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我不知道她看上你什麼,但我肯定,你配不上她!」

「哦?」林昊笑,神色令人玩味。

劉蓉蓉也懶得打啞謎,冷笑道:「你覺得你能給傾城帶來幸福?

你買得起她喜歡的衣服,還是買得起她喜歡的化妝品?

傲嬌萌寶:腹黑總裁萌萌妻 你有千萬以上的豪宅嗎?

你有千萬級別的車子嗎?

不,你沒有!

你什麼都沒有,你不過區區一個小保安,你憑什麼站在傾城身邊,你憑什麼擁有她……」

言之鑿鑿,氣焰洶洶。

一早她就想好了,若是這一無是處的男人懂得知難而退,那她也沒必要徒做惡人與他為難,還惹得柳傾城不高興。

只可惜,這人太不適抬舉!

林昊依然沒生氣。

聽劉蓉蓉把話說完,他淡淡道:「說完了?」

劉蓉蓉怒目不言。

林昊彈了彈手指,搖頭淡然一笑:「滾——」

靜!

一個字,劉蓉蓉似乎有些被轟傻了!

等回過神來,她面色更冷,目光中的厲色也更濃。

凡事必有因果!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如果說一開始還只是不待見看不起,那麼經歷過這一次又一次的漠視與爭鋒相對,一切已經悄悄演變成為仇恨。

察覺到這種恨意,林昊微微皺眉,想了想,道:「你可以做點什麼,但本帝還是希望你慎重考慮,三思後行。

你應該明白,若非看柳傾城的面子,你這種人,連站在本帝面前的資格都沒有!

當然,你可以不信,你也可以繼續一意孤行。

本帝依然保證不會在柳傾城面前說你半句不是,不過到那個時候,本帝可能不會再看柳傾城的面子……」

最後的忠告。

是否生氣在意是一回事,需不需要做出裁決又是另外一回事!

皇者不可犯,帝尊不可辱!

儘管並不將眼前無知女人放在眼裡,卻並不代表她可以肆意折辱而不付出代價。

只是這番忠告並未取得應有的效果!

聽著這些話,劉蓉蓉非但沒有感到敬畏,反而越發的被激怒。

「好,很好!」

「姓林的,記住你說過的話,很快,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 劉蓉蓉怒急。

丟下一串警告,她回到自己的圈子,還沒站穩,便端了一杯酒,氣鼓鼓一口喝了個乾淨!

「咳咳——」

「氣死我了,簡直氣死我了!」

「豈有此理,這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人,到底懂不懂什麼叫做廉恥?」

「……」

嗆到了!

也氣壞了!

好長一段時間,劉蓉蓉都處於憤怒當中。

這會兒她倒是發現林昊一優點了,那就是特別特別能裝,特別特彆氣人。

氣死人不償命那一種!

看她生氣,周圍徐陽等人也沒好說話。

直到她略微平息下來,才有女人笑著勸道:「好啦蓉蓉姐,這有什麼好生氣的?

我看傾城姐最多就隨便玩玩,根本不是當真的,想來用不了多久就會被甩掉!」

「是啊,這種一無是處要什麼沒什麼的男人,一般人家的女孩子都看不上,別說傾城姐這樣的天之驕女了!」又一女的道。

此後幾個男的也不甘寂寞了。

徐陽笑道:「蓉蓉姐別生氣,這種人就是天生欠教育。

這樣吧,若是蓉蓉姐你不反對,這件事交給我好了,道上我還是認識點人的,隨便招呼一聲,有的是人願意教訓教訓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沒錯,既然他不識抬舉,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怪不得我們了!」楊霖也笑,看上去依舊那麼俊朗紳士。

有了這些話,劉蓉蓉終於舒心不少。

臉上重新有了笑容,也沒說太多,她淡淡道:「那就做得漂亮點,別讓人看出來!」

徐陽楊霖也沒回話,就是相視一眼,哈哈大笑。

此番揭過,氣氛很快又熱烈起來,因林昊而帶來的不快迅速在眾人心頭消失。

某一刻,忽然大廳入口一陣朗笑傳來。

「大師裡邊請,裡邊請!」

「多年不見,大師風采依舊,不像我們,都老了啊!」

「大師這次途徑江南,千萬多盤桓些時日,也讓我等儘儘地主之誼啊!」

「前些日子拿了塊地,上面老是出怪事,大師您千萬給看看,一千萬就當茶水費了!」

「……」

玄苦!

世界真是太小,一個轉角,不小心又遇上了。

眼下,一群西裝革履氣度不凡的中年人眾星拱月之下,玄苦笑容滿面走進大廳。

這些都不是一般人!

剛剛進來,不少大廳里活動的年輕人便迎上前去,「爸」,「二叔」,「大伯」,各類稱呼不斷傳出。

顯然,這些才是真正的達官巨富,是真正站在金字塔尖的一群人。

「大師,犬子徐陽,剛剛從國外回來。徐陽,還是見過玄苦大師!」

孜孜無倦 「晚輩徐陽,見過玄苦大師!」

「大師,這是我兒子楊霖……」

「晚輩楊霖見過玄苦大師,願大師春秋不老,福壽延綿!」

「大師,這是我女兒劉蓉蓉,有些被寵壞了,蓉蓉啊,快來見過大師!」

「……」

氣氛很熱絡。

如同周圍許多人一樣,劉蓉蓉等人也被父輩隆重介紹。

儘管是第一次見,可身在這個圈子,玄苦大師的名號他們還是沒少耳聞,是以一個個都十分禮貌客氣。

玄苦倒也給面子,基本上是見一個贊一個,如此場面盡歡顏!

只是某一刻,他忽然就定住了。

看著角落裡默默無聞低頭吃東西的年輕人,他呆了好久。

「世界還真小!」

「沒想到還能在這裡遇見林大師!」

前所未有的感嘆從玄苦心底滋生,整了整衣服,笑了笑,無視了身邊的一切,他朝著角落裡走去。

上次在柳家錯過,他心裡一直有遺憾,所幸現在又遇上了。

「玄苦見過林大師!」來到林昊面前,玄苦恭敬行了一禮。

林昊似乎才發現,抬頭茫然看了一眼,很快失笑道:「是你啊,怎麼,這裡有不對勁?」

心情還好,是以話語間略帶調侃。

玄苦老臉一紅,正待解釋,忽然一個尖銳的女聲從身後傳出。

「林昊,你什麼態度?還不趕緊給玄苦大師道歉!!」

是劉蓉蓉。

一臉憤慨,目光中帶著說不出的傲然與得意。

緊跟著徐陽冷冷道:「林昊,你看不起我們不要緊,但玄苦大師是化外高人,不是你能衝撞的,趕緊道歉!」

「真以為攀上傾城姐就無法無天了?告訴你,便是柳家唐家,在玄苦大師面前依然要保持恭敬!」

楊霖也沒忍住。

在此之後,劉蓉蓉這個圈子的人多多少少都有出聲,一方面是力挺圈子裡的夥伴,一方面也是真心斥責,想要露露臉,順便獲得玄苦大師好感。

林昊淡笑,面色巍然不動!

玄苦臉色卻明顯冷了下來,眉頭皺得很緊!

靜!

場上氣氛驟然凝固!

察覺到不對,一富態中年人冷聲哼道:「都給我閉嘴,大師說話,有你們插嘴的份?」

朝陽地產老總,楊霖之父楊雲生,江南地產界龍頭老大。

在此之後,不斷有人斥責。

等再次場面平靜,略微斟酌,楊雲生小心翼翼問道:「大師,敢問這位是?」

所有人都一臉好奇。

撒旦囚愛 玄苦卻並未理會,嘆了口氣,苦笑一聲,雙手抱拳深深一揖,道:「再次得見大師仙顏,玄苦三生有幸!」

更加恭順了!

完完全全執弟子後輩之禮!

林昊也沒躲,靜靜坐著,坦然受之。

如此場面,看得一群人一頭霧水,卻又暗暗心驚。

玄苦大師什麼人?

那可是連唐家都禮遇有加,在場眾人等閑都求不到一面的世外高人!

此等人物,所到之處,無不是眾星捧月,生怕怠慢!

而此刻,他卻在一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面前,低聲下氣,執晚輩弟子之禮,這如何不讓人心驚?

靜!

人群心頭百感交集!

林昊卻是沒什麼想法,點了點頭,淡淡笑道:「不錯,長進了!」

誇讚,一副長輩對晚輩的樣子。

畫面看上去有些詭異,可玄苦大師卻激動得渾身發抖。

也沒等他說話,林昊又道:「去吧,我就無聊過來看看,不用管我!」

言罷,起身洒然而去。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身後一片靜默。

良久,楊雲生壯著膽子問道:「大師,敢問這位林大師何許人也?」

沉默打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來。

聞聲,玄苦回頭,目光靜靜掃過眾人,特別在劉蓉蓉等人身上停留了一陣。

最後閉上雙眼,淡淡道:「神仙之流,與之相比,我不過井底之蛙——」 無言才是最大的傷害。

當劉蓉蓉興緻勃勃信心滿滿想要給林昊一個教訓,順便又借玄苦大師到來之機想要讓林昊出醜時,林昊卻至始至終沒有正眼瞧過她一眼。

他是那樣的不屑!

他眼中宛然都沒她這個人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