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眾人繼續喝酒,孫堅也認識了于禁,對於于禁,他也頗為關注,是一員虎將!

都達到自己的目的后,孫堅與林牧在痛飲一番后,就辭別了,孫堅返回北城牆,而林牧則帶著周泰于禁跑去西側的縣尉營。 鏡湖北面,一處巍峨的青峰。

青峰高聳入雲,山峰上,猿啼虎嘯,鷹鳴獅吼,一派蒼莽荒古之景。

青峰頂之處,一處新建的紅木院子中,一個青玉圓形石桌旁,四個身影圍繞石桌坐著。

其中兩個魁梧英武的身影,赫然就是應龍龍褚和于禁的神秘師傅刀神。

最佳情侶 此時的龍褚,仍然是一臉淡然,一副置身事外的神情。但是,其嘴角處,卻泛著一抹玩味的笑意。

于禁的神秘師傅,刀神,此時更是輕鬆,因為他本來就是局外之人。

手中不斷品嘗著稀世的清茗,偶爾閉眼回味,彷彿緬懷著過去。

坐在龍褚和刀神對面的兩個身影,竟然都是鶴髮童顏,一副仙風道骨的仙道老人。

其中一個,竟然就是之前拜訪郭嘉的,被郭嘉稱之為【仙】的神秘老者。

這個神秘老者,渾身瀰漫淡淡縹緲仙氣,銀髮蒼蒼,臉色紅潤,絲毫沒有那種年邁老人的日薄西山之感。

另外一個老者,碧眼童顏,手執一青藤藜杖,如出落凡塵間仙人,身形飄忽,彷彿有無形霧氣環繞其中,非常神異。

看著這兩個老者,龍褚巨大的龍眼中,閃過一抹不屑,輕輕嗤笑一聲。

龍褚的嗤笑,其他三人也都聽到,不過都沒有什麼惱怒之色,因為這位如泰山般長壽的超級存在,比他們更深不可測!

「南華小子,紫虛小子,你們唐突過來,想要幹啥子?」應龍龍褚,說著一口非常晦澀北方方言,毫不客氣問道。

兩位老者,聽到龍褚的話語,都苦澀一笑,略顯尷尬。若是有旁人在此,定會目瞪口呆,因為一副中年模樣龍褚,竟然稱呼這兩位神異老者為小子,絲毫沒有敬老之意。

從龍褚口中,顯而易見,這兩個神秘的老者,就是南華仙人和紫虛上人!

手執一青藤藜杖的老者,就是南華上人,也是流傳中的南華老仙!另外那個拜訪郭嘉的老者,就是紫虛上人!

在現實歷史中,或許這些所謂的上人並沒有太出色、輝煌的傳奇,可在這個神話世界中,他們卻是最巔峰的存在!

「龍前輩,晚輩等過來只是想要拜訪前輩。」南華老仙輕輕抱拳恭敬道。

「對,晚輩在上山前,也是遇到南華,故而攜手拜訪前輩,有冒昧之處,前輩還請見諒!」紫虛上人也一臉恭敬道。

應龍的輝煌傳奇,在他們還穿著開襠褲的時候已經流出於世,如何能讓他們不恭敬呢!

龍褚感覺到兩人的虛偽做作,仍然一臉不屑。

紫虛上人,在隱秘間,是扶持許詔的。為了許詔,他也是盡心儘力,雖然天地規則限制他的活動,但用他的神秘之感,用許詔的底蘊,來招募一兩個卜算到的超級虎將,還不是手到擒來。

其中周泰蔣欽就是他招募過來的!本來還想要招募一個超級謀士的,可惜,這個超級謀士竟然讓他都看不透,甚至還產生一股令他都窒息的危機。

兩次試探過後,紫虛上人就放棄了。

紫虛上人在拜訪郭嘉后,就準備去親自去會一會林牧的。林牧的突兀崛起,讓紫虛上人有些意外。

竟然在南詔國內突然冒起這麼一股勢力,讓他這個通神之人如何不驚訝。

不過,當紫虛上人遠遠眺望到林牧之時,看到他腰間那隱秘間瀰漫超級氣機的七星鎮魂佩后,嚇出了一身冷汗!

紫虛上人,掉頭就走!

再後來,紫虛上人傳信於自己的老夥伴南華上人,把他看到關於林牧的信息告之,故而就有了這次拜訪。兩位一起來拜訪這更超然的存在。

「你們兩個,一起合計扶持張角,擾亂天下之象,現在又來合計許詔?」

「龍前輩,我們何德何能擾亂天下之象,只不過是順應天意,提攜一把張角而已!」南華老仙搖搖頭道。

他說的是老實話,天下之象,就算是應龍龍褚他,也沒有能力干擾。

紫虛上人和南華老仙,是站在張角身後的超然存在。

「至於許詔,他不知道是不是祖輩萌蔭,竟然獲得了一枚青龍令,並且認主成功,故而晚輩才推一把許詔而已!」紫虛上人沒有隱瞞龍褚,把一些辛密說了出來。

「呵呵,你們真是……同道卻不同德,同心卻不同力!合力扶持張角,又各自扶持不同的諸侯,數者私下又相鬥,便宜他人,哈哈……」龍褚一臉玩味哈哈大笑起來,不斷教訓著兩人。

兩位老者,聽著壯漢模樣的龍褚之教訓,都有些尷尬,卻沒有反駁。

南華老仙心中對於老油條的紫虛上人,也頗有怨言,得知許詔有青龍令,竟然沒有與他合計,私下又扶持許詔崛起。

以一郡太守之職為基礎的許詔,飛快成長,積累底蘊,發展到如今之狀況,若不是張角麾下的隱秘部門得知許詔之辛密,他都仍然蒙在鼓裡呢!

老奸巨猾的兩個老者,對視一眼,眼中沒有絲毫的尷尬,他們只是面對高高在上的前輩才會如此,至於同輩的他們,各自有各自的算計!沒有誰對誰錯。

「紫虛小子,許詔他是準備放棄神州爭霸的機會,直接進入太初秘境了?」龍褚在沉吟一會後,突兀問道。

聽到龍褚的話語,南華老仙仙目一瞪,豁然扭頭,眼中白芒一閃,氣息一鼓,狠狠盯著紫虛上人。

紫虛上人被他看得有些悚然,但還是無奈點點頭。

龍褚的話語,不可能是無的放矢的。比他們古老神秘的龍褚,肯定看事情更清楚更深。

得到紫虛上人的肯定,南華老仙眉頭一挑,雙手有些異動,不過,他的小動作被龍褚看到,龍褚淡然地看了他一眼,龍目中閃過一抹戾氣。

這一眼,看得南華老仙毛骨悚然,把剛想從空間戒指中拿傳信之物的手,生生停了下來,停頓在半空中。

旁邊的紫虛上人,又略顯尷尬一笑。

而一直在旁邊品嘗茶水的刀神,看著三人,頗有一股看戲不嫌事大的神色,臉上掛著意味深長的笑容。

不過,當刀神迎著龍褚的眼色的時候,身子也狠狠輕顫了一下,看戲的神色蕩然無存,陡然正經起來。

麻蛋的,他的腦海里,不由冒出之前在應龍峰的慘烈經歷的場景。

那些天,在應龍峰上,被龍褚以所謂手癢切磋為由,狠狠虐了幾天。

直到林牧起兵圍攻餘姚城,心有所感的龍褚才放過了他,帶著他來到這座青峰。

在臨走前,還意味深長地說道:「小刀子,二十年一次的封神之戰,還有幾年就快要到了吧,你這修為和技藝,一般般,若是再不努力點,這一屆的封神之戰,說不定你這【刀神】神號就換人咯!」

面對如此厚顏無恥的教訓,刀神還是無奈應承著!

誰叫他是後輩,技也不如龍呢!

唉……刀神在心中深深嘆了一口氣!

看著有些悚然的南華老仙和紫虛上人,刀神心中閃過一絲同情與慶幸。

幸好還有這兩個老傢伙一起受罪,不丟人。

略有所感的他,雙眸中,閃過一絲紅芒,扭頭看向青峰遠方的鏡湖上。

而這個時候,鏡湖上,林牧正在指揮著士兵們,浩浩蕩蕩卻井然有序地登船。

于禁徒兒也許是真的選對了主公!刀神古井無波的堅定意志有些動搖。 數天前,餘姚城攻防戰正式落幕後,林牧帶著周泰于禁趕去縣尉營地。

餘姚城的縣尉營地,鑄造有十個校場,可容納二百萬士兵訓練。

依靠西側的高山建造的一排校場,巨木圍造而成,這裡頗為荒涼,充斥著一股肅殺莊重的氣息,平常百姓靠近此地,都心懷敬穆。

仍然是你 在這片天地中,不斷傳來金戈之聲,那是士兵訓練而傳來的專屬聲音,看來士兵們在戰役后,仍然不忘記日常的訓練!

在縣尉營地大廳中,林牧見到了忙碌的臧霸和何淵等人,而剛進入林牧麾下的雲麒,也在其中。

林牧此時看到雲麒后,才有時間仔細觀察一番。之前與雲麒,雖然有碰面,但也只是遠遠打了個招呼,就按照計劃,各自為戰了。

「雲麒,別來無恙啊!這次攻伐戰,辛苦你了,也辛苦麾下艱苦搏鬥的眾將士。」林牧熱情拍著雲麒的肩膀,沉聲道。

聽到林牧的誇讚,雲麒苦澀道:「我不辛苦,主公對我們天雲村的恩情,猶如天恩,些許操勞之事,我定赴湯蹈火!」

臉上閃過一抹悲切的哀傷,雲麒輕嘆道:「只是可惜了麾下的袍澤!」

「雲麒,逝者已矣,生者當如斯,你就無需悲傷!」林牧安慰道。

「陣亡的兄弟,會好好安葬他們的,而且,他們的親人,我們領地也會好生安置,無需擔憂。」林牧沉聲道。

對於陣亡戰士的撫恤,林牧是最看重的。

「主公說的是,大哥,這一切,都是許詔那個賊子造成的,我們要把悲傷化作動力,早點手刃此賊!」旁邊的雲武一臉殺氣說道。

雲麒和雲武,早已經交談過,一些基本情況已經知曉。

「好,大家先就坐,接下來,就是商討戰後的策略了!」

一行人,寒暄一番后,就開始商談後面的戰略。

「何淵,你是負責統計的,我事先囑咐你去了解的信息,已經準備好了嗎?」

「回稟主公,信息已經統計完畢!餘姚城投降之兵,共計八十二萬,我們部隊剩餘十八萬,核心戰力還健在,其他……」

在林牧問到何淵統計的信息后,何淵如背書般,老練呈現給林牧知道,何淵治軍理軍的能力真是不錯。

從何淵口中,林牧也開始對餘姚城內的兵力有詳細的了解。

「主公,投降之兵力,也許,我們應該轉移部分給孫堅。」旁邊的于禁在聽聞何淵稟報后,沉吟一會,幽幽開口建議道。

林牧聽到于禁的建議,也會心一笑,自從獲得神階兵書後,從周泰口中得知孫堅部隊的戰損情況后,林牧就已經有這個打算。

他目前的政治底蘊非常薄弱,需要交好孫堅。這次攻城之戰,若說功勞最大者,必須是林牧,然而,若說出力最大者,必定是牽制周泰主力的孫堅。

為了彌補孫堅的損失,數十萬軍力必須給!

周泰身為投降之將,此時沉默起來,若有所思,只要不是大規模擊殺自己的袍澤即可,至於分離開來的情況,沒有介懷,也許他們的軍旅會更好呢!

「文則,那你覺得我們應該轉移多少降兵過去?士兵的等階又如何?資質又如何?」林牧輕聲問道。

「其他的將領,你們有什麼建議嗎?」在對於禁說完后,林牧又環顧一圈問道。

「主公,我們不如把四階資質以下的士兵都交給孫堅吧!」何淵摩挲下巴,輕聲說道。

「四階資質的士兵大概有多少?」林牧看著何淵問道。

何淵的意思,林牧明白,四階以下資質的士兵,就算有自己領地的神級屬性加成后,也不過是五階而已,不高。

「五階以上資質的士兵,大概有二十萬左右,其他資質共計六十萬!」何淵頗為欣喜道。

這次投降之兵,資質方面,非常不錯!

周泰在旁邊,頗有疑惑,資質?五階?

平時他訓兵,雖然對這個也甚為看重,但是,卻沒有把它當成是一個核心標準,士兵數量、等級、特長、裝備等,才是他主要考慮的問題。

現在何淵的話語,卻隱隱間有種以資質為主要考慮標準,讓他頗為意外。

看來林牧方,有些奇異的情況……

「二十萬!!」林牧臉上喜色瀰漫。果然,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

這次餘姚城之戰,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付出的代價頗大,可收穫亦是非常豐厚!

「主公,不如我們把這二十萬高階資質的士兵都留下來,而其他的士兵,分一部分守衛餘姚城,最後一部分就拔給孫堅吧!」于禁稍微考慮后,旋即開口道。

林牧沉吟一會,定音道:「好!那就把剩下的六十萬士兵,留下二十五萬守城,其他三十五萬就拔給孫堅,以充其戰損。」

分配俘虜,這是必須的,他與孫堅共圍餘姚城,乃是同一陣營,就算一些珍稀寶貝藏匿著,但這些軍力卻需要共享,這是戰場潛規則!

之前林牧以三十五萬俘虜來換孫堅的神階兵書,是指他自己要分配的俘虜。

不過,俘虜的分配問題,他是主導地位,可以做一些小動作,挑選資質高一點,完全沒有問題。

「城中的物資、糧草,也需要分配一部分給孫堅,這些事情就交給何淵,你先去忙活吧!」林牧又囑咐道。

「是,主公!」何淵起身微微一禮,就下去忙了。

「文則,因戰損的問題,青虎軍團需要重新篩選部分軍士,你就從這些俘虜中選取吧!」 重生嫡妃遮天 林牧扭頭對於禁說道。

于禁點點頭,表示應承。

繼而,林牧又轉頭對雲麒說道:「雲麒,你作為上虞城的牧官,對它可謂是十分熟悉,接下來,我交給你一個任務,希望你能主持!」

「主公,什麼任務?」雲麒既然已經認林牧為主,那麼就行屬下之事,聽從指揮。

「三光政策!」林牧意味深長道。

藥窕淑女 繼而,就把這個策略又詳細說給雲麒知道。

然而,在聽完林牧的策略后,雲麒卻苦笑道:「主公,這個政策收益不大了!」

「收益不大?因何?」林牧疑惑問道。

「在我被派來支援餘姚城之時,許詔就已經實行了堅壁清野的殘暴策略了!」

「堅壁清野!!」在雲麒說出這個消息后,于禁臧霸等人都驚叫起來。

「對,在我出兵前,許詔就囑咐麾下士兵,把餘姚、上虞、永寧、余暨、烏傷、諸暨等城池外的鄉民村民都劫掠一番,並且,喪心病狂的許詔還指揮士兵,把城池內各豪族士族都劫掠一遍,財物、糧食等等都收刮一空!」

林牧聽到雲麒的消息后,失色道:「許詔這是要自取滅亡嗎?」

擾民、強盜、侵犯士族等等,都是自取滅亡的行徑,想不到許詔竟然都做了。

這已經不是自己走向滅亡,而是直接……咦,不對,許詔此人應該不會如此魯莽,如此愚蠢,那麼他這麼做,難道是想要徹底轉移到某個地方?

都轉移到青龍秘境?不可能,就算都轉移到青龍秘境,堅守秘境,但他總會有離開秘境的一天,除非他不想在神州混,不想劫掠神州的土地和人才。

林牧心思急轉,旁邊的于禁臧霸等,也眉頭緊皺。

而在眾人疑惑的時候,周泰卻瞭然一笑,不過他卻沒有多說什麼,彷彿是受到什麼限制一樣。

雲麒也想不通其中關鍵,因為特殊原因,許詔早已經把他排斥在外了。

一行人就此問題,開始了討論。

「主公!有前線情報,我都一一整理好了!」在眾人討論許詔的做法之時,大廳外傳來天甲七十七的聲音。

「情報?!好,快快傳來!」林牧想不通其中的關鍵,就是因為信息不夠,雖然有一些猜測,卻沒有證實它的證據在。

如今有情報,定能扒開雲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