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開始推,車不動。後來增加了十幾個,車緩緩移動了。

車朝左前方移動了幾米,突然聽見右邊的山坡有人喊“救命!”。

衆士兵打了個哆嗦。我的個媽呀!荒山野嶺,怎麼會有人呢?還有人喊救命!莫非—

想到這裏,立即有三個兵朝山坡衝去。百米衝刺的速度,腳步帶着風聲。應該是偵察兵,不然沒這個速度。

這對於士兵們,可是個好機會。當兵幾年,很難碰到立功的機會,現在讓他們碰到了。自然不願意放棄機會。再說,這是去特種兵大隊參加選拔,聽說是頂級突擊隊,如果在半路上救人,到了那裏肯定要立功。還沒比賽就揣上一個軍功章,這對於他們來說是錦上添花的好事。說不定不用選拔,就內定了,成爲突擊隊的正式成員。

三個偵察兵衝到半山腰,在一片林子裏果然看見三個人。兩個蒙面大漢持刀挾持一箇中年人。中年人應該是貨車司機。

貨車司機老遠看見有當兵的跑過來,呼喊的更歡了。“救命啊,救命啊!”

wWW ▪T Tκan ▪CO 230:菜鳥遇襲

三個偵察兵像擰緊了發條,噠噠噠地往前直奔,後面跟着十幾個兵。

兩個持刀歹徒一看,來了這麼多當兵的,趕緊推着人質跑。一邊跑還一邊吼:“再喊,老子一刀捅了你!”

人質司機不敢喊了。

這羣兵真不愧是推薦上來的兵,軍事素質沒話說,越野能力個個強,幾分鐘時間,就追上了那三個人。把綁匪團團包圍。

綁匪冷笑一聲:“當兵的,咱們井水不犯河水,用不着這樣緊逼吧?”

當兵的則喊:“立即放下刀,放開人質,不然有你好看的!”

一羣兵躍躍欲試,想衝上去奪下歹徒的刀。

沒想到刀架在人質的脖子上,割出了血。

這兩個歹徒是亡命之徒,再步步緊逼,恐怕會丟了人質的性命。衆多的士兵只得後退,拼命用好話安撫歹徒。

“兄弟,有什麼話好商量,不好這麼衝動!”

“就是!殺了他,對你有什麼好處?你還不是死路一條,不傷害人質,對大家都有好處,你自己也有條活路。”

歹徒白眼一翻。“活路?老子幹上這一行,早把後路想好了!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這年頭,想發財,只能走這條路。再說就算死了,十八年後還是一條好漢!”

士兵們一個個年輕,血氣方剛,哪裏聽得進這樣嗆人的話。

有個兵吼:“個狗-日的,你動動他試試,老子不把你的脖子擰下來當球踢,老子就不是爹孃養的。”

話一落音,這個兵挽起衣袖就想衝上去,被其它的兵給拽住了。

正在僵持階段,後面的車隊突然響起猛烈的爆炸聲,爆炸聲不斷,此起彼伏,士兵們驚呆了。回過頭看,七輛運送他們的大卡車突然起火,冒出滾滾濃煙。

這個鏡頭只能在電視劇裏看過,沒想到在現實中也發生了。十幾個兵揉揉眼睛,沒錯,是自己的車隊受到襲擊。

而且是恐怖襲擊!

對面山上冒出十幾個手持AK47的武裝分子,對着路邊八九十個士兵猛烈開火。

這些兵們正在趕豬,有的坐在路邊看風景,這突然其來的爆炸聲震懵了他們。還沒回過神,山上衝出十幾個訓練有素的匪徒,每人一杆衝鋒槍,對準他們就是一頓掃射。

噠噠噠!

兩個兵躲閃不及,胸脯中彈,口裏吐出一股鮮血,在路邊翻滾幾下就不動了。

士兵們撒丫子就跑,衝到路邊的水渠裏隱蔽。

開始有兵說這是演習。很快他們發現,那兩個兵是真的中彈,躺在那裏紋絲不動。

子彈像長了眼睛一樣打在公路上冒出火花。十幾發子彈從山腳射到公路上,幾頭大肥豬中彈,發出幾聲嚎叫,在路邊掙扎了好一會兒,就躺在上面汩汩汩地流血。

一頭中彈的大肥豬從公路滾到水渠裏,濺了士兵們一臉的呢。兩個兵過去摸豬的身體,又去摸中彈的地方。有血,豬是真的沒氣了!是真槍實彈!

因而有兵在喊:“這不是演習,這不是演習,是敵人!”

公路那邊的槍聲像炒豆子一樣噼噼啪啪響過不停。山坡上的對峙已經結束了。原來,爆炸聲響起的時候,圍攻綁匪的那幫兵立即回頭,去看路邊。

趁此機會,兩個綁匪已經脫離他們的包圍。

等他們回過頭,綁匪的手中拿出了槍。露出了猙獰的面目,原來這不過是他們誘餌,那個人質也是敵人,他們故意導演這場戲,目的是爲了襲擊這羣軍人。

看見綁匪拿出了槍,這些兵們動作很快,飛身躍起,滾進樹林與草叢中,還有的兵躲到石頭後面隱蔽。

因爲路邊的爆炸是真實的,七輛卡車已經中彈起火。隨便一瞟,就能看見汽車燃燒時發出噼裏啪啦的響聲,那些車架子已經燒得扭曲變形了。並且,槍聲一直在響,那些留在路邊的戰友們,已經在敵人的打擊下,縮進路邊的水溝裏不能冒頭。

都是真槍實彈,汽車燃燒也是真實的,十幾頭死豬躺在山野裏,說明這不是開玩笑,而是遇到了真正的敵人。

最讓他們觸目驚心的是,公路中間躺着兩具屍體。屍體穿着迷彩服,還有綠色的揹包,這身打扮跟他們一模一樣,看來兩個戰友已經中彈身亡了。

三個武裝匪徒全部拿着56式衝鋒槍,追着十幾個兵打。有個兵躲閃不及,在向山坡下面翻滾的時候,中了一顆子彈,啪嘰一聲墜地,開始發出大聲的喊叫,在叫同伴,同伴被敵人的子彈壓制住了,不能幫助他。於是,十幾個兵只能聽着這個中彈的兵的呼救聲越來越微弱,最後沒聲了。

他死了!

真的死了!

有個兵在樹林裏哭了起來。說不該來這個鬼地方,不該到凹子山參加什麼選拔賽。在老連隊當班長當的好好的,非得跑到這裏送死。

士兵們只有一支空槍,95式自動步槍,從軍區過來時,因爲不是作戰任務,所以沒帶子彈。現在他們隱藏在各個角落,後悔沒有子彈。 想死太難了 要是有子彈早把這些壞人包餃子。

三個匪徒顯然是經過訓練的恐怖分子,他們從三個方向搜索,想找出這些兵。

“年輕人,都出來吧?只要你們投降,我們保證不殺你們!跟你們說啊!我們是東亞解放組織,不殺投降的兵。千萬別抱着僥倖的心理。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想幹什麼?就是想趁我不注意,搶走我們的槍,然後幹掉我們。呵呵,沒那麼容易,我讓你們嚐嚐我們的厲害!”

說完,三個匪徒向左右兩翼扔手雷。

三顆黑黑的物體落在幾個兵的不遠處,隨即產生爆炸,猛烈的衝擊波掀起灰塵與枯枝,蓋了士兵們一身。

重生韓娛之墨魚小姐請站住 幸虧手雷離士兵有一段距離,並且所有兵都是趴在地面。不然真報銷了。這手雷可是真的,一炸碎片橫飛,一顆樹都炸折了,倒在地面發出吱呀吱呀的響聲。

這回,原本想立功的士兵們死心了,這是真正的實戰。可不是演習,更不是考驗。

本來有兩個兵商量着,想迂迴到匪徒的後背給他們一下。沒想到匪徒看出了他們的動作,用手雷阻止了他們。

士兵們灰頭灰臉地藏在林子與山溝溝裏,不敢妄動,更不敢說話。 231:特種兵大隊出動

對面山上的匪徒已經衝下來了。面對這羣只有槍無彈的士兵,展開追擊。

這些兵畢竟經過訓練,身手好,不會輕易給匪徒擊中的機會,左衝右突,一會兒奔跑,一會兒趴倒。匪徒成戰術隊形散開。在周圍佈置射擊陣地,如果有人逃跑,肯定會成爲靶子。

匪徒控制了周圍的制高點,七八十多個兵被壓制在水渠與山窪子裏。好算水渠只有少量的積水,不會走動起來,發出水花的拍打聲,匪徒就會發現了他們。

匪徒裝備精良,發射幾顆燃燒彈,組織了士兵們的逃竄,儘量把他們壓在狹小的範圍內。當然,也有少數幾個兵逃走了。匪徒人少,也不願意去追,他們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大部分士兵這裏。

有個貌似是頭目的敵人喊話了。“我們是東亞解放組織,來這裏就是想報仇,因爲你們C軍區的特種兵大隊,殺死了我們十幾個人,現在我們挾持你們,就是想跟你們的領導談判。血債血償,要麼你們全部死,要麼你們特種兵大隊俯首稱臣,從此聽從我們的指揮。”

有關特種兵大隊執行實戰任務時常聽說,這回,恐怖分子找上門尋仇,士兵們對此深信不疑。

地動閃搖的爆炸聲驚動了C軍區特別兵大隊,僅僅十分鐘的時間,真正的特種兵部隊就來了。

四五輛吉普車風馳電掣般抵達戰場,特種兵剛剛下車,密集的子彈就飛來了。訓練有素的特種兵們只得下車,跑到路兩旁的樹林裏隱蔽。

恐怖分子顯然是有備而來,幾發反坦克導彈過去,就炸燬了那幾輛猛士車地盤的吉普車。可憐的吉普車啊!上面還有口徑的重機槍,就這麼眼睜睜炸成了廢鐵。

總裁賴上俏祕書 敵人早已佔領了有利地形,對特種兵和士兵們進行分割包圍。剛開始以爲只有十幾個恐怖分子,前來支援的特種兵出現之後,又出現了十幾個武裝分子。原來這些敵人早算計好了,就等特種兵過來打一個伏擊。

現在特種兵也有傷亡,被敵人壓制到西側山腳下的樹林裏不敢動彈。而這邊的士兵們已經成爲甕中捉鱉。

甭指望部隊過來支援了!這可是真槍實彈,殘酷的戰場,猛烈的爆炸,扭曲的鋼鐵,還有那些血淋淋的死豬和屍體,讓那些參加選拔的士兵們感到絕望。沒想到戰爭這麼快就來臨。來得這麼激烈,這麼殘忍,猝不及防。他們還沒還手,沒有經過充分的準備,就失敗了。敗得這麼慘,沒有退路。

全副武裝的恐怖分子衝到山窪子裏,對着地面打出一連串子彈,命令在場的士兵們雙手抱頭,蹲下,不許亂動,誰要是亂動,就打死誰。

這可不是開玩笑,因爲敵人的槍口時不時噴火,子彈打在腳前面,冒出火星和滾燙的氣浪,可都是真正的子彈。而真正的子彈射在人的身上,那會流血死人的。

士兵們只是在靶場上打過實彈,在訓練場用的都是空爆彈,哪裏見過這樣的場景?一個個蹲在地上,不敢動。

有兩個兵想等待機會,伺機反抗,被敵人看出來,揪出人羣,敵人用軍刀捅他們的身體,捅了一刀又一刀。把那些兵嚇得面無人色。

僅僅三十分鐘,樹林的一些兵全部被抓,一個個趕到山娃子裏。黑壓壓的士兵有七八十個,有一些兵比較機靈,趁着混亂逃走了。

黑黝黝的機槍架起來了。年輕的士兵含着眼淚,不得不屈服,蹲在敵人的槍口之下不敢動彈。一個只露出眼睛、頭纏黑色圍巾的蒙面大漢站在他們跟前訓話。

“年輕人,你們都是好樣的,都很聰明,都很配合我們。我們不是罪犯,也不是你們的敵人,我們只是東亞解放組織,來解放你們的!我們不是魔鬼,不是殺人犯,只要你們乖乖的聽話,我們不會濫殺無辜,畢竟,子彈也是要錢買來的!如果你們非要送死的話,不想配合我們,那我們也沒辦法,那就是你們的下場!”

蒙面大漢舉着衝鋒槍,對着天空打出一梭子子彈,指着地上兩具血淋淋的屍體說道。

那兩具屍體就想反抗而被敵人用刀捅死的,足足捅了十幾刀,地面到處都是他們的血。

真是慘不忍睹!有的兵已經嚇得哭起來了。

“膽小鬼!”

有兵在罵。

蒙面大漢繼續訓話:“跟你們玩這個遊戲實在很無聊,對於我們,你們只不過是屍體,就跟死人沒什麼兩樣,只要我扣動扳機,槍口裏的子彈會送你們上西天!你們不是神仙,沒有護體神功,不要跟我的子彈作對!也不要相信什麼特種兵戰無不勝的神話,現在,那些正規的特種兵已經被我打的鬼哭狼嚎,我的同伴們正對他們展開包圍。很快,很快他們就沒命了,你們看!”

蒙面大漢指着300米遠的一片樹林。那裏的槍聲正酣,恐怖分子的武器似乎很先進,什麼槍榴彈,手雷,無坐力炮和火箭筒全部用上了。那些從附近趕來的特種兵們傷亡慘重,正節節敗退,利用地形掩護,快速撤退。

趕來特種兵也沒辦法救他們了。被敵人俘獲的七八十個士兵陷入絕望之中。

蒙面大漢哈哈大笑。“現在你們相信了吧?你們這些兵不配穿這套軍裝,本來你們中間一部分人可以不死,你們太愚蠢了,以爲這是一場遊戲,我不懂你們的遊戲,難道打仗殺人也是一場遊戲嗎?還有,你們的槍居然沒有子彈?這槍難道是燒火棍嗎?真不明白你們怎麼會這樣?”

這些話像尖刀一樣刺中士兵的心臟,簡直讓他們無法忍受。

更難聽的話還在後面,蒙面大漢繼續說道:“真難以置信,貴國怎麼會有你們這樣的兵。這麼多人,就讓我們三十多個人打敗了!貴國不是軍事大國嗎?你們的支援部隊呢?你們的飛機大炮呢?在哪裏?恐怕還在窩裏呼呼大睡吧?真難爲你們這些當兵。還不如回家結婚生孩子。”

一個黑得像碳的兵站起來了,大聲朝敵人吼:“少在這裏放狗屁,污染空氣你知道不知道?要不了多長時間,你們就會被包餃子,等着吧?看你能猖狂多長時間?” 232:淘汰賽

蒙面大漢感到很意外,說了好長時間話,沒一個兵敢說半個“不”字,現在居然有個兵敢指着他的鼻子罵他。

“你是誰?”

“你管老子是誰?”

“你叫什麼名字?”

“你管老子叫什麼名字。”

“哪個單位的?”

“你管老子那個單位的?”

這個黑黑的兵脾氣挺衝的,敵人問一句,他罵一句,似乎不懼生死。

蒙面大漢被激怒了,上前一腳,將這個黑黑的兵踹到地上跪着。他馬上反彈起來,去抓蒙面大漢的槍,速度很快,閃電般的將AK-47的槍管抓在手中,往前一抹,彈匣被拔掉,再往上一滑,手指扣在扳機上壓了一下,啪!子彈從槍管裏噴出來。

槍管對着天空,冒出一股火星。

這個兵愣了一下,睜大眼睛,似乎發現了什麼端倪。

兩個敵人衝過去,揮起手掌,照他的脖子砍一下。他軟綿綿倒地。

“拖走,拖走!”

蒙面大漢心有餘悸,對着手下說道。

又是一陣忙亂,幾個敵人擡着這個昏迷不醒的兵,朝遠處走去,也不知道把人怎麼樣了。

這個場景讓其它的士兵看的心驚膽寒。

蒙面大漢繼續剛纔的訓話:“不好意思,剛纔有個小插曲,耽誤了大家的時間。”

這個匪徒居然還彬彬有禮。夠稀奇的。

蒙面大漢繼續說:“現在我問你們,必須說實話,如果敢撒謊,我叫你們生不如死!剛纔你們都看見了,那個兵敢頂撞我,還想反抗,我把他送到山上喂狗去了。山上有一條狼狗,誰敢不配合,嘿嘿!”

“—-那就當成狼狗的饕餮大餐!”

蒙面大漢吹出一聲口哨,一條黃褐色皮毛髮亮的大狼狗從山林裏衝出來,體格健碩,兩眼睛放着血光,嘴巴張得大大的,嘴角還流出紅紅的血,似乎剛剛把那個兵給吃了。

狼狗像一道閃電,衝到蒙面大漢身邊坐下,張着紅紅的大嘴望着那些手足無措的士兵。

“現在我問你們,哪個部隊?軍事主官是誰?你叫什麼名字?原籍是哪個地方的?部隊番號是什麼?火力配置如何?回答這些,我就放你們走!”

士兵們義憤填膺,這不是讓他們當叛徒嗎?

幾個兵蹲在地上議論。“橫豎是個死,也要死爺們一些,乾脆跟這幫狗-日-的拼了!”

主意打定,一個兵站起來說:“我先說!”

“行!你說!”蒙面大漢笑呵呵的。

“我得跟你一個人說。”這個兵也不管敵人怎麼用槍瞄準,從人堆裏站起來,朝蒙面大漢走去。

“站住站住!就在那裏說。”

“那不行,我是保密單位出身,如果他們聽見了。那還怎麼保密?部隊領導會處罰我的。”

“哈哈哈!死到臨頭了,還想着部隊領導,夠忠誠的,你來,過來說。”

這個兵慢慢走到蒙面大漢身邊,把嘴湊敵人的耳邊。說了一句:“我想咬你的耳朵!”

話音未落,張開大嘴,兇猛地咬住蒙面大漢的耳朵。連黑色的布帶柔軟的耳朵,一張大嘴咬得緊緊,血,瞬間從面罩的布里滲出來,這個兵的嘴,全是血。

幾個敵人撲上去,控制他的雙臂,把他按住,可他的牙齒就是不鬆。

蒙面大漢發出一聲淒厲的喊叫。“不待這麼玩的啊!”

面對如此混亂的局面,山窪裏的幾十個兵呼地站起,往敵人這裏衝。

噠噠噠!敵人手中的機槍響了,朝天射擊!

“站住站住,這是演習!”

幾十個兵衝進“敵人”中間,握緊拳頭,對着那些捉弄他們的特種兵就是一頓暴打。

那場面,簡直十分可笑。咬住蒙面大漢耳朵的那個兵,聽見有人在喊是演習,這才把嘴鬆開。

蒙面大漢捂住耳朵,發出幾聲尖銳的慘叫,落荒而逃。

這時候,C軍區特種兵大隊的救護車出現了。將受傷的兵送到部隊醫院進行救治。那些被子彈打死的兵,神奇般的復活。被刀捅死的兵,換上了特種兵大隊的服裝。原來,他們是臥底,是7308的隊員化妝成參加選拔的士兵,目的是迷惑他們。難怪真假難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