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不一樣?”我問。

“反正就是不一樣就對了。”

艾唐唐還沒說完,燕北尋就從門外走了進來,臉上還紅彤彤的,顯然是被人抽紅的。

“咋了,成功了沒?”我忍住笑意問。

燕北尋長嘆了一口氣說:“特麼的,老子今天去租車,結果開到校門口和一個車撞了,這就不說了,拿着錢折成的一捧花走進學校,結果讓大風一吹,錢全部散在地上。”

“當時一羣學生剛好在上體育課,直接就搶。”燕北尋說:“你說,我這麼一個有身份的人,總不至於跟一羣學生搶地上的錢吧,這要讓曉萍看到,多影響我在她心目中的身份啊。”

“計劃前面兩環你竟然失敗了。”艾唐唐鼓起嘴巴,一臉不可思議的問:“所以你來了最後一個環節?”

“對啊,反正前面兩步是鋪墊嘛,我當時給曉萍打電話,她一下來,我抱着就親。”燕北尋指着自己的臉:“然後就成這樣了。”

“你被她打了?”我忍不住笑道。

史上最強氪命 “不是。”燕北尋搖搖頭:“我發現這招還真特麼好用,曉萍被我親後,臉很紅,特別害羞的跑了。”

這也行?

我眉頭一黑,問:“那你臉上怎麼回事。”

“我看計劃成功,就嘚瑟啊,然後讓四五個體育老師給揍了,揍我的理由是輕薄他們學校的女老師。”燕北尋道:“雖然我用盡全力保護自己的臉,但還是捱了一個耳刮子。”

“那曉萍呢?”艾唐唐問。

燕北尋笑道:“要叫曉萍姐,後來啊,曉萍就給我發了條短信,問我是不是喜歡她,我當然說是。”

“我倆現在已經開始談戀愛了。”燕北尋一臉激動的看着艾唐唐問:“唐唐,沒看出來,你有兩下子嘛,你想吃什麼大餐?全包在我身上。”

艾唐唐也爲自己的計劃成功而搞笑。

我看着挺高興的倆人,心裏卻無語。

這都什麼都什麼啊,不過燕北尋能找到一個自己喜歡的人,我也是挺爲他高興的。

我問:“對了,曉萍姐家是幹啥的啊?”

“不清楚,沒問過她,等明天曉萍請假,她帶我去她家拜訪一下,到時候問吧。”燕北尋說完,我和艾唐唐換了一身衣服,然後跟着燕北尋去解放碑。

然後便是那個超級貴的餐廳,吃了一頓。

一頓吃下來,花了足足兩萬,但燕北尋卻絲毫沒有肉疼的模樣,按照他的話說:“肉疼啥啊肉疼?今天在那學校被風吹走的錢也不止這個數。”

【ps:大家有喜歡小九的,記得把小九的書推薦給身邊的朋友看哦!】 我發現燕北尋真是越活越敞亮啊,以前剛跟我認識時,多扣的一個損貨,這一轉眼,兩萬沒了,眼皮都不眨一下。△,

忽然,我手機響了起來,一看,竟然是王副局長打過來了。

“喂,王副局長?”我拿起電話笑道:“咋了?”

“找你幫點忙,你有空沒,來公安局一趟吧。”王副局長說。

“行。”我掛斷電話後,燕北尋問我:“咋了?”

“王副局長打電話給我,還能有什麼事?先回家拿傢伙吧。”我說。

打車回到中藥鋪後,我把該帶的東西都帶上了,原本我還想叫上艾唐唐和燕北尋一起呢。

結果這倆人,燕北尋說要給胡曉萍打電話,暢談人生,他追求自己的幸福,這個可以理解。

而艾唐唐則是吃撐了,想躺着不動彈。

我對艾唐唐說:“你這樣,早晚要變成肥豬。”

說完我就拿着三清化陽槍,背上包,到街上打車,往公安局趕去。

到公安局的時候,剛好是下午四點鐘,我付錢後,往裏面走去。

在門口時,給王副局長打了個電話,他趕忙出來接我進去。

“王局長,這段時間沒見,發福了啊。”我跟在王副局長後面笑道。

他回頭說:“發什麼福啊,以前我還在刑警隊的時候,身材比你好多了,這不是成天坐在辦公室裏,沒運動,變胖是很正常的嘛。”

“變胖正常麼。”我聳了聳肩,跟他身後,進入辦公室後,我問:“怎麼回事,這麼急着叫我過來。”

“我先給你看一段監控。”王副局長臉色嚴肅了不少,隨後坐到電腦面前,點開後,在一個文件夾裏,翻出了一個視頻。

我一看。

這個視頻是在一個小巷子裏,一個二十二三歲的美女正在路過呢,忽然從巷子角落,衝出來一個人,抱着她的脖子,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這樣持續了二十秒,這個女子直接變成了一具乾屍。

“殭屍?”我眉頭緊皺起來,說:“有沒有辦法看清楚他眼睛是什麼眼色?”

“不行的,正臉都沒能看到,只能從側面推測,應該是一個二十四五歲左右的青年。”王副局長揉了揉太陽穴:“這件事情上面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徹查清楚,不然我說不定都得被開除。”

“沒這麼嚴重吧。”我笑道:“就你這位置,能被隨隨便便開除了?”

“主要是這個視頻一開始是在網上流傳開的,雖然馬上在網絡上刪除,但依然有不少人看到,要是不能儘快破案,再出一兩次這樣的事,哎。”王副局長坐到了自己椅子上道。

我摸了摸下巴問:“什麼時候的事?”

“七天前,這期間,上面還派了一個狩魔的軍隊過來,十來號人,結果逛了一圈,這個殭屍的毛都沒找到。”王副局長道。

我坐到了沙發上,思索了片刻,不對啊,看視頻裏面,這隻殭屍的等級不低,爲什麼會隨隨便便的就咬人?

現在殭屍的智商很高的,雖然殭屍數量極少,但融入了人類社會,基本都是去醫院的血庫買血喝,這種大庭廣衆咬人,卻是很少見。

也就是說,這隻殭屍應該不是經常生活在都市,而是剛出山的殭屍?

“王副局長,你馬上讓下面的人查一下,附近有沒有什麼古墓開了。”我說。

“恩。”王副局長點頭問:“這件事情你有辦法嗎?”

“在出事的地方加強一些巡邏吧,這隻殭屍出現,立馬通知我。”我說。

“好嘞。”王副局長聽到我的承諾,臉上的愁容稍微舒展開了一些,問:“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請我吃飯啊?”我說:“算了吧,等幫你收拾了這隻殭屍再說,對了,這隻殭屍再出現的話,一定要先搞清楚他眼睛是什麼顏色的。”

忽然,王副局長的電話響起,他接起電話後,臉色鉅變,衝我說:“那隻殭屍出現了。”

“在什麼地方?”我趕忙問。

“就在我們公安局門口。”王副局長臉色有些蒼白。

我趕忙跑到窗口,這裏樓層有些高,不過隱約看到公安局的大門站着一個穿着黑色風衣的青年。

“就是他嗎?”我拿着三清化陽槍就推門往樓下跑。

王副局長跟在後面,開口說:“小心點,別在這裏打,現在是白天,被太多人看到就麻煩了。”

“知道了。”我回答了一句。

很快,我就來到了大門口。

此時已經有二十多個特警圍在了這隻殭屍周圍,更遠的地方,還有一些路過的人在看熱鬧。

這人眼睛是黑色的,穿着一身黑色的長袍風衣,瓜子臉,看起來倒是挺帥。

我推開這些特警,走到這隻殭屍面前。

奇怪。

我距離他五米遠,但是卻絲毫沒有感覺到屍氣,面前站着的就跟普通人一樣。

難道是那些警察搞錯了?

應該不可能,這種低級錯誤怎麼可能犯。

那麼只有一個可能了,這個殭屍快要隱藏自己的屍氣絲毫不露。

“你是誰?”這隻殭屍看着我。

“兄弟,你叫什麼名字?找誰?”我問。

他迷糊的看了看周圍,說:“我餓了。”

我心裏一緊,這傢伙該不會要殺人吧?

“都散開。”王副局長氣喘吁吁的跟了上來,衝這隻殭屍問:“你叫什麼名字?”

“不知道。”這個殭屍搖頭起來。

“喂,王大局長,你是不是搞錯了?這傢伙不像殭屍啊。”我低聲對旁邊的王副局長說。

“那個監控視頻你也看了,你說是不是?”王副局長說。

也對,這傢伙和監控裏面的人特別相似。

“這傢伙看起來傻乎乎的,先把他騙住吧。”我小聲的說完,纔對這個殭屍說:“喂兄弟,走,請你吃飯。”

“好。”他點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隨後我和王副局長領着他到了公安局裏面的食堂,趕忙讓人做飯。

最後做了一份炒飯,這傢伙還吃得挺來勁,我反倒是奇怪起來,這傢伙看起來的確不是殭屍,應該是弄錯了纔對吧? 爲了出現意外,王副局長已經把食堂其他人全部支走,只剩下我倆坐在這個殭屍面前。

他吃飽後,王副局長就笑着問:“這個兄弟,你爲什麼找到我們這來?”

“你們朝廷不是管飯嗎?”他開口說。

這一口朝廷,把我和王副局長說得一愣一愣的。

“你是哪個朝代的?”我問。

“唐朝人士。”他緩緩的看了看周圍道。

唐朝?算起來應該快一千多年了啊,難不成這傢伙還是個千年殭屍?

我趕忙說:“哥們,你啥時候醒的?”

“我已經醒來一個多月,對現在的社會一無所知,餓了就偷,最嚇人的是,我竟然還會吸人血。”他眉頭緊皺起來。

“你是怎麼成爲殭屍的?”我問。

“什麼殭屍?”他疑惑了起來。

看起來這哥們還不知道自己變成殭屍的情況,我衝王副局長使了個眼色,王副局長點頭,轉而說:“你難道不記得自己的性命了?”

“忘記了。”他搖頭:“我只隱約記得自己是唐朝人,但是其他的,一無所知。”

“你先等一下。”我笑道,隨後拉着王副局長就走到遠處,壓低聲音問:“喂,王局長,現在該咋辦?好像我倆遇到一個傻子殭屍。”

“這個,我也不清楚,你有沒有把握收了他?”王副局長問。

我老遠的看了那隻殭屍一眼,有把握?纔怪了。

“沒聽他說自己是唐朝人嗎?千年殭屍啊大哥,不如你讓組織把他帶走,來個人道毀滅。”我說。

“行不通。”王副局長說:“這樣吧,不如你先穩住他,把他帶回去,我想辦法聯繫一下上面的人,看該怎麼辦。”

和王副局長几句談話後,我明白了,這哥們估計也挺怕這殭屍,不敢留下它,只是一個勁的讓我把他給帶走。

當然,這個也屬於人之常情,換誰,估計都得怕這個殭屍。

我深吸了一口氣,隨後擠出一張笑臉,走到這個殭屍面前,對他說:“兄弟,是這樣的,我和這王副局長,大官,相當於你們古代的九門提督。”

“九門提督?”他臉上露出疑惑。

我一拍額頭,忘記了,這哥們是唐朝的,九門提督是清朝的官職,我思索了一下,說:“就是提刑按察使。”

這哥們微微點頭,抱拳行了一禮後說:“提刑按察使大人。”

“不敢不敢。”王副局長擦了擦額頭的汗漬,小聲在我耳邊說:“別說這些沒用的,說重點啊大哥。”

這個殭屍說:“兩位不用說悄悄話,我聽力挺不錯的,有什麼事情,兩位不妨直說。”

“咳咳,是這樣的,先給你取個名字吧,不然也不知道怎麼稱呼,張無忌,喬峯,段譽這些名字你喜歡啥?”我笑着問。

“叫我江陵吧。” 撿個少主來種田 他說道。

“好好,江陵兄弟,是這樣的,提刑按察使大人呢,和我商量了一下,你這個情況有些特殊,畢竟是幾千年前的人,你現在啊,按照我們現在的話說,就是個黑戶。”

“黑戶?”他楞了一下。

“但是,提刑按察使決定給你上個戶口,上在他戶口本上,當他乾兒子。”我說。

王副局長一聽,差點沒被氣暈過去。

我笑呵呵的白了他一眼,反正這個江陵看起來也沒有什麼威脅,說:“當然,提刑按察使大人他公事繁忙,所以你得跟着我住一段時間。”

王副局長臉色這纔好了一些。

江陵臉上也露出喜色:“多謝兩位,我剛從墓中出來,雖然大致的清楚現在的社會,但很多具體的禮節還不明白,希望兩位能幫助我,江陵以後必有重謝。”

“那個,你先和張秀回去吧,我還有一些事情。”王副局長臉色鬱悶的道:“你戶口的問題,我會解決。”

“麻煩你了。” 腹黑總裁寵不停 我對王副局長道。

他苦逼的衝我笑了一下,我心裏也挺無語的,沒事丟給我一個殭屍。

最關鍵的是,這隻殭屍活了上千年,我是的確沒有把握收拾它,看他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只能先帶回去再說。

之後再想辦法收拾掉他吧。

王副局長還專門派了一輛車送我們回南坪步行街。

回到中藥鋪門口,江陵跟在我身後走了進去。

剛走進去,原本艾唐唐坐在沙發上,翹着二郎腿看電視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