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了一眼礦泉水,發現水是滿的,這無疑證明這瓶礦泉水沒有顧銘沒有喝過。

那麼,為什麼是打開的?這讓她忍不住朝那個方面想,她懷疑顧銘在水裡面動了手腳。

什麼手腳還需要明說嗎?無外乎下了一些讓女人聽話的葯。

一股憤怒從心頭冒出,她是真沒有想到,她欣賞的男人會幹出如此齷蹉的事情,比那些拿錢想要把她砸到床上去的老闆闊少還要無恥。

別人好歹還願意給錢,可顧銘呢?卻使用這種令人瞧不起的下三濫手段。

「你走!我再也不想見到你。」秦思雨氣急敗壞的說。

「啊?」

顧銘驚了一個呆,這好端端的怎麼突然發飆了?他這是做錯了什麼嗎?

把目光投向秦思雨打開的礦泉水瓶,顧銘明白了,秦思雨這是懷疑他在裡面動了手腳。

他沒有怪秦思雨,因為這很正常,如果一個女人不保持這樣的警惕心,恐怕早就著了一些不懷好意男人的道。

當然,他不怕,他從來不幹那等卑鄙的事情。

顧銘微笑著說:「思雨,你懷疑我給你下了葯?」

「難道不是?」

秦思雨傷心的說:「顧銘,我是真沒有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

顧銘:「……」

這個時候,解釋有用嗎?顧銘覺得解釋等於掩飾,唯有用實際行動才能證明他是被冤枉的。

拿過秦思雨手中的礦泉水,他二話沒說,直接喝了起來。

咕嚕!咕嚕!!

顧銘一口氣幹掉半瓶,這才停下,打了一個飽嗝后,說:「思雨,現在你還覺得我在礦泉水裡面下了葯嗎?」

「這……」

秦思雨傻眼了。

下了葯的水,顧銘肯定不敢喝,他還沒有傻到那種程度。

這無疑說明,她剛才冤枉了顧銘,別人是無辜的。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 一朵紅霞出現在秦思雨俏臉上,此時的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太丟人了。

然而,在顧銘眼中,此刻的秦思雨是那樣的誘人,恨不得衝上去在秦思雨絕美的臉蛋上啃幾口。

同時,他還倍感好笑,忍不住打趣道:「思雨大美女,幾天不見,你這冤枉人的本事見長啊!現在我自證清白,你是不是應該補償一下我受傷的心靈?」

「你想我怎麼補償你?」秦思雨下意識接話道。

「讓我親一下怎麼樣?」顧銘忍不住說。

認識秦思雨這麼久,就只牽過秦思雨的手,還沒有親過嘴,太失敗了。

今天這麼好的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

「這……」

她有些猶豫,聽到手機鈴聲響起,大喜,轉移話題道:「我先去接個電話。」

「去吧!!」顧銘失望道。

接通電話,閨蜜孫茜詢問她在不在瑜悅佳人,她想都沒有想,直接回答,在。

孫茜說:「在就好,你等著,我和段少馬上到。」

不給秦思雨說話的機會,孫茜接著說:「思雨,你最好現在準備一下,熱熱身,段少說他想欣賞你柔美的身姿,你可別讓段少失望哦。」

說完,孫茜就把電話掛斷了。

秦思雨:「……」

她知道孫茜的意思,更知道孫茜口中的段少是誰。

段誠,天宇地產老總段宇的兒子,典型的富二代,花花公子,聽孫茜說她是練瑜伽的,對她興趣很濃,也就是他願意給她一大筆錢。

她還在猶豫,可段誠顯然已經等不及了,迫不及待想欣賞她柔美的身姿,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她的態度。

這讓她怎麼辦?

她陷入艱難的選擇中。

顧銘看到這一幕,上前關切道:「思雨,怎麼了?是遇到什麼難事了嗎?」

「我……」

秦思雨不知道該怎麼給顧銘說。

秦思雨越是如此,顧銘越是肯定,秦思雨遇到的難處比馮妍給他說的要大很多。

忍不住,他把慧眼打開。

沒有秦思雨的允許,他本來不想欣賞秦思雨的曼妙身姿,可是秦思雨的身姿實在太誘人了,讓他忍不住多了兩眼。

潔白如玉的嬌~軀,吹彈可破的肌膚,渾身上下沒有一絲贅肉,秦思雨的嬌軀堪稱完美。

一團熱火在小腹升起,某處隱隱又有不安份想要抬頭的跡象。

他可不想在秦思雨面前出醜,趕緊轉移視線,把目光投向秦思雨的氣海。

這一看,顧銘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明白秦思雨有放棄愛情,捨身救父的打算。

其行為令人佩服,但秦思雨這樣的舉動他卻是受不了,因為這意味著他和秦思雨之間朦朧的愛情結束。

同時還意味著他第一次相親以慘敗收場。

如果沒有錢,沒有本事,無法改變這一切,他認命。但現在他有錢,還有本事,豈能把對他有意的佳人拱手讓人。

「思雨……」

顧銘喊了一聲。

秦思雨抬頭,注視著顧銘的眼睛,問:「有事情嗎?」

「有!!」

「什麼事?」

顧銘說:「有件事情,我一直想要跟你說,但一直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你不會怪我直到今天才對你說吧?」

秦思雨搖了搖頭,她現在不會怪顧銘,她怕的是顧銘怪她。

顧銘不好意思道:「其實,我挺有錢的。」

「哈哈哈……」

嘲笑聲響起。

顧銘回頭一看,發現一名穿著不俗,帶著名貴手錶,拿著一大束玫瑰花的男子在那裡肆無忌憚的嘲笑他。

在男子身旁,是一名穿著暴露的女子,深V的領口,露出好大一片雪白。

這女人他認識,秦思雨的好閨蜜,孫茜。

此刻,孫茜也用略帶嘲諷的笑容注視著他,顯然是不相信他剛才說的話。

兩人一邊笑,一邊朝著這邊走,很快就來到他們身邊。

捧花男子撇了他一眼,不屑道:「你說你很有錢?有證據嗎?憑你這一身地攤貨怕是證明不了你是有錢人吧!!」

顧銘淡淡道:「我沒有必要向一個閑雜人等證明我有錢。」

「切!!」

捧花男鄙視道:「沒錢就沒錢,裝什麼裝?難不成你以為裝一下就能變成有錢人?做你的青天白日夢吧!!」

孫茜跪舔道:「段少,別跟這種人一般見識,他就是運氣好認了一個有錢的姐姐。其實呢,本身一無是處,就是夢家普通一賣房子的銷售員,跟你這位房地產大老闆的公子比不了。」

「呵呵!」

顧銘笑了,笑著說:「孫茜,幾天沒見,你還是老樣子,還拿舊眼光看人,就不怕被我打臉?」

「那也得你有那個本事才行。」

孫茜瞧不起道:「我不信一個沒車沒房的人能有錢到哪裡去。」

秦思雨插話道:「茜茜,不許這樣說顧銘。」

孫茜道:「思雨,都什麼時候,你還管他?想想你卧病在床的父親,想想你哭紅眼的母親,到底是他們重要,還是顧銘這個外人重要?」

孫茜接著說:「段少都已經說了,只要你答應跟他在一起,他立馬把叔叔阿姨送到米國最好的醫院去治療,這你難道還不滿意嗎?」

孫茜有些生氣道:「如果你這都不滿意,那我以後我不管你了,你愛跟誰好跟誰好,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沒有關係,將來後悔別找我哭鼻子就行。」

段宇趁機說:「思雨大美女,段家別的沒有,就錢多,你放心,只要你答應當我女朋友,你爹就是我爹,無論花多少錢,我都會把他的病治好,決不食言。」

段宇的誠意不可謂不濃,秦思雨有些心動,可是看到一旁的顧銘,她又下不定決心。

都這個時候了,低調有毛用,顧銘高調道:「不就是錢嘛,你以為就你家有?我錢多得是。」

「呵呵!!」

段誠嘲笑道:「你的意思,你想跟我比誰家錢多了?」

顧銘說:「我知道你是富二代,家裡有錢,但那些錢是你的嗎?有膽子我們比比誰現在銀行卡裡面的現金多。」

「敢嗎?」顧銘挑釁道。

「切!!」

段誠鄙視道:「跟你,我有什麼不敢的?」

「敢就好,說說吧!你銀行卡裡面有多少錢。」

段誠得意道:「不多,也就一百來萬,但我想你卡裡面肯定沒有這麼多錢。」

「哈哈!!」

顧銘嘲笑道:「一百來萬,也好意思說?看看我卡里有多少錢。」

顧銘把手機拿出來,把他的賬戶餘額翻出來給段誠看。 一連竄的數字,足足兩個多億,段誠傻眼了,難以置信的看著顧銘手機上的簡訊,難以置信看著顧銘。

他實在不敢相信,穿著如此寒酸的窮小子身上,居然有兩億巨款,要知道,這是一筆他目前都拿不出來的錢,等他老爸死了才有可能。

站在段誠身邊的孫茜也看到了,表情更加誇張,眼球都快掉出來了。

想起剛才她瞧不起顧銘的話,她還覺得臉頰火辣辣的疼,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

懷揣兩億巨款的顧銘,有資格打她的臉!!

秦思雨看不到,但是看到二人此刻的表情,明白了很多,忍不住把腦袋伸過去撇了一眼手機上面的內容。

這一看,秦思雨也傻眼了,兩個多億,顧銘銀行卡裡面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錢?

此處無聲勝有聲。

裝完~逼,顧銘把手機收了回來,淡淡道:「不拼爹,我甩你十條街,你都沒有資格跟我比。」

「你……」

段誠大怒道:「小子,不就是有兩個億嘛,你猖狂什麼?你知道我爹是誰嗎?敢這樣跟我說話,信不信我讓你在房地產行業混不下去?」

顧銘:「……」

他記得這話汪振海前度時間也給他說過,還付諸於行動,可結果呢?結果卻是他在房地產行業混得風生水起,變成了夢家的副董事長。

反觀汪振海……

其實還好,除了心裡不爽,那天受了點罪,沒有什麼太大的損失。

而且,這段時間,汪振海也沒有閑著,小動作不斷。

方雪告訴他,汪振海一直在想辦法解決問題房屋的問題,也是他派人前往港島邀請的風水大師前來。

同時,汪振海還放出話,只要他找到解決問題房屋的辦法,會無償分享出去。

正是因為這個舉動,干擾到了夢家收購問題房屋的進度。

不過沒有關係,因為昨晚他跟方雪聊天時,方雪告訴他,汪振海倒騰了幾天,也沒有把他手中幾套問題房屋的問題解決掉,讓那些房地產大老闆失望不已。

這幾天,又有幾位大老闆選擇把問題房屋賣給夢家。

短短几天時間,夢家的問題房屋又翻了一倍,對資金的壓力不可謂不大,要不是他及時還了五個億,恐怕就有資金鏈斷裂的風險。

昨天晚上,方雪就已經催促他趕緊回去賣房。如果不是馮妍告訴他秦思雨這些日子不容易,今天他就不會到瑜悅佳人來,而是去夢家賣房,直到平山公盤開幕。

當然,這些他不會給段誠說,好奇道:「那我到想聽聽,你是哪位房地產大亨的公子。」

段誠傲然道:「天宇地產老總段宇是我爹,就問你怕不怕!!」

顧銘笑了,他需要怕段宇?當即說道:「不怕!!」

「你……」

段誠覺得受到莫大的侮辱,要知道他爸可是他的崇拜的偶像,看不起他可以,但絕對不能看不起他爸。

顧銘搶話道:「光說不練假把式,有脾氣現在給你爸打電話,我看你爸能奈我何。」

「好、好、好,這你逼我的,今天我非得讓我爸好好收拾你一頓不可。」

說著,段誠掏出手機,撥通了他爹段宇的電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