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他們的心頭,只餘下一片震驚!

他們沒有想到實力極強的教皇,此刻居然以不同的肉體展現在了他們的面前,這就證明著教皇本人的真身,很有可能已經被完全摧毀,所以不得不重新附身於別的肉體身上!

雖然平日里教皇經常的派出自己的分身,前去外邊巡遊,但還是頭一次如此狼狽的回到教廷!

「任何人都不許進入這裡,幫我推掉任何的行程安排和預約,我需要閉關冥想!」

教皇下達了命令之後便迅速的進入到了辦公所之中,隨後來到了一張及其龐大的會議室里,點下了緊急集合的按鈕。

過了一會後幾個人的投影虛像,便出現在了會議室的各個位置上,整個會議室里總共十張桌面,此刻出現在會議室中的人,只有四座。

「讓我看看你這副狼狽的樣子,我猜到了,一定是你的行動計劃失敗了,此前我就告訴過你不要去招惹許曜,為什麼你就是不相信呢?」

此刻坐在第五席位置上發出了調侃之音的人,正是許曜的老對手裡德。

而另一位坐在第六席的一位穿著西裝的男子,卻開口說道:「先是里德,然後是卡克拉教皇,美眾國和鷹國的據點都受到了攻擊。好在我們隱藏在華/夏的分佈還沒有透露,華/夏的神代比想象中的還要強大,想要喚醒難度也很高,不知道那傢伙能不能成功。」

「你這是在質疑我的實力嗎?」一位穿著暴露的女人出現在他們的面前,這是第四席上,華/夏分佈的主要負責人。

「區區一位金丹修道者而已,可別忘了我的實力。想要捏死他,可比弄死一隻螞蟻要簡單的多。」那女人伸出了自己的修長的手指,緩緩對做出了捏緊的動作。 回到賓館裏,我倒在牀上,拿着那張還魂符不停翻看,它已經全部變成了黑色,上面的符文好像也變了。

從最開始,傀儡師一直在暗處,他們想得到地圖和通靈畫卷。但是讓我感覺到奇怪的是,他們好像過於小心翼翼。

要殺我,真是易如反掌,我獨自生活的那兩年,他們怎麼不動手?

就像現在,我一個人躺在牀上,他們怎麼不動手?

難不成,傀儡師一族,根本已經滅族了?

是那個邪道士用還魂符復生了瘦猴?他對六門的事情只瞭解了一部分?因爲我外婆選擇避世的緣故,他根本找不到我?

這樣就說得通了,他丫的原來是個外人,癩蛤蟆還想吃天鵝肉?迅速轉念一想,這個比喻,好像有點不對…

管它呢,讓我在意的是,居魂怎麼會知道這個符咒的事情?他和邪道士之間,又有什麼關係?

想到這裏,我決定,在剩下的一天時間裏,去那個出過事的道觀裏走一走。

一翻身就下了牀,突然之間,那還魂符就從我手裏滑了出去。

wωw▪тt kΛn▪C 〇

低頭去撿,就在這個瞬間,我只聽見背後一聲巨響!

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嚇得一激靈,本能反應的抱頭往地上一滾!

順勢再站起來,就貼到了門邊。

我一下就看見,窗戶上面的玻璃整個碎了,滿地玻璃渣子。

愣了一下才回神,心臟狂跳不止,我靠!老子剛想着,要殺我,現在這個時間就正好,特麼的原來這邪道士也不傻!

我反應算快,一把抓起電腦桌旁邊的揹包,就往走廊裏跑去。

出了門,發現走廊裏已經擠滿了人。

暗道不好,人這麼多,空間又這麼狹窄,再這裏出手,孃的要傷多少人?

看樣子這邪道士不準備手下留情,我環顧左右,嘖了一聲,轉頭推開消防通道的門,從樓梯處往下跑。

身後的防火門咚的一聲就關上了,整個樓梯裏產生迴響。緊接着的一瞬,我就知道,他跟了過來。

牆上迅速開始開裂,忍不住回頭望去,我看了一眼,便全身發涼!

那牆體的裂縫中,開始鑽出許許多多的手指頭。

手指頭開始不停扒拉那些水泥,咔咔作響。

裂縫立刻就擴大了,無數手臂,一下就伸了出來。

戀人未滿 那些手臂卻跟手指特別不配,全是黑色的,感覺像是燒焦了的紙片。

紙?我瞬間就想到了,這尼瑪是未成型的紙靈!

邪道士怎麼會傀儡師家的獨門絕技,開掛也要有個度!這簡直是逆天!

你丫叼叼叼,老子輸了!老子跑!

我一邊罵一邊往下連滾帶爬地跑,那牆體開裂的速度特別快,我餘光一撇,就看見手指扒牆的速度,已經和我齊頭並進了。

轉眼就到樓下,我已經看到了光,心中大喜,剛準備推門出去,就看見一個舉旗子的小導遊,正在帶着旅行團路過,

定睛一看,這不是之前那個被我的“魔法”征服的小姑娘嗎!

婚然天成,帝少的暖心妻 轉頭一看,牆體中間的手臂,已經伸了出來。

這邪道士,是不會顧人死活的,我要是出去了,搞不好這一個旅行團的人都得受牽連。

阿西巴,老子什麼時候這麼高尚了!但是讓人枉死,這一點,恕臣妾做不到!

同時轉身,手抽出畫卷,對空展開,咬指開血,瞬間貼上,血液擴散,畫卷放出刺眼紅光!

幾乎就是一眨眼,我立刻就發現,現在這個行爲,是大錯特錯。

阿九的身體已經從畫裏拱了出來,也不知道是怎麼的,我這一次能力失而復得,變強了好多。

蛇的身體直徑,估計有一米五!

完了完了,這要是出來,房子會垮!

我趕緊把阿九往畫裏按下去,大聲道:“回去回去!我搞錯了!警報解除!”

阿九的身體特別硬,推了兩下沒推動,我滿頭瀑布汗,擡眼瞄去,紙靈已經迅速逼向我,那些手指頭上面,長出了長長的指甲。指甲將近一米長,放着冷冷寒光!

阿九身體慢慢往裏縮,我把畫卷收起來,拔出匕首,背靠着門!

這紙靈數量不是一般的多,估計排隊都排到了樓上的樓上!

尼瑪排着隊來殺我,一人一指甲,就能把我戳成篩子!

紙靈的頭完全都是一團黑,有的還可以看見兩個眼洞,估計是養靈穴裏的殘次品,

容不得我寫遺言,紙靈舉起指甲,直接就朝我紮了過來,

我也不是等死的人,一個側頭,指甲把門扎穿了。

等他還沒拔出指甲,我立刻一貓腰,咬着牙就衝了過去。

我手裏也帶着勁兒,一下就把紙靈攔腰砍斷了。

同時我瞄了一眼,紙靈腹部,竟然也有一張黑色還魂符!

我一把把符咒扯出來,剛想撕,眼前就投射過來無數指甲長刀。

我條件反射向下一蹲,指甲刀貼着我的頭皮就戳了過去,我看準紙靈腳踝,直接就是一刀,紙靈沒有腦子,一下沒了腳,失去重心,就往旁邊倒去。

但是它們數量太多了,我還沒站起來,就看見後面的紙靈擠了過來。

指甲如下雨一般,我在地上滾了兩下,躲過了一擊,但是接下來的,我實在是沒辦法,一根指甲直接插進了我的手臂,把我釘在了地上!

我一聲大叫,擡眼就看見,一根指甲朝着我的眼前射下來。

錯愛成癮,閃婚總裁太高冷 說時遲那時快,指甲在刺穿我腦袋的前一刻,我看見,它停在了離我眼睛一釐米處。

緊接着,就聽見一個聲音,極快地念道:“上有六甲下有六丁,太上有令,命我實行!”

我趕緊轉過頭,就看見,那個瞎子老道士,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推開門進來了。

他的手裏舉着一把符咒,符咒竟然全是紅色的,都懸浮在空中,一字排開!

還沒等我吃驚,老道士一聲大叫:“喝!”

那些符咒迅速飛了出去,紙靈頓時發出一聲巨大的尖叫,震得人耳朵生疼。就在接下來的一瞬間,在我眼前變成了灰燼!

老道士用一張紅符貼在我的後背,接着把我扶起來,對我道:“孩子,去我那兒住吧,你在這裏,太危險了。” 「沒想到你居然會敗得那麼難看卡克拉教皇,居然連肉體都被對方給打了出來。我對你們的組織越來越沒有信心了,若不是你們的計劃還有點意思,恐怕我已經想要出手將你們掃出地球了。」

那擁有著絕美樣貌的女人,絲毫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輕輕地吐出了讓人不寒而慄的話語。

此刻在所有到場的人中,處於地位最高的第四席,那位美女口中所說出的狂妄話語,卻是讓其他人敢怒而不敢言。

神級升級系統 「你……雖然我知道你的實力非同一般,但我們之所以失敗是有原因的!」

卡克拉十分憤怒的一拍桌面,看上去充滿了不甘和後悔。

「其實卡克拉教皇的失敗,還是因為你們的那片土地上,神的歷史和淵源都太過於貧瘠,若你們的真主降臨在耶路撒冷,估計能輕易的滅了那狂妄的小子。」

此刻位居於第八席的一位蒙面黑人,一邊為教皇做著辯解,一邊攤開雙手做出了一副無奈的神情。

「是的!全部都怪里德!若是你能去到聖地將聖物取出,我們就能夠直接在聖城裡展開儀式,並且召喚出更強的主上!」

提到這裡時,卡克拉十分憤怒的看上了坐在第五席的里德。

「這可不能怪我啊,原本想要從耶路撒冷中取出聖物,就屬於難上加難的境地,之前你也說了在敦城的博物館里的聖物,就足以讓你們的主神分身降臨,可沒想到實力大打折扣被許曜斬殺,這也要怪我嗎?」

里德卻是在一旁冷笑的看著教皇,之前自己在美眾國差點被許曜斬殺的時候,回到了組織里還被其他人嘲笑了一番,現在他們終於淪落到了與自己一樣的境地。

原本天主教的聖地,就不在敦城,只不過是因為敦城有著大量的信仰和信徒,可以藉助他們的信仰之力,再加上這裡有著大量的聖物,而且卡克拉在這裡也有著極強的勢力。

最後他們才決定直接在鷹國的敦城,讓他們真主的部分靈魂降臨在人的身上,於是才有了許曜在敦城與神父大戰所出現的場景。

那個他們根本沒有想到許曜會出現在此地,他們所布置的一切局面,全部都是為了對付加拉哈德,結果許曜的出現徹底打亂了他們的計劃,不僅讓剛剛降臨的神魂被打破,甚至還將一切喚醒神的儀式給打碎。

卡克拉才剛剛嘗到神力充盈的感覺,還沒有享受半天,就發現在整個國家之中的神力又衰退了許多。

「下一次……我必須要親自前往耶路撒冷一趟,只有在那裡,我才能夠見到真正的主上!」

教皇緊握著自己的雙手,此刻已經氣得在不斷的發抖。

「不過……現在我已經重新獲得了新生,這樣也好,這樣我就更容易能夠混入聖城之中。」

卡克拉看著自己現在的肉身,雖然感到自己身上的力量極其的微弱,但是這樣一來自己也就不容易暴露目標,能夠輕易的混入聖城之中。

「你們人類的身體實在是太弱小了,也怪不得你們需要尋求神的庇護。如果你們實在害怕許曜那小子,要不我親自出手將他給滅了吧?」

坐在第四席上的女人,靈巧著玩弄著自己那勾人的手指,甚至還伸出了細舌,在自己的指尖上輕輕的舔過。

就在這時位於首席的影像突然間開啟,一位有著飄逸長發的年輕男子立刻開口:「你現在還不能出手!」

「華/夏古國有著太多實力強勁的怪物,你現在貿然出手必定會驚動他們。況且你之前也說過了,華/夏的領地里,還有著不少神代留下來的高手,你現在必須沉住氣。」

首席的年輕男子在制止了第四席的美女后,才緩緩的說道:「我們的目的並不是他,我們的目的是保證人類文明的延續,若是真的與天外異星開戰,以現代的人力和科技……」

談及此處時,在場的所有人都陷入了一陣沉默的境地,是的他們非常的明白。

此刻他們的目標並不只是單純的許曜,他們還擁有著更加明確的目的。

「你們說的許曜我會派人去處理,蘇小姐若是方便的話,就派遣一些隨從去拖延一下吧。」

首席的男人看向了第四席的女子,這個女人非常的不簡單,看似對一切都漫不經心,骨子裡卻透露著一種危險的氣息。

那絕美的容顏讓人想要忍不住的靠近討好,但是那女人身上的氣勢,卻又讓人感覺毛骨悚然不由得退避萬分。

「你是說我的隨從嗎?當然可以,強大的妖怪只需要抖下幾根毛髮,就能夠變為強大的隨從,這點來說也並不是什麼難事。好吧,我就暫時的幫你們拖延一下,可不要讓我失望。」

那女子對在場的其他人笑了一下,眼睛輕輕的一眨,隨後便消失在了他們所有人的投影儀上。

「……真是個可怕的女人,我並不覺得她能信得過,難道華/夏分佈就真的沒有合適人選了嗎?為什麼要請這個重現於世不到半年的女人,加入我們的會議。」

名為蘇小姐的第四席女人剛剛消失,第八席的黑人就忍不住開口進行抱怨。

「因為那片土地上的高手實在是過於強悍,並且國家的實力也極強,如果沒有一點實力,完全不可能召回神代。」

首席的人做出了部分解釋后,又看向了剛剛被許曜暴打的卡克拉教皇。

「我會給你相應的權力,調動我們鷹國分部的所有力量,讓高手出面對付許曜,再此期間你前往聖城,去觸碰到真正的神物,並且展開儀式。」

丟下了一連串的指令后,在圓桌上各個席位的人,逐一的關閉了投影攝像頭,最後整個圓桌之中只留下了卡克拉一人。

「瀆神者!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等到神真正力量降臨到人世之後,我不一定會向神引薦,一定要將你推入地獄之中,讓你永生永世遭受苦難!」

此刻卡克拉在這一片神聖的會議之中,留下了惡毒的詛咒。 我剛到老道士家,天就開始下雨。雷聲陣陣,天色一下子就變成了青灰色。

老道士在我背上貼的紅色符咒非常管用,來到他家,也沒有心慌的感覺。

手臂上的傷口不停流着黑血,老道士讓我躺在內屋,同時喚了一聲,接着不知道從哪裏,鑽出來一個十幾歲的道童。

老道士囑咐了他幾句,他點頭就往二樓跑,再下來的時候,手裏端着一個盤子。

走近了我才發現,盤子裏都是一些小瓷罐子。

還沒等我開口,只見老道士摸索着從瓷罐子裏拿出來了一些白色粉末,包裹在紅色符咒裏,嘴裏唸唸有詞了一陣,緊接着打開符咒,把粉末一股腦的灑進了我的傷口。

頓時,撕心裂肺地疼痛,我大聲叫了起來。

“你他麼是不是往我傷口裏灑鹽!”我已經疼懵逼,想也不想就亂罵。

小道童一邊按着我,一邊道:“誒,你這人怎麼嘴裏那麼不乾淨,我師傅這是在救你!不信你自己看!”

我轉頭看向自己的手臂,突然地,只見傷口裏,一根細小的手指頭,扒拉着我的傷口處,像蛔蟲一樣,往外鑽。

手指頭一下子掉了下來,在牀上扭動,小道童嫌棄的用桃木劍去戳,戳了兩下,手指就不動了。

老道士說都什麼時候了,還玩兒?還不趕緊拿去燒掉?

小道童立刻用一張黃符包裹着手指,把它放在了香爐裏,點燃了黃符。

老道士說,這玩意要是留在身體裏,會奇癢難忍,到時候你會把自己抓死。

我嚇得一身冷汗,連忙道謝,老道士也沒什麼反應,只要小道童幫我包紮,然後對我道:“你背上的紅符,是鎮壓陰間妖鬼的,如果你想使用任何通靈能力,要事先把它撕下來。”

“爲什麼”我話還沒說完,老道士舉起手阻止我道:“有了這張符咒,7天之內,任何邪派道士,都不能近身於你。”

老道士讓我晚上好好睡一覺。等他們都出去了,我想起應該給矮子他們也提個醒兒。

打過去,卻是不在服務區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