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話,我們養它們自然是爲了看‘門’用的,當然是要養在‘門’口了,難不成還要養在你房間嗎?”

我沒好氣的瞪了一眼神龍,神龍尷尬的笑了笑,最後還是把小狗放在了‘門’口,然後在一旁‘弄’了一個狗窩,那兩隻小狗很快就適應了自己的狗窩,看到它們兩個互相歡快打鬧的樣子,我的心裏也開始想別的事情了。

“主人,你又在想什麼呢?看您一臉愁容的樣子,是不是想木殤他們了?”

“行了,你就不能少說兩句嗎?少說兩句是不是會死啊?”

嘆了口氣,我最終還是打算下山去看看,雖然說李馳的事情已經解決了,可是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心總是不安靜,總感覺他還會出什麼事情。

“走,我們去馳兒那裏看看,我總感覺他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完。”

“主人,我真的感覺你最近神經兮兮的,是不是因爲太累的緣故啊?還是說因爲最近事情太多了,所以你纔會有這種心理反應?”

神龍欠揍的臉讓我心裏很窩火,我直接給了他一拳頭,沒想到這小子竟然給躲過去了,看來這小子最近也進展了,要是換做是平常,他根本躲不過去,看來我也要找個時間好好的修煉修煉了。

“再囉嗦你就留下來看‘門’好了。”

“那還是不用了,有那兩隻小傢伙看‘門’,我就不用了。”

神龍尷尬的笑了笑,我也沒有再理會他,直接用瞬移術來到了李馳家裏,沒想到李馳家裏來了幾位公安局的人,看到他們一臉嚴肅的對李馳進行問話,我心裏咯噔了一下。

沒有多做考慮,我直接敲了敲‘門’,李馳家的保姆開了‘門’後,就帶着我進來了,因爲我和神龍上次來的時候也是她開‘門’的,所以她也清楚我和神龍是什麼身份。

“師傅,您怎麼來了?”

李馳一看到我,立馬就站了起來,而李馳的父母也‘激’動的站起來走了過來。

“我感覺你有麻煩,所以就來了,這是怎麼回事?他們這是做什麼?”

我不解的看着那兩個刑警,還以爲李馳家裏出什麼事情了。

“師傅,那個賤‘女’人死了,他們就來找我問話。”

“她死了關你什麼事情,要找也應該去找她男朋友啊!”

“可是她男朋友一口咬定是我殺了他‘女’朋友,但是師傅我冤枉啊,我今天一直在學校上課,學校的同學和老師都能證明我的清白。”

“既然他們能證明你的清白,那你也不用擔心。”

“可問題是他中午放學有離開過,而且有一個小時都沒人看到他,這個時間剛跟死者的死亡的時間‘吻’合,如果找不出證人的話,你還是要跟我們走一趟的。”

那個問話的男刑警站了起來,他一臉嚴肅的看着我和李馳,看到他,我忽然想起了表哥來,表哥在世的時候,也是刑警,只是可惜後來走了,所以我每次看到辦案嚴肅的刑警時,心裏總有些傷感。

“我徒弟不會做那種事情的,而且他要是真想殺人的話,一定會做的神不知鬼不覺的,不可能還會被你們發現屍體,馳兒,你說說你放學後那一個小時去了哪裏?”

“師傅,我接到一個電話,說讓我去那個廢棄的工廠,還說有重要的事情要找我商議,可是我去了之後就發現了光小潔的屍體,之後還是我報警的,卻沒有想到他們一直懷疑是我殺了光小潔。”

李馳一臉鬱悶,看到他悶悶不樂的樣子,我也猜測這件事情一定有蹊蹺,這小子還沒有學過那麼高深的術法,眼下也不懂得怎麼保護自己,看來這次還是要我親自來解決了。

“兩位,你們應該調查一下那打電話的人是誰。”

“查過了,是用公話打過來的,根本就調查不出來是誰,所以我懷疑這個人跟李馳是一夥的。”

“你懷疑?你懷疑的難道就是真相嗎?還有,光小潔的那個男朋友你們有沒有調查過?死者死亡的這些時間裏,有沒有人證明他是清白的,再就是,光小潔男朋友憑什麼說是李馳殺了他‘女’朋友?有證據嗎?”

我的一系列問話讓那兩個刑警頓時愣住了,看到他們不自然的神‘色’,我忽然感覺這其中似乎還另有‘陰’謀,尤其是剛纔跟我說話的那個刑警,他眼神此時有些慌張,雖然只是一瞬間,但還是被我抓了一個正着。

“他當然有證據了,他說他跟自己的朋友正打算外出買東西,結果就看到光小潔跟李馳走在一起,然後他很憤怒的跟了上去,卻沒有想到看到李馳殺人的一幕,後來他害怕李馳傷害到自己和他朋友,就急忙跑走了。”

“跑走了?那個時候他應該先報警吧!還有,既然他看到了,那爲什麼不用手機拍攝下畫面呢?再就是,他們有兩個人,難道還怕一個小小的高中生?他們可都是上大三了的,而且長得也比李馳壯大,力氣也比李馳大,再就是,李馳帶‘走’光小潔後,最後對光小潔進行殺害的時候,他們既然在外面,那爲什麼不去營救?有太多太多可疑的地方,可是你們爲什麼不調查呢?”

看到那兩位刑警已經開始憤怒了,我心裏冷笑了一聲,我很好奇,這兩個人是不是被人收買了?要不然爲什麼一直站在茂剛那一邊?我心裏的懷疑越來越重了。

“你住嘴,不要試圖狡辯,我現在都懷疑那個電話是你故意打給李馳的,然後裝作當他的證明人,傲天,帶走他們兩個。”

那兩個刑警生氣了,他們也不再問話,直接就想要帶走我們,可是我怎麼可能會束手就擒呢?我可不是被動的主,因爲我喜歡主動出擊,而且還希望把敵人打的毫無招架之力。

“飯可以‘亂’吃,但是話不可以‘亂’說,我現在很懷疑你們兩個是被茂剛收買的,我要求見你們上司,當然了,我也不介意當着他的面和你們同事的面證明你們兩個人和茂剛之間的關係。”

“你……很好,那我倒要看看了,你到底有何本事見到我們局長。”

那個刑警一臉‘陰’翳,他眼神裏充滿了殺氣,看來他已經動了殺心了,不過我要的就是他這個樣子,要不然接下來的戲還怎麼演下去。

“馳兒,陳掌‘門’,這……”

李馳的母親一臉緊張,李馳也一臉憤怒的瞪着那兩個故意找事的刑警。

“好了,沒事的,算了,我們還是一起去找那個局長問個清楚,我也要當着全警局人的面前問問清楚,這警局的人到底是爲了老百姓辦事,還只是爲了收取別人的好處,然後陷害好人。”

“小子,我們局長可不是誰想見就能見的,我就怕你還沒有見到他,腦袋就搬家了。”

那個叫傲天的刑警也開始放出了狠話來,我冷笑了一下,直接用瞬移術帶着衆人來到了警局,而他們此時剛從震驚中轉醒過來,警局那些辦公的人突然看到我們出現,嚇得一個個都躲在了一邊。

“大家都不用慌張,我剛纔用瞬移術來到了這裏,我是巫‘門’道長陳庚,這次來這裏就是爲了證明我徒弟是遭人陷害的,還有就是要告你們這兩位刑警收人錢財,謀害他人的罪名。”

我的話讓衆人也都清醒了過來,那兩位刑警此時一臉害怕,我沒有給他們反口的機會,直接用記憶術把他們兩個人的記憶‘弄’了出來,而這個時候,局長也剛好走了出來,所以那兩個刑警的記憶也被他看到了。

原來這兩個刑警是茂剛父親的好朋友,茂剛殺了人,卻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所以他父親就找來了這兩位刑警,然後給了一些好處,之後這兩位刑警就計劃出了一系列的陷害計謀。

事情透明化後,局長立馬就拍了一下桌子,我也解除了術法,那兩個刑警此時也清醒了過來,衆人一臉鄙棄和厭惡的看着他們,只是他們並不知道大家已經清楚了他們兩個人的所作所爲。

“局長,他們是殺人兇手,大家快逮捕他們啊!”

“夠了,你們兩個蠢貨,竟然還在這裏污衊他人,來人,帶他們兩個去大獄。”

很快那兩個刑警就被帶去了大獄,而他們此時也知道了自己的‘陰’謀敗‘露’了,看到他們不甘心的樣子,我對他們笑了笑,至於茂剛,我想這位局長一定會做出公平的判定的。 那兩位刑警被帶下去之後,局長就把我們幾個帶到了他房間,當然了,他也讓別人去抓捕茂剛父子兩人,畢竟這件事情已經鬧得全警局衆人皆知了,所以局長也不可能徇私什麼的。

一來到局長辦公室,局長就笑呵呵的說道:“剛纔的事情真的是對不住各位了,鄙人再此跟各位道歉了,還希望大家不要把這件事情傳出去的好,唉!我們警局出了那兩個敗類,也是我們最大的恥辱,所以還希望各位能體諒一下我們。”

“可以,我們可以不對人說這件事情,但是我還希望你能公平做事,要是下一次還出現這種事情,那我可難保別人會不會說出去了。”

我知道警局的人也不可能全部都是好鳥,總會有那麼一兩個心思不正的人,這位局長雖然不是兩袖清風,可是看他的樣子,也不像是十惡不赦的人,所以我也有心放過他一次。

“那就多謝了,我今後一定會約束手下的,不會再讓我們警局出現那樣的敗類了。”

跟局長聊了幾句,我和李馳的父母他們就回來了,一回來後,李父李母就激動的對我說感謝,弄的我都有心不好意思了。

“你們就不用再謝我了,我是馳兒飛師傅,救他是自然的,馳兒,以後你也要好好的運用你的智慧,你比那個茂剛強很多,不應該在智慧上輸他的。”

“是,師傅,弟子以後一定會謹慎行事,要是以後再有什麼人叫我出去,我一定會帶上好幾個證人,到時候任憑誰也不可能陷害我。”

“傻小子,人也是要看準的,免得到時候人家串通一氣,到時候你就算是有再多的解釋,也只是在浪費口水,行了,你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來巫門,師傅教你記憶術。”

“師傅,那瞬移術我還沒有學好啊!”

“瞬移術只是提升你速度的,你今後要學的很多,不可能一個個慢慢的去學習,你師兄他們當初可是一天學好幾個術法的。”

“那弟子也要跟師兄們學習,弟子絕對不會讓師傅失望。”

見李馳一臉正經,我也點了點頭就帶着神龍回到了巫門,結果一回來,就看到滿院子裏都被那兩個小傢伙折騰了一遍。

“靠,這兩隻小傢伙怎麼那麼能鬧騰?看來以後出去的時候還是要把它們安置好,唉!”

“主人,它們就交給我來訓導,你去休息吧!”

神龍是獸類,心自然會偏多獸類,看到我生氣的樣子,估計是害怕我會處理掉那兩隻小傢伙,所以纔會這麼迫不及待的搶在前面去訓導它們,不過我也成全了他,因爲我根本就懶得去訓導什麼小狗。

回到房間後,我發了一會兒呆,然後打開電視看了起來,沒想到一個頻道都收不到,我忽然想起這裏是靈術界來,可是我明明記得李馳家裏的電視都可以正常播放啊!腦子裏一片混亂,我順手關了電視。

“唉!不行,一定要冷靜。”

嘆了口氣,我轉身就來到了閉關室,閉上雙眼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然後開始修煉,如今我已經沒有可以修煉的功法了,所以只能溫習以前學過的東西。

“主人啊!告訴你一件好事,上古神器天斬就要問世了。”

神龍忽然用精神念力告訴了我這麼勁爆的消息,天斬可是我絳禹時期的武器,當初我隕落的時候,天斬也憑空消失了,沒人知道它去了哪裏,沒想到它竟然會出現在這裏,看來我來這裏真的是對的。

因爲有了天斬的消息,我也無法再冷靜的閉關了,直接離開閉關室就奔到了神龍跟前:“天斬在哪裏?”

“我剛纔看到後山那邊有紅光閃過,然後腦子裏就出現了天斬的圖騰,主人,你閉上眼睛用心感受一下,天斬是你的,也只有你能確定它如今的詳細地理位置。”

被神龍一說,我連忙想起來這件事情來,因此我急忙閉上了眼睛仔細想天斬,我忽然感到自己被一股力量往前拽去,我感受得到,這是天斬的力量,來不及對神龍說明情況,我直接用瞬移術就朝天斬的方向奔去。

就在我剛到後山的時候,忽然看到一夥人圍在一處池塘跟前,看到他們,我心裏一陣不悅,雖然說那個池塘並不是真正埋藏天斬的地方,但是這些人既然出現在這裏,自然是爲了天斬而來的。

可是我又好奇了,天斬也只能在我手上發揮實力,而且別人根本就無法擁有它,因爲天斬是一件神器,有自己的思想,一般都是它自己選擇主人的,根本就不是別人選擇它的。

雖然這麼說,但是看到那些人爲了天斬,我真的很不開心,我的武器怎麼可以被那些人得到呢,哪怕是窺視都不可以,或許真的是因爲我太小心眼了。

“喂,你們跑我們巫門來做什麼?”

我知道他們來這裏的目的,但是我並沒有直接說明,因爲我想看看他們是怎麼看待天斬的,能認出天斬的人根本就沒幾個,而這些人都只是一些小人物,根本不可能認識天斬的。

所以我也是有目的的,想知道這些人背後是不是有人指示他們這麼做的,那些人被我一吼,立馬紛紛轉過頭來,看到我一個人,他們臉上緊張的表情也沒有了。

“哼!誰說這個地方是你的了?有本事你叫一下看會不會答應啊?”

那個跟我叫器的人一臉冷笑,他的同伴聽了他的話立馬哈哈大笑起來,我本來不想對他們出手的,只要他們離開就沒事,可是看到他們醜惡的嘴臉後,我就不想打算讓他們好過了。

“你們已經惹怒了我,窺視我的武器都不說了,竟然還敢在我的地盤大言不慚。”

“有種你來咬我啊?”

那些人立刻就鬨笑起來,看到他們痞子的樣子,我直接用天雷符朝他們丟去,他們因爲正在大笑,跟本就沒有意識到危險已經接近他們,因此當天雷符一到他們跟前時,立馬就發出強大的雷電來。

一眨眼功夫,那幾個人紛紛被炸成了飛灰,不是我心狠手辣,只是我絕對不允許有人在我的地盤上撒野,更不允許有人窺視我的武器,因爲天斬對我而言,不光是武器,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朋友。

來到池塘不遠處的大樹跟前,我立馬念起了咒語,不多時大樹就一分爲二,接着裏面就出現了一把戰刀,看到戰刀上面泛着紅光,我的心也開始喜悅了起來,而戰刀也隨着問世,發出嗡嗡嗡的聲音來。

“恭喜主人,天斬終於迴歸了。”

神龍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我面前,聽到他的恭喜聲音,我也睜開了雙眼,看到天斬不斷的顫抖着,我內心也不斷的顫抖了起來,我能感覺到它的喜悅和激動,不管神龍在一旁看笑話,我直接握着天斬就揮舞了一陣子。

“主人,現在心情冷靜了不少吧!”

當我安靜後,神龍就走到了我跟前,看到天斬身上的紅光逐漸散去後,神龍這纔跟我說起話來。

“嗯,走吧!我們回去再說。”

我帶着神龍回到了門派,然後把剛纔的事情都告訴了他。

“主人,知道天斬的人就那幾個大神,難道是那幾個大神也來這裏了嗎?”

“我猜應該是,只是我還不知道他們來這裏做什麼,還有就是到底是哪個大神來這裏了。”

“我猜八成就是那個花鰶,或者是女媧,再就沒人了。”

“唉!爲什麼她們總是纏着我不放呢?真的跟蒼蠅一樣讓人討厭。”

我心裏很厭煩她們,本以爲躲在這裏她們就不會來了,沒想到她們竟然還是窮追不捨的,也不知道她們到底想要幹什麼,每次都會找一些傀儡來惹怒我。

“主人,如今天斬已經回到你手上了,你打算怎麼辦?”

“能怎麼辦,以前該怎麼過日子,現在也怎麼過,只要沒人招惹我,我就不會主動去招惹別人,要是有人敢對我們心存不軌,那我也不會讓他好過。”

“主人,現在是法制的社會,雖然在靈術界,可是這裏也是**律的,所以你平時出去的時候,還是把天斬藏好,免得被人當成什麼什麼犯的,那我可不管你了。”

神龍一臉嬉笑,我也明白他是什麼意思,刀具槍支什麼的,在外面的世界都會被管制的,所以是不能隨便帶出去,不過我是學術法的,自然有我自己的辦法。

“放心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不就是隱藏天斬嘛!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我當着神龍的面把天斬放在了自己的世界觀中,這樣一來,我不管走到哪裏,天斬也會被我帶到哪裏,而且也沒人能發現,就算是那些大神來了,也不會感應出天斬在我身上。

“對了主人,你說那兩隻小狼狗我們該給它們取什麼名字好?總不能一直就叫小狼狗吧!”

“那隻黑的就叫小白,白的就叫小黑吧!”

神龍聽後忍笑道:“主人,你叫反了吧?”

“沒有叫反,就那樣叫吧!這是爲了彌補它們身上的缺憾。”

我對取名字根本就沒有天賦,所以小黑小白這個也是我鄭重其事想了很久纔想到的,而且也順口,因此就把這兩個名字送給了那兩隻小傢伙。

“主人,還是你高明啊!那我去了。”

神龍一直都憋着笑,我也不懂他爲什麼要笑,不過管他呢,只要他能訓導好那兩隻小傢伙,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畢竟巫門以後的發展,是要靠大家一起的,並不是單靠我一個人就可以的。 回到閉關室後,我拿出天斬又仔細看了看,天斬此時身上已經沒有紅光了,當然了,這只是暫時的,因爲只要有戰鬥,它體內的紅光就會浮現出來,這也是天斬的厲害之處。

天斬是可以自己吸收天地靈氣的,那些紅光也是它的防護,而且還能侵蝕敵人的心智,有這麼一個厲害的武器在手,我也不怕女媧他們了。

激動的心情得到平復後,我也慢慢的冷靜了下來,雖然我現在有天斬的幫助,但是我還沒有想起當初修煉天斬的功法,眼下我根本就沒有完全恢復記憶,看來我還是不能大意,免得跟以前一樣。

心靜後,我就閉上眼睛開始打坐,不知不覺一週就這樣過去了,誰知道我剛出關,就收到李馳父親的消息,說李馳在家裏臉色通紅,似乎很痛苦的樣子,而且不停的在地上打滾。

李馳父親的話讓我很是震驚,我連忙帶着神龍到了李馳家裏,當我看到李馳的樣子後,立馬認定是走火入魔了,這小子一定是在家裏練功,然後被人吵到了,所以纔會變成這樣。

“主人,他是練功走火入魔了,眼下也只有廢去他的功力,然後才能阻止他痛苦下去。”

“廢了他不難,可是廢了他後,他以後可怎麼辦?總不能就這樣變成廢人了吧?”

我心裏一陣難受,爲什麼我來到這裏連續收了兩個徒弟都沒有得到好報呢?難道老天不允許我在這個世界收徒嗎?我越想越氣憤。

“主人,你想多了,別忘了我們是做什麼的,雖然說廢了他對他身體有一定的傷害度,但是我們有生命靈泉啊!可是讓他浸泡泉水,那個泉水可以讓人的奇經八脈得到修復,或許這次也是馳兒的一次契機。”

神龍的話讓我立馬精神抖擻了起來,他說的對,生命靈泉是可以修復好李馳受創的身體的,看來這次他有救了,我想開後,連忙散去了李馳的功法,當李馳身上的靈氣散盡後,他也恢復了正常。

“師傅,我這是怎麼了?剛纔我感覺自己渾身疼痛難受的要命。”

“那你現在怎麼樣了?”

見李馳一臉迷惑,我連忙檢查他的身體,好在就只是靈氣散去了,人的心智還沒有受損,那有了生命靈泉,他恢復起來也會快很多。

“我現在感覺自己渾身都沒有力氣。”

“沒事,這是正常現象,你剛纔練功走火入魔了,爲師散去了你的功法,等下爲師帶你去泡生命靈泉,它會修復好你的身體的,到時候你可以重新修煉,而且會事半功倍。”

“真的嗎?那太好了,謝謝師傅。”

李馳一臉興奮,看到他沒有什麼事情了,我就帶着他跟李父告辭就回到了巫門,一回來我立馬就帶着李馳去泡靈泉,而神龍依舊忙自己訓導小白小黑的事情,一切都是那麼的井井有條。

也許兩個人的日子就是這麼簡單吧!安然因爲每次來這裏都好麻煩,所以她現在也是很少來了,因爲她回人界去閉關去了,希望她這次能順利進展,然後就可以來這裏永遠跟我在一起了。

時間過的很快,一晃眼就是一個月過去了,李馳如今也恢復的很好,現在他已經學會瞬移術和記憶術了,我也教了他怎麼使用符篆,別小看符篆,必要的時候,還是要靠它們。

“師傅,我現在也學了這麼多術法了,我們總得做點什麼吧!一直呆在巫門,我感覺好無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