘖,他們的太女殿下怎麼可能會嫁人,至少是其他的人入王宮纔是,一些喜歡挑事的少年在一旁暗自譏笑,心中想到了幾種這名爲夜紫羅的少年到底會有什麼下場。

再看連城,她本來是悠閒自得吃着糕點,卻不曉得自己旁邊的少年是什麼時候起來的,而等到她聽到少年說道,“煙寒姐姐,我要把你娶回家……”

連城非常不厚道的嘴裏的糕點噴出來了,這少年怎麼看怎麼溫順,怎麼看都是一個美人受,竟然會在這個時候說這樣的話,還真是極有勇氣的。

連城卻沒有發現,一旁的宮牆有了一些的變化,當然誰都沒有注意到,牆邊有一隻狐狸,九尾的狐狸,那是消失已久的魔尊殿下左歌。

左歌本來是在魔界的紙鳶閣喝酒,那幾日他想過很多,不關於別的,只有一個人,雲裳,或者說是安連城。

月老夢魘說過,他和雲裳有三世情劫,而他本以爲他的情劫已經過了,有過一千种放棄的理由,安連城忘記了過去,忘記了三百多年前所有的一切,也忘記了 她曾經親自把他的內丹拿出,卻只是爲了救另一個人。

他是魔尊,魔界唯一有權利的人,可他卻因爲一個女子數次轉世爲生,或許是因爲他們第一世的情緣,或許是因爲幾千年還有更早以前的機遇,可他就是捨不得。

安連城離開了魔界,他曾經說過契約解除,恩……契約解除他不要她的靈魂,也不要她隨他回魔界,可他還是擔憂她的安危,所以左歌離開的時候在連城的身上下了一道護身符。

等到她遇到不可避免的危險時能夠保她一命,緣起時繁花開,緣落時,念念心憂,他終究還是決定隨心,隨心。

她的一切記憶與他無關,他要的從來只有雲裳,前世今生。

情起一念之間,而情滅而是千年的時間都無法忘記,只有一個理由讓他回來了。

魔尊大人心中只想了一件事情,於是不顧魔族所有人在魔界,他一個人從魔界空間轉移出來,剩下的爛攤子丟給嵐逸便可。

安連城,不論她是安連城還是雲裳,他都只能夠是他的,於是惡魔開始作戰了,因爲近來他得到消息冥王已經在人間出現了,而且是在某人的身邊。

想起幾百年前的事情,魔尊大人只想磨刀霍霍向連城,這一世莫不是他們兩個人又要在一起?魔尊非常的不爽,是強的佔有慾讓他從魔宮中立馬出來。

於是就出現了此時爬牆的一幕,他自然是知道安連城父親受傷的事情,也知道連城在紫軒國,但是安連城進皇宮選什麼皇夫,他還是呆住了。

看來,連城不僅僅是受男子的喜歡,還有女子麼?左歌扶額看來連城最近的桃花運還不少,重點是他的情敵又多了。

某人還不知道,此時她已經被左歌悄悄的賣了!而且還是賣了不要錢的那種。

因幾百年前紫軒國女王與魔界簽訂了約定,所以魔族的任何人都不能夠進入紫軒國,就算能夠進去也只有一種情況,那便是靈力全無。

左歌算是冒着危險進去了,所以只能夠憋屈的變作了一隻狐狸,但是不能夠用法力,所以便出現了一隻狐狸爬牆過。

他一眼就看到了安連城所在的地方,那傢伙並沒有像其他的男子那般如何着急,而是悠閒的坐在那裏喝着茶水。

而那屏風後面則是左歌也沒有見過的陌上煙寒,紫軒國的太女殿下,左歌嘴角一勾,紫軒國的太女也罷,冰蓮子也罷,他要的別人都拿出去,而安連城要的他也會用所有的辦法去達成!

不過,左歌的狐狸眼一眯,若是安連城這廝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他即使是掐死安連城也不能夠讓她爬牆。

可是……可是……左歌可忘記了,自己此時就是那個爬牆的人。

連城莫名的打了一個噴嚏,她記得自己並沒有得什麼傷寒之症,莫不是有人想她?連城眼睛四處瞅了瞅,卻並未發覺有誰,不覺以爲自己確實是多想了。 皇宮外的院牆,有狐狸躲在牆頭,沒錯,那便是左歌,他倒是差點兒暴露目標了,畢竟左歌曾經說過,他與安連城從此不見面。

魔尊一言,駟馬難追。

但是現在事情可是例外的,畢竟此時,安連城在紫軒國,魔尊大人可不想自己未來的魔妃嫁給一位女子,如此他可算什麼?

安連城,即使是雲裳都是他左歌的,上窮碧落,生死契闊,從此譜寫一曲蕩氣迴腸的愛戀,自然,一切的一切都在魔妃回到魔界。

只是,左歌欲下宮牆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一種不同尋常的靈氣,這似乎是紫霞宮傳出來的≮→ωáń≮→書≮→ロ巴,左歌鳳眸微眯,這個時候到底是誰在暗中作祟?

紫霞宮,乃是紫軒國女王所在的地方,當初翎兮沉睡之際,紫軒國皇夫當機立斷將翎兮的屍首放在了紫霞宮的冰棺中,幾十年過去了,翎兮的身體還是沒有腐化。

左歌聽說過一些事情,比如皇夫寒江雪爲了讓女皇復活,請了一些通曉玄學的人士,但是終究還是沒有任何的結果。

於是紫軒國女王沉睡了,如今已經是一百年以後了,只是左歌覺得奇怪,既然翎兮已經是沉睡了,那麼理所應當的,就不會有她的任何氣息了。

可是如今他在此地,不僅僅是聞到了翎兮的氣息,而且也聞到了另一種氣息,這可該如何去解釋了?誰都不知道。

左歌眯了眯眼,他在這裏,安連城絕不會嫁給一個女子,但是這紫軒國女王卻是詭祕至極,所以左歌有了自己懷疑的心。

雖然他步入了紫軒國的境內,雖然沒有了足夠的靈力,可是自保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那邊好不熱鬧,左歌輕嘆,這一次但願不是陷阱。

紫霞宮離這舞榭歌臺並不遠,而此時左歌也是靈狐之身,所以去那個地方是再輕易不過的了,左歌以狐族最快的速度去追那紫霞宮,大概是他的錯覺,左歌總覺得此次會有事情發生。

夜幕中的紫霞宮,在以前本是王宮中最繁華的地方,但是此刻在這夜幕下卻顯得有些異常的恐怖,因爲裏面無人,所以更讓人多了一層不好的感覺。

因爲是紫軒國女王,所以寒江雪在將翎兮放在這個地方的時候,所安排的是紫霞宮每日的燈火不能夠斷,但是好在在紫霞宮並沒有傳出什麼奇怪的事情,如此也安穩的過去了十多年。

左歌的原型依然沒有變回來,紫霞宮的宮門外卻並沒有任何的侍衛還有婢女,就像是空蕩蕩的冰冷的殼子,左歌不是普通的人,所以他並不會害怕,只是這地方的詭異程度,比他所想的還要多。

左歌從側門進入紫霞宮的時候,發現紫霞宮外有一面鏡子,除此之外紫霞宮的裏面還有一塊紫色的玉石,紫色的玉石看起來本身不過普通的太平常了,但是左歌卻驀然一驚。

這玉石……分明是父上烏衣所有的,記得他還是小狐狸的時候,有一次好奇的把父上這玉石把玩,都被父皇狠狠的責備,後來雖然有一段時間見過父上將玉石放在身邊,但是自從天帝慢慢的隱世以後,那玉石竟然也不知所蹤。

他也沒有特別的在意,但是這玉石怎麼會到了紫軒國這裏,而且還是紫軒國女王所有,難道父上與紫軒國女王有什麼關係?

種植女仙在古代 左歌搖頭怎麼可能,父皇是那般的愛他的母上大人,怎麼可能心中會有其他的女子,這怎麼可能。

離紫霞宮那冰棺越近的時候,左歌越發的冷靜起來,紫霞宮的路越來越長,他倒是寧可相信這是自己的錯覺,而且左歌總覺得有什麼東西跟在自己的身後。

他警戒的轉過身,雖然聽到了身後有東西撞落的聲響,但是卻並沒有看到人影,大概是貓撞的吧,左歌嘆氣。

紫霞宮有很多的字畫,看上去就像是女皇身前留下的真跡,左歌來不及去看,因爲他感覺到那股氣息越來越靠近了,終於他走進了冰棺,但是卻忽然被暴露竄出來的貓將他撞到了一旁。

左歌微汗,還好並沒有看到他如今狼狽的樣子,不然他苦心經營的影響可都是不保了,只是……冰棺有問題了,明明在裏面的紫軒國女王此時,冰棺中沒有了蹤跡。

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很靠譜 左歌忽然感覺到一種壓迫的氣息,那是比他之前感受到的更加的強大,若是他沒有進入紫軒國境內說不定有可能解決此人,可如今,他的靈力……

黑衣的男子不知道從哪裏竄出來的,他的臉上被僞裝的很好,看不出他到底是誰,但是這一點不重要,左歌看到的是,黑衣男子手中抱着的人。

那該是天下絕無僅有的女子,她的白衣如雪,脣如紅梅般豔,無法用更多的詞去形容她的容貌,可是左歌知道若是用風華絕代這四字來形容一點點都不爲過!

這個女子……便是紫軒國女王翎兮,左歌冷然的說道,“放下她,你可以走!”

可是左歌忘記了,自己此時的真身乃是一隻小狐狸,就算說此話也沒有多大的威信,雖然他是一隻九尾的狐狸。

那男子卻沒有一句話要說,反而是挑釁了左歌,那眸子似是再說,“有本事自己奪過去,這般是想如何?”

左歌徹底的被激怒了,本來作爲魔尊左歌的底線就是有限的,而這個黑衣男子無疑是往他的尾巴上面踩。

想必一般的人,都不會忘記得罪了左歌的下場,左歌沒有打算變回真身,其一是不清楚對方到底是誰,其二是暴露身份今日他肯定要吃虧的!

狐族的狐狸,就算是還沒有靈力的時候,他們也會開始去自我修行,所以左歌之所以能夠提前的成爲魔尊便是因爲這個原因,而此時,這很簡單。

那黑衣男子手中雖然抱着翎兮,可是他卻接招接的遊刃有餘,想必是武功高強之人,左歌也沒有吃到一點虧,但是左歌清楚的知道了一件事情,那便是此人的武功肯定是不同於尋常的人。 何況那人同樣沒有使用靈力,左歌的狐狸眼一眯,看來是該採取措施才行,魔族與紫軒國有過約定,那麼左歌碰巧看到自然也是不會放任不管的。

如此,纔不負魔界與紫軒國的約定。

左歌冷然,“不論你是誰,今日本尊不會輕易的讓你走!”

堂堂的魔界魔尊,怎麼會這般輕易的讓人給欺負了去,他如今只是靈力被封住了而已,但是如果出了這紫軒國境內,恐怕他很難將這黑衣男子給抓住了。

那人與左歌週轉了幾次,似乎有些不耐煩了,他清楚自己面前的對手不是不強大,而是他的靈力被∵↑萬∵↑書∵↑吧,ww⌒⌒ns↙︽om封印住了,只是這樣的時間,確實不適合他去周旋。

“這是給你最後的機會,魔界小魔尊。”那人忽的開口說話,聲音竟然有些意外的嘶啞,很顯然左歌被鄙視了,左歌簡直無語。

三界之中,分明很少有人是他的對手,眼前的這個人雖然身上的氣息獨特,可是就是他左歌也無法分辨他到底是魔界的還是仙界或者是妖界的人。

左歌知道若是自己再周旋,這個人恐怕跑了,左歌冷然的忽然唸了,“離殤劍,出鞘!”

隨着左歌的話音落地,紫霞宮一片振動,只聽的翁鳴的聲音,和重物落地的聲音,沒錯,離殤劍再次出現了。

“離殤,解決!”左歌厲聲道,此時他不能夠再放過任何的機會了,離殤的威力三界中無人能夠阻擋,即使是這紫軒國也不可能擋得住離殤。

離殤迅速的出現在黑衣男子的面前,頓時場面有些恐怖起來,忽的一陣白霧瀰漫起來,左歌看不清方向了,而空氣中也瞬間瀰漫着血的味道。

當白霧在此散去的時候,那黑衣男子卻早已經不見,而紫軒國女王也不見了,左歌反觀離殤,他並沒有受任何傷。

左歌恢復了真身,一襲玄衣襯托他身形越發的修長,他的眉心緊促着,還沒有等左歌說任何罰的話,離殤就恢復真身跪了下來,“是離殤辦事不利,請魔尊處罰!”

左歌冷然的看着那黑衣男子消失的地方,略帶着憂心的說道,“離殤,本尊並沒有怪你,但是此次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辦妥,這一次紫軒國女王消失的事情實在是太過於蹊蹺了,你且前去天界司命大人那裏去調查,切記此次的事情,不要透露給任何人知道。”

“是,離殤會將此事辦妥的,只是魔尊大人,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離殤不解的問道,他從來都沒有看到過魔尊如此擔憂的表情。

就算當年妖族進犯魔族的時候,魔尊也從來沒有擔憂過,他眼中的魔尊從來都是從容淡定的,彷彿這世界並沒有什麼事情能夠難得到魔尊。

但是,魔尊如今的模樣,卻像是遇到了什麼事情一般,所以不得不讓他覺得有些奇怪,剛剛的那位黑衣男子確實是不容小覷的,很有可能他的來歷會威脅魔族,不然魔尊不可能會這般的擔心。

“本尊有預感,這一次三界怕是要遭到一場劫難了,但願只是我自己的猜測,一切都安好,那便好。”

“屬下知道!”離殤說着便離開了,即使他不在魔尊的身邊,只要是魔尊的一聲號令,他便會立即出現,這便是當初左歌與離殤簽訂的契約。

這紫軒國的王宮竟然會突然出現這等武功高強的人,而且就連他左歌也分不清楚他到底是三界之中分屬哪一界的人,如果不是此人靈力強大,就是圖謀不軌。

離殤迅速的離開,魔尊交代的事情,他從來都是速戰速決的,從來沒有一件事情他失敗過,只是這一次實在是意外罷了。

左歌望着這冰冷的王宮若有所思,但願此事只是簡單的打紫軒國的主意,若是……左歌忽的眼眸變得狠厲起來,若是與魔界扯上任何關係,他絕不會輕饒。

離開紫霞宮的時候,左歌手中出現了一道白符,他嘴裏唸唸有詞,不久白符消失,它所前去的地方是魔界,此事,需要讓魔界的人知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