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顯有些驚到了:「可……可阿飛是個賊啊!還有人迷他……」

柯望沉痛地拍了拍雷顯的肩膀,嘆了一口氣:「大叔啊,這回我也救不了你了!你自求多福吧!」

雷顯正奇怪間,就聽到了朱兒的一聲嬌喝:「相圖,咬他!」

雷顯好歹是個修真者,這反應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朱兒話音剛落,他就回過神來,幾步並作一步,急赤白咧地從門口竄出去了!

可憐的大叔,他忘了,在一個迷妹面前數落她的偶像,可是要有生命危險的!

東方玉和柯望兩個沒節操的傢伙看著這笑話哈哈大笑,回過頭就見到朱兒那張寫滿了遷怒的臉。

東方玉:「……」

柯望:「……」

大叔啊大叔,你可真是害人不淺啊!

……

他,是行走於黑暗之中的男人。

他這一行有很多人。

他們統一被人們厭惡地稱呼為——賊!

不過與其他卑劣的同行不同的是。

他,是一個有格調的賊。

明明是個行走於黑暗之中的賊,「工作」之時卻總是喜歡穿著一身白衣,彷彿是怕人們不知道他是誰一般。

同樣離譜的還有他下手的對象。

窮人不竊,富人不盜,普通人更是不會去偷。

他專向官員下手,而且只偷貪官。

而他每次作案的三天之後,世界上的某個慈善組織就會多出一筆巨款,數目與他所偷的錢財分毫不差。

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會這麼做。

他偷東西似乎不是為了錢財。

而且他還很高調。

黑夜之中穿白衣,只是他高調的冰山一角。

這個相公有點壞 他每次偷之前都會寫預告信,告訴要被偷的貪官,他被盯上了。光顧完之後,他還會留下一張字條——白衣阿飛到此一游。

他就是如此自信,因為他知道沒有人能夠抓得住他。

他從未失手。

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偷的。

同樣還是沒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

他就如同一陣風,一片雲,風過無痕,雲過無聲。

愛他的人很多,恨他的人同樣不少。

有人說他是窮凶極惡的惡盜,有人說他是劫富濟貧的義賊。

久而久之,他有了一個稱呼——俠盜阿飛。

而今晚,俠盜阿飛再次出動,罪惡的與正義的交鋒,將隆重上演…… 黑夜,是罪惡的溫床。

脫下了白日的面具,撕下了虛偽的偽裝,罪惡與慾望交織,一切的骯髒與不堪,都在夜色的掩護下進行。

一棟豪華的別墅之外,宋在天十分不耐煩地悶頭抽著煙。

而在他的身邊,跟著同樣精神不振的特別行動組組員。

他們現在很不爽。

之前的「蘿莉鬼王綁架事件」,他們人人都帶了傷,傷還沒養好就又要出任務,他們的不滿可想而知。

而且,這次的任務對象還是一個令人厭惡的傢伙!

「各位特別行動組的夥計辛苦了,這麼熱的天兒還要勞煩你們在外邊兒守著,實在是不好意思啊!我要去吃宵夜了,就不陪你們聊了。啊哈~~」

一個令人反胃的聲音響起,明明是問候,卻始終透著幾分嘲諷的意味,最後實在憋不住蹦出來的「啊哈」,更是讓特別行動組的組員都感到說不出來的憋屈與恥辱。

能如此讓人討厭的人,除了韓銘又能有誰?

幾個月前,韓銘的神秘俱樂部被柯望一行人給毀了。

柯望的麻煩,他自然是不敢去找的。不過遷怒這種事,在這個世界上還少嗎?

再加上特別行動組的副長是那個讓他討厭的宋在天……

這幾個月來,他無時不刻不想著報復。正好,他家族一個當官兒的族叔成了最近風頭大盛的白衣阿飛的目標。

那群特別行動組的廢物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調過來看家護院!

韓銘身為韓家的家主,手裡掌握著華夏百分之五十的藥材資源,是靈異調查局最大的後勤經銷商。他發一句話,比局長還管用!

宋在天與他的那些組員再不爽,還是得要顧慮靈異調查局的生存問題,不得不低頭俯首做小。

韓銘現在只是過來嘲諷的。

他從小就輸給宋在天,一直就很不服氣。明明他才是入門早的那個,卻總是趕不上師弟的腳步,最後更是連特別行動組骨幹的身份也爭不過宋在天。

可是如今,他卻是剁一跺腳,京城都要抖三抖的強大存在。

幹得好不如投胎投的好,這個道理,放之天下都是至理名言。

嘲諷過一番之後,韓銘帶著滿腔的得意閃人了。他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可沒功夫浪費在這群廢物身上!

「副長,讓我們出手吧!找個機會把他幹掉!保證做得神不知鬼不覺。」

韓銘走後,一些不甘心就這麼忍氣吞聲的特別行動組組員,開始向宋在天發起提議。

「就是,我們可是特別行動組,抓賊這種事兒,怎麼能派到我們頭上!警察都是吃乾飯的嗎?」

「這些個貪官污吏,就應該讓阿飛偷光家產!我們何必趟這趟渾水!」

「對啊!對啊!現在民間都在說阿飛是個俠盜,我們現在還得幫著貪官去抓他,這都叫個什麼事兒啊!」

「那不成走狗了嗎?雖然別人都叫咱們朝廷的鷹犬,但咱們自己不能真把自己當狗啊!看那姓韓的這態度,太讓人火大了!」

「副長,干吧!我們保證不會給別人發現的!」

……

吵吵嚷嚷,吵吵嚷嚷。

宋在天一把扔掉手中的香煙,幾個飛踢,將帶頭提議的那幾個刺兒頭給踹翻在地。

「都在吵吵什麼!你們是不是都不想幹了!身為靈異調查局特別行動組組員,無視局中法度與《靈規》,公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討論暗殺一名……華夏公民,這是很嚴重的違紀行為!」

說到韓銘,宋在天明顯猶豫了一下,但強忍著噁心,他還是將話說了下去。

「你們好好站崗,其他的事兒,不是你們應該管的!」

也許是因為連自己都被噁心到了,宋在天說完這些話后也感到一陣反胃,重新點起一根香煙走到一邊的角落吹風。留下一群特別行動組的組員在風中凌亂。

好吧!他們的組長還是那個鐵面無私的「鬼之副長」,一點兒私人感情也沒有!

站崗就站崗吧,反正也不是沒站過!

都說修仙好,誰能知道修仙苦啊!披上靈異調查局的這件衣服之後,他們便再也不是那個自由自在的修真者了。

這些個組員也不再YY什麼除暴安良的英雄意氣了,百無聊賴地站著崗,權當是鍛煉身體了。

老實說,他們對現在的這件任務是不太重視的。

就算是披上了政府的皮,他們還是強大的修真者。白衣阿飛在世俗界能夠如入無人之境,可遇到了他們,就討不到什麼便宜了!

他們是這樣堅信著的。

好吧,他們這flag立的飛起,不打一下臉都對不起讀者了!

於是,在預告信預告的時間來臨的時候,在眾人都還有說有笑,不當回事兒的時候,從別墅之中傳來了一陣鬼哭狼嚎般的慘叫。

「我的錢啊!」

眾人心頭一涼,急忙跑進別墅中查看情況。

一個滿身肥膘的中年胖子失神地看著空空如也的保險柜,手裡拿著白衣阿飛標誌性的「事後名片」,嘴角還帶著幾分抽搐,眼看著就要不行了。周圍的人也好不了多少,數臉懵逼,嗯,說的就是他們的臉色。

房間里並無異樣,布滿的監視器也沒有照出有闖入者闖入的痕迹。放在角落裡的保險柜剛才才被這棟別墅的主人打開,看情況被盜之時也沒有打開過。

那麼阿飛又是怎麼繞過他們的層層防禦,神不知鬼不覺地偷走保險柜中的錢呢?

宋在天臉色鐵青,一言不發,默默地走過去,取下那胖子手中緊緊捏著的「名片」。

「無可救藥的正義,白衣阿飛參上!」

中二氣息滿滿的名片讓宋在天眼角抽搐。

宋在天恨恨地將這張「名片」捏成一團,嘴裡蹦出了四個字:「白衣阿飛!」

……

黑夜,是盜賊最好的掩護。

不過有人卻不屑於利用這個掩護。

離事發別墅不遠處的一棟大廈樓頂,一個年輕的男子正在憑欄眺望。

科技之無限未來 一襲華麗的白色西裝禮服,胸前配著鮮艷的玫瑰,要多拉風有多拉風,完全不像是一個賊。

英俊的臉龐勾起一抹壞壞的微笑。

今天的白衣阿飛同樣戰無不勝。 林芳回頭看着蘇薇兒,沒有堅決的要拒絕,只聽到蘇薇兒極力不斷保證道:“林總我真的可以,我不想我這些天的辛苦白費,我真的可以。”

“只是爲了這一次機會,寧願毀掉自己這隻腿?”

“……”

“我只知道,我放棄了這一次機會,我會永遠後悔。”沒有任何猶豫的回答道,那堅定毫不動搖的眼神。

林芳轉身,擡眸看着蘇薇兒,“你確定你可以走完一程!”

“我可以的,我真的可以堅持走完一程,不會有任何失誤,真的!”

半晌。

林芳最終開口道:“蘇薇兒我可以再給你一分鐘的時間考慮清楚,走上場你保證可以,畢竟你現在緋聞纏身,一旦出現失誤,你應該清楚對對LK,對我,甚至對你自己造成的損失。”

正是因爲蘇薇兒,方雪嫣和郭子珉之間的大戲讓這次LK大秀備受關注,畢竟這情敵走同一場秀的大戲,誰又願意錯過,都想看看這蘇薇兒實力到底如何。

本來現在網上對她充滿了惡意,一旦蘇薇兒出現問題,她只會遭受到更大的輿論攻擊,到時候就算解釋那也是相當蒼白無力的。

而這一次讓蘇薇兒也是以林芳的名義,並沒有牽扯到了陸少宸,蘇薇兒出現問題,林芳自然脫不了干係。

這些能想到的後果,蘇薇兒都很清楚。

“林總我知道!我可以的!這一程我一定可以走完!”

“……”

最林芳最終開口道:“那好!蘇薇兒一旦出了問題,你在LK的生涯會就此結束,甚至你的模特之路會終結。”

畢竟現在她的新聞鬧的這麼大,就算她在跳槽到其他公司,恐怕都不會有人簽約她。

“我明白!”

“……”

“那你去準備!”

說完,林芳轉身離開,蘇薇兒鬆了一口氣。

當林芳出了房門看到方雪嫣站在一側,沒有問什麼,直接道:“雪嫣你還不去準備!你可是走開場秀的!

“……”

“林總你還不放心我嘛!只是剛剛聽到你說蘇薇兒腳受傷,你真的放心讓她上場?”

“……”

“既然我決定了,那當然不會在反悔了。”

“……”

“那林總這時再拿LK品牌做賭注。”

“……”

“出了事情,我自然會負責,你自己去好好去準備。”

方雪嫣只是一笑道:“我也是隻是擔心而已,那林總你怎麼知道蘇薇兒腿受傷的事情。”

“雪嫣你似乎提早知道蘇薇兒受傷的事情!”

方雪嫣一怔,挽脣一笑收斂好神色,“剛剛看出她走路有些不對勁,也能猜得到,冒昧問一下,是剛剛有人告訴林總您的?”

惡魔總裁太溫柔 剛剛林芳都還好好的,怎麼出去一趟之後,直接找上了蘇薇兒,還知道她受傷的事情,心底突然一陣不好的預感,讓她可以想到的只有蘇薇兒的人找上了林芳。

越發擔心這蘇薇兒背後的金主到底是誰?

“雪嫣我可沒有時間在這裏和閒聊了,你去準備。”沒有回答方雪嫣的話,說完,林芳繞開方雪嫣直接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