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虎,愣著幹什麼,還不跪下叫爺爺。」劉正目光落到陸虎身上,喝道。

周圍的人,目光全都落到陸虎身上,眼神之中都是可憐。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跪一個平時被自己欺負得不敢抬頭的人,陸虎怎麼跪得下去,況且還要叫爺爺。

「想我跪你,除非你死。」陸虎雙手環胸,冷目以待。

食言總比當場出醜好。

冷麪首席俏逃妻 如果真的跪下去,他以後都別想在九州學院抬起頭來。

「這麼說,你不跪了?」劉正頓時就怒了。

為了這一天,他等了多少年了,陸虎居然不跪。

「我就不跪,你咬我啊!」陸虎傲慢道。

他就不相信,劉正還敢向自己動手。

嗖!

一道流光射出。

「劉正,不可對同門動手。」趙又極喝道。

可惜,已經遲了,劉正已經落到人群之中,就像猛虎入群一樣,那小小的身體裡面爆發著讓人震驚的威力。

陸虎區區金丹中期修為,怎麼可能擋得住元嬰期的劉正。

當他反應過來,劉正已經一手提著他,死死卡住他的脖子。

「我問你,跪還是不跪?」劉正大喝。

「我不信……你敢殺我。」陸虎漲紅著臉道。

劉正雖強,但是他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修士,沒有背景,如果他敢殺自己,自己家族的人,絕對不會放過他。

「劉正,你若是殺了他,不但會被逐出學院,還會被陸家追殺,別亂來。」趙又極說道。

「趙導師,剛才咱們可是說了,如果不履行賭約,任憑對方處置。」劉正道。

「口頭承諾,豈能當真。」

劉正右手顫抖了起來,好幾次想下手,都下不去手。

終於,他狠狠一砸,將陸虎砸在地上。

「陸虎,這次就這麼算了,下次再敢惹我,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劉正喝道。

陸虎大口地喘著氣,看著劉正,目光中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劉正,你厲害又如何,還不是一樣不敢殺我。」

陸虎哈哈大笑,揚長而去。

周圍的人,目光落到劉正身上,恐懼之色明顯少了很多。

……

圖書館裡面。

修仙界生存手札 啪!

葉雄將一本書扔到桌面上。

「小葉子,怎麼了,看你不太高興的樣子。」江燕走過來問。

「沒有,只是覺得這書不好看。」葉雄回道。

「什麼書?」

江燕走將書拿起來,看了一眼,說道:「《神鷹自傳》,這可是大能人啊,煉虛修士,你敢說不好看!」

「神鷹只是無意之間,尋覓到一片沒有修士去到的星球,吸收了海量星辰之力。境界提升了,但是心境上還是差遠了,終究是暴發戶。」葉雄說道。

「敢說一個煉虛士是暴發戶,你還真是牛。」江燕真不知道如何說他的。

「燕姐,我出去一下。」葉雄說道。

「快點,別太久。」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朝九州城而去。

他剛才一直在用靈識觀看劉正的比賽,但是現在,他實在是看不下去。

好好的裝逼情節,結果他演成了傻逼。

連區區一個陸虎都不敢殺,還怎麼與宇宙為敵,與聖界為敵。

該低調的時候不低調,該暴發的時候不暴發。

這樣的人,葉雄可以想象,一旦他靈修的身份被發現,他絕對沒有能力應付。

最終,只能泯滅在歷史之中。

片刻之間,葉雄就到九州城舊城,一名片破敗的貧民區之中。

靈識掃蕩而過,他瞬間就找到劉正所說的那間舊書店。

身影一閃,葉雄出現在書店門口,走了進去。

書店裡面有一個老頭子,坐在太師椅上,悠然地看著書。

葉雄目光掃過老頭子,目光之中露出意外之色。

這老頭子居然是一個半步化神的修士。

雖然這種境界對於他來說,只能算三歲小孩子,但是在整個海洋星,那可是屈指可數的人物。

葉雄慧眼一閃而逝,對方的元氣底蘊瞬間就被他看穿。

體內有元氣,他居然是靈修,並不是星修。

靈修指的靈氣修鍊;而星修指的是修鍊星辰之力的修士。

「借書還是買書?」老頭子眉毛都沒有,隨口問。

「不是借書,也不是買書,我是來找人的。」

「你這小夥子倒是有趣,這書店就我一個人,難不成你來找我?」

葉雄從身上將那張牛皮卷拿出來,放到桌面上攤開,說道「我要找她。」

老頭子看了畫像一眼,淡淡地說道:「不認識。」

「畫是從你這裡偷出去的,那你說說,這畫像哪來的?」葉雄問。 胡說,這可是禁畫,我這書攤是小本生意,犯法的買賣我是絕對不做的。」小老頭連忙否認。

「合體巔峰境界,修鍊魔門功法,妖族的煉體術,小老頭,你行啊,這種境界窩在一小書館裡面,是不是太屈才了?」葉雄笑道。

小老頭霍地站起來,瞳孔一張,目光炯炯地盯著葉雄。

葉雄依然站著,不動如山。

小老頭像萎的氣球,癱軟在椅子上。

對方能看破他的修為,看穿他的元氣種類,但是他卻看不穿對方的底細,單是這一點,他就知道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

「你是聖殿的人吧,早知道就不應該讓那小子將畫像帶出去。」小老頭嘆了口氣。

「我若是聖殿的人,還會這麼客氣跟你說話,早就將你抓起來了。」

葉雄走到旁邊,將一張椅子拿過來,一屁股坐了下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想怎麼樣?」老頭子問。

「我就是想知道關於伊夢的事情,僅此而已。」

小老頭還是沒有說話,顯然在猶豫著。

「想必昨天晚上,你也看到魔雲壓星,整個海洋星被末日籠罩,隨時都有可能變成宇宙埃。」

「那是你做的?」小老頭瞪大眼睛,幾乎不敢相信。

面前的傢伙也太年輕了吧,年輕得不像話,有可能是那麼厲害的人物嗎?

「我再說一次,告訴我伊夢的消息。」

小老頭半點脾氣都沒有了,雖然對方沒有明說,但是他猜測,對方說的極有可能是真的。

「其實也沒什麼不可說,伊夢跟始祖是同門師兄妹,兩人當初產生意見,始祖成為聖界之皇,而伊夢下落不明。始祖登基之後,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將所有關於伊夢的資料封禁了,經過幾萬年時間,已經沒有多少人知道夢幻女神的存在了。」小老頭說道。

「既然如此,你又是從何處得知的?」葉雄繼續問。

「我祖上曾經是伊夢的仰慕者,所以保存了這麼一副畫像,也流傳著伊夢的故事,但是久而久之,也只剩下零星的幾句,真假難辨了。」小老頭說道。

「那你可知道,有誰最清楚關於伊夢的消息?」

「自然是始祖。」

「除了始祖之外呢?」

始祖是聖界之皇,統領整個聖界,葉雄還沒狂妄到去找他的地步。

「聖殿國庫之中,應該還保留著關於伊夢的記載,但是那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

「除了聖殿之外呢?」

「那就只能去聖殿學院了,據說聖殿學院收藏著整個聖界最全的資料,無論是禁書,禁咒,禁忌人物,他們那裡都明記載,如果你能去聖殿學院,說不定就能找到關於伊夢的資料。」小老頭說道。

「聖殿學院有什麼地方?」葉雄又問。

「那就不知道,我只知道聖殿學院是整個聖界最高的學院殿堂,也是聖界最古老的學院。我的祖輩說過,當初伊夢跟始祖,都在聖殿學院修鍊過。」小老頭說道。

葉雄沉思片刻,覺得小老兒的話不會有假。

他只不過是元嬰巔峰,還沒達到化神期,無法隨意於穿梭宇宙之中,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很正常。

「小老兒,多謝了。」葉雄拱了拱手,轉身離開。

小老兒見他離開,這才鬆了口氣,然後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他實在想不出來,這年輕得離譜的傢伙,到底是什麼人物。

……

九州學院,後山,學員私人洞府。

由於九州學院的學員都是修鍊星辰之力的,所以都需要靜心吸收。

九州學院後山,有很多的洞府,有好有差。

其中,一個高級洞府門口,有一個禁制護住。

一道人影落到禁制之中,大聲說道:「楚師姐,你出來一下。」

話音剛落,一道人影從洞府之中出來,正是楚嫣然。

「若若,你找我有事嗎?」楚嫣然問。

王若若是楚嫣然的好朋友,兩人關係非常好。

「快去擂台看看,別錯過了。」王若若急道。

「今天不是復活賽嗎,有什麼好看的。」楚嫣然沒什麼興趣。

折桂令 「蘇洋被人半招打敗了。」

「半招打敗蘇洋,他是誰?」楚嫣然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換在她,要打敗蘇洋也要些時間,別說一招,三五招都不可能。

所以,聽說有人半招打敗蘇洋,她就不淡定了。

「一個叫劉正的無名小卒,如果他晉級,遇到的有可能是你,別說了,快去看看吧!」

事關自己接下來的比賽,楚嫣然不得不慎重,跟在王若若後面,前去擂台觀戰。

當她去到擂台前,看到站在上面的一名矮小男子的時候,再也不淡定了。

「是他。」楚嫣然皺眉道。

「楚師姐,你認識他?」王若若問。

「一面之緣而已,他不是才金丹初期嗎?」

「連趙又極導師都看不破他的修為,你覺得他可能是金丹初期嗎?」

「他會不會身上帶著斂氣珠?」楚嫣然問。

「那就不知道了,快看,有又有人挑戰他的。」

兩的目光落到台上,此時一名修士已經上去挑戰劉正的。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劉正傲然地問。

「朱自謙導師門下弟子,盧風。」來人拱了拱手。

「儘管出手吧,我不還手,只要你能讓我退一步,算你贏。」劉正背著手,傲然道。

他的目光早就看到趕來的楚嫣然,心下竊喜。

終於有一天,他能讓楚嫣然正視自己了,這種時候不好好裝逼,還等什麼時候。

「那我就不客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