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

葉風看著面前這人,聲音還有點熟悉。

「秦朗,昨天跟你說話的人!」

軍裝男子開口說道:「這傢伙要跑,被我抓住了。」

說完,後面一人帶著錢陽走了上前,「對了,剛才來的路上遇到一個女子,說是你的朋友,我沒讓她上來,好像是姓柳的!」

「沒錯,她是我的朋友,沒事就好!」

葉風點點頭,剛剛將柳如煙丟在一邊,沒帶著來,也就是怕有危險。

「山本和楊善平都死了,還有一個松下呢?」

秦朗看了一圈,發現少了個人,便問了起來。

「跑了!」

葉風搖搖頭說道。

「怎麼跑的?」

秦朗一陣皺眉。

「好像是扶桑的忍術,反正特別快,我連她的身影都沒有看清,人就沒了!」

葉風可沒好意思說他是光顧著欣賞美景去了,所以才讓松下給溜走了,那樣的話,實在是太丟人了。

「沒錯,扶桑的忍術跑起來的確很快!」

秦朗點點頭,沒有過多的追究,「他們這次來石頭村找什麼東西,你搞清楚了嗎?」

「大致上是知道了,他們來這裡找個武器,說是以前山本家族的人留下來的,但我只在山本的身上找到了這張地圖,也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葉風將地圖拿了出來,交給了秦朗。

至於那把鑰匙,葉風就自己留下來了,地圖的樣子,他已經全都記住了,要不要無所謂了。

「給我搜一下!」

秦朗命令一個屬下走到山本的旁邊,仔細的檢查了起來。

「將軍,什麼也沒有搜到!」

很快,那下屬便走過來彙報道。

將軍?

這麼年輕就當將軍!

這人身份背景不一般啊。

即便沒有當過兵,葉風也知道,這念頭,沒有軍功,想要晉陞為將軍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情,身世背景,加上實力缺一不可。

「把他給帶走吧!」

秦朗一揮手,便有幾個人走上前,抬著山本和楊善平的屍體往下面走去。

「秦將軍,這次你們為什麼不先一步出手,任由這幾個外國人在我們國家走來走去的?」

葉風不解的問道。

「上級的意思是說,能不結下仇怨就不結,除非他們要做一些違法的事情!」

秦朗無奈的說道,「軍人嘛,我也是身不由己,要不是知道葉先生你是個高手的話,我也不會出此下策了!」

「你怎麼知道我是個高手呢?」

葉風更加好奇了。

「在華夏,只要你還沒有強到那個地步,官方都有具體的數據,包括你做了什麼事情,即便那次打黑拳殺了兩個人,我們都有記載!」

秦朗淡淡的說道。

什麼都知道?

葉風忽然有點無語!

那豈不是說自己睡過幾個女人他們都知道了?

簡直沒有秘密了啊!

「你放心,關於你有多少女朋友的事情,我們沒有興趣知道!」

似乎是看到了葉風臉上的那一抹嫌棄,秦朗連忙解釋道。

此地無銀三百兩!

秦朗能說出這番話來,就說明他也是知道的!

「秦將軍,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不留你了,你趕緊走吧!」

葉風的態度瞬間就冷漠了下來,一想著自己在和自己的女人們親熱的時候,旁邊也有可能還有個眼神在監視著,他的這心裡就有點不爽了起來。

「哈哈!」

秦朗一陣大笑,但也沒有繼續解釋,帶著人離開了。

華夏官方對這些高手肯定都有一定程度上的監視,但這種監視,僅僅是在他們有沒有仗著自己武力高強做一些天怒人怨的事情。

葉風殺了三個少陽宗的弟子,那是屬於修行者之間的個人糾紛,華夏官方也不會參與,至於葉風的私人生活,那就更加不在監視範圍之內了,秦朗等人也只是知道葉風生性風流,具體的東西他就不會去查了。

「小風,秦將軍走了嗎?剛剛還虧了他帶我下來呢!」

柳如煙連忙說道,「好歹也讓我感謝他一下啊。」

啥?

感謝?

感謝個毛!

葉風心裡想著:那傢伙不知道有沒有偷看自己和柳姐之間的事情呢,下次見到他,不光不感謝,還最好要打他一頓!

媽賣批! 第377章

「感謝個屁,人家還不一定稀罕在我們這裡吃飯呢!」

葉風擺擺手,隨口說道,秦朗的身上帶著一股莫名的傲嬌,就讓葉風很不爽,你是將軍就可以裝逼了啊?

老子還不稀罕呢!

「秦將軍以前跟我見過一次的,人家秦家可是天海有名的家族,他爺爺還幫過你呢!」

柳如煙看著葉風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

幫過我?

葉風一陣懵逼,不解的問道:「你說的這些,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就是你以前跟市一院打擂台的時候,秦朗的爺爺,也就是秦肅爺爺,還幫你跟市領導說過,要不然你以為那件事那麼容易的就得到重視啊!」

柳如煙白了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

葉風撓撓頭,這裡面的好多事情他的確是不知情的,現在聽到柳如煙說,才算是了解了一點。

「走了就走了吧!」

柳如煙隨後說道:「沒什麼事情咱們回去吧?」

「我去下山上拿個東西,等會就回去,你先去吧!」

葉風隨口說完,便又轉身往山上跑了回去,到了洞口的地方,撥開草叢,進了那個神秘的山洞工廠。

按照之前記憶的那個地圖標記,找到了一個大盒子!

「還真的有鑰匙孔!」

葉風看著擺在自己面前的盒子,拿出了鑰匙,打開盒子之後,便露出了裡面的一把黝黑的長劍。

「這……這真的是他們所說的舉世無雙的寶劍?」

葉風看著盒子里的這把漆黑無比、看不到一絲光亮的劍,不禁有點懷疑了起來。

仔細看了一下,的確沒有看到什麼特殊的地方,看到劍柄上寫著青釭兩個字。

「難不成這把劍就叫青釭劍?」

葉風呢喃了一句,將旁邊的劍鞘也拿了出來,一把背在身上,出了山洞,回到了村子里。

「小風,你背上背著的是什麼好東西啊!」

陳蘭一看見葉風,便立即笑著問道。

「從山洞裡挖出來的一個破爛!」

葉風隨口說道,「也不知道值不值錢。」

拿到了屋子裡,打算來磨一下,也不知道能不能把表面這一層黑漆漆的東西給磨掉。

然而,試了幾下之後,他還是放棄了,這根本就磨不動啊。

「以後能用到再說吧!」

葉風將劍扔在角落裡,便沒有再去管它。

這兩天,葉風的新家別墅已經布置的差不多了,陳蘭這幾天都一直在收拾起了老房子里的東西,一些重要的東西就留著,有些東西就繼續放在老家這邊了。

「小風啊,村子的人都問你哪天搬家,他們說要給你送禮呢!」

陳蘭見葉風從屋子裡出來,便拉住了他,說道。

「那我們是不是要擺個宴席啊?」

葉風問道,一般搬新家的確是有人要來送禮,這也是農村的一個傳統。

「對啊,咱們村子里的人要是都來的話,起碼得擺個十幾桌呢!」

陳蘭點點頭說道。

「那這個事情你來辦吧,要辦宴席的話,那就辦一個,咱們村子也發展這麼長時間了,我也沒有和村民們坐在一起吃吃飯聊聊天了!」

葉風沉聲說道,「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好好放鬆放鬆,讓村民們也都休息一下!」

「好,我聽你的,那我和我媽去說說,找幾個人幫幫忙!」

陳蘭答應了下來,葉風家裡沒有別的親人了,她這個未婚妻自然也要承擔起女主人的職責。

與此同時,村子里的水泥路也已經開始動工了,方茹為了這個事情,每天都會過來監督。

「這陣子看你挺累的,要注意休息啊,可別累壞了身子!」

葉風見方茹風塵僕僕的,眼睛里都是黑眼圈,明顯就是這段時間累的。

「你還好意思說呢,柳如煙那一位可不是省油的燈啊,你都哪裡找來的女人,比我能力還強!」

方茹一直以為自己在葉風的女人裡面的能力也算不錯的,起碼不是花瓶了,但沒想到,柳如煙比她強多了,那一雙眼睛,別提多毒辣了。

額……

方茹這麼一說,葉風也很尷尬!

「再強也是我的女人,你也是!」

葉風忍不住一笑。

「既然我在事業上干不過她,那你可要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超過她!」

方茹忽然說道。

「什麼意思?」

葉風頓時沒聽明白,連忙問道。

「等會四點鐘,在別墅等我!」

方茹輕輕的說道:「我起碼要比她多跟你來幾次,也好出出我心裡的氣!」

啥?

葉風一陣無語,方茹和柳如煙這是在較勁呢,你較勁也就算了,怎麼還較勁到我身上了?

「好,我等你!」

不過葉風可沒有放過這個機會,反正自己兩邊都不吃虧,就足夠了。

……

天海,少陽宗宗門駐地!

「宗主,楊善平和錢陽的命牌都碎了!」

宗門一處隱秘的房間里,一個男子跟在上面打坐的渾身籠罩在黑袍之下的少陽宗宗主彙報了起來。

「混蛋!」

「是誰敢殺我少陽宗的弟子,敢挑釁我們的權威嗎?」

「倏……」

葉浮山,少陽宗第七十八任宗主,猛地從地上站了起來,將籠罩在頭上的黑帽子給一把掀掉,帶著一抹怒氣吼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