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峰上,眾人靜氣凝神,等待那八座青銅古棺槨不斷吸納著月輝!

……

「老大,對面的那些NPC怎麼都不動啊,還以為會把那些青銅古棺槨打下來,然後從裡面蹦出八個大boss,與NPC的軍隊斗得慘烈無比,好讓我們坐收漁翁之利!」黑枯山南面一座山峰上,那群玩家中的一個,帶著一抹抱怨,一絲惋惜道。

「呵呵……你們沒有機會坐收漁翁之利呢!」突兀,一道淡然的話語陡然從黑暗中傳來,讓眾玩家寒毛倒豎,頭皮發麻。

「是……是誰?何人?」

「崔子辰是也!」

「黃子星是也!」

兩道截然不同的聲音又從黑暗中冒出,讓眾位玩家心中又是一凜。

「你們藏在那裡,所為何事?」領頭的玩家忍住心中的驚駭,低聲下氣道。

「殺你等而已!」

話音還未落,兩道銀光燦燦的身影陡然從黑暗中迸射出來,化作兩道銀光。

「呲!」

「噗!」

「噗通!」

數道不同的聲音伴隨著兩道銀光的閃動,驟然響起,而在一會後,這些有能力深入余句山脈的玩家,飲恨而歸,降低十級!

「果然如主公所說,這些人會攪局!」一道銀影對另外一道銀影說道。

這兩人,就是林牧的親衛,崔武和黃敘了。

自從知道有異人過來這邊后,林牧就頗為慎重對待此事。若這些玩家沒有異心,安心看熱鬧,林牧才不會管。

但是,玩家身上的系統,可是有一個錄像功能,若被他們錄像下來,暴露這次活死人墓宮的行動,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無奈之下,林牧以萬全之策,派遣黃敘和崔武兩位親衛武將去幹掉他們了!

……

夜色漸深,薄霧升騰。黑枯山附近,仍然一片寂謐。以前的狼嘯猿啼,鳥蟲爭輝之象,已經遠離了這裡!

不知道過去多久,星空中的皓月漸漸落下,天際泛起了一抹魚肚白,一整夜,在等待中,就這樣過去。

而在那抹魚肚白剛泛起時,天空中漂浮的八座青銅古棺槨劇烈抖盪起來,其劇烈的振幅,影響到周遭的空氣,帶起陣陣呼嘯之聲。

「好戲上演了!」戲志才望著八座青銅古棺槨,又望了望大荒領地的八位虎將,期待道。

這次大荒領地的行動,風仲、于禁兩人可是沒怎麼參加劇烈搏鬥,如今,這意料之外的情況讓他們挑起之前那股澎湃戰意!

戰!戰!戰!

「轟……」八道巨大的轟鳴之聲伴隨著八座青銅古棺槨爆裂開來后陡然響起,在這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奏響了那搏鬥的號角!

一金七銀的身影緩緩從空中降落下來。

「主公,我們去也!你們可以繼續探索墓宮!」風仲呼嘯一聲,化作一道光芒,射向那漸漸落在地面的銀影。

而其他幾位武將,稍稍稍稍一感應,也都找到各自的對手。

黃忠VS金屍!

大荒領地七虎將VS七銀屍!

大荒領地八大虎將同時出手,沖向那一金七銀之影!

而那八道身影,彷彿感受到危急亦或者是天敵,都厲嘯一聲,沖向敵人。

它們的厲嘯之聲,刺耳又恐怖,尋常之人聽之,都忍不住驚悚起來。

「志才,若臧霸按原計劃,返回家鄉沒來參與到這次計劃,你能不能應付一銀屍?」望著八個劇烈搏鬥的戰場,林牧突兀問戲志才。

戲志才聞言,微微一怔,他沒想到林牧會問這樣的問題。

不過,戲志才還是很快給了林牧答案:「區區一銀屍而已。」

戲志才輕描淡寫說了這麼一句,讓林牧心中猛地一震,誰說謀士沒有戰力只有謀略,錯!大大的錯!

「道九,先去楊土那邊看看,是否已經把通道解決了!」戲志才道。

試愛99天:首席未婚妻 「好!」有些遺憾望了一眼戰場,林牧轉身奔向楊土那邊。

被霸總盯上以後 「上面有奉津、漢升他們牽制,現在我們的首要目的,是馬上找到進入墓宮的通道!」林牧臉色凝重道。

肉身之軀,搏鬥金銀之軀,天然已經落了下風!若一個不慎,造成一位武將重傷,甚至死亡,那可就陰溝裡翻船了!

「楊土,有發現什麼異常之地、之處嗎?」林牧望著楊土問道。

「異常之地、之處?!還真有,回稟主公,您來看,我們在這通道之壁發現了一個小凹槽。可惜一直不得其解,解不開它的用意。」楊土稍稍一想,馬上回應道。

「一個小凹槽?!」林牧突然想起當初從劉辟的遺物中獲得的那枚普通小鏡子。

稍稍一回憶,林牧右手一翻,一枚孩童手掌大小的橢圓鏡子出現在手中。

「你看看這枚鏡子是否能破解凹槽的秘密。」林牧把鏡子遞給楊土,輕聲道。

楊土接過鏡子,翻了翻查看一會,發現還真有幾分契合,連忙跑去嘗試。

「咔咔!」不一會,一陣渾厚的沉重之聲響起,夾帶著一股蒼莽之意,彷彿這道聲音已經有許多許多年未響起了。

「主公,通道上留下的暗門開啟了!」楊土興奮道。

根據張寶給的藏寶圖,直接開啟墓宮特定的那一條通道,繼而直通墓宮,收穫寶貝,破壞七陰星將凝龍陣!

其實,這條通道,也不是不可以用暴力開啟,但那可能會引起通道崩塌,故而就沒有使用暴力。如今一切順利,就是收割戰利品之時了! 其實,進入墓宮最好的通道,是早前八座青銅古棺槨從鬼邙峰升起而爆裂開的那八個坑洞。

八座青銅古棺槨,是核心墓宮的主角。那領頭的金甲之屍,就是想要重新獲得生機氣數的活死人,墓宮的主人!

在鬼邙峰迸射數道衝天之光后,堅固的山體上,出現了八個巨大的豁口坑洞。

八座青銅古棺槨在陣法的牽引下,順著衝天之光,出現在半空中,繼而漂浮起來,暴露於月華之下,吸納月輝。

這八個坑洞,可是直接連通墓宮核心之地。從這裡進去,就無需擔憂墓宮的其他陷阱、法陣等兇險。

然而,此時的坑洞旁邊,可是發生數場驚天大戰。此時從這裡進入,容易受到波及,顯然不是好主意。

望著深幽幽而又瀰漫著一股陰冷刺骨寒氣的石道,林牧眉頭微微一挑。

「這通道會有道非常隱秘的石門,肯定是留下藏寶圖的工匠建造的。」林牧微微一笑道。

「主公,從這通道前進,我們就比較容易進入墓宮核心之地。」楊土凝望著黑幽幽的通道,輕聲道。

一丈寬高的巨大通道,一片漆黑,異常靜謐。眾人點燃火把,驅散那令人驚悚的漆黑,開始進入通道。

當先鋒的,是戲志才。懷著一抹好奇心的他,拿著一根呲呲作響的火把,不斷沿著通道之壁研究,宛如一個好奇心重的考古學家。

「恩……這些壁燈上,上面還殘留著千年古松油的味道,但上面的松油已經燃盡,說明此墓宮的年份超過三千年啊!」戲志才一副老學究的模樣。

「千年份的古松誕生的靈油,可燃燒三千年之久,現在燃盡,確實如大人所說這般。」年輕的楊土聞言,細細一分析對比,頗為驚喜,繼而帶著一絲崇敬望著戲志才道。

「大人精通這麼多知識,完全可勝任我們這些職業了!」楊土一臉天真道。

戲志才聞言,微微一笑,搖頭不語,繼續查看通道的秘密。而林牧聽到年少的楊土之言,微微一愣。

讓戲志才去當摸金校尉,這是有多浪費人才的主公才會去做這般喪盡天良之事啊!

浪費人才浪費到新高度了!要是被玩家們知道,那肯定掀起滔滔巨浪!

兩人把楊土的話語都當成了玩笑話。

「主公,這些黑石板,可以讓工匠在事後挖掘出來嗎?說不定以後會有用呢!」崔武雙眼放光盯著牆壁的頗為奇異的黑石,興奮道。

林牧聞言,非常無語。【雁過拔毛,掘地三尺郎】崔武又上線了,一副我不把這裡收刮清光就對不起蒼天大地的模樣。

戲志才聽到崔武的話語,身形也不著痕迹地晃了晃。崔武這般強盜性子,讓戲志才也驚異了一分。

不過戲志才沒有阻止崔武,也沒有勸說林牧,畢竟這些黑石,也算是一種資源,就其已經鑄造了墓宮,使用過,有些不詳,但些許其他作用還是有的。

「布置有一座有七陰星將凝龍陣的墓宮,確實有些不凡。」在一番考究后,戲志才輕輕吐了一口氣,感慨道。

看到戲志才有停下來的跡象,林牧馬上布置任務。

「將士們,每三人排成一排,兩旁之人防範旁邊的牆壁,中間之人留意前方的危險。前後排相互照應!」林牧高聲囑咐道。

「初十,你因為特殊原因不方便盜墓,你就留在外面掠陣吧。」林牧關心道。

「好!」這正好順徐原的心意。……隨著林牧一步步統籌士兵,安排五位摸金校尉,大荒領地的人正式進入這座頗令人期待的活死人墓!

「好!一切布置如同之前所講,辛苦大家了!」林牧說了一大通后,把手中的龍神槍輕輕甩出一個絢麗的槍花,望著黑幽幽的通道,一臉堅毅道。

在戲志才把通道口的一些細節研究透后,林牧率領著戲志才和崔武黃敘等人繼續深入此通道。

隨著深入,那一股股刺骨的寒氣越來越濃郁,一些武器都開始結冰花了。

這座墓宮,細小的通道非常多,有的通道是可以走到墓宮核心之地,有些通道卻永遠是死路!

而林牧等人進入的通道,是特意選過的,它直通墓宮核心之處,並且路上還沒有多大危險,些許冰陣火陣般的陷阱對說大荒領地的精銳來說,如逛花園般。

…………在大荒領地眾將士等待金甲之屍蛻變之時,余句山脈外圍一處小山谷中。

一群人正圍著一道道篝火,滿嘴是油地啃著手中的肉食。這群人,是無奈撤離的太平道眾人。

在中央之處,一頗為巨大的篝火中,張寶與郭圖、廖化等人聊著天。

「根據這次交鋒,我們對林牧此人的壓箱底力量有了詳細的了解。雖然底蘊出乎我們的意料,但也並不是非常值得重視。相比於其他幾位關注之人,他仍然落後無數。」張寶開口道。

「確實!林牧雖然有通天運氣,但其發展時間畢竟還是少,暫不會成為我教大敵!」郭圖點點頭贊同道。

「不過,其身邊的武將、謀士,卻非常出色,有些許可能性會對未來造成影響。」郭圖眼神深邃,偶爾間閃過一抹不甘之色,一抹擔憂。

「吳霸,你被俘虜到林牧的領地中,是否有發現什麼異常?」張寶問向身邊一位武將凝聲問道。

剛剛恢復清醒的吳霸,一臉興奮之色。終於還是回到太平道中,以前優渥的生活又可以繼續了!

在不斷幻想未來的他,被張寶點名了。

「異常?」吳霸輕喃一句,沉吟起來,努力回想。

「林牧的領地,好像是海外的一座島嶼,我從林牧的領地外出,都是坐著船的。」吳霸努力思忖片刻后,帶著一抹不確定道。

「海外的島嶼?!」郭圖聞言猛地一喜。海外島嶼的發展潛力在郭圖心中,一直是比陸地領地低一籌的。

現在聽到林牧的領地在海外,不由心喜。

「在許詔之亂中,林牧的士兵除了有部分是從陸地進軍外,其他都是通過船運的……結合以前收集的關於林牧的其他信息,應該有八分把握確定其領地是在海外!」郭圖在心中衡量著。 (上一章出現錯誤,已修改,大家刷新一下就可以看了!)

「不過吳霸的信息有待查證。」

郭圖在心中斟酌一番后,覺得有些異常,沒有下最終決定,故而就沉默著,沒有對張寶闡釋。

郭圖喜歡把事情了解清楚后,再稟報。

「其領地發展狀況如何?人口多少? 狐妃夢中來 職業者分佈如何?資質如何?……」

張寶不斷追問道。

「林牧領地的發展應該不是很繁榮,其領民大部分都是農夫,土地全部用來開耕。」吳霸稍稍一想,道。

其實,吳霸被軟禁的地方,巧好是真龍城,袁志的住房附近。

吳霸與袁志,某種程度上,在林牧心中,是同一類人,不被信任的那類人!

因為大荒領地的戰略布局問題,吳霸看到的狀況就是一大群農民,日出而作,日落而熄!

而對於吳霸的態度,林牧為了防止太平道的那些詭異、防不勝防的手段,一直都沒讓領民去接觸他,也沒有把吳霸帶到一些重要的地點中。

就連吳霸出行,也都是繞了彎,繞過重要的徐福鎮,從海面上離開大荒領地的。

然而,想不到林牧此謹慎之舉,讓張寶沒能通過吳霸來了解大荒領地的部分秘密。

吳霸對大荒領地了解甚少,也是林牧願意把他交換出去的重要原因。

若是吳霸非常了解大荒領地,如同於禁等人這般了解領地瀰漫,林牧肯定不會放其離開,就算是幹掉他,也在所不辭!

「其他信息,我知道的非常少,我被軟禁在一個民居內,對於林牧的領地所知甚少!」吳霸繼續說道。

吳霸彷彿想到一點,眉頭一跳,道:「不過,那些農夫的態度非常奇怪,就好像非常崇拜某些人一樣,感覺與我們太平道的狂熱道徒相差不大。」

「大部分是農夫?注重農業建設? 我是職業NPC 也對,身為異人的林牧,各種底蘊都淺薄,想要支持那些武將、士兵的糧餉,必須要領地大肆種田賣糧,開商賺錢!」張寶彷彿非常有經驗,一聽到吳霸提到那些信息,馬上分析道。

「至於狂熱的問題,是你敏感了,可能是林牧的領地的民心比較高,才會這般。但是與我們聖教相比,鴻毛與泰山之別!」張寶一臉自通道。

對於太平道的信仰問題,張寶一直都非常有信心。

「吳霸,還有其他信息嗎,就算是非常短小、民間傳聞的信息等,都可以說出來。」郭圖凝聲問道。「其他信息……林牧此人,沒有把我註冊入籍於他們的籍貫下,故而就看不到領地屬性的加成,和我相遇之人,也沒有透露太多信息。林牧此人彷彿非常忌憚我。」吳霸獨自腦補了一通,高聲道。

「不過,我發現林牧領地有一個巨大的秘密,那就是他領地的船業發展的非常厲害,我們乘坐的那些船隻,竟然是玄階的戰艦,它們還有一個非常響亮的名號:【魯班戰艦】!」

吳霸此時如同發現米缸的老鼠,掩蓋不住臉上的笑意。

吳霸此時,感覺如同凱旋的公雞將軍,昂首挺胸,瀰漫著得意的笑容。

彷彿此次被俘虜,並不是壞事,瑕不掩瑜,至少他能打探到敵人的核心信息!

「魯班戰艦?!魯班?!」

眾位聞言,都忍不住驚呼一聲,因為魯班的名號實在是太響亮了。

一代絕世匠神的魯班的名頭,讓無數後輩敬仰萬分!

「林牧領地有這種戰艦,說明其內有魯班後人在!」張寶凝聲道。

「若下次有機會,把這個人才霍奪過來!」張寶心中暗暗下決定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