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尊者都無法阻止他,僅憑他們這些真人修法者?

不少高手愣了愣神,就在這愣神之間,那恐怖的高溫已經包裹住了他們,即便是精通控火的修法真人,面對這種覆蓋全身的能夠融化鋼鐵的高溫,還是脆弱的就像是一張紙一樣。

「噗噗噗~」

不少沒有來得及逃開那片區域的七玄閣高手或者是散修,身體上冒出紅艷艷的火焰,那火焰從腳下直衝天靈蓋,從頭頂冒了出來,人在空氣中快速的焦黑、消融,墨陽恐怖至極。

幸好鄭小小跟吳夢雪兩丫頭在之前的戰鬥餘波中直接昏死了過去,否則看到這一幕,怕是會被嚇壞了。

「嘖嘖,比當年的那個不靠譜的主人狠多了,不過男人就該這樣才能成大事。」黑大帥咂了咂舌,有著一絲感慨。

一隻貓妖出牆來 不過他並沒有因為這種殘忍的畫面而有什麼不適,他干過的狠事也是不少,什麼滅人全族,拐走大教聖女,甚至爆了大派聖子的,讓對方撿了肥皂等等,咳咳,具體的就不能多說了,畢竟也是面紅耳臊的事情。

因為這些,曾經在修真界也是眾多教派得而誅之的對象,恨不得捉來燉成狗肉鍋子。

若不是他小弟眾多、狡猾多端、再加上有他那個不靠譜主人的庇護,怕是現在早就被人拿來涮了鍋。

鬼真人望著秦毅腳步都沒有移動半分,一擊之下對方死傷大半,激動的老淚縱橫。

這才是當世人傑,只要秦毅不死,崛起是必然的事情。

「哪裡跑?」

秦毅重重冷哼一聲,他雙手朝前一探,長驅赤火,雙手猛地推出一條丈長火蛇,那火蛇渾身火光四溢,在空中掠過一道紅光,以極快的速度朝著方長老追去。

方長老覺察到身後有一股越來越炙熱的能量正在靠近,心中暗叫一聲不好,神經高度緊繃,連忙朝著一邊靈活躍去。

正當他慶幸的躲過一劫之時,秦毅心念一動,那火蛇猛地調轉了個頭再次橫穿回來,火焰久久不散、充斥著駭人的殺氣,徑直從他心口穿過。

方長老沒想過他會如此的不堪一擊,他以為他有機會逃出去。

覺察到這一幕,其他人不要命似的朝著港口外面狂奔出去,這根本不是能夠抵抗的敵人,這種實力即便是尊者都很少能夠展現出來。

不管是一揮手瞬發法術,還能任意操控已經釋放出去的法術,改變方向,這都不是他們能夠理解的,特別是操縱釋放出去的法術,這不是傳說中對於精神力的操縱嗎?

何謂精神力?這是一種超脫術法之力,更高一層的領悟,精神力強大者可以憑空影響別人的行動,同樣可以隨意的操縱法術。

所謂心之所動、念頭即達、攻擊接踵而至,這便是對精神力最完美的詮釋。

這是通往神境的鑰匙啊。

可是現在,他們已經沒有時間再去震撼,死亡瞬間逼近,他們沒有想過這小子動起手來這麼決絕,一絲生路都不留。

秦毅張口一吐,一道火焰匹練在空中甩出一道絢爛的痕迹,哧溜一下穿了出去。

那火焰匹練如揮臂使,如同秦毅手臂的延伸,在他意念之下迅速從那些慌逃竄的真人高手身體穿過,每一次悶哼都帶走一條生命,秦毅意念再次一動,火焰匹練落在秦毅手心,隱匿不見。

本命真元,用起來雖然強大順手,可卻不能輕易折損,否則對自己的損害是極其嚴重的,好很久才能恢復過來。

不過對付這種對手,與他來說根本不會有任何損傷,秦毅只是不想他們全部逃掉而已。

「少爺……您又變強了。」 獵戶家的巧婆娘 鬼真人有氣無力的說道,由衷的高興。

「你先別說話。」

秦毅蹲了下來,他雙手搭在鬼真人的脈搏之上。

「少爺,老奴怕是不行了,老奴這副破爛的身體自己知道什麼情況,本來就大限將至,現在不過是提前了一步而已,活了百年,也差不多活夠了。」鬼真人咧嘴一笑,「少爺能夠平安歸來,老奴就已經非常滿足了,想來七玄閣那些傢伙知道了后必然會大吃一驚。」

他的一生很長,足足一百多年,跨越了一個世紀,與一個普通人來說這麼大的年紀確實是活夠了。

秦毅臉色微微一沉。

鬼真人的情況確實十分糟糕,身體中元氣枯竭,氣海被破,已經無法使用術法,而且遭受重創,生命力大幅度流逝,說句不好聽的能撐到現在已經是奇迹。

秦毅心念一動,一縷真元從他手心流入對方身體。

「少爺……你!」鬼真人感受到經脈中那股暖流,心中一驚。

「別說話,精心調養。」秦毅淡淡說道。

鬼真人深深看了秦毅一眼,隨即閉上了眼睛,用身體中僅存不多的力量感受著秦毅的真元之力。

那些真元快速的修補鬼真人身體中嚴重的創傷,阻止了生命力外泄。

幾分鐘之後,秦毅方才睜開眼。

「目前只能做到這些,等我回去之後搜集一些東西,幫你開爐煉製一枚丹藥,你這傷勢差不多就能恢復了。」秦毅淡淡說道。

「少爺,七玄閣那邊……你準備怎麼做?」

現在整個金衡市都在七玄閣影響之下動蕩起來,不少勢力都是爭相投奔,實在不是一個好消息,秦毅孤身一人,實在是有心無力。

「你覺得我會怎麼做?」秦毅站了起來,雙手背在身後,嘆了口氣。

鬼真人面色一凝,這種藏而不露的殺氣,他著實是熟悉…… 鬼真人沒有再問,他已經沒必要問下去了,而秦毅也沒有過多的解釋,他目光轉向黑大帥那邊,黑大帥的模樣雖然也有些慘,可他的身體強度遠不是鬼真人能夠相比的,所以並沒有特別嚴重的內傷。

只是鄭小小跟吳夢雪兩個女孩子還在昏迷中,被之前的餘波撞擊,現在還沒辦法醒過來。

秦毅也沒有想要強行喚醒她們,讓她們睡會也好,睡醒了一切事情也就結束了。

「王八蛋,沒有被炸死你不早點回來,差點本帥就要掛了。」

一股滿是抱怨的精神波動直接傳了過來,這是黑大帥的聲音無疑。

秦毅走到跟前,淡淡的回應,「放心吧,這次七玄閣會為之付出代價。」

「小子,不是我說你,那七玄閣估計遍地是寶,對於現在的你來說可是一筆寶貴的財富,若是利用的好,能讓你實力增進不少。」

黑大帥繼續說道,這個時候他已經慢慢變成了小黑狗的形狀,鄭小小跟吳夢雪兩人也落在了地上。

「我知道。」秦毅點了點頭。

作為中州第一煉丹勢力,那種斂財能力絕對是毋庸置疑的,而且其中必然是儲存著海量煉丹材料,這些東西對秦毅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鬼真人遭受重創,身體機能大幅度下降,雖然秦毅用真元滋養了他的氣海、傷勢,可也只是暫時保住了性命,能夠苟延殘喘下去,想要恢復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是煉製出上品的療傷丹藥。

而他承諾過,會幫鬼真人提升實力,若是沒有靈丹怕也是十分難以實現。

再加上鄭小小靈魂受損,許多記憶丟失,長期下去絕對是致命隱患,趁早解決趁早安心。

種種事情都讓秦毅將目光對準了七玄閣這個大寶庫。

之前秦毅並沒有打算對他們動手,畢竟對方確實勢大、坐鎮中州,牽一髮而動全身,搞不好會引火自焚。

而且兩者也沒有什麼明顯的仇怨。

可是現在,秦毅已經擁有了足夠的魄力以及足夠的理由。

他七玄閣都殺上他家門口來了,他若是這都沒點表示?豈不是說他秦毅是個縮頭烏龜?

「少爺,我們還是趕緊回市中心吧,七玄閣出動的人馬不少,您的那些忠實簇擁都是他們下手對象,要是回去晚了怕是損失慘重……」鬼真人撐著身體站了起來,提醒說道。

秦毅聞言眉頭又是一沉,心中頓時湧現出不好的預感,七玄閣的目標可不單單隻是鬼真人、鄭小小她們,對方這是要把秦毅身邊的勢力連根拔起啊。

這群人,是真的把他當成死人了啊!

「老鬼,等會你把小小夢雪她兩送到安全的地方,等我把金衡市所有的事情處理完,再考慮後面。」

秦毅吩咐道,鬼真人點了點頭,他現在雖然不能使用法術,可是身體在秦毅的幫助之下已經恢復了行動能力。

秦毅夾著小小、夢雪兩人,一直到了港口之外一公里的地方,才勉強攔住了一輛計程車。

坐上了計程車鬼真人這才跟秦毅說起了這次的事件。

「果然,我死了的消息傳回了華國,才是他們行動的根本原因。」

秦毅心中一陣后怕,他若是真的死在了風雲峽,他的朋友們豈不是全部遭殃?被七玄閣一網打盡?

想到這裡他不禁擔心起其他人的安全,鄭小小她們運氣比較好,在南方港口直接碰到了他,可是其他人?他們能有這番好運么?

心中殺機暴漲,甚至在雙目之中幾乎化為了實質。

「少爺……您也不要太擔心了,吳震功那些人早就有了自保方案,他們不會坐以待斃,至於其他小角色,恐怕七玄閣並不會把目標放在他們身上吧。」

鬼真人安慰說道。

「哦對了,這次凌家有個丫頭不錯,我們本來根本沒辦法逃到南方港口的,那丫頭冒著大風險幫了個忙,我們這才順利出來。」

「後面在港口遇到埋伏,是所有人都預料不到的,並不能怪任何人。」

「凌寒冰么?」秦毅淡淡問道。

「對,是這丫頭!」鬼真人點了點頭。

秦毅也有些詫異,那丫頭居然會幫他。

凌寒冰在學校中跟他還有些矛盾,這個時候應該正是看他笑話的時候,可她卻選擇冒著得罪七玄閣的危險,幫他朋友脫難,說實話秦毅從來沒看出來她是這種女孩。

這個恩情秦毅自然記在心中,不會忘記。

凌寒冰在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也沒有指望過秦毅的回報或者是感恩什麼的,畢竟在她們眼中,秦毅已經死了,死在了別的國家。

凌寒冰只是覺得,作為一個強大武者的驕傲,死了之後最憋屈的事情大概就是連自己的親人、朋友,都被仇人尋上,趕盡殺絕吧?

秦毅是條漢子,有仇當場就報了。

凌寒冰只是單純的看不過眼這件事,做些力所能及的幫助,她沒想到因此會改變自己的命運。

到了市內,秦毅直接下了車,關上門車子繼續朝著遠處駛去。

市內燈光依舊,霓虹燈高高掛著,哄吵的氣氛瀰漫在每一個角落。

大城市的夜晚,從來不會孤獨,無數人的狂歡構築了金衡市豐富的夜文化生活。

然而在這種狂歡之下,一種更為瘋狂的氣氛正在醞釀。

望著漸漸遠去的計程車,秦毅背著雙手朝前踏出一步,風捲殘雲一般消散了身影。

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幾十米的高空之上,這個位置,秦毅能夠將方圓幾十公里的事情,盡收眼底。

「剛剛是不是出現幻覺了?我怎麼他娘的感覺一個人突然就消失了?」

在秦毅之前位置的幾十米之外,曹龍、楊航幾人晃晃悠悠的從旁邊路過。

「楊航你喝多了。」曹龍淡淡看了他一眼。

「我沒喝多!就是一個人刷的一下就消失了,就在那!」楊航臉紅脖子粗,指著秦毅之前站著的位置,十分確定的說道。

然而他這種狀態,說出來的話實在是很難讓人信服。

「瑩瑩,你去扶著他吧,你看他隨時隨地都能倒大馬路邊睡著了。」曹龍對這江瑩瑩說道。

江瑩瑩猶豫了片刻,旋即還是沒有放下矜持。

她現在還沒有答應楊航的追求,要是過去扶著他豈不是就默認了兩人的關係?

說實話楊航這個人家庭背景是沒的說的,主要就是人品,江瑩瑩若有若無的就能聽到他在外面亂搞的事情,所以這才遲遲不肯同意。

若是楊航沒有這個毛病,指不定兩人早就成一對了。

「我說的是真的,你們咋就不信我呢?我還他娘的覺得那個背影怎麼那麼熟悉?指不定就是秦毅那個小子!」楊航氣的說道。

「咳~楊航你瘋了,是不是被那個鄉巴佬整出陰影了?」曹龍有些好笑的說道。

「龍哥,那個鄉巴佬你還沒料理掉呢?」曹龍女朋友陶婷有些詫異問道。

當初黑環山那件事,秦毅讓幾個人丟盡了面子,雖然最後也算是那小子救了幾人,可他們已經完全把錯誤歸結到了秦毅身上,畢竟沒有秦毅,他們也不會得罪狼爺。

曹龍看了陶婷一眼,陶婷知道自己多管閑事了,吐了吐舌頭,立馬閉口不言。

曹龍喜歡就是陶婷的懂臉色,這一點後者一直都做的很好。

「那小子是個刺頭,連高家兩位大少都在他手上吃癟,實在是讓人鬱悶,現在更是在武術社如魚得水,怕是以後不好搞了。」曹龍臉上憂慮說道。

「他在學校再如魚得水,離開了學校都是一樣被打回原形,我們這種身份是他一輩子都難以達到的目標,要怪就怪他沒有生在好人家。」江瑩瑩有些不屑說道,提到秦毅就有些不舒服。

明明就是鄉鎮來的一個鄉巴佬,整天在她面前裝什麼裝?有什麼好神氣的?真以為在學校那點表現?就能改變他自己的身份了?

說句不好聽的,光是楊航家的高度,就不是一個普通人一輩子能夠實現的目標,那都是別人幾代積累下來,才有了那種地位。

這就是現實的社會,江瑩瑩早就看透了,所以她拼了命朝著高端人群裡面擠,哪怕頭破血流也不在乎。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口中一文不值的秦毅,此刻正殺氣凜然,鎖定了一個方向破空而去。 畢竟紙是包不住火的。

「凌志春啊凌志春,你家女兒乾的好事,居然掩護我們七玄閣點名要抓的人逃跑,你說這筆賬,我們七玄閣會怎麼跟你們凌家算?」

一名年輕男子面色戲謔的盯著凌志春,凌志春是凌寒冰父親,是凌家現任家主,支持凌家大事大權。

此時此刻凌寒冰站在眾人面前,臉上雖然有著一絲自責,卻沒有絲毫後悔。

「妹妹,你太糊塗了,秦毅雖然值得人尊重,可他卻已經是個死人,因為他讓我們凌家發展停滯不前,甚至……你真是……」凌寒銳皺著眉頭,重重嘆了口氣。

若是凌寒冰將鄭小小她們帶回來,怕現在就會是兩種局面吧?

她們凌家將會得到豐厚到難以想象的獎勵。

將會得到七玄閣的重視以及栽培,甚至凌寒冰跟凌寒銳兩人都能得到進入七玄閣學習修鍊的機會,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可惜……一切都被凌寒冰毀了。

凌志春面色難看,極度難看。

凌寒銳知道,以凌寒冰的性格,即便是有著豐厚到讓人無法拒絕的獎勵擺在面前,她也決然不會昧著良心,把鄭小小她們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帶到七玄閣面前。

這是她的驕傲。

「錢少……這,這都是我家小女糊塗,是她一時糊塗,您大人有大量,可千萬不要跟小女計較。」 香愛 凌志春知道任何解釋都是蒼白無力的,他們有人親眼看到凌寒冰帶著鬼真人他們逃到南方港口那邊,而且最要命的是凌寒冰自己還親自承認了。

「呵呵?糊塗?你們凌家做出這件事的時候,就已經是站在了我們七玄閣的對立面,你們覺得這是一句糊塗能夠了事的?」那錢姓大少冷笑著說道。

他也是七玄閣的年輕天才之一,跟焰傑他們一起出來玩,同樣是只要認真修鍊,未來註定的七玄閣高層的天驕。

不到三十歲的年紀,已經是真人高手,這在金衡市甚至是江南行省,都是很難出現的天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