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不好的,敢在背地裡做骯髒的事難道不敢光明正大站出來嗎!這種小人,我必懲罰他!」

雷正沉默,王叔的舉動他很是感動,奈何他並不想知道是誰做的,只要那人覺得那樣做他就滿意的話,雷正倒可以忍耐。

「雷正啊!我這裡還有點事,就先不聊,記住,要是遇到麻煩,告訴王叔,王叔替你出頭。」

騙過你,愛上你 「好!知道!那,王叔,再見。」

「嗯!再見!」

雷正掛掉電話嘆了口氣,果然古人不曾欺我,人怕出名豬怕壯。

正當雷正轉身之時,被突然映入眼帘的身影驚呆住。

「詩楠!」 「詩楠!你什麼時候來的?」

雷正驚訝地對趙詩楠問。

「不久前!」

此時趙詩楠有些生氣,但沒表現出來。

「那,你,全都聽到了?」雷正縮著臉試探性道。

「基本吧!」

「額!」雷正內心苦笑,這件事雷正本來打算埋在心底,誰知現在不僅王叔知道,連趙詩楠也聽到。

相比雷正的輕視,趙詩楠心裡要難受的多,本以為雷正只是出於自己的原因才到萊華,卻不想,他是真的有困難,而趙詩楠自己卻什麼也不知道。

「為什麼不告訴我!」

驕妻養成:冷總裁的迷糊蛋 「你也問啊!」

「嗯!我們是朋友,不是嗎?」

「當然是,只是本來我覺得小事情吧!而且,你也說過,像我這麼優秀的人哪擔心找不到工作。」

雷正的話連自己都覺得有些牽強,只好尷尬的笑了笑。

趙詩楠深深注視雷正,而,雷正沒有避開趙詩楠審視的目光,與其對視。

「好吧!這次算你通過。」

趙詩楠想,繼續糾結也無濟於事,倒不如考慮考慮以後怎麼補償。

「感謝!感謝!對了,你來找我的嗎?」見趙詩楠不再深究,雷正緊張的心情總算可以放鬆下來。

「嗯!」

「那????」

「最近很少見到你,工作量增加了嗎?」

「沒有!」雷正再次苦笑搖頭,心裡感慨,「與其說增加,不如說從來沒有正常過。」

趙詩楠剛想繼續開口,一個長相英俊笑臉嘻嘻的人走來,此人正是陳英俊。

「阿楠,原來你在這裡啊!我找你找了好久。」

「嗯!」趙詩楠點頭。

「這位是雷正兄吧!我們的人民英雄雷正。」陳英俊見面就誇讚雷正,不過聽著好像不是很開心的樣子。

「你好!」

雷正可不記得什麼時候和陳英俊說過話,所以他詫異於陳英俊為什麼知道他的名字,還有知道人民英雄勳章的事。

其實,雷正見過陳英俊一面,在八一的晚宴上,只是他忘記了。

「我叫陳英俊,跟阿楠從小一起長大的夥伴。」陳英俊自我介紹。

「我認得你,公司大部分人都認得吧!」雷正誠實回應。

「慚愧慚愧!不過,他們怕是有眼無珠連雷正兄這般的人物都不認識。」

雷正沉默,他不曉得該如何回應,怎麼說呢!雷正一直把自己當做普通人,不覺得自己有特殊的地方,要說到特殊,那僅僅有一個特殊的師傅。

陳英俊見雷正不說話,也不尷尬,轉而對趙詩楠道:「阿楠,等下下班,一起到藍峰吃個飯聊聊天如何?」

藍峰,南京第一高樓,南京首席豪華酒店便在其頂層。

「今天不了。」趙詩楠拒絕。

「有事?」

「嗯!」

趙詩楠面向雷正,雷正則一臉茫然。

「好吧!我明天再來。」

陳英俊的目光在兩人身上轉一圈便收回,隨後瀟洒離開。

陳英俊莫名其妙地出現,又莫名其妙地離開,現在又剩下雷正和趙詩楠兩人。

「有事?」雷正對趙詩楠問了跟陳英俊一樣的話。

「嗯!有事。」趙詩楠點頭。

「我?」雷正不確定的指指自己。

「是。」趙詩楠再點頭。

雷正看著眼前的佳人,並不像開玩笑的樣子,而且趙詩楠也不喜歡開玩笑。

「那,我約你?一起走走?」雷正乾脆直接把心一橫約會趙詩楠。

「可以!」趙詩楠毫不猶豫答應。

雷正愣了一下,突然高興起來,這個結果在他料想之外,而好巧不巧,此時正好到下班時間。 自從上次陳英俊走後成功邀請趙詩楠,雷正感覺自己全身心重新活過來,心情不再郁霾,不再自卑,也不再猶豫,因為趙詩楠賦予他戰勝陳英俊的信心。雷正回到那個每天滿臉笑容,樂於助人的雷正。而且,那天之後雷正變得更加主動接近趙詩楠。

雷正和趙詩楠之間的來往,陳英俊自然看在眼裡。陳英俊很生氣,但是,他又不能表現出來,因為他自認為自己是斯文人,斯文人便要有斯文人的臉面。

陳英俊追求趙詩楠的事,與陳英俊同為一個生活圈子裡的人都知道,比如萊華公司人事經理管佳余,萊華公司總裁林亦兒,同時,加上趙詩楠,四人也是同一個院子里長大的同輩。

四人之中,趙詩楠與林亦兒的關係最為親近,其次是管佳余,最後才是陳英俊。說來,管佳余還是趙詩楠的表姐,因為年長趙詩楠幾歲,所以她無法像林亦兒那般毫無顧忌面對趙詩楠。

陳英俊自從在八一晚宴上見到雷正後便開始關注雷正,因為他第一次見趙詩楠主動接近一個人,而且還是男人。

因此,晚宴之後,陳英俊聯繫一個私底下認識的干「臟活」的頭目,讓他派人去教訓教訓雷正,當然,身份不能暴露。

而,這個頭目調查目標情報后突然想反悔,因為雷正算得上公眾人物,而且還與政府有牽連,萬一出事,陳英俊沒事,這個頭目事肯定大,但頭目又不能拒絕陳英俊,所以,他乾脆出錢雇傭外圍團伙,而且還是暗地裡打著陳英俊的旗號。

恰巧,接到任務的是外圍團伙中「名聲大噪」的五傻組合。頭目想,反正只是教訓教訓,打打架什麼的,所以由得五傻組合去。最後,誰也沒想到這五傻居然連續兩次失手,最後一次還被雷正打跑。

五傻失手的事頭目自然不會與陳英俊說明,最後嘛!自然是不了了之。

陳英俊與趙詩楠居住在同一個小區內,每次雷正送趙詩楠回家都被他撞見,陳英俊雖然怒火衝天,但是他又拿雷正沒轍,只能在遠處忍聲吐氣觀望。

身體教訓不成,於是他對雷正的就業下手,憑藉家族人脈給所有快遞公司下死令,絕對不能招聘雷正。結果讓他更加憤怒的是,他背地裡的小動作反而加速了趙詩楠和雷正之間的聯繫,讓雷正與趙詩楠搞到一起工作,正所謂,偷雞不成蝕把米,可想而知陳英俊現在是有多恨雷正。

趙詩楠從部隊歸家之前,陳英俊對其還沒有任何想法,要說還得從他們小時候說起。

北夜:半緣殤 趙詩楠六歲之時,養父將其從幸福孤兒院帶回家,對於趙詩楠來說那是一個完美的家庭。只是,那時候她性格孤僻,又怕生,因此,每當養父帶其去朋友家或者參加晚會之時,趙詩楠總是一個人孤零零躲在角落。在當時,同齡的小朋友之中便有林亦兒和陳英俊。

小朋友的好奇心總是那麼奇怪,當他們看到趙詩楠一個人孤零零的時候會想,為什麼這個小朋友不來一起玩,一起玩比一個人玩應該更開心,為什麼她要一個人坐在那裡。

而,小時候天真的林亦兒採取的行動也非常簡單,直接走到趙詩楠面前問。

「我叫林亦兒,你叫什麼名字?」

「趙詩楠。」小趙詩楠小聲回答。

「你為什麼不跟大家一起玩,媽媽說過,要大家一起玩才開心,跟我來,我帶你去大家那兒。」

林亦兒不由分說拉起趙詩楠的小手,將其帶到眾多小朋友之間。

然而,小趙詩楠性格孤僻,不愛說話,其他小朋友除一開始好奇心問一下,隨後便不再理會,因為無趣。

最後,僅留下小林亦兒和陳英俊兩個小朋友。陳英俊本也想跟隨大部隊離開,奈何他和林亦兒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如果被小林亦兒告訴父母,他肯定會被批評。事實是,小陳英俊內心裡同樣看不起那個瘦弱又不愛說話的小趙詩楠,因為那樣的夥伴會拖累他們。

時間一年又一年走過,曾經的小朋友漸漸長大成人。趙詩楠也從那個瘦小的女孩變成美貌的大姑娘。

尤其對於多年不見的陳英俊來說,當趙詩楠從部隊歸來,第一次重見之時,他驚艷於趙詩楠靚麗的英姿,因此他決定追求趙詩楠,其中還有一個理由,趙詩楠的養父如今已成為南京市委一把手,兩家聯婚勢必能給他和他的家族帶來輝煌。

本想,以他的才貌和家世,趙詩楠沒有拒絕的理由才對,誰知,趙詩楠回來一個月的時間裡,他連一次單獨吃飯的機會都沒有約到,何談聯婚。而且,雷正的出現完全打亂陳英俊的計劃。當趙詩楠當著雷正的面拒絕他的時候,他的怒火終於壓抑不住,他將雷正列入必須除去的名單內,他要讓雷正永遠見不到趙詩楠。 萊華公司總裁辦公室。

「亦兒,這件事你一定要幫幫我,不僅為了我,也是為了阿楠好啊!」陳英俊拉起林亦兒的手焦急訴說著。

已經過去那麼長時間,雷正依舊在萊華工作,說明管佳余是真的不會出手,陳英俊雖然氣憤,可明面上他拿管佳余沒辦法。最後,陳英俊決定優先對付雷正,而管佳余則放到第二順位名單。

「但是……」林亦兒想反駁又不忍心。

「難道你還信不過我嗎?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什麼時候欺騙過你。」陳英俊繼續懇求。

「雖然我也不喜歡雷正那個窮酸樣,但,我們這麼做阿楠會怎麼想!」林亦兒道。

「這個你放心,我保證阿楠不會發現的,我的目的是讓雷正永遠離開阿楠,這樣一來,隨著時間推移阿楠便會忘記他,回心轉意,同時還可以破壞雷正幕後人的奸計。」

「可是……」

「亦兒,你現在是我和阿楠唯一的依靠,阿楠能不能脫離雷正的魔爪全在你一念之間,難道你想看著阿楠被毀掉一生嗎?」

今日,陳英俊要對雷正下毒手,他編了一個謊言,告訴林亦兒,雷正接近趙詩楠是有目的的,而且雷正背後有人支撐,目的就是為了通過迷惑趙詩楠,扳倒其養父。

同時,陳英俊對林亦兒說出自己的策略,利用趙詩楠來威脅雷正說出雷正的真實身份,如果雷正丟下趙詩楠不管,那麼說明雷正根本不在乎趙詩楠,如果雷正說出真相,那麼他們就可以揭穿這場陰謀。

當然,這一切都是假的,只是陳英俊編寫給林亦兒的一個劇本,只是為了讓她乖乖聽話。

而林亦兒則是半信半疑,因為她同樣告誡過趙詩楠,然而趙詩楠卻笑了笑,表示她非常信任雷正,因為雷正是她小時候的夥伴。

還有一個原因導致林亦兒猶豫,林亦兒不想趙詩楠和雷正走到一起,同樣她也不想看到陳英俊和趙詩楠走到一起,因為她從小便喜歡陳英俊。

抵擋不住陳英俊的軟磨硬泡,林亦兒最後還是答應幫忙。

「好吧!我可以幫你把阿楠帶到那裡,但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我要全程監督你,你不許做出格的事。」林亦兒警告道。

陳英俊眼珠轉了轉,詭異一笑,「當然可以,你放心看著就好。」

見到陳英俊答應,林亦兒心情稍微放鬆。

「記住,晚上七點之前,無論如何都要把阿楠帶到麗楓園,我在那裡等你。」陳英俊提醒道。

「嗯!知道了。」

傍晚,林亦兒好說歹說,將趙詩楠從公司帶到南京的城郊度假區酒店麗楓園。此時整個麗楓園已經被陳英俊清場,因為這裡本便是他家族的產業。

麗楓園的露天觀景台上,趙詩楠環繞四方,發現整個麗楓園除了工作人員只有她們兩個人。

「今天怎麼一個人都沒有。」趙詩楠道。

「我們自己人玩肯定不讓其他人進來啊!」林亦兒理所當然道。

趙詩楠搖搖頭,「太浪費了。」

「這有什麼的,只要我們開心就好。……看,秋天的日落真美,自從你去北京后,我們多少年沒有這樣一起觀賞日落。」

看著林亦兒興緻勃勃,趙詩楠也被感染,不再糾結鋪張浪費的事。

「四年吧!」趙詩楠回憶道。

「不,不,應該說四年零五個月。」林亦兒認真糾正。

趙詩楠望著認真的林亦兒突然笑了,她內心非常慶幸自己有這麼一個朋友或者說是閨蜜,若不然,她也不會像現在這般開朗。

「笑什麼,難道我說錯了嗎?」

「沒有,你記得很對。」

「那你還笑我。」

「我只是在想,亦兒在某些事上總是特別認真,跟小時候一樣,很可愛。」

「哼!還說你不是取笑我。」

兩人相視,突然笑了起來,她們很開心,彼此依舊是自己認識的那個彼此。 「阿楠,我覺得雷正不適合你。」

日落西山,晚霞餘暉。林亦兒對趙詩楠冷不丁防道了一句。

「嗯?」趙詩楠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我說,我認為雷正配不上你。」

「怎麼突然關心起這事了。」趙詩楠不以為意笑道。

「我是認真的,雷正只是一個窮小子,他憑什麼追求你,他憑什麼給你幸福,他憑什麼讓你生活過的無憂無慮。」

林亦兒一臉嚴肅的表情在說明,她真的是認真的。

趙詩楠與林亦兒對視一會,目光轉向遠方。

「有很多事情沒有親身經歷是不會明白的,要說配不上,也是我配不上他。」

「為什麼?我不認為雷正有特別的地方,反而他讓我感覺沒有一點上進心,哪怕是有一點上進心的人也不會選擇那個崗位,他還心安理得每天在公司混日子。」

「亦兒,你誤會他了。」

「我怎麼誤會他,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嗎?」林亦兒情緒激動。

趙詩楠沉默,她了解林亦兒,這個時候她不會去反駁林亦兒,而且,很多事情她是不能說出去的,比如關於國防部,神兵小隊,還有雷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